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传高层北戴河恶斗 外媒罕见抛出周永康涉“政变”

人气: 3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大纪元2013年08月10日讯】(大纪元记者黄清综合报导)近日,各界盛传中共高层正在北戴河闭门恶斗之际,海外媒体大量抛出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惊人贪腐,还罕见抛出“薄、周政变”:涉与薄熙来合谋推翻习近平;并且深度揭露其辖制政法委10年成为“第二中央”期间,中国司法倒退、冤狱遍地、民怨沸腾;还涉藐视甚至“逼宫”胡锦涛,与胡、温不同心等罪行,“绞杀周永康”风声四起。

“绞杀周永康”或是北戴河高层搏击的第三线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8月7日称:根据各种资讯来看,北戴河会议主要两个内容,一个是薄熙来案,一个是为秋季召开的18届3中全会做准备,其中最主要的是经济改革的内容。

与此同时,“落定薄熙来 绞杀周永康”也疯传海外网络。海外消息人士曝料:一周之内,最多十天,中南海很快就有暴雨惊雷降临。并称:“其烈度之猛令人震惊,细节之惊艳更是让人叹为观止。”

另有港媒发文称,北戴河暑期办公,往往这个时候都是重大政治斗争和重要决策出笼的时候,总感到这次北戴河会议有“疾风暴雨”。周永康“摊上大事儿”,或许也是北戴河高层会议纷争另一条线。

薄案的公审即将到来,此时风传召开北戴河会议,中共正处于历史上最危机之时,中国经济的危局以及中共执政合法性都受到外界高度质疑,此时,海外多有消息称,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已被困,其贪腐甚至政变的罪行被多家媒体报导;江泽民的大管家,前能源局长刘铁男亦在这关键时刻突然被“双开”;而华润宋林案指向中南海更高层。种种迹象显示,目前局势非常紧张而诡异。

德媒:周永康相当于前苏联的克格勃头目贝利亚

8月8日,《德国之声》报导称:中国知名大律师张思之认为关于周永康的传言应该不是空穴来风,中共当局在“十八大”前未动及周永康,有可能是考虑薄、王事件如果扩大化,可能担心事件的影响危及执政者地位,现在也不排除这样的考虑。但周永康主持公安部的政法委期间,加强对维权人士、异见人士和媒体记者的打压,他也直接对法轮功练习者、新疆、西藏等地的抗议者进行镇压。

早前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认为,周永康在任的角色相当于前苏联的克格勃头目贝利亚。斯大林时代,前苏共内务部长贝利亚暴力镇压异已;赫鲁晓夫接替斯大林上台后,1953年12月24日,贝利亚被秘密枪决。

“薄、周政变”日前被海外媒体大量报导

8月8日,海外中文网站发文以“另立中央”这个罪名追杀周永康,称其主治下的政法系统几成“独立王国”,甚至把薄案后的“逼宫”胡锦涛“政变”之罪摆上台面。

去年“薄、王事件”爆发后,海外消息称:“周永康曾与薄熙来达成政治联盟关系,二人笼络大批媒体和写手,意图抹黑中共指定的下一届的领导人习近平及谋划‘政变’”。王立军夜逃美领馆之后,《华盛顿邮报》曾报导:周永康阻止安全部调查和逮捕薄熙来。2012年3月7日两会期间,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议上,胡锦涛、温家宝、习近平、李克强均支持免除薄熙来党政职位,唯独周永康投了反对票。

有消息称,周永康在政治局常委中与胡锦涛等方面曾不止一次产生某种程度的不配合甚至是抵触。这其实并非不可能。当年仅为重庆市公安局局长的王立军便可以监听中共总书记胡锦涛的热线,而掌握国安、情报等部门的政法委书记则更有条件做出类似以下犯上的行为。

据中共当局公开消息,薄熙来重庆任职时期,周永康多次会见薄熙来,去年两会期间的3月8日,周永康参加了重庆代表团的审议,肯定了薄熙来在重庆的工作。在王立军逃馆事件发生后,周永康成为第一个明确力挺薄熙来的政治局常委;3月12日周永康也参加了重庆代表团会议。2012年4月10日,中国官方宣布薄熙来落马消息后,一度传出“康师傅”(网友规避审查,对周永康的称呼)“下架”消息。

据知情人士透露,周永康掌管政法委系统的这些年,手中有太多命案,周部署薄熙来“十八大”入常只是第一步,目的是要让薄熙来接班,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这样周永康才有保障。

周永康3‧19政变未遂

在薄熙来被解除重庆公职数日后的3月19日,曾有“北京放枪”传闻,有分析认为,并不排除此事系与薄熙来交好的周永康政法系统所为的可能。而在此次薄熙来即将于济南受审的当口,当地派遣武装野战部队巡逻戒备的做法也可能是出于防止类似事件重现的考虑。

