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用心聆听 那些不可思议的演出

人气: 15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6年09月13日讯】(大纪元记者唐佳德国报导)有一些音乐家演奏的天籁之音,不是因为纯熟的技巧,不是因为乐谱的新奇,而是因为他们真正用心在演奏,这样的“心”悲天悯人,这样的“心”浑然忘我,这样的“心”往往能够弹拨出动听的绝响。于是他们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舞台和知音,也再度印证了那句话: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恐袭后的街头 响起天籁之音

在这个时代,恐袭成了无法回避的话题。人们甚至搞不清楚,不知道何时恐惧的阴影已经爬上心头,挥之不去。在最近的一项调查中,最让德国人担心的、排在第一位的就是恐袭。是啊,谁能不怕呢,不知道何时何地,生活就可能被突如其来的灾难永久改变。如同接二连三遭遇恐袭的法国,那些被鲜花和烛光纪念著的、却再也回不来了的人们。谁又能想到,世界改变的那么快,谁又能预见,致命危险原来就近在咫尺。

无论如何,生活还是要继续,心不能在阴影中沉寂太久,还是要走到阳光下努力微笑。只要愿意、只要用心聆听,会听到有音乐在传递温暖和力量。是的,人们不会忘记。去年11月,就在巴黎遭遇连环爆炸与枪击后,有一位德国钢琴家,用单车拖着钢琴,出现在了巴黎街头。就在前一夜还回荡著枪响的街头,第二天就响起了足以抚慰人心灵的钢琴声。

德国钢琴家Davide Martello,他把恐袭后的巴黎街头当做舞台,就在当时伤亡最严重的巴塔克兰剧院(Le Bataclan)外,现场弹奏John Lennon呼吁和平的反战名曲《Imagine》,以此悼念亡魂,更加安抚还在恐惧与悲痛中颤抖的心灵。Davide Martello这名年轻的80后音乐人,近几年来走遍不平静的地方,阿富汗、土耳其等地都有他的身影。他去这些危险而又动荡的地方,为那里的人们演奏,让人们明白:恐怖份子有枪,而我们——有音乐。

北极悲歌  浮冰上的绝响

看到的人都会被震撼,听到的人都感到心碎。这场极其特别的演奏,地点是在挪威北部的Svalbard群岛,那里冰山环绕,海面上漂浮着冰层。意大利钢琴家Ludovico Einaudi在海面的一块巨大浮冰上,弹奏著自创的曲目《北极挽歌》(Elegy for the Arctic)。

优美的旋律,此刻听上去却充满着悲伤。四周雪白一片,冰山耸立静听,但却在乐曲声中不断有剥落的融冰瓦解坠落,消失在海中。琴声从指尖缓缓流出,融冰却在旁边大面积的不断崩落,交织成十分震撼的场面。风声、水流声、海鸟的哀鸣都变成另类的钢琴伴奏,整个画面美到令人窒息。

这次钢琴家Ludovico Einaudi是受绿色和平组织之邀,专为北极创作一首曲目,这首曲目不仅仅是为了欣赏,更是要传达重要信息,北极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需要大家齐心协力的帮助。主办方特别从德国运送一架名贵的钢琴,到挪威最北方的Svalbard群岛,并放置在一块经过安全加固的巨大的浮冰上,再让钢琴家当着壮阔的冰山前,缓缓弹奏悠扬凄美的乐曲。

Ludovico Einaudi表示,“来到这里是一个很好的体验,我可以用双眼看到这区域的纯粹与脆弱,并在世界最好的舞台用我的创作曲来描述这一切。”

全球暖化日趋严重,令北极浮冰减少,这已是一个人类无法回避的问题。数据显示,30年前北极冰盖层面积为1270万平方公里,到今年6月1日降到1110万平方公里,消失的冰盖面积比6个英国还大。

英国剑桥大学教授Peter Wadhams表示,目前的数据和他在四年前有争议的预测相符合。他根据北极冰盖层现在消融速度的资料说:“我的预测是,北极的冰盖层可能会完全消失,换言之,到今年9月北极的冰盖层面积就会小于100万平方公里。” 科学家研究,北极上一次无冰是在10万-12万年前。

你鼓舞了我 荷兰最温暖的好声音

在天寒地冻还飘着雪花的荷兰南部城市的街头上,一位身型高大优雅的老者在街边的一角站定,像很多街头艺人一样,他把一顶帽子摆在面前,准备演唱。当 优美的男高音在街头响起,当那首充满力量与温情的歌曲“YOU RAISE ME UP”(你鼓舞了我)慢慢唱响,人们停下了匆促的脚步,开始静静聆听,有些人甚至留下了感动的泪水。

这不是一次普通的街头表演,表演者其实是家喻户晓的娱乐热播节目“荷兰好声音”的冠军得主。2010年,Martin Hurkens以57岁祖父级的年龄参赛,并一举夺冠,优雅的男高音,令众人惊艳。之后人们更加发现,这样的声音不仅惊艳而且超级温暖。

得奖以后,Martin Hurkens并没有急切的录制唱片赚钱,也没有应各大娱乐节目之邀到处跑通告,而是站到街头、去到灾区,去那些需要温暖歌声鼓舞的地区,去现场献唱,去鼓舞那些受到创伤、或者需要力量的心灵。

当年,热爱音乐的Martin Hurkens是一位面包师,欧债危机后在经济不景气的日子里他也失业了。两年的时间,他曾徘徊于巴黎等地,却发现天下之大竟难以找到一处温暖的容身之地。就在他最沮丧的时候,女儿为他报名参加了“荷兰好声音”,而且他得到了冠军。

之后,他没有留在华丽的演播厅,而是走向更大的舞台——街头。他说,他知道很多擦肩而过的路人,有着和他过去相同的沮丧,他希望他的歌声能够给他们带去些许温暖。也许正如歌词所唱:“没有任何人的人生,是可以不经历痛苦的”,所以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一些鼓励。

责任编辑:王亦笑

评论
2016-09-14 9:4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