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凌晓辉:中共是“世界末日”的真正制造者(四)

中国问题研究学者、哲学博士

凌晓辉

中共治下的中国,即使说国未破,山河也已经不在。(Getty imges)

人气: 17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4年08月17日讯】[引言]

被中共马列学者们引用最多的一段是马、恩《德意志意识形态》中对于共产主义的描写: “共产主义对于我们来说不是应当确立的状况,不是现实应当与之相适应的理想,我们所称为共产主义的是那种扬弃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 也就是说,它们要废除一切现存的世界。而共产主义只是一个用来刺激人们起来参与毁灭现存世界的不“确立的状况”的幻想。也就是要彻底地通过“现实的运动”不断地将人类赖以生存的现实世界,以及维持人类存在于天地间的所有因素“扬弃”。以至于将人类推向“沉没”的航船。

来自西方的马列主义的邪恶理论,是中共创造和经营一个经久不息的谎言世界的依据,在中共控制之下,绝对谎言的密不透风,使人们失去了追求和认识真理的能力,甚至已把谎言看成是文化创造的美德与艺术高峰,人们没有信仰自由,更没有思维和文化的自由表达空间。每一个人都被迫长期重复谎言,谎言已经构成了思想和文化的全部,真理反而成为被驱逐的对象。人们失去了灵魂和道德,精神崩溃,民族近乎自我毁灭。

[正文]

四、中共是“世界末日”的真正制造者

1、麻醉人类灵魂,大行邪恶

1)、否认预言中的“大劫难”为的是麻醉人类灵魂

中共极力否认用以警醒人心的“大劫难”,为的是不让人明白其产生的原因,害怕人知道真相。中共在把人类拖入“末日”的时后,正是要将人类“麻醉”,以至在不知不觉中毁灭掉。

这期间虽然有声音说“大劫难”不存在,但中共是从一切角度、找来所有它能够找到的人物来嘲笑、讽刺和打击,最后又将这些本来是出自于宗教和某些预言书中讲述的东西变成迫害和镇压法轮功的罪状。人们只要稍微思考一下:中共尽管反对“基督教”、“天主教”等一切正教信仰,但它也不敢用它最强大的舆论工具向全世界宣布,因为有对神的信仰,“基督教、天主教……等等是邪教。更不可能因为重现劫难场面而把美国大片《二零一二》摄制组打成“宣扬邪教”的什么,并且还让其在大陆上演。该片在中国大陆连续4周成为票房冠军。

2)、 不被认可的“邪恶政权”

马克思早已在《共产党宣言》的结尾处讲明了:“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崇拜暴力和鼓励暴力,马克思是要将共产党中的这部分人拖向地狱、并且借此毁灭人类社会的目的已昭然天下。它的一个逻辑是:你用暴力对现实中一切人和物进行无情杀戮和毁灭之时,你就是走在“共产主义的道路上”。它以虚幻的“共产主义天堂”引诱不明真相的人们跟随其走向黑暗。

中共从来恐惧人们知道其真实的目的:通过毁灭人类的良心和道德,从而毁灭人类。尤其害怕它的组织成员知道真相。同时,中共的政权合法性一直以来受到质疑。“政权”和“权力”是有其来源的,尽管表面形式好像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但都还讲究个“天意”或“君权神授”,至少也要来个“民主选举”,否则,无以服众或被民众认为是非法政权。中共的政权即不是来自上面“天意”,也不是来自下面“人民选举”。上面的,它砸烂了一切神坛,禁止一切对神的信仰,然后偷偷把自己摆上神坛;下面的,口口声声称自己是人民或人民的公仆,代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劳苦大众,并把几乎所有可以改的名称都加上“人民”……等等。其实人们都知道,中共从来就没有把人民当成真正的“人”,愚弄、欺骗、恐吓、折腾和虐杀被其统治的人民,让中国民众无不生活在恐惧、贫穷和担惊受怕之中。

3)、610组织随心所欲,大行其邪

(1)要人治不要法治,变人民为党的“驯服工具”

1958年8月24日。毛泽东在北戴河借评论司法、公安会议,发表谈话说:“法律这个东西没有也不成。但我们有我们这一套,……不能靠法律治多数人。民法、刑法有那么多条,谁记得了?宪法是我参加制定的,我也记不得。我们基本上不靠那些,主要靠决议开会,一年搞4次,不能靠民法、刑法来维持秩序。我们每次的决议都是法,开一个会也是一个法。”后来,毛泽东更明确指出:“要人治,不要法治。《人民日报》一篇社论,全国执行,何必要什么法律。” 其时,刘少奇也说:“到底是人治还是法治?看来实际上靠人,法律只能做办事参考。党的决议就是法。”

“要人治,不要法治”,是共产党的核心内容之一,长期被蛊害动人民,至今尚未挣脱这个罪恶的羁绊。中共在历次运动中,特别是在迫害法轮功中,中国的宪法、法律、法规,徒有形式,沦为废纸。“中国的法律是图画,挂起来也很美丽,可堵外国人的嘴,可哄中国人的眼。” 中共要求人民做党的“驯服工具”,为的是麻醉人民,以免其目的过早被察觉和暴露。