3月15日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倒台,中共高层内部权斗升级,尽管中共严密封锁消息,但是各种非官方消息依旧在网络上不断流传。3月19日深夜更传北京中南海发生“军事政变”。北京资深媒体人李德林3月19日在微博上描述北京长安街“军车如林,长安街不断管制。每个路口还有多名便衣,有的路口还拉了铁栅栏。”

随后,中共当局紧急“辟谣”,抓捕一批当晚在微博散发“北京出事了”的消息传播者,李德林因描述当晚长安街“军车如林”而被拘捕七天。

4月17日,纽约知名民运人士唐柏桥在新唐人电视访谈节目中,透露“谣言是真的”,并表示,根据中共内部绝对核心人物消息,当时武警确实包围了新华门,周永康政变未遂。

周永康深陷薄案 “十八大”后“受到某种程度的约束”

薄熙来也公开讲出他的后台是周永康掌管的中央政法委。2012年3月9日中共两会期间,“复出”的薄熙来面对中外媒体侃侃而谈,公开称“重庆的这个打黑实际上绝不是公安一家,是公检法司等共同努力的结果,是由政法委协调的”,由此把周永康摆上台面。

早在2010年10月,周永康重庆视察大赞“重庆模式”和薄熙来后,坊间就传言周有意将“中央政法委书记”一职,传给薄熙来,而薄也有意接手。

“十八大”后,周永康除了4月29日访问母校苏州中学,没有出现在任何公开场合,而其访问苏州中学的消息,也是一个月后才在苏州中学校友网被披露,中共官媒更是没有任何相关报导,该消息随后更是在苏州中学的相关网站被删除。

江派把持政法委成“第二权力中央” 周永康祸国殃民

自中共“十八大”后,政法委被降级,中共高层整肃“第二权力中央”政法系统、前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迹象和信号日益明确。

《大纪元》此前曾报导,周永康独掌公检法与武警后,凭借政治局常委的身份持续大幅增加政法系统维稳经费。有报导称,中国的维稳经费预算一度高达每年7,000亿元人民币,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了官方公布的军费开支。

前中共党魁江泽民在“六·四”之后强化了中共政法委的作用,但政法委只是管理公检法司的,为了更有效的打压法轮功,江泽民在政法委的基础上建立了“6·10”办公室,在统管公、检、法、司的同时,还有权干涉特务、外交、财政、军队、武警、医疗、通信等各个领域,“6·10”就成了能够调集全国几乎所有资源的特权机构,使之成为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之外的“第二权力中央”。

在当时这个“第二个权力中央”由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也是江泽民密友李岚清负责,由罗干具体指挥和督办,而这权力中央直接受江泽民的控制,中共“十七大”之后“第二权力中央”的掌门人是现任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十八大”前夕中南海激烈的权力搏击的焦点是:江泽民、周永康要将“第二权力中央”的继承人薄熙来推进中共最高权力层,并策划2014年通过政变,让薄熙来替代习近平。

周永康时期的“第二权力中央”在中共体制内外都陷入了万夫所指的境地。据调查显示,在周永康任期内,民众抗争事件猛增,从每年几万起发展到每年几十万起。除民间呈井喷式的群体性事件直接挑战政法委的维稳策略,在2011年2月,中国多地更是爆发了“茉莉花革命”,并得到了为数众多群众的现场声援。

在中共体制内也不乏反对的声音,在罗干之前的前中央政法委书记乔石,曾写信给胡锦涛和习近平痛批政法委与周永康,并要求约束其权力。而在2012年5月,云南省16名老党员亦联名致书中央,要求免去周永康的政治局常委和政法委书记两职,并交由中纪委查处。《炎黄春秋》杂志在中共“十八大”前更是提出废除政法委制度。

消息人士说,关于周永康的犯罪事实,中共高层早已掌握,只是命案太大,涉及中共政权垮台问题,现在中共高层的纠结即在于此。

薄、周案的核心内幕是政变密谋和活摘器官罪恶。江泽民、曾庆红、周永康、罗干等镇压法轮功的元凶,十三年来犯下反人类的群体灭绝罪,其中包括前中共政法委书记罗干用暗杀方式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政法委系统下的全国劳教所与黑社会、贪官勾结形成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杀人网等惊人的罪恶,为继续掩盖事实真相,江泽民、曾庆红绝对不能让出中共最高权力,这就是“江、胡斗”的核心,也是中共“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权斗的核心。

(责任编辑:童宇)

评论
2013-08-10 11:3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