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祈福,在寒夜将尽……

本文作者滑雪(左)与父亲滑连有资料照。(明慧网/大纪元合成)

人气: 8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深夜,雨越下越大,雨水拍打着窗上的玻璃后又哗哗流去,坐在窗前凝望着这漫天倾泻的大雨,泪水情不自禁顺着脸颊流淌,而我的心里淌的却是血泪。

十七年腥风血雨的迫害中,我从懵懂逐渐走向成熟。伴着那无端的惊恐,伴着那无望的期盼,伴着那无眠的长夜和无尽的忧伤,走了过来。而今,我的父亲却又一次被非法关押,酷刑折磨,生命危在旦夕!这处境怎能不让我心痛呢?好在我是背对着忙碌的母亲,有意不让她看到我的泪水,不想再让她多一份感伤。父亲的境况已经让善良的母亲平添了几多白发。

重生的幸福小家

我叫滑雪,我的父亲滑连有今年五十四岁,他原是天津市显像管厂的会计师,为人热情、开朗、善良、乐于助人;他喜欢打球,也擅长工艺毛衣的设计。

我出生后,父母视我如掌上明珠,百般呵护,父亲为我设计的毛衣款式新颖、独具匠心,加工后不是一般的漂亮。父亲下岗后和母亲经营了一家小服装店维持生计,从设计到请人编织,再到销售,父亲都是自己细细地安排,生意经营得也算小有名气了。

我记得在六岁生日的时候,父亲和母亲为我买了六只大对虾,烹好后一家三口围坐在餐桌前,他们却一口不吃,只是慈祥地看着我吃,那一刻好温馨啊!我感到这个世界是那么的美好,至今我还记忆犹新。父亲还教我打乒乓球,常带我到公园去游玩、照相。那时,我和父母拥有一个温馨的小家。

可是好景不长。有一天,父亲从店铺回来就动不了了,因腰痛难忍。母亲陪父亲到天津武警医院做检查,结果是腰间盘突出,回家后吃药也不管用,只能卧床。小店铺也不得不关门了,没有了生活来源,更没钱看病。我家这只小舟在风雨中摇曳,感觉真是走投无路了。

就在父亲躺在病床两个月的时候,我的表姑来了,临走时给父亲留下一本书──《转法轮》。表姑说,你先看看书吧!于是,父亲就虔诚地看起书了。当父亲看到书的三分之一时,突然自己下地了,并拎起了家里的脏水桶去倒水了。看到眼前这一幕,我和母亲顿时就惊呆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难道是真的吗?母亲错愕地问:“你怎么能下地了呢?”父亲说:“我好了!”母亲问:“你怎么好的呢?”父亲说:“我看书时,有一股热流从头顶上通透全身,是一种炽热的感觉,我就好了!”

再过两天,父亲大声地宣布:“我以后不吸烟了。”母亲说:“怎么可能呢?以往你一天吸两包烟,从起床就开始吸,呛得我往外轰你你都戒不了。如今把烟戒了?真是太神奇了。”看到父亲只因看了《转法轮》这本佛书就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母亲也赶紧捧起《转法轮》看了起来。

那是1997年3月5日,是我们一家重生的日子,父亲又能照顾生意了,家庭和睦其乐融融。我的身心也受益匪浅。

父亲只是在做好人 诠释他的信仰

还有一件事也让我记忆犹新。我爷爷买房子需要钱,父亲就把经营得好好的店铺兑了出去,把钱给爷爷送去,化解了爷爷家的矛盾。从此,我父亲就蹬著小三轮车去卖菜,因为高秤卖,再抹零,回来后只剩点菜,很难赚到钱。有一天,父亲遇到单位一位同事,她很感激父亲。因为她曾经在单位晕倒,我父亲及时帮她送诊后脱险。她看到后说:你一个大学生怎么卖菜呢?跟我送晚报吧。

就这样,父亲开始了早晨送奶、下午送报的工作,虽然辛苦但收入还不错。我家这只小舟又从新恢复了欢声笑语。还记得当时晚报站站长姓高,他经常说像我父亲这样的人没处去找,真是他的左膀右臂。站里一直摆着给我父亲的奖杯。订户也视父亲为亲人,谁家有事他都帮忙。订户说,我们是因为你才订报的,你要调走我们就不订了。父亲每年都超额完成订报指标。

