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韦拓: 江泽民假江上青篡共窃国之始

韦拓

汉奸江世俊(江冠千)的墓碑上标明江泽民是其儿子。江的父亲是江世俊,不是六叔江上青!(网络图片)

人气: 6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4月17日讯】他18岁加入中共,在延安看过毛泽东和江青拍电影,身为图书馆长不许美女馆员上班进领导窑洞畅谈“工作”遭上司嫉恨;他听过王明、张国焘、刘少奇、朱德的课,与周恩来、陈云、董必武、潘汉年共过事,几次脱党几次被找回;他50年代访问台湾,见过蒋介石、蒋经国父子; 1969年访问苏联时要见王明未果,婉拒苏共支持其组建中共新党……他拥有大量中共党史第一手资料,人称“当代中国政治人物活词典”,连中共都要出钱向他购买党史著作……他就是后半生客居海外,年已96岁的反共义士司马璐先生。

司马璐谈江上青

有意思的是,他还和江泽民自称的养父江上青(原名江世侯)相熟。1992年在接受周义澄先生采访时,司马璐对周说:“我的家乡在江苏海安,自小是个孤儿,只读过两年私塾和三年小学,好不容易识了字,很想读点书出人头地,开始读旧小说,后来在一家小报馆作练习生,就天天读报。我这个人从小就有政治兴趣,十几岁就在墙上写打倒xxx的标语。家乡的一些兄长辈的左派朋友就引导和指点我读马列的书,其中有一位就是现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的父亲江上青先生。”

谈到对江上青的印象,司马先生说, “江上青的仪表非常帅,比江泽民看上去要好。他是个教师,戴副眼镜,风度翩翩。衣着很讲究,人很潇洒,也可爱,当时看上去生活过得不错。他指导过我,叫我读马列,但说到后来总是很随便、轻松,跟你嘻嘻哈哈。他总会说:‘嗨,我到老婆的怀里一躺,什么都忘记了!’我对这句话的印象很深。”

“后来他组织了一个游击队,在苏北皖北一带活动,在一次与国民党部队的谈判中被打死了。这是我后来在一个资料中看到的。”司马璐回忆。

需要说明的是,江上青死时年仅28岁,那时江泽民已13岁,前者弃家在外为国共两方做事,连自己老婆孩子都不管,如何能成为后者的“养父”?特别是后者从未脱离生父江世俊(江冠千)的抚养,生活优渥、上学潇洒,皆因其生父是日伪知名汉奸高干。因此,江泽民过继给六叔江上青养育之说,完全是其自编自演的闹剧。

江上青之死探究竟

司马先生谈到在资料里看到江上青是与国民党部队谈判时被打死,我们再看看江上青的另外一个熟人怎么说。下文内容引自yzdqmen的博客。

姚奠中,章太炎最后七名弟子之一,国学大师,教育家、书法家。2013年12月27日去世,享年101岁。习近平还对姚奠中逝世表示哀悼。对《党史文汇》刊登的窦应泰《江上青小湾子村殉国前后》一文,姚奠中曾指出文中有两处严重失实。特别是两处都提到了杀害江上青的人有“柏圩的柏玉孙”。

谁是柏玉孙?姚奠中说,“根据我的了解,应该是大柏圩的柏逸荪。因为大柏圩再没有任何名字与之同音相似的人,而柏圩就是大柏圩,也没有另外一个村庄有此村名。”

那么,柏逸荪到底是什么人呢?姚说:“他是我的同学,是章太炎先生苏州章氏国学讲习会七名研究生之一。当时正和我开办着菿汉国学讲习班,为沦陷区的三四十名失学青年授课。……由于柏在当地的声望颇高,1939年7月,八路军新四军皖东北办事处成立不久,张爱萍同志就派刘玉柱同志来看望他……”

此后,柏逸荪积极为(新四军)部队筹粮、筹款。张爱萍在一次群众大会上还对柏作了表扬,并请柏参加大会,柏因路远未能前往。柏逸荪并没有理由被窦文称为 “惯匪”和刺杀江上青。此后,柏继续为抗日部队筹集钱粮,刘玉柱也多次来联系。

yzdqmen在博客里引述江上青次女江泽慧回忆文章谈到,1937年七七事变后,扬州成立了以卞璟为团长,江上青为副团长的“江都县文化界救亡协会流动宣传团”(简称“江文团”),并于11月22日从扬州出发北上,沿途宣传抗日,次年初到达安徽省政府暂住地六安。

