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夏小强:张德江从政的40年和最后一百天

张德江的最后一百天,凶多吉少。(Getty Images)

人气: 8773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12月08日讯】中共前政治局常委、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将在明年3月中旬的人大会议结束之后下台,退出政治权力中心。张德江作为如今江泽民集团在台面上所剩不多的正国级代表人物,一直充当着江泽民政变集团对抗习近平的主力,那么,已经从政40多年的张德江,在他掌权的最后一百天里,还会做些什么呢?其所作所为又将会对中共政局产生怎样的作用?

要得出答案,需要从张德江其人其事说起。

发迹于“干妈”和“拍江”

张德江是辽宁人,生于1946年,文革中当过红卫兵和下乡知青,1978年留学北韩金日成综合大学学经济。据延吉民众说,江泽民在一汽工作期间(1954年至1962年),张德江的母亲也在一汽工作,那时张德江曾认江泽民的妻子王冶坪为干妈,两家来往密切。

张德江从北韩留学回国后,靠奉承江泽民一路高升,从延吉市委副书记升到省委书记、政治局委员至政治局常委。

江泽民1989年六四上台后,张德江1990年从中共民政部副部长空降吉林省委副书记兼延边州委书记,开启了其政坛的关键一步,不到6年后,江把49岁的张提拔为吉林省委书记,成为一方地方大员;1998年,张转任浙江省委书记;4年后,江下台前又提拔张为中共政治局委员兼广东省委书记。

张德江以“左得出奇、擅长见风使”闻名,曾撰文反对私人企业家入党,但在江泽民提出私企主可以入党的讲话后,立刻180度大转变,不断表态拥护江的讲话,肉麻吹捧江“树立了又一座理论丰碑”。因此得江泽民宠信,进入政治局。

张德江任浙江省委书记时,江泽民到杭州视察,观看戏曲《僧尼会》。表演结束后,张与江泽民登台合唱《我心中的太阳》,给江泽民留下特别印象;中共十六大小组会上他又与江泽民合唱京剧《红灯记》中的《穷人孩子早当家》和《智取威虎山》中的《打虎上山》,深得江泽民欢心,成了江系人马。

然而真正让张德江成为江系铁杆的还是他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2002年11月至2007年12月,张德江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在其任职期间,广东省是法轮功遭受迫害较为严重的省份之一。各级党委、政法委,“6.10”办公室,公安等部门,积极追随中共针对法轮功的群体施行灭绝性迫害政策。根据明慧网公布的突破严密封锁透露出来的不完全资料统计,截止2012年11月,80名广东省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多数是在张德江任职期间发生的。

张德江还参与了对法轮功学员活摘器官贩卖的罪恶勾当。他主政广东的时候,广州市的一些中共机构涉嫌积极、大量、产业化实施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一名医生自述,2004年1月至2005年12月施行368例肝移植手术。

金家代理人

从中共官方的张德江简历来看,张德江1975至1978年间在延边大学朝鲜语系任党总支副书记,校党委常委、革委会副主任;在1978至1980年间,张德江到朝鲜金日成综合大学经济系学习,并任留学生党支部书记。

金日成综合大学的两年学习经历奠定了张德江的仕途起点。自朝留学归国后,张德江随即出任中朝边境地区吉林延边州延边大学党委书记、副校长,之后逐级升迁,1985年出任延边州委副书记,官至副厅级,成为中朝关系第一线的地方主官之一。

坊间早就有张德江是“金正日在中国的代理人”的说法,张德江因为与朝鲜的特殊关系也主导了多个对朝倾向性政策。

1990年3月,张德江陪同江泽民以新任中共总书记身份首次访朝,回国半年后张德江即成为派回吉林家乡的钦差大臣,江泽民并在张德江回任后不久即亲自前往视察为张德江背书。张从朝鲜学来的“专制独裁”和江一拍即合。官方媒体奉命开始宣传张德江,1991年4月2日,《人民日报》刊登新华社记者采写的文章《心里时刻装着老百姓──专访张德江》。

2011年7月12日,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和第三子金正恩一起接见了到访的中共副总理张德江。金正日当晚还设晚宴款待代表团。

当时张德江仅以政治局委员、副总理的身份访问朝鲜,但是2011年7月同样以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长身份朝鲜的李源潮并没有获得金正日的会见。就连以前曾频频获得金正日会见的王家瑞,也罕见遭到冷落。此外,中共内部访问朝鲜的一般都是政治局常委级的大员,并会与金正日进行会见。

