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谭笑飞:从分配制度看中国经济的问题

人气: 566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5年12月28日讯】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其经济遇到的问题备受关注。国民经济是个统一的有机整体,存在的问题也是整体性的,但是从不同的角度,会有不同的认识方法。比如郎咸平先生指出的“制造业危机”、老百姓深有体会的“房地产泡沫”、中共自己也无法掩盖的“地方债务危机”等等。本文拟从分配制度的角度来认识中国经济的现状和问题。

举个例子,一个人吃食物消化后,营养被血液输送到身体各个部位,这样他才能够健康地生长。根据各个部位的需要而输送营养,这就是分配的过程。对某个部位营养输送过多或者过少,都会导致发育畸形。国民经济也是如此,分配制度在保障经济持续协调发展、良性循环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

简而言之,分配指的是劳动产品在社会成员之间的配置。国民经济的分配包括两个环节,初次分配是对劳动者个人的分配,比如个人通过自己劳动取得的收入,如工资、奖金、利息、分红等等;再次分配是国家作为主体,把财政收入(主要是税收)在社会成员之间再分配。一个合理有效的分配制度的基本原则是,初次分配要侧重效率,以激发劳动者的积极性,并尊重劳动者的劳动成果;再次分配要侧重公平,特别是对弱势群体的照顾,以促进社会的公平正义。中国的分配制度,在这两个方面都存在严重问题。

初次分配,劳动者通过自己的劳动参与分配,这个劳动是广义的概念,包括体力劳动、脑力劳动、财产(出租房屋可以取得房租收入)、资金(存款有利息,入股有分红)、技术(转让专利可以取得收入)、无形资产(明星为产品做广告代言等等也有收入)等等。或者说,能够创造价值的生产资料都可以按照所发挥的作用来参与分配。但是有两个基本要求,一个是合法,一个是符合市场经济规律。也就是说,必须是合法的生产资料才可以参与分配,而取得的收入要与其发挥的作用相适应。在中国这两个要求都没有实现。

具体表现在,一方面权力参与分配,也就是权钱交易。公职人员利用手中权力贪污受贿,这已经是普遍存在的现象。曝光的那些贪官涉案金额动辄数亿元,触目惊心。社会财富是劳动者创造的,但是权力来攫取一部分,劳动者已经就遭受损失了,但是权钱交易对分配机制的破坏力不止如此。贪官帮着开发商强拆民居,贪官和开发商都在掠夺本属于住户的财富。此外,中国许多行业被政府垄断,这也是权力参与分配的一种形式。比如烟草、供水、供气、电力、通信、铁路、银行、石油等等。当然,民主法治国家也存在国有企业垄断部分行业的现象,但那主要是为了保障民众的基本生活,而且不允许有暴利。中国则恰恰相反,垄断行业暴利惊人,往往要为掩盖利润而大伤脑筋。这些行业的超额利润,就是从其他劳动者的手中掠夺而来的。另一方面,普通劳动者的工资收入过低。绝大多数劳动者是依靠工资收入,工资收入与国民生产总值(GDP)的比例,被认为是衡量劳动者收入水平的一个指标。旅居美国的中国学者程晓农说,这个数字在俄罗斯是50%,日本和美国是将近70%,50%是发展中国家的水平,而中国不到40%。中国财政收入连续二十多年高速增长,2014年财政收入是2005年的4.4倍多,但是劳动者收入却没有什么明显变化,如果再考虑到通货膨胀的因素,劳动者的实际收入在下降。这说明普通劳动者没有分享到经济增长的成果。这一点,中国人的亲身体会比数据还要直观。

再次分配,就是国家以财政预算的方式把财政收入投入社会,向民众提供公共服务,比如国防、医疗、教育、科技、文化、基础设施等等方面。首先,中国的财政预算决算的透明度很低,而且预算科目口径非常模糊。1995年颁布施行的《预算法》就规定编制部门预算,但是直到2000年财政部才开始推行部门预算,至今尚未完全实现。其次,中国的财政支出中真正能惠及民众的部分很少,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巨额的维稳经费确实用在了民众身上。中国2014年财政预算中社会保障和医疗支出比例仅为14%,而且实际受益者多是国家机关和事业单位工作人员,以及城镇居民。在民主法治国家,医疗保障支出是主要部分。美国日本等国家的财政支出中,社会福利和医疗支出所占比例均在30%以上。最后,众所周知的是,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党政机关,各级党政机关拥有最豪华的办公楼和公车,有学者估计每年的三公经费不低于9000亿。

这种分配制度不仅导致贫富差距的悬殊,而且导致国民经济的恶性循环。一方面,老百姓本来收入就少,还要面对医疗、教育、住房、养老等等方面的严峻压力,所以老百姓不敢花钱,这就是常说的“内需不足”。生产活动根据市场需求而定,企业利润少导致劳动者收入减少,老百姓手里就更没有钱。另一方面,暴富者的钱来得容易但是不敢公开,所以这些资金逐渐退出生产流通领域(贪官家中经常被搜出以亿元计算的现金)甚至被转移到海外,加剧了生产再投资的乏力。回到前面的例子,这个人的大脑营养过剩造成痴呆,而四肢缺乏营养导致萎缩,这个时候又大量失血,其身体状况可想而知。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经济增长几十年,GDP超过日本等等。首先,这个情况与分配制度是两个层面的问题,经济增长不等于说民众从中得到了应得的那部分成果,而中国普通劳动者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仍然没有取得相应的收入,更说明分配制度的畸形。其次,且不说中国统计数字的水分,仅就发展模式而言,中国经济发展道路是急功近利,不可持续的。有学者称其为“吃祖宗饭,断子孙路”。比如祖上留下一片森林,这个人把树都砍了卖掉,今天他有很多钱,但是钱花完的时候他就什么都没有了。这种杀鸡取卵的方式确实可以迅速实现繁荣并暂时掩盖诸多矛盾,但是不仅代价巨大如资源浪费、环境污染,而且泡沫终有破裂的时候。

分配制度比较抽象而且隐蔽,许多中国老百姓意识不到这个问题。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合法财富被劫掠,自己还蒙在鼓里。随着中国经济各种矛盾的集中爆发,这个问题也在引起老百姓的关注。

由于分配制度涉及每个社会成员的切身利益,已经超出了经济制度的范畴。在民主法治国家,分配制度往往以法律形式予以确立,全社会加以维护,比如对私有财产的保护,最低工资标准,公平的市场竞争,预防和打击腐败,财政预算公开以及监督机制,对弱势群体的保护等等。这也是中国社会变革后的发展方向。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5-12-28 10:1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