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铁帽子王”政变》网络热传 信息量超大

7月7日,大陆网络热传一篇长微博帖文《“铁帽子王”政变与“九龙治水”乱局》。文章借着清朝“铁帽子王”政变的历史影射江泽民集团的政变阴谋;公开否定江泽民当年为架空胡锦涛而设置的九常委制,将“打虎”矛头直接指向江泽民。(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357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7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岳华综合报导)7月7日,大陆网络热传一篇长微博帖文《“铁帽子王政变与“九龙治水”乱局》。文章借着清朝“铁帽子王”政变的历史影射江泽民集团的政变阴谋;公开否定江泽民当年为架空胡锦涛而设置的九常委制,将“打虎”矛头直接指向江泽民。文章释放的强烈政治信号令外界关注。

帖文首先回顾清朝雍正年间,“铁帽子王”策动一场意在通过“八王议政”来颠覆雍正王权的政变的历史。文章说,对权贵集团来说,王权分治,令不统一,拉帮结派,各持一方,是维系利益长久化与最大化的制度保障。于是历朝都会出现各种变着花样分化架空王权的模式,“铁帽子王”寻求的“八王议政”就是其中一种。

文章随即引申到当下政治现实:时至今日,中国居然出现了为权贵御用刀笔吏所讴歌的“九总统制”,其本质上也就是权贵蚕食权力,废弃法度,各执一摊,保全家族与集团利益最大化的方式。这种局面造成整个国家官僚贪腐泛滥,权贵强取豪夺,社会两极分化,环境资源枯竭,法制正义无存,矛盾冲突日炽。

文章说,十八大后,虽然“九总统制”从形式上变成了“七常委制”,但新当权者事实也是面临这种被权贵架空的局面,与当年雍正登基时期所处的国家环境具有极大的相似性。看看中共十八大前一批御用文人极力鼓吹“九总统制”超越世界一切制度的优越,实质就是要维护权贵操控政局、左右国策的模式,这本质上与雍正时期“铁帽子王”要通过政变来推行“八王议政”是一脉相承。

文章称,那些自1989年后经营起的权贵集团,形成的“铁帽子王”,显然不会甘愿放弃既得利益,他们要努力维系过往“九龙治水”各自为政的局面,以巩固延续自身集团利益。在这种形势下,如果不能最终将代表权贵集团利益的“铁帽子王”拿下,不能挖掘出其背后的主使者,反腐就不会取得“压倒性胜利”,中国新政就不可能推开。

文章强调,中国当下虽然拿下了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令计划等,但是远远没有将造就“九龙治水”的各权贵集团摧毁,没有全部缉拿下代表各帮各派利益的“铁帽子王”,更没有挖掘出操控“铁帽子王”而设置“九龙治水”陷阱的幕后魔手。

文章最后表示,中国要想根本扭转局势,一场与权贵集团的“压倒性胜利”的决战势所难免,否则新政将无从谈起,“九龙治水”乱局也无法从根本上消除。眼下,国人正期待着这种“压倒性胜利”早日到来!

帖文作者微博账号为“反腐动态A”。该长微博迅速被网民分享、转发、跟帖力挺。

7月7日,大陆网络热传一篇长微博帖文《“铁帽子王”政变与“九龙治水”乱局》。该长微博迅速被网民分享、转发、跟帖力挺。(网络截图)
7月7日,大陆网络热传一篇长微博帖文《“铁帽子王”政变与“九龙治水”乱局》。该长微博迅速被网民分享、转发、跟帖力挺。(网络截图)

帖文用词大胆敏感,以“1989年后经营起的权贵集团”直指江泽民集团,以清朝“铁帽子王”政变影射江泽民集团的政变阴谋;文章公开否定江泽民当年为架空胡锦涛而设置的九常委制,强调必须挖掘出操控“铁帽子王”而设置“九龙治水”陷阱的幕后魔手,将矛头直接指向江泽民。

7月6日、7日,“反腐动态A”还接连在微博发表敏感帖文,其中,“1989年后经营起来的‘铁帽子王’”、“背后的主使者”等言论,以及直接配图江泽民的照片,直接指向江泽民。帖文暗示江泽民集团政变罪行,直接影射江泽民将成为“铁帽子王”中下场最惨的一个。网民热议称,习阵营舆论先行,公开抓捕江泽民或为期不远。