疯狂迫害 我家在暗夜风雨中飘零

19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一时间天倾地覆,中华大地恶浪滚滚,我家这只小舟也被狂风恶浪无情地摧残。1999年7月19日,父亲被宁园街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三天才放回来。

2001年2月23日,我父亲和母亲同被天津东楼派出所绑架。十一岁的我放学回家却找不到他们,天渐渐的黑了,我吓得大哭起来,惊动了邻居才帮我找到了舅舅。从此我失去了双亲的呵护,感觉这个世界充满了恐惧和绝望。那时周围的人都是用不解的眼神看我。晚上,我睡不着觉,半夜想起父母亲就痛哭流涕。我想不明白,这么好的父母亲怎么能抛下我不管呢?他们做好人错了吗?这个世界怎么变得如此黑暗了呢?

我当时正值小学毕业,学习成绩在班里名列前茅。宁园小学的校长很同情我,曾带我去河西看守所看望父母亲,还给我买了面包当午饭。看到父母后,校长问看守所的人:他们(指我父母)不都是挺好的人吗?怎么不放人呢?看守所的人说是上面的意思。无奈之下,校长只好带我回来了。之后一年多都没让我见到父母亲。

我姥姥那时是七十岁的老人,她每天从河北区真理道骑小三轮车到北站来照顾我,又要回去照顾姥爷,还要四处奔波替我找父母,结果四处碰壁。就连街道居委会的人都同情地说:这老太太真不容易呀!因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太大,我性情大变,且焦躁不安,无知的我给姥姥平添很多的麻烦。

一年多后,得知父亲遭非法判刑五年,被劫持到天津市监狱;母亲遭非法判刑四年,劫持到天津市女子监狱。在这种情况下,我仍考入了重点中学——天津市七十八中,住在姥姥家。由于整个社会对法轮功的造谣、诽谤,学校也不是一块净土。有个姓彭的老师经常欺辱我,并告诉同学们不要理我,孤立我,并骂我“神经病”,在我已灼痛的心灵上又撒了把盐,气得我经常在学校晕倒。后来舅舅带我到儿童医院就诊,医生说:“这孩子没病,是因为情绪太压抑了造成的。”舅舅只好给我买了安神补脑液。

那时的我心里的仇恨达到了极点,产生了逆反心理。好在我还有姥姥和舅舅的呵护,冥冥之中有神佛的保祐,我才没有出太大的问题。后来看到一位炼法轮功的叔叔写的《女儿歌》,那首小诗是这样写的:

小小白花 蓝天之下 因何而歌 不见爸爸
风呀云呀 我信爸爸 身在天涯 想着我呀
小小白花 蓝天之下 因何而歌 不见妈妈
孤零酸苦 我不会怕 只待雪化 一起回家

《女儿歌》。(明慧网)

光阴荏苒,五年过去了,总算盼到了父亲回家的日子,母亲去接父亲,我放学赶紧往家跑,恨不得长上一双翅膀。当我气喘吁吁到家看到父亲后,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难道就是我的父亲?我被吓哭了,父亲已被折磨得不认人了(后来说是被监狱注射了不明药物造成的),瘦得皮包骨,脑门上有一个撞破的血洞,他站在墙边上不动,见人就躲。我那个笑容满面、健康、充满活力的父亲不见了,站在我眼前的是理智不清、目光呆滞、瘦弱且充满病态的父亲。这就是我朝思暮想的父亲?我的心再一次被撕裂!

刚被营救出狱的滑连有,绝食617天,体重仅剩70斤。(明慧网)

父亲回家后,不吃不喝,惊恐万状,把头向门上撞,把袜子说是娃子,半夜坐起来怒斥坏人,并且抓起桌上的苹果扔地上,自己的尿也要喝,刷土鞋的水也要喝,幸好被母亲阻拦。我的爷爷、大伯、姑姑们看到这个情景哭作一团,放下点钱就都走了,从此再不和我家联系了。

