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纵欲杀人是共产主义毁灭人类的重要手段(上)

作者:游兆和

“共产主义”在本质上就是一种既用暴力杀人也用欲望杀人的邪灵、魔教。图为1953年新疆一批“地主”和“反革命分子”遭中共枪决。(资料图片)

人气: 303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12月19日讯】《共产主义终极目的——中国篇》已在大纪元网站全文刊载,笔者做了认真研读。书中首次揭示了共产主义出于恨,败坏人类道德,引诱人远离神、背叛神而达到最终毁灭人类的终极目的,从而指明了中华民族与人类文明面临的巨大危险,读后感到十分紧迫。

这部洞若观火、醒世救人的大作,在揭示共产主义终极目的的同时,也深入揭示了共产主义毁灭人类的主要手段,即暴力杀人和毁灭文化。书中指明“梳理中共充斥着暴力杀人和毁灭文化的历史,并不只是揭露这些屠杀和破坏本身,更要说明这两种手段都是共产邪灵用以毁灭人类的手段。同时揭露世人能看到的表面后果和世人暂时还看不到的可怕结局。”(《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三章)

该书揭示了共产主义除暴力杀人之外,另一种欺骗性与危害性更大的杀人手段就是毁灭人类的神传文化,而利用放纵人的欲望杀人,也正是共产主义通过毁灭文化而最终达到毁灭人类终极目的的一种手段。几十年来,直到今天,中共一刻也没有停止使用暴力,但同时它也开始更多地利用放纵人的欲望杀人。这种纵欲杀人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在一定意义上说,是比暴力杀人更具欺骗性、更有危害性的杀人手段。

人作为人要有人性,而现实的人性会同有佛性和魔性。讲道德、有信仰,遇事先考虑别人并节制自己的欲望应属佛性的显露,相反,不讲道德、信仰,自私自利并放纵欲望则属魔性。我国古代传统文化一向重视修佛向善,净化心灵,也一向重视恪守道德,节制欲望,佛家、道家将节制欲望视作修炼的根本或基础自不待言,而入世的儒家所确立的“三纲五常”等伦理规范也为世人节制欲望、守护伦理提供了根本准则。在我国传统哲学的“理欲”之辨中,“理”即“天理”,实质上是指“仁、义、礼、智、信”的伦理纲常,而“欲”即“人欲”,是指人的欲望嗜好,因“人欲”无穷,因而儒家教导人们要节制或放弃欲望、贪心而绝对遵守道德规范,所谓“存天理,灭人欲”就是这一主张的一种比较极端的说法,准确地说应是“顺天理,节人欲”。

在中文中,“欲望”一词也有贬义,其含义与“希望”“愿望”不同,“希望”等一般是指某种希求、期盼,并不一定带有强烈的欲求性,而“欲望”则带有强烈的欲求性,常常超出了人生活的基本需求。“欲”是“心”上之“欲”,而“欲望”则是基于“欲”(物欲、食欲、色欲、情欲、权欲、贪欲等)而产生的“望”,这已经是“执著”,一个人对欲望不加节制而放任、放纵,就会失去本心、品行而导致堕落。

欲望与私利密不可分。司马迁在《报任少卿书》中写道:“故祸莫憯(同“惨”——笔者注)于欲利,悲莫痛于伤心。”成语“欲壑难填”“欲火中烧”等都指出了“欲”可能的危害。佛学中也有“欲海”一词,比喻情欲深广如海,使人沉沦,或“导迷生于欲海”,或“漂沦欲海,颠堕邪山”。我们祖先对欲望的危害以及节制欲望的意义有深刻认识,而西方传统文化也同样提倡节制欲望,古希腊哲学所提倡的“四主德”就是“正义”“智慧”“勇敢”与“节制”。

而共产主义邪灵或中共在大肆破坏人类传统文化的同时,也一再诱惑民众放纵欲望,达到它毁灭人类道德、信仰而彻底毁灭人类的目的。特别是近二十年来,伴随着中共江泽民集团以贪腐治国,以更为冷酷隐蔽的暴力手段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同时,中共也开始越来越多地使用纵欲杀人的手段诱惑民众,毁灭中华。

正如《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所说:“在共产党企图妖魔化和迫害普世价值‘真、善、忍’的同时,共产邪灵这个假神也不被中国人信仰了,于是邪灵马不停蹄地用‘欲望’来填补信仰真空。”“中国大陆的空气里除了雾霾,全是欲望。中国进入了一个全民抢钱的时代、放纵情欲的时代、腐败透顶的时代。”(《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五章)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揭示出“共产主义的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序言)

“共产主义”在本质上就是一种既用暴力杀人也用欲望杀人的邪灵、魔教。当年撒旦教徒马克思放出共产主义邪灵游荡,就抛出了所谓“共产主义理想”,那实质上就是以无神论、唯物论诱骗人类背离道德、信仰而放纵欲望,破坏家庭、伦理、宗教、国家,毁灭文明世界的一切物质与精神成果而最终毁灭人类。