习近平连放狠话 将“打虎”目标指向现任政治局常委

2002年11月中共“十六大”,江泽民面临退休,胡锦涛当上中共总书记。恋权的江无奈交出中共总书记的权力后,硬把常委数量从7人增加至9人。江泽民为了将罗干、李长春塞进常委,新增了“中央政法委”书记和“中央精神文明委”主任入常,摊薄了胡的权力。9名政治局常委分别是胡锦涛、吴邦国、温家宝、贾庆林、曾庆红、黄菊、吴官正、李长春、罗干;除胡、温外,另外7人都是江派,胡、温被孤立、架空。

2012年,中共十八大上,“九常委制”变回“七常委制”,但刘云山、张德江、张高丽被江泽民塞进常委会,成了江泽民集团对抗习近平的台前人物。

一周前,6月28日下午,习近平在政治局集体学习会议发言中强调净化政治生态,要“以上率下”:从政治局常委会、政治局、中央委员会做起,严格按制度和规矩办事,任何时候都不搞特权。

7月1日,习近平发表讲话中称,作风“要从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中央政治局、中央委员会抓起,从高级干部抓起”。

外界关注,习近平连续两次讲话中强调“要从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抓起”,将目标指向现任政治局常委。敏感时刻,网络热传帖文《“铁帽子王”政变与“九龙治水”乱局》,尖锐言论直接指向江派政治局常委及其背后人物江泽民,释放政局升级信号。

附:“铁帽子王”政变与“九龙治水”乱局

清朝到康熙执政后期,国库空虚,财政危机,各地官衙负债累累,国家发生自然灾害时,居然拿不出钱来进行起码的救济,而各权贵利益集团掘取国财,掳掠民脂,各霸一摊,却富可敌国。据载,康熙四十六年,黄河暴涨,十几道河堤缺口,上百万灾民流离失所。康熙接到快报急招诸王大臣议事。四阿哥胤禛(雍正)在户部查清钱粮实数后速赶至乾清宫,针对国库空虚,已无粮可调,无款可拨的状况,亲自请命前往灾区向富商官绅募捐借债,以解燃眉之急。可见,当时清朝在盛世外衣下的深重危机。

导致清朝国库空虚危机深重的根由,雍正皇帝概括为:总督、巡抚一级官府“今之居官者,钓誉以为名,肥家以为实。今或以逢迎意旨为能,以沽名市誉为贤(就是作秀),甚至暗通贿赂,私受请托;朴素无华,敦尚实治者,反抑而不伸。藩库钱粮亏空,多至数十余万。属员缺出,巡抚操其权,下属钻营嘱托,以缺之美恶,定酬赂之重轻,情同行劫。而告休归田之官员,反徇私吹索,借端陵践。吏治不清,民何由安?”布政司、按察司、督学等一级官府以公开的政策与不公开的潜规来名实兼收,劫掠民脂民膏,贪腐挪用府银,纳贿枉法、草菅人命:“今钱粮火耗,日渐加增,重者每两加至四五钱,民脂民膏,朘剥何堪!各省库亏空,动盈千万,是侵是挪,总无完补。州县案件,多锻炼口供。至纳贿出入人罪,于法尤重。戕人之命,破人之家,以润屋奉身。今官员们名实兼收:所谓名者,官爵也;所谓实者,货财也。”

在如此国家外强中干、官僚贪墨无度、社会矛盾激化的危局下,雍正登基后以清理府库亏空入手,通过反腐肃贪,整顿吏治,来推出了以“火耗归公”、“摊丁入亩”、“官绅一体当差纳粮”为代表的新政。因此伤及权贵利益,得罪了皇族世胄,于是他们联合起来,以雍正的胞弟允禩、允禟、允禵为幕后主使,以都罗、永信、诚诺、勒布托等“铁帽子王”为直接出头,策动了一场意在通过“八王议政”来颠覆雍正王权的政变。

