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红黄蓝纽约上市 背后四大谜题未解

北京朝阳区管庄新天地红黄蓝幼儿园被传虐童及猥亵儿童事件后,引发大量关注。作为纽约上市公司,红黄蓝的经营背后还有哪些疑团? (NICOLAS ASFOURI/AFP/Getty Images)

人气: 1224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1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林燕综合报导)北京朝阳区管庄新天地红黄蓝幼儿园传出虐童及猥亵儿童事件后,引发社会关注。2017年9月27日,红黄蓝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独立上市的学前教育企业。但是在专业金融、审计包装下的红黄蓝仍有四个未解的谜团,分别是金融大腕为何青睐教育企业、红黄蓝如何扭亏为盈、红黄蓝因何急速扩张,以及它成功的“护城河”在哪儿?

红黄蓝创立于1998年,旗下包括红黄蓝亲子园、红黄蓝幼儿园、竹兜早教套装三大教育品牌,属于“直营+加盟”模式的教育类民营企业。

谜团一:金融大腕入驻 扭亏为盈的“童话”

根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查询到的公司上市信息,在2017年纽约上市前夕,红黄蓝(NYSE:RYB)才实现扭亏为盈。在2014年和2015年,红黄蓝每年都是小幅净亏损(130万美元左右);2016年实现运营利润760万美元,2017年上半年的运营利润为670万,利润率从去年的7%提升到今年上半年的10.4%。

根据11月4日大陆媒体《创世纪》的采访,红黄蓝的最大股东、上达资本(Ascendent Capital Partners)创办人孟亮表示,“实话说,红黄蓝的上市进程比原计划要快,距离我们投资还不到两年时间。”

2015年11月,上达资本旗下基金Ascendent Rainbow(Cayman)Limited 借了5170万美元给红黄蓝的管理层,双方约好用可兑换可赎回票据(exchange redeemable notes)偿付,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兑换成红黄蓝的股权。

“之前红黄蓝的董事会有十几个人,我们投资后、上市之前,红黄蓝的董事会成员就三个人,我、董事长曹赤民、还有CEO史燕来。”

《华尔街见闻》报导称,在红黄蓝11月23日虐童丑闻出来之前,美国市场已经断定该公司估值过高(7.65亿美元),其股价(PE值)84.5倍,比行业平均水平翻了两番。

外界质疑,红黄蓝的资本运作会不会是个童话?美中经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11月发布的2017年度报告指,中国金融体系的不透明性使得不可能核实中国公司的财务报表和审计报告的准确性。

报告说,“中国企业在美国上市、筹集资金,但却不受美国法律、法规的监管,可能会损害美国投资者的利益。”

从公开的红黄蓝上市资料中看,其扭亏为盈采取的措施是改变经营模式,加快发展加盟园,限制发展直营园。

红黄蓝的直营园从2014年的50所增至77所,截至2017年6月30日直营幼儿园达到了80所;而加盟园由2014年的66所上升到2016年的162所,截止到2017年6月30日,数量达到175所。

加盟园的扩张速度是直营园的1.6倍,占比也从2014年的57%升至2017年的69%。根据2015年、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披露的红黄蓝财务数据,毛利率分别为10.3%、15.6%和20.3%。不过这种初增长模式本身是否能撑起庞大的盈利?而在连续爆发虐童丑闻后,这种扩张模式能否继续?

谜团二:投资大亨转投“低”收益教育企业

红黄蓝的投资事件中,还有一个谜至今未解。作为熟悉中国投融资环境,同时亦精通股市运作的“老手”,孟亮为何会改变投资初衷,选择周期长的教育领域投资?

根据上达资本网站介绍,孟亮(45岁)毕业于耶鲁大学管理学院,在2011年创立上达资本。此前,孟亮是对冲基金之一德劭集团(D. E. Shaw)的全球董事总经理,他还曾任摩根大通(亚太)董事总经理、投资银行中国区联席主管,并担任摩根大通的亚太区并购委员会和中国业务发展委员会成员。

孟亮曾在2013年接受耶鲁大学管理学院杂志《耶鲁洞察》(Yale Insights)采访,他表示自己的投资方向是中国经济快速增长的部门,包括食品饮料、医疗保健和高铁相关产业。上达资本的投资项目,有大众点评、双汇母公司万洲国际等。

那么为什么突然在2015年转向投资低收益的红黄蓝?孟亮曾告诉《创世纪》,当时红黄蓝的原有投资人想要退出,并给公司介绍了新的投资人。

红黄蓝分别在2008年和2011年,两次引入战略投资人。“最初(红黄蓝)管理层找过来寻求(我们)专业建议,他们想实现管理层收购,从而更好地把控发展方向。”所以孟亮就建议红黄蓝管理层自己买,“他们没钱,我们就借钱给他们。”

当然借钱的成本也很明显。在上达投资入主红黄蓝之后,孟亮就成为后者最大的股东。根据招股书的介绍,Ascendent Rainbow成为红黄蓝教育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30.1%。随后才是红黄蓝公司董事长曹赤民和总裁史燕来,持股比例分别是23.6%和13.5%。

到2017年,接手红黄蓝的金融大腕上达资本也已经赚得盆满钵满。孟亮告知媒体,在上市前,上达卖出的红黄蓝部分股权已经覆盖了其对红黄蓝的投资成本。“教育投资的周期相对较长,我们也要让我们的投资人安心。”