该博文说,数月后,江上青几经辗转,在立煌县(今金寨县)再次与组织接上头,并被任命为(中共)皖东北特别支部书记,随安徽国民政府第六区行政督察专员兼保安司令盛子瑾赴皖东北,开辟抗日根据地,江任专员公署秘书兼保安副司令、第五游击纵队司令部政治部主任。第二年即1939年8月29日,江陪同盛子瑾返回专署所在地管镇途中,在泗县小湾附近,江上青等8人遭袭身亡,江时年28岁。据多方资料显示,这次袭击的真正目标是盛子瑾,至今无法确认袭击者是谁。但被袭击人的公开身份是国民政府地方要员,袭击者的身份十分可疑,不能排除江上青被“自己人”打死的可能。

江上青是叛徒?

近期,江泽民养父“江上青是叛徒”的消息再次在大陆网络流传。即源自上文所述司马璐1992年访谈录,司马璐当时说,“现在中共说江上青是烈士,当时我记得组织上告诉我他是叛徒,在替国民党搞情报,叫我不要跟他接触。”

“记得是谁告诉你江上青是叛徒的吗?这可是一个重要问题啊!” 周义澄先生追问。

“是新四军干部,其中一个是在上海蚁社(实际上是青年团的外围组织)以作神父为掩护的,名叫孟秋江。那时他讲江上青是叛徒。其实那时侯也搞不清什么叛徒不叛徒的,因为共产党有规定,被敌人抓去以后可以自首,不算叛徒,但要跟组织上交代清楚。不交代就是有问题了。江上青三次被抓、三次被放。江上青在抗战后坚决要求恢复中共组织关系,可见他的组织关系断了。”司马璐说此话时,江泽民刚上台3年。

江上青1928年-1933年间三次入狱,又毫发无损的出狱,一边做国民政府安徽地区官员,一边为共产党秘密做事,其真实身份所属,只有江上青自己知道。港媒《前哨》2015年4月号也刊文称,今年高龄96岁的司马璐说的指证江上青叛徒者有名有姓,有案可查,只可惜最早没谁对这条消息有兴趣。时至今日,该消息又突然“‘翻炒’上网,相信必是一“有心人”所为。

关于“江上青是中共叛徒”的说法,2007年在大陆就有,2013年也曾在网络流传。到现在为止,凯迪社区的相关文章仍然没有被删除,可见颇有含义。

朱润生证实江上青不是江泽民养父

江上青究竟被谁打死,抑或是叛徒,留作历史评说,真相总有一天大白。至于现在还活着的江泽民是不是江上青的养子,文学家朱自清的次子朱润生揭示了真相。

朱自清家与江泽民家是扬州世交。朱润生与江泽民曾是扬州中学同学。当年朱自清的父亲朱鸿钧被贬返回扬州后住在安乐巷,便与江泽民的祖父江石溪成为好友。

朱润生披露,1944年抗战后期,朱家败落,朱润生辍学在家无事可做。在西南联大任教的朱自清给老朋友、时任伪汪精卫政府宣传部副部长的江世俊写信求助,江世俊将朱润生安排到其宣传部下属伪《中央日报》做了见习记者。抗战期间,按照国民政府《惩治汉奸条例》和中共以往惯例,伪军科级以上公务员,都被定为汉奸。

江泽民掌权后,朱润生多次到江家造访。虽然扬中校友众多,但能与江挂上钩并保持联系的也只有朱润生一人。知道江泽民爱到处题词,据说扬州的什么单位想得江的题词便请朱润生中间代劳,朱每次都能拿到。朱润生还将自己与江泽民的大幅合影高悬于客厅。据中共人民网报导,1990年江泽民曾给朱自清之子朱润生写过一封信,信中回忆了两家关系。

扬中校庆时,朱润生便成了热点人物,人们免不了要问他一些有关的消息。有一次,有校友问:朱老,江主席的父亲是江上青吗?朱润生摇摇头笑着说:哪里是啊!又问:那为什么报纸上这样说呢?朱想了一想回答:是记者搞错了。

