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玉清心:从聂树斌案看中国的司法改革

人气: 9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06日讯】各界民众关注的聂树斌案终于平反了,21年沉冤昭雪,是众望所盼。对本案人们期待有更多的案情细节、深层真相披露,要求彻查严惩责任人,让冤案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聂树斌案虽然是个案,但作为中共司法腐败案件,比较典型,具有代表性。案发在1995年“严打”期间;是错杀人的命案;明显冤案,却久拖不决;涉及高层政法委干预办案;涉嫌强摘器官。聂树斌案曝光出中国司法之黑、之恶、之丑。

聂案改判,谁是推手?首先功归于良心媒体人的真相披露,随后法律界人士奔走呼唤,家属民间不屈的抗争,和社会公众的持续关注。中国民意形成的合力,像一只推动的巨手。同时也得益于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推进依法治国,大力反腐的大环境。当局能冲破重重阻力,以纠正聂树斌案开启整治司法腐败,表明习近平想推进司法改革的决心。所以不能否认,这是中国司法的进步。

冤案怎么发生的? 这是很多网民的问题。给聂树斌翻案的警察郑成月说,“严打”那会儿命案必破,薪水、奖金、荣誉都和破案量有关。有人只管个人业绩,案子破了,被上头奖赏了,就行了。公开资料显示,“严打”期间的案子,从重从快。公检法三家联合办案,相互配合,没有制约。那时到底产生了多少冤假错案?多少人被草菅人命?都很难说清。

聂案这样一起明显的冤案,为什么启动再审经历多年?这几乎是所有人的疑问。酿成冤案涉及人多,起码有石家庄市和河北省两级公、检、法,政法委、党委和政府一批人,“一案两凶”被媒体曝光后,他们怕聂案平反要被问责,合伙“联合阻挠”,这可想而知。

而真正的阻力,是来自河北省“政法王”张越。张为包庇当年指示“快杀”的省政法委书记许永跃,他令证人王书的二审拖延六年不能开庭。为获假口供,他组成一个班子,亲自坐镇,刑讯逼供。最高法在2013年已收纳了聂母的申诉材料,但河北高法顶住不办,自然也是因为他们背后有一股权势很大的黑恶势力。最高法只得指令山东高院异地再查。之后再审仍启动不了,故四次延期。直到2016年4月官方宣布张越落马,6月6日,最高法决定提审聂树斌案,启动再审程式。清除了干扰,再审在审限期内审结。

不是现当局“死磕”聂案,下了决心非翻不可,中国高检、高法,甚至最高检、最高法都奈何不得张越们。张越代表的这股黑恶势力有多么嚣张,无法无天。中国的司法还有什么尊严可言!“中国无司法”绝非耸人听闻。

在聂案中,制造冤案的,和阻挡冤案平反的主要责任人,是河北省前后二任政法委书记。政法委干预具体案件不仅是常态,他们带头违法违纪,疑罪从有,有罪推定、私设公堂,滥施酷刑,刑讯逼供、徇私枉法,草菅人命。一群祸害民众,搅乱社会的流氓恶棍,更是司法队伍的害群之马。而这样的恶人都是江派马仔。许永跃曾是前国安部部长,张越调来河北前,做了四年公安部“610”办公室主任。民众质疑快杀聂树斌是为了要他的器官,恐怕不是空穴来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就是他们这些血债帮干的。

中国司法由这样的不法分子把持,可谓坏人当道。中国司法公信还不岌岌可危?如果说党委必须在宪法范围内活动,决不能干预司法,那么政法委的权力是不是更该关进笼子里?民主国家的法制中,没有政法委这个怪物。公检法司各行其是,各负其责,相互制约,有机运作。冒出一个政法委往哪摆?如果由它来协调,岂不凌驾于法律之上?政法委的存在是违宪的。所以,对政法委,不是权力被约束的问题,而是政法委本身该不该存在的问题。而政法委近二十年做大滥权,也是因为江泽民迫害法轮功造成的。

其实,中国的司法改革应该从这里开始。离开政治体制改革,不停止迫害法轮功,司法改革、司法独立就是句空话。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6-12-06 1:5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