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九天剑】党国司法算个P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3年02月03日讯】为避免粗口,我改用个字母假装文明,但弟兄们都知道那个汉字,而且也知道我是借用党国某局级书记欺辱百姓时说的“你们算个屁呀”那句有名的粗口。但是我想,你看了文章,没准也会一时撕下淑女绅士的文明“伪装”,心里和我粗一把。

一个朋友受邀来帮我修理网络,我俩一边干着活,一边臭聊。朋友先说,你知道吗,我以前在大陆炼过法轮功。看我对他的直率有点吃惊的样子,他不好意思的说,99年江泽民那个老东西搞镇压,我怕了,不敢炼了,家里压力也大。我问他,那你现在出来了,可以接着炼啊,不用怕那老东西了呀。他叹了口气,有口难言的样子。我指着几家邻居告诉他,哪家是南亚来的,信佛教,哪家是西人,信基督……他又叹口气,说,是啊,人有信仰比较善良。这里信什么都随便,信必定是觉得可信,多好啊。可是……唉!

我看他一脑门子无奈,很同情。我知道中国大陆很多朋友过去因为得了绝症、疑难症,炼法轮功炼好了,就凭这一点,江蛤蟆害了多少能活下来的同胞。这时,他转口又聊起了他家老人,说岁数大了,脑子更糊涂。仗着年轻时帮共产党打过几天仗,就愣说抗日是他们党抗的,怎么也不相信鬼子是国军打败的。我说,不应该呀,我们年轻被共党洗脑,他既然亲身经历过抗战,你问他参加过哪次大战?日军是被游击战打回老家的么?怎么不顾事实啊。

“是啊,我也这么说,”他接着说,“抗战8年,共产党课本里只敢说平型关伏击和‘百团大战’,再没了,正面战场上打掉日军不可战胜神话的台儿庄它不敢说,淞沪会战、徐州会战、长沙会战、武汉会战、血拼长江、衡阳保卫战它都不敢说,因为那时候它躲在山沟里养血呢。可我家老人被洗脑多年,迂腐的不行,就是不听。”

我劝他给老人看看NTDTV播的《一寸河山一寸血》,“人家历经10年、查遍所有权威资料、采访600多亲历者,做出这部泣血巨作。国军战死沙场近300将军、牺牲几百万勇士,几乎全部海军和空军,才换来抗战最后胜利。共产党那时在干吗?”

我怕他耽误干活,没再多说,见好就收了。谁知这哥们儿手嘴并用,麻利的很。话锋一转,继续痛斥共党。

“我就不明白了,那个流氓书记雷政富犯了法,直接判刑不完了么,为啥要由共党移送司法机关?”

听老兄这么一问,我也愣了一下,才想到,是啊,这不脱了裤子放P么?犯法了么?犯了,能定罪么,能。谁能办?公安抓,检察院查,法院判,之后送去监狱的干活,了结。共党纪委之类的跳出来先玩一圈算干什么吃的呢?可想想党国几十年一直在这么干啊。那些党干、特别是高级党干从来都是先由党来“双规”,所谓犯了党纪,再根据党的需要,定你买卖官、抢地、操纵股市、霸占民女、睡明星主持人,操纵黑社会暗杀政敌和仇家算不算犯罪。

这么一来,党票就成了“移送司法”之前的一张保险单。所谓先党纪后国法。党觉得把你送了会影响形象或者会动摇统治,就不送或缓送或大罪化小小罪化了。你就走了狗屎运,不仅可以回家,还可以异地做官继续作恶;党要觉得你罪大恶极甚至十恶不赦,特别是你让某领导或他老婆、甚至7奶不爽,你即便贪污了100块钱、瞟了女下属一眼、骂了马仔一句,你也可能被“移送司法机关”,被党国假门假氏的“国法”走程序。要不了多久你会被所有人遗忘。

想想,这么怪异的历史和现实,这么反人类的党国特色程序,除了我,还有多少国人见怪不怪,习惯了听新闻联播见天这么哼哼,没任何思考,甚至懒得思考?说白了,这就是党国几十年洗脑的结果。它说这是“中国特色”——党管司法、党管钱包、党国生孩子、党管你脑子想什么,党管一切。它还不让说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是啥特色,你偷看人家特色你就不爱国,你若问它你党能不能别自充大瓣蒜,学学人家怎么司法治国,坏了,你的言论已经升级为叛国行为了。小样儿,你是不是要让老爷我跨省啊!

最近世界热炒党国新上台的习班子的“宪政梦”,可我这人对政治头疼,很不感冒,但作为党国P民,我们其实没那么复杂的愿景,只是经过长久观察和思考,发现最凶恶的宪政敌人就是共惨党本身!这回我又受了这位老兄的启发,更强烈了那个想法:共党滚出历史舞台,也不用受累脱下裤子玩什么“移送司法”了。这样,聪明的中国人须臾就能推举出宣誓为大众服务的,善良、公正和更聪明的中国人出来管理国家。如果共党就是赖着不滚,定为上天和国人在所不允。

评论
2013-02-03 4:33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