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川人:注册制将加速中国实体经济空心化

人气: 123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6年02月26日讯】2016年2月20日,熔断股灾的始作俑者肖刚终于离任了,刘士余被任命为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上任之后最重要、排位最靠前的任务,就是完成被称作“天字号”大事的注册制改革。中共在各大党媒上叫嚣:注册制改革是推动中国经济转型、激活“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关键一步,是当前的重要国策,所以注册制改革势在必行。其实这不过是欺骗民众的美丽谎言。

一次次惨痛的经验告诉我们:党媒是永远为中共服务的,它们不是真理,它们只是中共洗脑百姓的工具。在很多基本条件都不具备的情况下,强推没有追责体系的注册制,我们认为就是中共及其利益集团对广大中小投资者的掠夺和诈骗。这样的注册制必将会彻底沦为中共权贵们迅速致富的工具,会加速中国实体经济空心化,给中国社会带来深重的灾难。

一、 党企中国经济问题的结症所在

在中国,传统经济领域几乎被党企(中共称国企)全部垄断,例如:文化传播、证券、银行、保险、能源、电信、军工、航天航空、电力、自来水、天然气、食盐、石化、交通运输等。毫不夸张的说党企垄断了中国经济的一切命脉。从这个角度上看,当前中国经济所面临的问题其实就是党企所面临的问题,归根结底是党企治理的问题,这也是中共当前要花大力气进行党企改革的根本原因。

在真正市场竞争的环境下,中共的党企是根本没有竞争力的。当前绝大多数的党企在中国社会能产生垄断或局部垄断的根本原因不在于其企业的治理水平、竞争力和核心产品等因素,而在于党企拥有的各种特权。绝大多数党企都是靠着各级中共授予的特权或特许经营许可存活于中国社会。没有这个重要因素,中共的所有党企早就被破产清算很多次了。有了用特权产生的垄断才会有党企超额的垄断利润,这就是中国社会高物价的根本原因之一。

现在党企都有些共同特点,比如:过度依赖政府投资或特权、公司治理水平低下、公司效率低、技术创新乏力、一把手拥有绝对权力、腐败严重、内斗不止、有关系有背景会来事儿的人晋升快,有能力有学识的人被排挤,员工心态普遍消极,激励机制匮乏等。不仅如此,很多党企资源都消耗在领导腐败和内斗上,混日子和靠关系吃饭是党企的另一大特点。其实产生这一系列问题的根源就是党企的体制问题,体制问题不解决党企所有的问题都无解。

中国经济目前所反映出的产能过剩、效率低下、对投资依赖性过强等问题其根本原因就是党企严重垄断和严重压榨所引发的系列问题。党企在各行业的严重垄断阻碍了中国民营经济的发展,阻碍了真正市场经济的发展,没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市场经济,中国经济必然失去活力与创新动力。目前中共高层已经意识到这问题,所以正在讨论党企改革要像征性引入其它性质的资金。

党企对中国社会严重压榨表现在两个方面,第一是党企对融资资源的压榨式掠夺,使得很多民企生存空间被打压。很多党资银行在各级党委的操作下从来都是优先把资金贷给党企;第二是很多党企通过垄断从广大百姓中压榨了众多的超额利润,超额利润是通过高物价、高消费表现出来的。高物价、高消费加上中国惯有的低收入(灰色收入除外)就使得中国经济失去了应有的活力,这是党企长期压榨中国社会的必然结果,所以党企是中国经济问题的结症所在。

二、 实体经济空心化的表现和原因

实体经济空心化就是企业放弃经营企业实体,转而投向VC/PE、贷款公司、担保公司以及房地产业等虚拟经济的经济现象。实体经济空心化的表现形式主要有:实体企业即主业利润少,而非实体经济即副业利润大,迫使企业转型做副业;实体企业停止主业生产沽名去拿国家项目,美其名曰科技创新;银行贷款借道企业流向民间融资机构和炒作行业;小微企业生存举步维艰;实体企业放弃主业转向网络营销等。

实体经济空心化有着很深层次的社会原因,这原因就是中共在潜移默化中灌输给每个中国人的发财梦和攀比心理。一夜暴富的心态扭曲中国人的财富观,这是很多企业家放弃坚守实业转而进行投机的根本原因。

