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杜特蒂是救主还是杀人魔 反毒战争谈起

人气: 28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6年08月22日讯】常往返台湾与菲律宾的退休媒体人乐为良说,“这次来菲律宾,发现治安明显改变很多,街上的警察多起来了,相对的,在街上游荡、伺机找观光客下手的小毛贼,也变少了。”

菲国警方统计,今年7月全国指标犯罪(IndexCrime)为1万1800案,较去年同月的1万7105案减少31%。

指标犯罪是指列入统计指数的罪行,在菲律宾包括对“人”的谋杀、杀人、抢劫、性侵、人身伤害,以及“对财物”的偷窃、抢劫与劫车等。

治安逐步好转,菲律宾人也感受到,但它不是没有代价。

警察总长德拉罗沙(Ronald dela Rosa)18日在参议院接受质询时说,从杜特蒂上任后的7月1日算起,直到8月15日,全菲律宾计有1564名毒嫌丧生,其中665人是在警方合法执法行动中被击毙,其余则是被不明“义侠”射杀,弃尸街头。

如果将治安的改善与警方的强力执法作连结,震慑性的治安恢复手段似乎在短时间内见效了,但血腥的作法却引起人权组织,甚至联合国的关切。

联合国毒品暨犯罪办公室稍早前指控杜特蒂反毒行动上默许法外处决,最近2名联合国人权专员又斥责杜特蒂煽动法外处决的风气,称这可视为国际罪行。

杜特蒂不改过往硬汉作风,反击联合国“干涉内政”,甚至因此扬言要退出联合国。他认为联合国在尚未派人来菲实地了解的情况下,没有资格作评论。

被人权组织勾画出“杀人魔”的形象,杜特蒂的民众支持度依然居高不下,令外国人纳闷。但对熟悉菲律宾的环境与背景的人来说,这其实不难理解。

“我已经警告过你了,你不听,我只能把你干掉。”这是杜特蒂在谈到毒嫌及其他犯罪分子时,经常挂在嘴边的话,“不想死就不要做坏事!”

然而,令人权组织所诟病的是,在法治时代的“无罪推定原则”下,这些毒嫌都还没有被定罪就被杀,甚至连在法庭上辩解的机会都没有,不符程序正义,更何况,死者绝大多数都是“穿着拖鞋被杀”的社会底层民众。此外,也有民众担心政府的反毒行动,可能造成无辜民众冤死。

但杜特蒂认为,菲国司法体系极度腐败,利益集团层层勾结,走程序解决问题,恐怕直到他卸任都还在原地踏步。

1名蔡姓女华人以亲身经历称,她在小孩就读的华文学校附近被拔走耳环,抢匪得手后竟不奔跑,还面带微笑缓步离开。她到附近的派出所报案,警方根据描述,查出他是1名有毒瘾的惯犯。

为什么是惯犯还能逍遥在外?警察说,要有相当证据才能将抢匪定罪,法庭程序要走很久,许多受害人因没有时间不断出庭,导致嫌犯无罪释放。此外,很多受害人也担心遭到报复,而不愿出面指控,造成歹徒有恃无恐。

许多民众认为,尝试改变菲律宾,过去几任总统以传统手段均告失败,现在是试试非传统手段的时候了。

杜特蒂早在竞选时就扬言,一旦当选势将血流成河,但他依然以压倒性票数当选。相信自己获得民众充分授权,杜特蒂不但以极端方式处理治安问题,在其他领域也是一样。

继公布多分政客、警察、法官涉毒名单之后,杜特蒂又因下乡视察发现贪腐依旧严重,而于21日宣布拔除全国数以千计的特任官,显示他认为行政体系想要改造已很困难,必须“打掉重建”。

杜特蒂正一步一步整顿菲国,先从治安开始,再逐步推进到反贪污、反逃税、反雇主剥削,以及国家和平的领域;先从升斗小民开始,再逐步升级到地方官员以及国会议员。

行事充满不可预测性,演讲时经常脱稿谈话,杜特蒂不时发出惊人之语,竞选时先是扬言与美国、澳洲断交,最近又声称考虑退出联合国。想到就做,虽然可以称为果断,但也将因此而欠周全,是否会造成负面冲击,特别是在国际事务上,令许多观察人士担忧。

即使如此,菲国民众依然信任杜特蒂,许多人欣赏他敢言敢做的真性情。民调机构“亚洲脉动”(PulseAsia)7月间所作调查,高达9成民众信任杜特蒂,社会气象站(SWS)也发现,63%民众相信杜特蒂可以实现选举承诺。

现年71岁的杜特蒂多次表示,他年事已高,无欲无求,就连这次当选总统“都不知道是怎么选上的”。他多次说,为了拯救这个国家,他要做该做的事,即使“赔掉名誉、生命以及总统职位,也在所不惜”。

乐为良说,“杜特蒂解救国家之心无庸置疑,扫毒肃贪是途径之一,只是可能不够悲天悯人。核心必须是解民于倒悬,才真正有意义,真正带给百姓较好的生活,成为一代明君。”

言所欲言、我行我素,强硬的行事风格让人担心杜特蒂无法接受批评,导致在某些事情上一意孤行。他究竟会成为下一个独裁者,还是成为菲律宾的救主,还需时间来证明。(转自中央社)

评论
2016-08-22 2:52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