2006年1月,朝鲜领导人金正日秘访中国。据港媒披露,当时金正日1月10日进入中国,但未往北京,而是直驱上海,在上海短暂停留,与“老朋友”、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会面之后,由江亲自陪同南下广州,于12日抵达广州白天鹅宾馆。早年毕业于北韩“金日成综合大学”的广东省委书记张德江当日晚在白天鹅宾馆宴请江泽民及到访的金正日。

张德江是金日成大学毕业的,是唯一一个在北朝鲜留学回来的中共高层官员。张德江因为与朝鲜的特殊关系,早就被外界认为是朝鲜所寄予希望的第5代中共高层。

执政劣迹

张德江执政广东期间,广东省发生不少重大事件;包括,2003年爆发的SARS事件、孙志刚事件,2005年的太石村罢免事件、东洲事件,以及后来的南方都市报案。

2003年, SARS在广东爆发后,张德江隐瞒疫情,多次下令禁止媒体报导疫情。张德江对疫情所进行的掩盖,直接导致了疫情无法及时引起世人的警惕,也无法被及时控制,以至萨斯蔓延近30个国家,8000多人感染,8百多患者死亡,造成了约300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2003年3月,刚到广州工作的大学生孙志刚因未办理暂住证被当局收容,后死于收容所。《南方都市报》4月率先披露孙志刚被殴打致死,震惊全国,在社会上掀起了对收容遣送制度的大讨论,引起张德江忌恨。《南都》报导称,该报记者听到几名喝得满脸通红的警察称,南都报导孙志刚害得他们弟兄坐牢、处分,“我们张书记说了,这事没完,你们等著瞧吧!”

2004年《南方都市报》的正副总编程益中、喻华峰、报业集团社委李民英被以贪污、行贿、受贿、私分国有资产等罪名逮捕及判刑。专案组张桂芳称,这是省委主要领导交待要办的大案,“要从严从快,要办成铁案!”

2005年7月,广州番禺区太石村村民持续数月要求罢免贪污村官。同一年,汕尾东州发电厂选址征地,因各级官员贪污腐败侵吞了2亿多赔偿款,失地村民得不到合理补偿,多次上访、申诉得不到回应。村民搭棚阻挠发电厂开工,抗争长达7个月。

张德江指令,广东当局当年12月6日派出数千军警和坦克包围东州村,公然开枪射杀抗议民众,导致数十人死亡,制造“六四”以来最大血案。

2008年张德江进中央任中共副总理。2011年7月23日晚时,温州发生动车相撞惨剧。张24日到现场,事发仅8个小时就令停止一切搜救,就地掩埋动车残骸,毁尸灭迹,但停止搜救13小时后,两岁半女童小伊伊被发现,激起民愤。

此前曾经震动海内外的深圳航空(深航)收购案黑幕,大后台也被指是张德江。2014年8月,海外中文媒体报导,有知情人爆料,红极一时的江泽民情妇宋祖英之妹宋祖玉被调查组问话,她供出了这起贪腐案的许多细节,背后的实际操作人、黑幕的大后台就是张德江。

挑起香港乱局

张德江在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上进入政治局常委,成为江泽民集团台面上的头号代言人。2013年3月接掌中共人大,主管港澳事务。

张德江多次挟持人大掣肘习近平,搅乱政局,如2013年,习阵营拟废除劳教制度,但张德江操控的人大却故意拖延。

2014年6月10日,在张德江和另一江派常委刘云山的联手背后运作下,中共“国新办”发表香港白皮书,改动“一国两制”的定义,引爆香港各界强烈反弹。6月20日开始,近80万港人公投争真普选;7月1日,超过51万人参加“七一”大游行。

8月31日下午,张德江操控的人大常委会对香港政改框架进行表决,连落三闸,全面封杀港人争取的真正民主普选,再次刺激香港民众,致使香港局势空前紧张。

9月22日,香港大学生开始罢课,公民抗命运动由此拉开序幕,并最终演变为“雨伞运动”。江派在香港搅局的目的是激怒港人,制造混乱,借此提议出动军队进行武力镇压,再以“纠正错误”的方式逼习近平下台。

2014年之后,香港乱局不止。2016年11月6日,超过万名港人走上街头游行抗议中共人大释法,在游行结束后,民众直接转往中联办抗议,示威者多次与警方发生冲突及对峙,警方多次出动胡椒喷雾,似乎前年“雨伞运动”重现,香港再次陷入乱局。