当然实体经济空心化有着很现实的直接原因,原因一是多种成本上升,税费繁重,实体企业利润太薄。当前实体经济面临高成本和高税费两头挤压,原材料进价、资源环境、薪金、租金、土地出让金、利率、汇率等各因素叠加推动企业成本直线上升。据统计,目前向中小企业征收行政性收费的行政部门有20多个,收费项目达60多项。粗略计算,营业税、增值税、所得税、城建税等,加上职工的五险一金,许多企业的实际税费普遍超利润的30%。加上各地私设名目乱收费等因素,每年缴纳的税费都要超过利润的一半。

原因二是国内外市场需求不足,实体中小企业产能严重过剩。目前全球经济疲软、困难重重,随着外需萎缩,大量外向度较高的企业订单大幅减少,企业销售困难。在国内,由于中共肆意腐败和盘剥,造成了高物价、高消费和低收入的现象,这直接导致了国内消费需求增长乏力,从而造成国内实体企业产能严重过剩。

原因三是党企过度垄断导致不公平竞争,实体中小企业投资渠道严重受限。受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冲击后,中国的行政性垄断经营日益挤压了民营企业的发展空间。尽管中共在2009年出台“中小企业29条”,2010年再次出台新“非公经济36条”等,进一步放宽了民营资本投资领域的限制,但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民企仍遭遇三重门:第一是垄断企业把持,门槛太高进不去的“铁门”;第二是看得见进不去、没实力也不敢进的“玻璃门”;第三是进去以后逼你退出来的“弹簧门”。

民间资本投资无门或被“挤出”,只能在低端制造业的领域残酷竞争。而且处在上游地位的垄断党有企业,如电力、交通、原材料、能源等,一方面经营效率低下,不断将成本费用转嫁给下游民营制造业,另一方面凭借政策、资金、技术、市场等优势,垂直整合产业链,沿中下游发展,在竞争激烈的制造业领域挤压民营企业的发展空间,使民企生存与发展环境处于十分狭小的空间。

原因四是实体经济与虚拟经济投资回报反差大,生产要素流失严重。据统计,当前资本利润率为22%,而工业为6.4%,纺织业仅为4.7%。投资虚拟经济的巨额回报率,吸引著各项要素流向非实体经济。所以现在炒作投机之风从房地产、股市、期市、矿山资源、古玩、艺术品向其他领域蔓延,有甚者爆炒大蒜生姜等农副产品。一时间中国掀起一股全民投资理财放高利贷的热潮,这股热潮至今没有消停。

一些实体企业在“副业”收益高、资金回流快的诱导下,逐步放弃了对主营业务的坚守,出现了“一流企业做金融、二流企业做房产、三流企业做市场、四流企业做实业”的局面。一些企业甚至通过“实业钓鱼”,以实业为担保获得贷款用于虚拟经济的套利中。在这个过程中,企业家精神被一夜暴富理念所取代,企业中踏踏实实做实业的越来越少,投机投资的越来越多。

原因五是民营企业融资渠道狭窄,融资难、融资贵加剧了实业空心化。据银监会测算,中国银行贷款主要投放给大中型企业,大企业贷款覆盖率为100%,中型企业为90%,小企业仅为20%,几乎没有投放给微型企业。关于融资贵,银行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利率是基准利率上浮30%左右,有的高达60%,少数银行抬高门槛,贷款50%是现金,50%是承兑汇票,有的强行收取财务顾问费等中间服务费用。由于正规渠道很难得到满足,不少小微型民营企业不得不转向“地下”民间借贷,致使其贷款实际利率高出法定基准利率的数倍,民企融资成本巨大。

所以中国在产业资本都急于寻找出路的情况下,贸然推出无追责体系的注册制,这是变相鼓励已经空心化的产业资本进行再次投机,给产业资本和权贵们包装淘汰实业资产诈骗广大中小投资者一个绝佳的机会。