以“八王议政”恢复古制为借口的政变,实质是维持既往权贵利益,沿袭已有权力格局,让皇帝权力以各“铁帽子王”为形式的背后权贵集团来分化架空,由此扼阻住雍正的新政实施。值得特别一提的是,当以“铁帽子王”出面发动的这场政变在宫殿上展开时,满朝数百官吏除了极个别外,竟都作壁上观,可见雍正意在约制官僚贪腐,抑制两极分化,减轻百姓负担的革新,在官僚集团中罕有支持者。雍正新政的艰难由此可见一斑。

清朝雍正时期,“铁帽子王”以捍卫祖制为借口,以维护权贵利益,阻止新政为目的的“八王议政”政变最后被粉碎了,康熙时期留下的吏治颓废、官僚贪墨之风得到扭转。纵观中外历朝封建统治,每当王权式微,权贵弄政,社会就会出现法制废驰,豪强并起,百姓饱受朘剥蹂躏之惨况。而对权贵集团来说,王权分治,令不统一,拉帮结派,各持一方,是维系利益长久化与最大化的制度保障。于是历朝都会出现各种变着花样分化架空王权的模式,“铁帽子王”寻求的“八王议政”就是其中一种。

而耐人寻味的是,时至今日,中国居然出现了为权贵御用刀笔吏所讴歌的“九总统制”,其本质上也就是权贵蚕食权力,废弃法度,各执一摊,保全家族与集团利益最大化的方式。

“九总统制”当然就是传说的“九龙治水”,各管各的,互不干涉。这样形成令出多头,各执于己有利的而抛开于己不利的,使社会没有统一法制与政策,国家权力被各派权贵势力推举的代表把持,各派培植繁衍自己的势力,互相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只认帮规舵主,无视党纪国法,进而导致政令不出中南海的混乱局面。“九总统制”是权贵利益长期化与最大化的制度设置,是“铁帽子王”长久操权弄政的保障。中国过往十几年,正是在这种历史上最糟糕统治模式中运行,促使权贵集团进一步坐大。

“九总统制”下的“九龙治水”局面本质上就是权贵操控国家政权的寡头政治,它虚化了政权的统一,悬置了国家的法度,把持了各级权力,使国家陷入帮派化、团伙化分割侵掠的状态中。这种局面造成整个国家官僚贪腐泛滥,权贵强取豪夺,社会两极分化,环境资源枯竭,法制正义无存,矛盾冲突日炽。

十八大后,虽然“九总统制”从形式上变成了“七常委制”,但新当权者事实也是面临这种被权贵架空的局面,与当年雍正登基时期所处的国家环境具有极大的相似性。看看中共十八大前一批御用文人极力鼓吹“九总统制”超越世界一切制度的优越,实质就是要维护权贵操控政局、左右国策的模式,这本质上与雍正时期“铁帽子王”要通过政变来推行“八王议政”是一脉相承。

中国新当权者痛感时弊,采取了以反腐为切入口,通过击垮各权贵利益集团代表,抑制权贵操控政权,将政令收归中央,试图推开“依宪治国、依宪执政”的新局。但是,那些自1989年后经营起的权贵集团,形成的“铁帽子王”,显然不会甘愿放弃既得利益,他们要努力维系过往“九龙治水”各自为政的局面,以巩固延续自身集团利益。在这种形势下,如果不能最终将代表权贵集团利益的“铁帽子王”拿下,不能挖掘出其背后的主使者,反腐就不会取得“压倒性胜利”,中国新政就不可能推开。

中国当下虽然拿下了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令计划等,但是远远没有将造就“九龙治水”的各权贵集团摧毁,没有全部缉拿下代表各帮各派利益的“铁帽子王”,更没有挖掘出操控“铁帽子王”而设置“九龙治水”陷阱的幕后魔手。

比较当年雍正一举粉碎了“铁帽子王”政变,挖出了允禩、允禟、允禵的幕后黑手,清除了障碍,而使新政最终得行,看看今日举步维艰的反腐,显见中国要想根本扭转局势,一场与权贵集团的“压倒性胜利”的决战势所难免,否则新政将无从谈起,“九龙治水”乱局也无法从根本上消除。

眼下,国人正期待着这种“压倒性胜利”早日到来!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6-07-09 5:0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