上达资本是红黄蓝的最大投资方,孟亮亦表示,上达作为财务投资人的私募基金(PE),早晚会退出红黄蓝,只是等待时机而已。

换句话说,私募基金入主教育,只不过是权宜之计,终会因为利益属相不同而分道扬镳。

谜团三:靠高收费、临时工撑起的极速扩张品牌

一位大陆幼儿教育的资深人士透露,幼儿教育是万亿级的市场,各大资本进入疯狂圈地收购、扩张私立园。但是收购了众多私立园,却没有科学的标准化管理系统,更不要说能在教学质量和教师素质上进行提升。

他说:“像红黄蓝这样卖加盟的幼儿集团,更是为了盈利而盈利。收取不菲的加盟费,卖的是装修方案和一些教材和所谓的课程,一锤子买卖,不能给园所任何实际的支持。”

准确地说,营利性幼儿园必须也只能走中高端园路线才能生存,但实际上大多数加盟园只是在品牌和装修上做到中高端,前期投入不菲的加盟费和几百万的装修费,都需要在几年内从家长身上回本。

“收取5000多一个月学费的红黄蓝招1500一个月的中专实习生来教小朋友,真的不是个案。”他说。

另一方面,大陆幼儿园无证上岗的“临时工”现象很普遍。根据2015年教育部发布的《学前教育专题评估报告》,拥有幼教资格证的在职教师占比为61%,持非幼教教师资格证的占比为17%,无证教师占比则达到22%。

11月10日,在上海爆发携程幼儿园问题后,微信公众号“每日人物”刊登了一篇《我卧底四家幼儿园的故事》,里面清楚介绍了记者在北京卧底、当幼教的经历,不用健康证,也不用幼师资质,照样可以快速应聘进去,包括收费低的私立园、收费高的私立园以及公立一类园。

而今年4月,北京大红门红黄蓝幼儿园被曝虐童事件后,三名涉事教师中有两名无从业资格证,最小的涉事老师仅17岁。

不过虐童事件的本质不在从业资格或临时工的问题,已经是触犯法律与道德的问题。作为主管园方,理应公开致歉。但显然红黄蓝选择另一种应对方式,在其招股书中如此描述4月的虐童事件:“一段涉嫌刻画我们当时直属的幼稚园教师行为不当的影片在网上发布后广泛传播,对我们的营运造成负面的宣传,损害了我们的品牌。”

谜团四:红黄蓝成功的护城河在哪?

国内媒体网站网易刊文说,耐人寻味的地方在于,红黄蓝作为一个教育行业的成功企业,一直强调他们是有一定“护城河”的,因为幼儿园开办需要各地民政部门批准。

根据红黄蓝官网披露,2000年红黄蓝取得教育部门颁发的0至6岁亲子教育办学许可证;2003年,首家红黄蓝幼儿园在北京成立。

2004年,红黄蓝承接中国“十五”教育科学规划项目,研发中国儿童早期教育的立体教育方案。到2016年以后,国内各大媒体更是增加对红黄蓝的采访及商业宣传,还有各地政府官员增加对红黄蓝旗下幼儿园的视察。

比如:2016年12月5日红黄蓝官网报导,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孟建柱曾于11月底视察红黄蓝海南国际幼儿园,但在新天地红黄蓝幼儿园爆发丑闻后,这条消息被蹊跷删除。

而红黄蓝两位创始人的个人经历也有疑点。董事长曹赤民今年54岁(1963年出生),1979年16岁时从湖南省桑植一中考入西安二炮工程学院,然后1993年(30岁)转业下海。

其事业的转折期在1995年(32岁),获得授权将“翻斗乐”游乐项目引入北京,并于1996年在中国科学技术馆开了第一家“翻斗乐”大型室内游乐场。

中国科学技术馆是中国唯一的国家级综合性科技馆,老馆于1988年建成开放,位于北京北三环与中轴路交口处,属于国家级事业单位。能打通所有渠道,自然非一般人能行,故有网民质疑说:“能在科技馆办,这才是真厉害。”

而46岁的总裁史燕来(1971年出生)更甚,其和曹赤民在翻斗乐项目上就开始合作,那时候史燕来才24岁。

在年龄上,史燕来还有更加解释不了的问题,其自述考入北大的时间与教育部取消高考限制的时间有冲突。

史燕来自称2000年考入北大,获北京大学法学学士学位,随后在北京师范大学获得发展与教育心理学硕士学位。

对于考上北大,史燕来表示是为了替父母实现心愿。但是她多次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创立红黄蓝的时候是自己在1998年(27岁)生孩子、教育幼儿过程中萌发的想法。

但是中共教育部取消“未婚,年龄一般不超过25周岁”的限制足足比史燕来考上大学晚了一年。根据中共教育部2001年4月对2001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工作做出的规定,从2001年开始,此后报考普通高校年龄、婚否不限。

那么史燕来2000年考入北大,已婚、年满29岁这两条都不符合当时的报考指南中提出的要求。所以外界推测:要么她报考时造假,要么学历有假。

亦有网民提出质疑──史燕来简历上自称是2000级北大马克思主义学院学生,但最后拿的是法学学士学位。

综上所述,红黄蓝不仅仅是新近爆出的北京新天地幼儿园涉嫌虐童和猥亵事件本身,更多的问题指向其自身的经营以及管理模式。#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7-11-27 1:1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