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黄河清:林昭与胡风、聂绀弩——纪念林昭就义四十五周年

人气: 1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3年07月04日讯】 知识人忠毛爱党登峰造极

林昭胡风、聂绀弩,都曾是毛泽东的忠实信徒:胡聂颂圣诗篇天下并一,林昭忠党爱毛地上有双。

胡风赋长诗《时间开始了》四百余行,发表在 1949年11月20日《人民日报》上。胡自诩此诗“镇住了一切人”,摘录几行:“毛泽东!毛泽东!中国大地最无畏的战士中国人民最亲爱的儿子你微微俯着巨人的身躯你坚定地望着前面随着你抬起的手势大自然底交响乐涌出了最高音全人类底大希望发出了最强光”。

聂绀弩则曰:“毛泽东,我们的旗帜,东方的列宁、史太林,读书人的孔子,农民的及时雨,老太婆的观世音,孤儿的慈母,绝嗣者的爱儿,罪犯的赦书,逃亡者的通行证,教徒们的释迦牟尼、耶稣、默罕默德。地主、买办、四大家族、洋大人的活无常……”。诗作于1949年2月,诗题《一九四九年在中国》,六百余行,载诗集《元旦》,香港求实出版社1949年7月出版。

林昭比胡聂年轻且低许多层级,时属热血沸腾热爱新中国崇拜毛泽东的文学青年,她说的是“我认为我热爱党的程度是压倒一切的!”、毛泽东是“亲爱的父亲”,虽然是时髦的套语也是发自内心的真言(据林昭给胞妹彭令范的信、给闺中密友倪竞雄的信,原句是“我心中只有一颗红星,它却在北京和莫斯科(不从地理上来说),但他并不拒绝将它的光辉指引我。我一想起它,我便感到激动,我常使自己从它取得力量。五反运动开始时我便在心里默念着我们伟大领袖——亲爱的父亲的名字,而写下我的誓言。”)

不悔的犬儒与彻悟的林昭

胡 风的下场是御笔亲批整肃为反革命,下狱三十余年,获所谓“平反”时已一会儿清醒一会儿糊涂——神经遭折磨的不甚正常了。清醒时犹作诗曰“恨海虽深曾敢跨。 冤山再重也能担”。死前被请到全国政协坐了一下,死后三次“平反”——他不满意、妻子不满意,总要彻底回到党妈妈的怀抱才满意。

聂绀弩则险被判死,劳改、坐牢二十年,无比忠诚的共产党员放出来却凭是国民党县团级战犯蒙大赦的理由。虽然牢骚满腹,写了许多千古流传的好诗,劝老友戴浩不要恢复中共党籍,自己却遗嘱将存款悉数交中共党费,同胡风一样,死活要厕列党的门墙内。

林昭则不然,她最后清醒了、彻悟了,在牢中书写血墨间书数十万言,指毛泽东是“全国第一监狱长”,作诗“只应社稷公黎庶,那许山河私帝王”,用血涂染毛画像的眼睛,终被判死,就义于上海龙华机场跑道。

我们不必也绝不能对胡风聂绀弩有丝毫的责备,但是我们从大历史的角度看待剖析六十余年知识份子的软弱、犬儒,则是必须和应该的。否则,我们对不起胡聂,更对不起林昭!

警惕那“良性互动。顺服配合”

1954年批胡风时,几乎全体知识人响应毛的号召,明知是指鹿为马,仍然鸣鼓而攻之,落井投石。1957年整风反右时,明知是指马为鹿,依旧或打落汤鸡,或匍匐在地山呼“吾皇圣明,臣罪当诛”。1989年则“坑儒新术车挖洞,改政旧招书上穷。六四底层赴难死,六三时彦星散空。” 此后流亡在外的精英们因钱麇集、钱罄星散,撰述著文多为自己如何关心指导广场运动,绝少涉及底层民众,更遑论深思应该在思想理论上给这场伟大的民主运动以 总结,打碎对中共的幻想。邓小平死,几乎如丧考妣,哀哀悼念,实在匪夷所思,大约是自己都安全了,即便遭整肃了,也很轻微,全然将底层民众的惨烈牺牲丢到 脑后了。江泽民上台、胡锦涛继位,以至十八大前后,习近平登大宝,都表现出迫不及待的企盼明君的心态,尤其是挖空心思发明十八大的亮点、光明几至令人哭笑 不得的程度,等待诏安做宋江第二的心态跃然纸上。其“朝是夕非,夕是朝非”的转圜转调配合得心应手熟练老到,一点也不难为情。

从1949年开始,知识人习惯了匍匐谏诤,现在则以“良性互动。顺服配合”为主流,寄希望于一茬茬明君的出现而乐此不疲至不屈不挠。惯性一旦形成,历史的车轮无论顺逆,都会碾碎一切。中国的路还很长。从根本上否定1949年以来知识人献媚献策、乞哀求怜、争充幕僚的心态和行为是当前知识界最根本的问题。

纪念林昭,在怀念赞颂的同时,最应该从其彻底反叛领悟其深刻和前瞻,不再对中共和毛泽东存任何幻想。

谨以此小文纪念中华英烈林昭就义四十五周年。

2013、4、30于马德里蜗居

──原载《动向》

评论
2013-07-04 7:2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