为了照顾父亲,母亲辞去了工作,每天给父亲读《转法轮》,带着他炼功。逐渐的,父亲好起来了,但时而还是神思恍惚、主意识弱,有一次竟然还打了我一个嘴巴子,气得我头撞墙,不懂事的我把父亲的胳膊也抓破了。我跑出家门躲了出去。据母亲后来说,她回家后看到父亲两眼通红,坐在床边一动不动。母亲出去找我,告诉我说,这是迫害的延续,让我不要上当,要理智清醒。然而我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一到半夜就大喊大叫,睡觉时一脚踢去,母亲被我踢得半天缓不过劲儿来。

通过不断的学法炼功,父亲渐渐恢复了健康,理智也正常了。有一次,他骑自行车被汽车撞碎腿骨,要动大手术才行,父亲跟肇事者说:我是炼法轮功的,给我送回家就行了。他忍着剧痛给司机和他的朋友讲真相。司机说:“我可遇到好人了,不然我就完了。”司机非要送父亲去打夹板。父亲回到家后就拿掉夹板,一粒药没吃,十天后就痊愈了。后来司机到家来探望,惊奇地说:“法轮大法太神奇了!我会告诉所有人法轮大法太好了。”

后来,父亲到一个毛巾店打工,受到老板的高度评价,把一个仓库的毛巾都交给他管理,并说:“我这里就招炼法轮功的人。”

2012年4月24日,父亲母亲又一次被绑架。这时我已经知道了,我的父母没有错,不是他们抛弃我,是中共的迫害使我们骨肉分离。我不再自卑,我为自己有这样的父母而骄傲,我再一次奔波在营救他们的艰辛的路上。

那时,父亲被关押期间绝食反迫害,我为他请了律师,律师为他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但仍被冤判七年。母亲被批一年劳教。在各界正义人士的帮助下,在天津八千多正义民众的签名援救下(据说还有一千多个签名没来得及公布),在强大的民意呼声下,终于在父亲绝食六百七十一天时,狱方不得不同意母亲提出的保外就医的申请,把奄奄一息的父亲用担架抬了回来。

父亲回家时,体重仅剩七十斤。母亲喊他也没有回应,母亲让我和她一起喊“法轮大法好”,父亲在我们的喊声中慢慢睁开了眼,他活过来了。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天津八千民众为营救滑连有签名(部分)。(明慧网)

为我们 也为他们祈福

然而,2016年4月14日,刚刚恢复健康的父亲又一次被绑架到滨海监狱,他绝食反迫害至今。2016年5月5日,母亲见到了父亲,父亲又一次被迫害得骨瘦如柴,手拿不动电话,他说他被捆在床上灌食折磨,被灌辣椒水,他一直在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被恶徒用布带子勒嘴。

2016年7月6日,我和母亲去新生医院看父亲,他愈加虚弱了,仍然被捆在床上灌食迫害,我看到父亲的惨状,我心如刀绞,顿时怒火中烧……

回过神来看到父亲的脸上仍是那样的祥和、善良,我突然想起了父亲常说的话,对人要保持自己的善良,忍辱济世啊!那一刻我的火气消了,我不再怨恨那些警察,我甚至为了他们感到悲哀。是善的力量使我改变了心态。他们是被利用的,被谎言蒙蔽了双眼。而我的父亲则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去诠释自己的信仰,我感到那瘦弱的身躯的背后是如此强大的内心世界。父亲用自己的大善大忍的胸怀去化解那些对大法弟子有仇视的生命的冤怨。我为父亲祈福!

我家所经历的只是众多被迫害的法轮功群体的一个缩影,还有更多的家庭正在遭受或已经遭受过更加惨烈的迫害。我为他们祈福!我不能也不会去仇恨那些警察。因为善良已注入我的生命!真心希望我和我家人的悲惨经历能唤醒更多世人的良知,奉劝那些还在迫害好人的人赶快悬崖勒马,因为善恶到头终有报呀!看清当前天象,放好人回家,你们自己也会有福报的!我也为你们祈福!

不知什么时候,外面的雨停了,黑夜已尽,黎明渐起。喜鹊在喳喳叫着,我擦干脸上的泪水,对喜鹊说:谢谢你给我带来了福音,请把我的祝福带给我的父亲和所有因真、善、忍而遭受苦难的人们。我也要告诉你们,我有一个伟大的父亲。喜鹊欢叫着飞上了蓝天……

责任编辑:苏明真

 

评论
2016-09-01 4:0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