通过研读《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我们明白了,共产主义在本质上并不是一种“学说”“理论”或“思潮”,也不是一种出于寻找社会出路的“革命”或“试验”,更不是什么“理想”“信仰”或“先进的世界观”,也不是人类将来可能实现的一种“社会制度”。人类永远也不可能实现“共产主义理想”,建立“共产主义社会”,这是因为人类永远也不可能按照共产主义邪说的要求消灭家庭、宗教、道德、国家、民族以及产权、市场等全部文明成果,也不可能在一个由无神论者组成的物欲横流的社会里,在其毁灭传统文化与道德、生态环境与资源基础上,并在经历了无数血腥的战天、斗地、杀人、杀生之后,还能建立起什么“自由人联合体”,实现什么“各尽所能,按需分配”。建造共产主义乌托邦的各种条件与措施都是人所不能承受之苦,也是神所不能容忍之恶。共产主义图谋的部分得逞,就是人类的部分毁灭,共产主义图谋的全部得逞,就是人类的全部毁灭,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就是毁灭人类。

共产主义是一个邪灵,一副毒药,一种真正的人民的鸦片。共产主义是由“恨”“欲”“贪”“狂”“暴”“骗”等宇宙中最败坏的物质构成的一个充满魔性的场,这个邪恶败坏的能量场所到之处,无不引发战乱、杀戮、饥荒、生态毁损、物欲横流乃至人与人之间、国与国之间或民族与民族之间无尽的争斗、倾轧与残杀,共产邪灵在世界游荡一个多世纪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

共产主义的纵欲杀人具有极大欺骗性。承载共产主义的邪灵与毒性,中共在篡政前后用暴力革命与各种政治运动屠杀、伤害了无数生命,但它也知道,它不可能把中国人都用暴力杀光,对大多数人来说,它开始更多地用利益引诱、用欲望杀人,以图彻底摧毁人的道德、信仰。对一个人或一个民族来说最可怕的伤害莫过于信仰、灵魂被摧毁,“哀莫大于心死”。因此,中共几十年来加紧对民众进行无神论、唯物论的欺骗与灌输,批判传统文化,抵制普世价值,并要求人人“改造思想”“转变认识”“树立共产主义世界观”。近些年来,随着大陆“改革开放”对金钱、利益、物欲的推崇,以及民众生活水平的一定提高,中共开始更多地利用人本身的欲望、老百姓想过好日子的要求诱惑民众追求物质享受、感官享乐,鼓励放纵各种欲望,导致整个社会不断突破道德底线,道德伦理几近崩溃。

在这方面,中共官员、政府官场都起到了“表率”与“代表”作用。中共高层官员作为共产主义纵欲杀人的引领者(实际上也是受害者),带头贪腐、淫乱、滥权、枉法,实施、鼓励性解放和一切变异现象,致使社会物欲横流,乱象丛生。更可悲、可怕的是,多少民众及社会各领域人士也都“乐在其中”,推波助澜,灯红酒绿,纸醉金迷。当下中国,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吸毒、赌博、同性恋、包养情妇、权钱色交易四处泛滥,各种体现与渲染性乱的作品、表演、语言大行其道,在城镇、乡村乃至穷乡僻壤各种各样的色情场所遍地开花,导致两性道德与社会伦理大崩溃。天地昏昏,浊浪滚滚,人心不古,国已不国,中共诱骗、绑架中国民众就是要中国民众与它一起走向毁灭。

正如《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所说:“在全民共产主义的‘理想’幻灭后,中共又用唯物论来鼓励、怂恿全民追求金钱和感官享受。邪灵无限制地放纵人的欲望,把社会上的一切败坏现象作为控制权力、最终毁人的利器。当今中国社会的道德大崩溃,是邪灵几十年如一日败坏的结果。‘堵死天堂路,打开地狱门’,中共就是这样把整个社会带到了毁灭的边缘。(《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四章)

共产主义的纵欲杀人也具有极大的或比暴力杀人更大的危害性。暴力杀人主要是摧残、消灭人的肉体,被杀者的道德并未沉沦,灵魂并未损毁,作为被邪魔迫害者还可得到神的救度、超度或灵魂的升华。但是,一个人一旦为欲望所迷、所惑、所杀,就不仅是一种“他杀”,而且同时亦是一种“自杀”,这是基于一个人自由意志的选择,即在善恶、美丑之间选择了恶、丑。也因此,这个人的精神、灵魂就将无望解脱或超脱,而其灵魂(元神)就面临被彻底销毁的危险,亦即佛家所说的“形神全灭”。

正如《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所说:“(共产主义)它并不以杀死人的肉身为满足,因为人肉身的死亡并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灵魂)还会轮回转生;但当一个人道德败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元神就会在无尽的痛苦中被彻底销毁,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产邪灵’就是要使全人类都跌入这样万劫不复的深渊中。”(《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序言)

中共用纵欲杀人就是在通过毁灭人的道德、文化来毁灭人类,这确是比暴力杀人更险恶、更可怕的毁灭人类的手段。共产邪灵或马列魔教正是借此来切断人和神的联系,切断我们中华民族和自己神传文化的血脉联系。人一旦放纵欲望而远低于神给人定下的道德底线,人就会败坏到不可救药的地步,就徒具人的外形而成“非人”,人已无异于禽兽,神还怎么来救度这种“非人”呢?“神来度人、拯救人,针对的是还能被称为‘人’的人。当中共强迫人变为‘非人’时,就是在断绝他们得救的机会,也就是在把人推入地狱。”(《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三章)

(文章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2-19 5:1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