(2)610组织迫害法轮功随心所欲,大行邪恶

由于一亿的法轮功学员用“真善忍”的信仰严格要求自己,在社会中成为好人,带动了中国社会道德的普遍上升。中共从内心深处恐惧人民拥有真正属于自己的道德标准,使之无法达到其毁灭人类的目的。所以,中共把法轮功当作最大的敌人。

中共对法轮功超过十五年的迫害,是中共全面践踏宪法和法律、杀戮和残害无辜民众的罪恶历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专职机构“610办公室”被中共给予了,在全国范围内行使超越宪法和法律的权力,拥有随意操控任何国家机构,尤其是公检法司系统实施迫害的特别权力,公然败坏维持社会稳定的基础。

610机构在中国大陆范围内,直接组织和实施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致使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超过数十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或判刑,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失踪、洗脑、非法拘禁、酷刑折磨、入室抢劫、经济掠夺等等。使法轮功学员丧失“基本人权”直至“生存权”。

因受到“中央610办公室”的认可,马三家教养院越发在迫害中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很多骇人听闻的迫害案例在马三家发生。2000年10月,马三家教养院将十八名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后,投入男牢,任由犯人凌辱;马三家教养院对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施用令人发指的酷刑,其下属各劳教所备有地牢、电棍、猪镣、老虎凳、面具、大挂、抻床、死人床、括宫器、吊绳等各种刑具,专门针对法轮功学员。2001年8月,中国大陆传出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教养院的130位法轮功学员因抗议暴虐而集体绝食超过15天生命垂危的消息。

中共“610办公室”由江泽民下令成立,运作诡秘,许多迫害法轮功的密令诸如“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打死算自杀”等均通过610秘密下达。前610头子罗干曾在全国范围内多次指示“严打”法轮功,并亲自到各地部署、指挥、监控迫害的具体实施。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早期虽然“610办公室”能在新闻报导中见到,当时它并不见于中共公开机构名单,因此是一个非法的秘密组织。中央“610办公室”主任刘京在2001年2月27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新闻发布会上答记者问时,就有意回避日本东京新闻记者关于“610办公室”的问题。多年来,上级610一直都在用“指示”、“口头传达”等手法下达迫害密令。

2、撑起“共产”大旗诅咒全人类

“共产主义对于我们来说不是应当确立的状况,不是现实应当与之相适应的理想,我们所称为共产主义的是那种扬弃现存状况的现实的运动。” 这是一段被中共马列学者们引用最多的在马、恩《德意志意识形态》中的关于共产主义的论述。也就是说,它们要废除一切现存的世界。而共产主义只是一个用来刺激人们起来参与毁灭现存世界的不“确立的状况”的幻想。也就是要彻底地通过“现实的运动”,不断地将人类赖以生存的现实世界,以及维持人类存在于天地间的因素“扬弃”。

马克思给父亲的诗集中,包括了他写的一部诗剧Oulanem的第一幕: “但是,哦,我用年轻的双臂疯狂的环住你的胸膛,地狱向你我张开大口——黑暗的无底深渊。如果你堕落,我将微笑着紧随你其后,且向你低语道:“下来吧! 跟我来!同志!”

Oulanem 死时,有这样一段话: “毁灭了,毁灭了。我的时间已尽。时钟已停走,这座侏儒之屋已垮塌。很快我将紧抱永恒,且很快我将发出怒吼——对全人类的诅咒。”

诗剧结尾部分的一段: “如果有一个能吞噬一切的“东西”,我将跃入其体内,不过却是为了毁灭这个世界——这个世界如庞然大物矗立在我和地狱之间,我会以我无尽的诅咒将其击为碎片。我将拥抱其残酷的现实,而拥抱我,这个世界将无声无息的逝去,然后坠落至彻底的消亡。灭亡,万物皆不存在,这才叫真正的活着。”

上世纪末,当第二次世界大战形成和建立的强大社会主义阵营坍塌后,最后剩下的中共就责无旁贷撑起这面共产大旗。

谁在真正全面、彻底的毁掉人类社会的心法?就是共产党!它仇恨世界和世界中的一切……那么最突出、最全面、最彻底和最后对人类道德、内心毁灭的就是中国共产党。北京大学教授袁刚在《改革的手术刀应挥向那里》中写到:“苏联体制说穿了就是由国家充当总地主和总资本家,以养活几千万党员干部,建立起一个新的等级森严的特权社会,产生了一个鱼肉百姓、高高在上的干部新阶级,劳动者则仍然处于被统治被剥夺的社会地位” 。然而,当今的中共体制更甚于当年的苏联体制是显而易见的。

(未完待续 )

—-转自《新纪元周刊》自由评论

评论
2014-08-21 4: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