三、 中国民企最缺的不是资金

目前上海的房价正在被游资疯狂的炒作,深圳的房价已从2015年至今上涨翻倍。大量的游资正在新一轮的疯狂炒楼,据了解如此巨大的炒楼游资中产业资本占比很重,这说明当前很多中国民企根本不缺资金。

在中国还有一个独特的经济现象,这就是一般好的民企都不上市融资,而治理水平低下的党企和中共权贵的影子企业却是争先恐后的上市圈钱。例如,华为公司、娃哈哈集团、顺丰快递、老干妈、方太、立白集团等,这些优秀的中国民企他们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不上市融资这条发展之路,这无疑给以“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为幌子而强行推出注册制的中共权贵们一记响亮的耳光。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党企二重重装,它靠着党企特殊身份在A股市场IPO圈钱25亿,后又再融资40.77亿,其后有发行企业债数十亿。但就是这样一个公司在5年内获得了近100亿的资金却于2015年5月22日摘牌退市了。它的退市致使很多中小投资者损失惨重,但这个公司的高管无一人被追责,这种赤裸裸的诈骗中共却放任自流。

事实证明,一个企业是否优秀和这个企业是否上市关系不大。中国很多企业上市目的是实现管理层个人更快的暴富,而不是把公司继续发展壮大。说到底当前中国民企最缺不是资金,而是一个公平的市场环境,一个没有人为限制的行业准入,一个没有频繁行政化干预的公平市场环境。但有中共一党独裁、有党企完全垄断就不可能有公平的市场环境,所以中共一党独裁才是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的最大障碍。

四、 注册制是现代金融业的薄弱环节之一

十多年前中国的金融业相对独立,相互渗透性较差,也不存在杠杆资金的问题,所以当时金融业对整个国家经济影响并不是非常深远而广泛,即使当时党有银行出现大面积的坏账也不会引发连锁反应。

当今的中国现代金融业早已今非昔比了,保险、银行、证券和信托业相互渗透,资金杠杆现象严重,抵押资产多元化,金融及其衍射产品复杂,而且现代金融业通过互联网和移动支付的形式渗透力非常之强,所以现代金融业只要有一个环节出现大规模危机,就会引发全社会的金融危机。

2015年6月至9月急速去杠杆引发的股灾就是最生动的例子。当时股市指数在三个月内跌幅近50%,直接引发了银行系统质押贷款平仓警戒线,中共感到股市下跌已危及到政权存在的问题了,所以花重金被动救市。这种现象是中国股市成立以来从未有过的现象,这充分说明现代的金融业相互渗透、相互影响是非常紧密了,它们已经形成了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整体。只要中间的某个薄弱环节处理不当,就会引发整个现代金融业的系统性风险,而当前无追责体系的注册制正是整个体系中最薄弱的环节之一。

五、 注册制将会加速实业空心化进程

纵观中共股市二十多年,其实质就是一个不断圈钱和诈骗投资者的场所。无论中共实行现有的审核制还是以后的注册制都是为了更加方便快捷的圈钱,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是有计划的圈钱,而后者是无节制的圈钱。

对于注册制实施后无节制的圈钱,加之企业圈钱后无监管、无追责体系、无赔偿诉讼相关法律,这无疑给早已疯狂的资本和各路中共权贵们打开了迅速暴富之门。届时必定出现很多包装资产上市融资的公司。实业经营和坚守将遭受到历史上最严重的挑战,绝大多数的企业都将被动走上包装上市,融资圈钱,减持套现,再包装上市的快速致富之路。如果在资产证券化浪潮中,大量泛滥的证券被当作贷款担保物质押给银行,贷款资金再一次被拿去包装资产或炒作其它标的,这种现象必将给金融监管者带来新的难题。

我们相信在一个都热衷于包装资产上市的大环境下,很多通过证券市场圈来的资金必定不会进入实体经济领域,它们肯定会通过各种方式转移资金,利用更多的资金去包装更多的资产上市,以融得更多的资金。贪婪的人性遇到了毫无约束的监管漏洞,必然会鼓励这种现象的涌现。所以无追责制度的注册制将会加速中国实体经济空心化进程,而不是帮助中国经济走向下一个繁荣。

责任编辑:萧明

评论
2016-02-26 9:3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