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炼法轮功肝腹水患者重生 副主任医师告江

人气: 88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5年07月16日讯】四川省成都七十三岁的中医副主任医师陈国蓉,曾患重病性命危急,修炼法轮功后重获新生。但在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陈国蓉医师两次遭受绑架,被关押、洗脑。陈国蓉女士于二零一五年七月二日将元凶江泽民告到最高检察院。

以下是陈国蓉医师自述修炼法轮大法的神奇、美好,及遭中共迫害的事实。

患肝腹水命悬一线

我曾经在中国建筑西南设计院工作,一九九七年退休。我在一九五七年就患了肝炎、坏死性黄胆病、早期肝硬化发展到肝腹水,曾下过三次病危,心跳每分钟停跳四十九次。一九九四年六月六日,华西医大医生叫我住院,我知道这次去医院只有等死。

就在我要去医院的晚上,单位人事处长刚刚参加完师父( 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在成都办的法轮功学习班,他知道我的病情危急,就到我家里向我介绍法轮功,他说炼法轮功,不需吃药打针就可好病。还说师父要在郑州举办法轮功学习班,并拿了两张票给我,叫我去参加。

修大法十天获新生

开始我根本不相信,但又想活命的强烈愿望,所以我决定去试一下,碰碰大运。因此就和儿子一起到郑州。在十天学习班中,我的身体发生了巨大变化,腹水排光,精神面貌焕然一新,能吃能睡,身体感到很轻松,能够自己行走、上楼了。

10天后从郑州回单位,大家看到我的变化,简直不敢相信,觉得法轮功太神奇了!一个快病死的人,短短十天内,不打针,不吃药,就听课、炼功,病就神奇般消失了,这在我们单位引起很大轰动。很多人看到我的变化,纷纷走入法轮功修炼。我丢掉了几十年的药罐子,真的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状态。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我走入法轮功修炼行列后,认真学法炼功,从没有间断过。在修炼中我按照大法要求的“真、善、忍”标准严格要求自己,善待别人,碰到矛盾我自己修心向善。人们都说我是个大好人。

被迫害两遭绑架

可是江泽民出于小人嫉妒心,一意孤行,凌驾于国家和法律之上,滥用职权,一九九九年七月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数以百万计的法轮功学员遭到各种迫害。我本人曾两次被绑架。

第一次绑架:二零零零年五月,我去南郊公园与同修交流,突然出现大批警察把我们包围,当场把我们全部绑架。我被关押在人北派出所一个暗无天日、又脏又臭的一间小屋内。警察还到我家去抄家,当地户籍警察还逼我丈夫监视我,写保证让我不炼功。

我丈夫知道我的生命是法轮功救回来的,不炼法轮功等于是要我的命,所以我丈夫坚决不配合他们,户籍警察还告诉我丈夫,如果我不“转化”,他的饭碗就要丢掉了,我丈夫还是没答应。听说一星期内,户籍警察因为没有完成“转化”我的任务,真的丢了饭碗。四天后我又被劫持到成都九如村拘留所关押了十五天。从拘留所出来,又将我劫持到金牛区营门口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后,洗脑班解散了才放我回家。

第二次绑架:二零零七年五月二日,在一位法轮功学员家里,突然来了一帮警察、“610”人员,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当时就在法轮功学员家里抄家,把同修的大法书抄走了。接着把我押送到我家里,把我家也抄了。然后把我绑架到曹家巷派出所审问,没有问出什么名堂,才把我放回家。

陈国蓉最后在状告书中表示,这场由被控告人江泽民一手发起、策划、组织、推动的对上亿法轮功学员大规模、系统的灭绝性迫害,罪恶滔天,罄竹难书,已构成人类文明史上最为严重的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危害人类罪!其不仅给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造成巨大的伤害和痛苦,更是对人类尊严、人性和道德底线的公然践踏和破坏。为早日结束这场罪恶的迫害,伸张正义、还法轮功创始人以清白,重建我们民族的道德良知,请予尽快立案侦查,查明犯罪事实,将首恶罪魁江泽民及其犯罪集团的主犯抓捕归案,绳之以法,追究其必须承担的全部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5-07-16 2:16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