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倪玉兰夫妇被迫露宿街头 生存状况堪忧

倪玉兰一家露宿街头,目前暂居在什刹海长廊。(网络图片)
人气: 2711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5月03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一家,因租住房屋遭强行驱逐,只能暂居辖区派出所,昨日(2日)又再被驱赶离开,目前他们一家流落街头,暂宿公园长廊。她的丈夫董继勤给北京市市长蔡奇发了一封求助信,请求批准他们暂住应急避难场所,寻求能够继续生存的权利。

倪玉兰夫妇于4月15日从租屋处被强行拖出,所有财物被抢劫一空,当地警方一直不给立案,一无所有又无家可归的他们,暂居在安定门派出所的大厅内,如今警方又想出了“装修新招”驱赶他们。

5月2日上午,派出所内突然来人在大厅里进行装修施工,房顶上废物什么的都往下砸,为了安全保命,他们不得不离开派出所,无家可归的一家人,只能露宿街头。

倪玉兰夫妇“流落”派出所,警方在接待区搭围挡,把倪玉兰夫妇圈在里面,并且在围挡里放置了有毒的化工原料搭棚,加设摄像头。 (网络图片)
倪玉兰夫妇“流落”派出所,警方在接待区搭围挡,把倪玉兰夫妇圈在里面,并且在围挡里放置了有毒的化工原料搭棚,加设摄像头。 (网络图片)

夜宿公园长廊

倪玉兰告诉大纪元记者说,离开派出所后他们就露宿在附近路边,又担心会下雨,就连夜搬到什刹海的长廊来,目前他们就待在长廊里。她说,日前她的丈夫董继勤写信向北京市长申请暂居东皇城根遗址公园应急避难所,如果不批准,就只能继续露宿街头。

14bb1aaf9abb1cd0_ttl7daya53______2017-05-03___3.02.25
倪玉兰一家露宿街头,目前暂居在什刹海长廊。(网络图片)

倪玉兰表示:“这一次我们受到的打击相当的重,是我们一家三口深夜遭到绑架,造成这么大的伤害,警察到现在一拖再拖,也不立案。我们希望派出所能把我们的财物追回来,户口本、身份证件、收的房租能够全部追回,他们就是不作为。”

她说,绑架、抢劫这么大的一个案子,有30多人参与了,这件事情非常大,而且也非常严重,但是我们报警后110警察2个多小时都没来到现场,最后还是我们自己到派出所要求做笔录,要求受理案件,到现在已经半个月了,他们只是受理不立案。

“而且,还说这不构成刑事案件,我想如果他们自己家属遇到这么大抢劫案,这些人可能早就被抓捕了。这些嫌疑犯还大摇大摆出入派出所,非常嚣张,我们请求警察保护,就说是扰乱他们办公秩序把我们轰出来。”

倪玉兰一家露宿街头,目前暂居在什刹海长廊。(网络图片)
倪玉兰一家露宿街头,目前暂居在什刹海长廊。(网络图片)
露宿什刹海长廊,董继勤一脸无奈。(网络图片)
露宿什刹海长廊,董继勤一脸无奈。(网络图片)

寻求能够继续生存的权利

董继勤5月1日写了一封信向北京市长蔡奇求助,请其批准让他们一家能搬到东皇城根遗址公园(应急避难场所)暂时居住,寻求能够继续生存的权利。

求助信中写道:

2017年4月6日,我租住了东城区华丰胡同8号北房一间居住。

2017年4月15日22点40分黑社会党世英(女)袁磊磊伙同三十余人非法侵入公民住宅,将我家三人绑架、非法拘禁、抢劫(将我花所有财务、食品、生活用品以及佩戴的首饰抢劫一空)现在我无家可归,一无所有,没有最基本的生存条件。

我们报警后,东城区公安分局安定门派出所的员警没有抓捕已经固定身份的黑社会犯罪嫌疑人,没有收缴作案工具(三辆面包车,作案时遮挡了前后车牌)不让我方查阅监控录影,4月16日给我方做了伤情鉴定,至今已过了15日,却不告知我方伤检结论。

我请求,在我夫妻无家可归,一无所有的情况下,暂时搬到东皇城根遗址公园(应急避难场所)居住,等候公安机关依法公正办理本案,保护我夫妻的生存权。

中国维权人士倪玉兰,北京人。1978年,倪玉兰考入北京语言学院,就读于中文系,获学士学位。曾在正义律师事务所担任律师。2002年4月,倪玉兰因拍摄北京西城区一强拆现场,而被警察殴打,致其“大小便失禁、多次昏迷”,并先后被警方拘留75天。随后倪玉兰开始上访。同年11月,西城区法院判处倪玉兰有期徒刑一年,其律师资格被吊销。因为狱中伤势没有得到救治,此后落下残疾,双腿无法行走,生活已不能自理。出狱后,她多次遭到警方残酷打压,并被判刑入狱。期间因为房屋被强拆,倪玉兰和丈夫董继勤先是住于小旅馆,但因收到警方压力,现在两人只得露宿北京街头。#

责任编辑:李明宇

评论
2017-05-03 9:3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