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一位女儿的父亲节之殇

人气: 150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大纪元2016年06月20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报导)父亲节,对于现在居住在美国纽约的江莉来说,是一种永远的痛。

2009年1月27日(大年初二), 江莉和家人一行4人去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探望父亲,用她的话来说,父亲当时“好好的”,身体没有任何异样;仅隔一天之后,劳教所突然打电话通知家人:父亲去世了。

从下午2点多,到晚上10点左右,心急如焚的家属等了7个多小时,最后得到通知:在殡仪馆可以见父亲江锡清的遗体一面;规定家属只能见5分钟,并且只能看头部,不准带手机、照相机等摄像器材。

江莉的大姐江宏和丈夫先被带进了冷冻库,大姐先摸了一下脸, 一摸人中是热的, 大姐大叫:我爸爸还是活的。这时,门外包括江莉在内的几位亲属都冲了进去。“我们摸一下父亲的身体,是热的,当时比我们的手温还高。”江莉当时还看到父亲的表情很痛苦,牙齿紧紧地咬住下嘴唇。

江莉立即拨打110报警。现场一个女人说:反正我们有医院的死亡证明,接着又强行把父亲又推进冰柜。

很快,好几个彪形大汉、便衣将一家人强行拖出了殡仪馆。

团团疑云

江莉心里有许许多多的疑问。

健康的父亲,为什么在一天之内突然死亡?为什么还有体温就被送进冰柜?

地方当局说,父亲死于急性心脏病发作。但是解剖诊断却显示,父亲左边三根肋骨折断,肋间有出血、急性肺瘀血、水肿。他们称父亲心脏病去世,为什么会肋骨折断?

江莉认为地方当局在殡仪馆把家属强行拉走以后,把父亲的器官摘掉了。当时已经是晚上10点多,殡仪馆外大大小小停了很多辆车。是不是他们等我们走了以后,把父亲拉到停在外面的车里,强行摘除了器官?(编注:中共当局特别配备的车辆可以进行器官摘除手术。)

“因为我父亲那个时候人还是活的,还有体温。否则,他们为什么把我们赶走以后,用了北碚区的整个警力,把整个殡仪馆包围住?我们后来请了律师,把律师也吊起来打,为什么?”

地方官员:你父亲的器官被作了标本

在家人的持续追问下,2009年3月27日中午,重庆市检察院第1分院的处长周柏林对家属表示: 你父亲的整个内脏器官被提取作了标本。

当时,江莉的大姐江宏、哥哥江宏斌、小姐姐江蘋还有另外三位亲戚都在场。 他们悄悄录下一段1小时59分钟的录音。

后来,江莉将当局官员周柏林证实父亲被摘除器官的这段录音带到海外。

艰难的上访之路

从2009年父亲被迫害致死到2015年7月抵达美国,江莉走过6年多的上访之路。

江莉本是上海航空股份有限公司后勤部的职工,曾被评为部门先进工作者。因为为父亲鸣冤,2010年,她被工作单位正式除名。

江莉已经记不清自己因为上访被抓了多少次,黑监狱、拘留所……有时一个月内会被抓两三次。 被放出来后,她还是接着上访。为了不让警察知道行踪,那些年,她搬了好几次家。

江莉上访无数次。她记得,唯一一次被北京信访办接待是在2012年5月。

她提了3点要求:

1)彻查父亲的真正死因,并公布于世,还父亲清白;
2)追究迫害父亲的大小官员以及医生的刑事责任;
3)回原单位上班。

当时接待她的工作人员说,这个要求不过分啊,你怎么不要求经济补偿?江莉反问对方说:我父亲的生命买得回来吗?

地方当局曾多次要求用钱私了,要求家人不要再追究江莉父亲的死因和器官被摘除的事情。

2009年,江莉的母亲被判刑8年,被关押期间,病危通知书下了3次。 当时重庆市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组织)处长高重秋(女)放话说:你爸爸的事情不要再追究了,给你一些钱,也把你妈妈假释出来。

后来,江津公安局也派人来找江莉私了, 要求家属开个价钱。 江莉一直不同意。

家人请了北京的律师受理父亲冤案,但两位律师张凯和李春富都被暴打。其中,张凯律师被关在铁笼子里吊拷毒打。

当时是薄熙来主政期间,重庆市江津区政法委书记万凤华亲口说,“薄书记”说过,我们在创什么全国的文明城区,你们还请什么律师打官司,还是你们(法轮功)这种案子,不打律师才怪呢。

碰到好心人

2012年3月份,北京两会期间,江莉搭乘了从上海到北京的火车,希望再找机会为父亲鸣冤。江莉早已上了警方的黑名单。当高铁列车行驶到达济南西站时,她遇到警方盘查身份,被强行赶下高铁。

若大的火车站,就她一个人。按规定,乘客不能在火车站过夜。江莉不知如何能够熬过这个漫漫长夜。

火车站里,她碰到几个男保安,于是和他们讲述父亲的故事,讲父亲被活摘了器官。

即使江莉拿着父亲的照片,哽咽著哭诉父亲的遭遇,他们一开始也不相信。

江莉告诉他们, 谁愿意拿父母的生命来开玩笑?他们相信了,觉得确实有道理,并说,法轮功是被打压得很厉害。

一位男保安搬来一张凳子,让她坐在一个没人看见的角落里过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还有一位保安特地带来鸡蛋给她作为早餐。

父亲老家的父老乡亲也给了她很多支持。

江莉曾经回到父亲的老家重庆江津,给父亲的同事,还有当地的乡村居民,讲诉父亲被活摘器官的遭遇,获得有500多人签名支持。

希望父亲沉冤昭雪

2015年7月,江莉抵达美国。去年10月份洛杉矶的中领馆前,江莉参加了悼念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烛光活动。她当时手持一位法轮功学员的遗照,忍不住痛哭。 这一幕被当时在场的一位摄影记者拍下。

江莉在参加中领馆前悼念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活动上痛哭。(Benjamin Chasteen/EET)
江莉在参加中领馆前悼念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的活动上痛哭。(Benjamin Chasteen/EET)

她回忆说,虽然手里拿的不是父亲的照片,但是当时她再次联想到父亲的遭遇。“我想起我们一家人去殡仪馆的冰柜去看父亲的那一幕。父亲死得太惨,还有体温,就被放在冰柜里,后来还被活摘了器官!”

2016年父亲节之际,江莉向大纪元记者表示,“父亲是一个善良的人。去收税的时候,碰到有的人经济有困难, 他都先给对方垫著。 父亲甚至还一直在资助一个孤儿上学,直至父亲最后一次被抓捕关押前(从2002年到2008年)。父亲被抓后,是哥哥接着资助,一直到那个女孩上研究生。现在那个女孩已经毕业上班。”

“我感恩父亲,感恩父亲的养育之恩,但是我没有机会尽孝道。父亲的器官被活摘,我希望他的冤案早日昭雪。”

出国后,江莉一直在国际上讲述父亲的遭遇。

最近,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343号决议案,要求中共停止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江莉说,从中“我看到了希望。真相迟早会大白于天下。”

(编注:江莉一家都是法轮功学员。 江莉的父亲江锡清是重庆市江津区地方税务局干部,2008年5月14日,被当地610、公安、政法委、地税局等二十几人绑架,并被非法劳教1年。在刑满前不到4个月,被当局突然告知“死亡”。)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6-06-20 4:3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