张德江与梁振英配合,利用香港议员宣誓风波,挑起事端,张德江控制人大主动释法破环香港法制。其本质是江泽民集团通过张德江控制的人大和梁振英,将香港设局拖入中南海高层风暴的中心,用香港做为筹码,同时利用中共的党性原则和组织原则做为武器,来捆绑和对抗习近平,挑战习核心。这也是江泽民集团针对习近平政变夺权的连续行动。

新的“第二权力中央”

在张德江任中共人大委员长之前,虽然宪法规定人大是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但由于中共政权党大于法,人大通常只起到橡皮图章的作用,一般来讲,人大委员长并没有太多实际的权力,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职位。但是,由于围绕中国社会的核心法轮功问题展开的激烈博弈,已经造成中共高层的巨大分裂,习近平阵营和江泽民集团势同水火,江泽民集团针对习近平一直采取暗杀和政变夺权行动,在周永康的政法委形成的“第二权力中央”崩溃之后,张德江正在利用其掌控的人大,试图形成新的“第二权力中央”,来对抗习近平。

2014年9月30日,中共人大内务司副主任委员、原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在党媒刊文称,中共人大可罢免国家主席。李慎明在文中引用中共前党魁毛泽东的话:“主席不能解散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相反地,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可以罢免主席。”

由于人大是中共名义上的最高权力机构,许多具体的法律和措施都需要通过人大的程式来通过,因此,张德江正在挟持人大系统,来与习近平展开博弈。此前张德江亲信李慎明发出“人大可以罢免国家主席”的言论,正是张德江要把人大变为“第二权力中央”、挑战习近平的信号。

野心家和阴谋家

2016年11月2日,官媒新播发了习近平关于《关于新形势下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和《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的说明。在这个8千字的长文中,习近平对党内政治生活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措辞激烈的批评:“特别是高级干部中极少数人政治野心膨胀、权欲熏心,搞阳奉阴违、结党营私、团团伙伙、拉帮结派、谋取权位等政治阴谋活动。”

习近平警告的阴谋家和野心家,主要指:江派的旗帜江泽民、江派最具实权二号人物曾庆红、三名正国级高官张德江、刘云山和张高丽。

2016年9月28日,是香港2014年发生的震惊世界的在雨伞运动两周年。香港《成报》在头版以大幅标题《张德江致命一击 “8‧31”决定酿占领事件》的文章,直接点名批评中共全国人大委员长张德江乱港,直接导致港人争取真普选的长达79天的雨伞运动,直斥“张德江是阴谋家。”

《成报》文章称:“张德江是阴谋家,搅乱香港,制造乱局,给‘习核心’出难题,是今次释法的图谋。这些阴谋家利用‘国家领土完整’来绑架中共高层,以更有利控制全国人大系统,以达致做大谋权的阴谋。”

从8月30日起,香港《成报》连续发表多篇重磅文章,连续点名批评中共常委张德江乱港,并直接点名江泽民。据《成报》内部高层人士透露,这些文章其实都不是编辑的手笔,是老板拿稿过来直接刊登,暗示是来自习近平当局授意。

张德江的最后一百天

早在张德江政治生涯剩下的最后一百天之前,张德江已经开始行动了,那就是在香港推动23条立法,继续激起民怨,在香港制造乱局。

江泽民在2003年在香港强推23条立法遭遇惨败,触发50万人上街大游行,港府被迫妥协。

香港主权移交20周年前夕,在北京召开的座谈会上,中共人大委员长张德江否定香港三权分立,暗示新特首要就《基本法》23条立法,并恐吓香港不要以“高度自治”名义对抗中央等等。

2017年5月张德江在澳门视察期间,高度赞扬澳门率先就基本法23条立法。

中共十九大之后,中共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基本法委员会主任李飞,11月16号在香港出席《基本法》研讨会时称,港府就《基本法》23条立法责无旁贷,这番言论受到港人批评。李飞这样做带有明确的目的性,就是制造香港民众和北京当局对立。2014年香港暴发雨伞运动,真正促发香港民众抗议怒火的转折点,就是在张德江的一手操办下出台的831决定,而当时在香港来宣读这个决定的人就是李飞,李飞一直是张德江治港路线的积极的执行者和支持者。

十九大之后,习近平与江泽民集团之间政治搏杀已经白热化。张德江作为江泽民集团的最大代言人,正在利用他在人大的最后一百天的时间,竭尽全力在香港制造乱局,配合江泽民集团残余势力对习近平发起的连续政变。

但是,十九大前,在江派接班人孙政才落马、江派最后的政变流产之后,从十九大之后中共高层的权力布局来看,江派大势已去。张德江在香港的搅局难以成功。

张德江的最后一百天,凶多吉少。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7-12-08 10:59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