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从大陆到纽约 中国访民抗议中共迫害(上)

受冤屈迫害在大陆无法发声 五湖四海相聚纽约抗议

陈黛莉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前抗议中共霸占祖房。 (本人提供)
人气: 467
【字号】    
   标签: tags: , , , , ,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29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他们要求中共赔偿他们的房子、土地、财产甚至是他们的婚姻、孩子……这是一群从中国大陆逃出来的人,是共产党社会催生出来的一个独特的人群。这些把自己称为“中国访民”的人,经历了什么样的曲折来到纽约?

被强拆而上访 无意发现几代人被抢

今年57岁的上海人陈黛莉是纽约中国访民中的一员。她自从2011年底来到纽约之后,每周都要去联合国抗议中共政府。

今年7月4日,纽约警察因为她把横幅挂到了栏杆上,给了她一张法院传票。“我们不知道栏杆上不能挂横幅,要是放到地上的话,别人还看不到。”她对记者解释道。说起她来联合国抗议的原因,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共产党强拆了我们家剩下的一套房子,文革中抢的房子更多,四套商品房,一套住宅房。”

中国访民蔡文君、陈黛莉、陈秀平和白节敏等人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前抗议。
中国访民蔡文君、陈黛莉、陈秀平和白节敏等人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前抗议。(访民提供)

陈黛莉原来是上海亚一金店的员工,家住在静安区新闸路929弄10号。她丈夫的祖父是上海资本家,这套房子是文革中她家的财产中仅剩的一间。2000年市政府准备在他们那里开发“国际丽都”项目的时候,红头文件写明的动迁安置方案是“成套改造,大部分回迁”;2002年,开发商“上海丽都置业有限公司”将“大部分回迁”改成“回购商品房”;即便在“回购”的房产评估过程中也出现违规操作,压低了原来的房价。

尽管他们拒绝签字,陈黛莉家的房子还是在2003年被强拆了。她状告拆他们家房子的静安区土地管理局和公安分局,结果被共产党的法院判输了。她就上诉,上诉也被驳回。于是她被逼加入了中国社会庞大的访民队伍,开始了长年的上访生涯。

在被抓、被拘、被监控的上访过程中,她在上海市政府的文件中意外发现,她祖翁(丈夫的祖父)在上海市重庆中路有四套门市房,在文革中被中共抢走。

“我丈夫的爷爷出生在这里,他们家当时是开牛奶棚的。我发现了这个文件之后,奶奶才给我们讲了家里的事情,她还委托我来要回这些房子。我们区政府里的人说,‘这么多财产我们没办法解决’。”于是,陈黛莉上访的诉求就更多了,她要求共产党“还给她全部的房子”。

“如果国内能解决我们就不来纽约了”

第一批上海访民来纽约的时候大约在2009年和2010年,他们大部分是家园被强拆的冤民。这些走投无路的人们有一天发现,纽约有个联合国总部,憋闷已久的人终于找到了一个让人发出声音的地方。

蔡文君在纽约联合国使馆前抗议房屋被上海政府强拆。
蔡文君在纽约联合国使馆前抗议房屋被上海政府强拆。(本人提供)
2016年9月习近平访问纽约时,蔡文君在街头抗议中共。
2016年9月习近平访问纽约时,蔡文君在街头抗议中共。(施萍/大纪元)

据一个家被强拆、家中两条人命死在共产党手里的访民蔡文君说,纽约的中国访民有50来人,大家都是一个联系一个出来的。“就我知道的可能还有1、2千中国访民要到纽约来,但是经过多年上访,很多人的钱都被折腾光了,想来也来不了。”蔡文君说,“因为联合国的总部在这里,中国访民们都要过来抗议。”

蔡文君原来是上海复旦电容器厂的职工,1999年她位于长宁区的家被强拆,状告无门后开始上访,被迫失去了工作。不仅如此,她还被两次劳动教养,遭受过毒打、监控。

“他们连我的儿子都去骚扰,书都没法读;他们还到我老公单位,让他辞职,从经济上制裁我。我一看在国内实在待不下去了,2008年想出国,他们限制我出境。后来到2013年我才找机会出来。”蔡文君说,最困难的时候是刚到纽约的那段时间,因为是借钱出来的,眼看着钱要花完了,没有身份又找不到工作。后来有人告诉他们去教堂领吃的东西,这样才度过了那段艰苦时期。

蔡文君在联合国前、或者在网络上经常碰到有人对她说“回国吧,你的事情只有在国内能解决”等话,她就回答他们:“国内能解决我就不出来了。在这里我起码能告诉全世界,中共对我家做了什么,揭露中共的邪恶。”

言论大胆或失军婚 爱国不爱党

今年4月才来纽约的上海商人白节敏是个向往自由、喜欢谈古论今的人,这样的人在中国很容易获得共产党的“青睐”。从十几年前开始,他就经常到上海文化宫旁的万国证券公司门口去和大家谈股市、谈时政,不知怎么让公安的人盯上了。

 

上海访民白节敏在纽约中领馆前抗议。
上海访民白节敏在纽约中领馆前抗议。(本人提供)
上海访民白节敏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前抗议中共政府人身迫害。
上海访民白节敏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前抗议中共政府人身迫害。(本人提供)

有一次,他正和别人大批社会上的腐败现象时,一个不知来路的人上来就在他耳朵上咬了一口。据他说,因为他的口无遮拦,以及他有一个在空军里面任职的妻子的缘故,上海国安、公安怀疑他是国外间谍。“他们弄不明白,我这种和共产党对着干的人怎么能娶一个共产党老婆,又看我去过外国,就怀疑我是间谍。”……。经历了种种挨整之后,他也成了访民大军中的一员。

在今年中国“两会”之前,当地公安对他的管制程度,已经到了让他天天去汇报行踪的地步。于是,他就瞒着他的“共产党老婆”逃到了纽约。

自从到了纽约,白节敏天天去联合国前打横幅,他说:“我就是冲着联合国才来到纽约的。”他的横幅上写着“打倒邪恶的、变态的、腐败的共产党”、“把共产党赶出联合国”。

他说,有时候碰到中国游人对他说:“你这样不是有损国家形象吗?”他就回答他们:“这和国家没有关系,我热爱我的祖国,但是我实在不爱这个共产党,是共产党迫害的我,我就要揭露它的邪恶。”今年初,他的妻子向法院提出了离婚申请,到了9月份,他恐怕就要失去他的婚姻和2岁的儿子了。在采访过程中,白节敏一直强调他的妻子是爱他的:“不爱我能给我生儿子吗?但是共产党的军人是‘一切行动听指挥’,我是共产党监控的对象,她不得不离婚,是共产党害得我失去了家庭。”◇

责任编辑:周美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