虽然朱润生与江泽民关系特殊,与江家很熟络。江世俊那时还常来朱家做客,朱润生却从未见过江泽民后来大吹特吹的养父江上青。

江泽慧否认江泽民养子身份

江上青的次女江泽慧也曾否认江泽民的攀附。据江泽慧回忆文章记载,江泽民一直与生父江世俊一家生活,王者兰去给丈夫江上青扫墓时,江泽民根本未去;江泽民也从未赡养过江上青遗孀王者兰及其家人;江泽慧称:“在我十一岁之前,我唯一记得的就是无尽的贫穷饥饿”。江泽慧的回忆告诉大家:江泽民对待故去的江上青和其家人的冷漠态度,根本就没有养父养子关系的可能。

在江泽民让人代笔的传记中,不惜笔墨写了许多“养父江上青”的事迹,而唯独没有写生父江世俊。后来江泽民回扬州去祭祖,大谈祖父如何如何,唯独忌讳的就是谈他的生父。

江上青亡故、其妻女困苦生活的日子里,江泽民在干吗?1943年,江泽民从扬州中学毕业,来到日占的南京,在汪精卫日伪政府做高官的生父江世俊供养下,进入伪南京中央大学接受高等教育。

公开上书调查江泽民“二奸二假”问题的大陆学者吕加平,2011年被周永康把持的法院判刑10年。据吕加平披露,2003年有人专门去问时任中国林业科院党委书记江泽慧江泽民自称的过继问题,她回答说,江泽民没有过继给她父亲江上青做养子,她的几个叔伯家也不知道江在“解放前”被大伯父江世俊过继给六叔江上青的事,过继之事是江自己说的。这无疑也印证了朱润生的说法。

据相关资料披露,当江上青的两个遗孤江泽慧、江泽玲忍饥挨饿时,江泽民既弹钢琴,又上伪中央大学,和其大哥江泽君“东圈门里醉,淮上寻芳翠”的享乐,与江上青的家境是天壤之别。

因为生父有不可告人的汉奸历史,江泽民便谎称江上青为其养父,而且一直以“革命烈士”后代自居,以此隐瞒父子二代的汉奸身份。

江泽民在位时美化汉奸生父

据新浪博客披露,被江泽民一手提拔的前扬州市长、南京市长季建业,2013年被开除中共党籍和公职、交司法审判。其主政扬州期间,打造了扬州所谓东圈门“江上青故居”,2003年岁末,当局将东圈门16号的门牌去掉,门墙改观,而且在大门西侧两三米处,又开了个并列的西大门,门式和装饰与东大门相同,也无门牌号,讳莫如深、扑朔迷离。

1928年底,江上青被捕入狱,被学校除名,其父江石溪次年搬家,租住东圈门16号。江上青又两次被捕释放后,多在外工作,极少回家,甚至其父1933年病逝都未回家奔丧。扬州沦陷期间,江上青同父异母长兄江世俊(江冠千)在“伪南京政府”任职直至抗战胜利。该宅数易其主,中共建政时被充公,用作扬州“革命残废军人学校”,1958年后为扬州地委机关宿舍,东圈门街上老居民人人皆知。东圈门16号与其说是“江上青故居”,不如说是“江冠千公馆”。

扬州当局为打造和扩大所谓“名人故居”,不惜将原居民扫地出门。扬州市委和政府明知汉奸江世俊(江冠千)为何人,仍然在《江上青史料陈列馆》中,宣传江冠千的所谓“远大理想和广阔胸怀”,并保留、打造和扩建“江冠千‘公馆’”,公开对江世俊(江冠千)进行纪念。贪官政客为谄媚主子江匪泽民,不惜移花接木,认贼为良,实在愚蠢至极,无疑得到江匪的默许和赞赏。

篡共窃国 真相大白

二代汉奸江泽民与其汉奸父亲江冠千,曾双双摇身成为冠冕堂皇的人物,特别是江匪泽民竟最终爬上中共教主极位,这实在是中共建党94年以来无以洗刷的奇耻大辱。随着习近平打贪清党运动的深入,这一中共旷世丑闻已经摆上台面,不管江泽民怎样自圆其说,怎样拿死人江上青作挡箭牌,其出卖领土、摧毁道统、荼毒百姓、残害信仰群体的恶行,必将遭到终极恶报。

--转自《新纪元周刊》

责任编辑:唐青

评论
2015-04-21 4: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