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雾霾藏超级细菌 大陆抗生素滥用危及海陆空

2016年12月4日,北京,游客戴口罩游览天安门广场。当天雾霾肆虐京城,空气严重污染,北京空气重污染和霾“双橙”预警仍在持续中。(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431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12月06日讯】(大纪元记者周慧心综合报导)中国大陆令人挥之不去的雾霾再次来袭,随之而来的还有潜藏在雾霾中的“超级细菌”,这引起北京居民的恐慌。而大陆专家之“没什么可担心的”说法,让人们更加担心。大陆抗生素滥用不仅污染了河流、土壤、牲畜,连空气也没能幸免。

北京雾霾含“超级细菌

刚进入12月,北京就发出空气重污染、霾和大雾三个“橙色预警”。与此同时,瑞典科学家的研究发现,北京雾霾中含有耐药基因,引发大陆舆论对“超级细菌”的担忧。

今年10月,瑞典哥德堡大学的团队在国际期刊《微生物》(Microbiome)上,发表一项调查报告。报告称北京雾霾的样本含有“最多种类的抗生素的耐药基因”;北京雾霾是唯一“含有几种针对碳青霉烯类(Carbapenems)抗生素的耐药性基因”的样本。

这是瑞典哥德堡大学抗生素耐药性研究中心的一份论文。研究人员从人类、动物和全世界不同环境共收集了864份DNA样本,其中14份空气样本来自北京雾霾。分析结果显示,相比泥土、水等外部环境,北京空气中的微生物群落含有的已知抗生素耐药性基因种类最多,平均超过64种。

研究者表示,他们在北京雾霾中,发现了碳青霉烯类(Carbapenems)抗生素的耐药性基因,这种抗生素是抗菌活性最强的一类非典型β-内酰胺抗生素,广泛应用于呼吸系统感染、败血症等病症,是治疗严重细菌感染最主要的抗菌药物之一,有“最后一道防线”之称。这就是说,一旦感染了这种抗药基因细菌,将无药可医。

瑞典哥德堡大学抗生素耐药性研究中心主任拉森(Joakim Larsson)教授表示,空气可能会是抗生素抗药性传播的重要途径,但过去没有意识到。

拉森表示,人类拥有的最为强大的抗生素是碳青霉烯类(Carbapenems),对此抗生素产生耐药性的基因,只有同时满足三个条件时,才令人担忧:一是这种细菌在空气中具有活性;二是这些细菌具有致病性;三是空气中这些细菌的密度足够高。而北京的样本是唯一能达到该研究的入选标准的样本。

研究团队呼吁,当局要加强监管制药工厂的废弃物排放,并重视空气传播抗生素抗药性细菌的问题。

大陆专家之“没什么可担心”让人担心

据《纽约时报》12月5日报导指,直到12月5日,大陆大多数对这种威胁进行猜测的中文新闻报导都已撤掉,替换为援引北京市卫计委未指明身份的专家的话所做的报导,后者表示没什么可担心的。

报导称,“对充满怀疑的中国人来说,审查和反驳仅仅意味着,或许真的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地方。”

大陆演员章子怡的行为或许显示了北京2200万居民中许多人的感受。章子怡12月3日在微博留言表示,由于担心北京雾霾越来越严重,令她非常担忧11个月大的女儿。“北京又是重度雾霾,大人有口罩。可没有谁家的孩子愿意戴口罩,憋得慌、喘不过气儿,本能地抗拒。”

她说,“可怜的孩子们!我选择室内无数个空气净化器;室外,没选择,直接抱上飞机走人!”

微博中,她配上一张自己戴防霾口罩抱着女儿醒醒的照片。大陆网民感叹,“有钱任性!”“又有几个人能说走就走?”

章子怡直接抱女儿搭机走人(网络图片)
章子怡直接抱女儿搭机走人。(网络图片)

大陆滥用抗生素 生态告急

今年5月21日,世界卫生组织发表文章表示,在当前抗生素用量约占世界一半的中国大陆,如不采取有效措施,到2050年每年将导致100万人早死。中国出现抗生素耐药问题的重要原因,是普遍购买非处方药和过于依赖用抗生素治疗、控制感染和促进牲畜生长。

2015年6月11日,中国科学院发布的报告显示,2013年大陆所使用的16.2万吨抗生素中,48%为人用,52%为兽用;在36种常见抗生素中,用于动物的比例则高达84.3%。

2013年《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刊》的一篇报告称,三家中国商业养猪场中的粪肥里,有149种“独特”的抗生素耐药基因。而这种耐药菌可通过环境、食用上述动物的肉制品等方式,传播到人体演变成“超级细菌”,导致抗生素无效。

2014年4月,研究团队在广东省中山市三角镇鱼塘水体中分别检出磺胺嘧啶、磺胺二甲嘧啶等8种抗生素。鱼塘底泥中检出了7种抗生素。

另外,大陆的水污染同样严重。中科院的数据显示2013年排放到河流中的抗生素浓度,中国的最高值达到7560纳克/升,平均值为303纳克/升。而美国则是120纳克/升,德国为20纳克/升,意大利为9纳克/升。

而如今,除了河流、土壤、牲畜外,空气也没能幸免。

北京雾霾持续恶化

世界卫生组织规定的年均可吸入的微小颗粒PM2.5浓度,第二阶段过渡目标为每立方米25微克。据大陆媒体报导,北京城市环境监测中心提供的官方资料显示,12月4日,北京部分地区PM2.5的浓度已达到400,高出世卫组织目标16倍之多,属于危险污染等级。事实上,世卫组织建议PM2.5的年平均值为10微克。

而据英国《金融时报》12月5日报导,美国驻北京大使馆发布的空气监测指数上周六(12月3日)晚突破600点,这个水平通常被称为“糟糕得令人发疯”,因为指数设计师最初认为城市的污染不可能超过500点。自2010年首次使用这个表述以来,该指数已在多个冬季突破这一水平,迫使美国使馆改用比较冷静的“危险”一词。

报导称,北京英国学校(British School of Beijing)取消了一个圣诞活动,即使这个活动安排在室内举行。空气污染已经成为旅居北京的外国人如此在意的问题,以至于国际学校在室内空气质量上展开竞争。

报导介绍,最新的雾霾是在有关部门已经采取一揽子不惜一切代价的措施的背景下降临的。北京新市长蔡奇最近放宽了该市2020年的改善空气质量目标,此前他的前任曾开玩笑说,要是实现不了2017年空气治理目标就提头来见。现在看来2017年的目标不太可能实现。

据中国气象局预测北京天气,12月6日、7日白天南部有轻微、轻度霾,7日夜间至8日早晨有轻度霾。受冷空气影响,8日白天有偏北风4-5级,阵风7级左右,雾霾将自北向南消散。而到了11日,随着冷空气的远离,霾将再度回归。#

责任编辑:刘晓真

 

评论
2016-12-06 4:0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