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熙报导
由前“六四天网”公民记者王晶等人发起的向巴中监狱打电话要求黄琦会见权的活动,近一个月来“黄琦亲友团”拨打电话情况并未有进展。甚至发生成员手机号疑似被拉黑现象,无...
据北方天网消息,5月29日上午,重庆维权人士肖建芳在公交车站准备搭车前往重庆市渝北区法院,突然被龙山街道工作人员强行拉下车,阻拦不让她去。
中共两会于28日结束,然而对访民的“维稳”并未放松。上海“民告官”志愿者宋嘉鸿表示,公安机关早已经下达重点稳控对象的名单,尤其大上海似乎立了军令状。
北京六四伤残者齐志勇因加入“黄琦亲友团”,昨日(26日)他给巴中监狱打完电话后,就被当地国保带离北京。
据北方天网消息,重庆维权公民赵安秀揭露被当地国保非法抄家,并以涉嫌“利用邪教扰乱社会秩序”传唤。她还表示,“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到底什么原因抄我的家,感觉他们(国保)很邪恶的!”
由北方天网公民记者发起的“黄琦亲友团给巴中监狱打电话”,要求保障黄琦的会见权的活动,已经进行了17天,亲友团成员拨打了上百次的督促电话,但仍未获友善回应。
重庆前“六四天网”公民记者危文元,日前进京到天安门游玩被北京警察送进久敬庄,后被遣返原籍居家隔离14天,门外好几个黑保安看守着。这让她甚为恼火。
据北方天网消息,曾参加四川内江人大代表基层初选的王义翠,19日晚上20时许在成都北站遭到地方官员拦截殴打,后被警方带回内江。这是她十天内第二次被官员非法“维稳”。
今日(20日)上午7点许,前“六四天网”公民记者危文元传出消息,称她到北京天安门旅游,被天安门警察带到王府井派出所,做完笔录后被拉去了久敬庄。
中共两会即将召开,国家信访局大门紧闭,连续两天都有大批访民来到国家信访局,他们不是被逐赶,就是被警察押上大巴车送往久敬庄。
据北方天网消息,最近上海黄浦区的访民胡建国,因为两会关系,遭到当局稳控近半个月。上海当局曾出动近40名警力,拿盾牌,持钢叉来到他家,欲绑架他去渡假村软禁,他情急之下拿出电钻才把警察吓退了。
昨日(17日)中共中央机关发布信息,因全国疫情持续在爆发,中央和国家来访机关接待场所继续关闭,何时开放会另行通知。昨日有民众路过国家信访局,见到工程施工人员正在拔除门口的铁栅栏。他说,“看来今年信访是没机会了,因为疫情还在发展。”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在湖北武汉爆发后,多位公民记者进入武汉做相关疫情报导后,都被当局给抓了,至今音信全无。近日却传出重庆多位公民被西藏国保约谈,而且他们都是方斌微信“全民互救”群的群友。
据“北方天网”消息,前“六四天网”义工姜成芬,因在微信朋友圈转传黄琦母亲写给中共中央领导的“请求书”,引来四川国保二次上门调查。
上海闵行区访民童莉雅向大纪元爆料,周日开始住家楼上楼下出现约20名不明身份人士,阻止她外出买菜、配药。她向110报警,警察却告知她是重点稳控对象便离开了。她无助地向外界求助。
中共两会即将在本月22日召开,受疫情影响,国家信访局延至18日才开放。据在京访民提供消息,今日(12日),聚集在信访局外的访民被拉走了三车送去久敬庄。
中共两会即将在5月22日召开,连日来许多访民赶在这期间前往国家信访局却都扑了空。然而,为配合国家信访局的今年信访积案“清仓见底”政策,各地已经开始出现各式打压和抓捕行动。
由公民发起的营救黄琦连署活动已进入第二波,却陆续传出多人因参与连署和转发蒲文清女士写给中央领导人的“请求书”,遭到国保和警察上门警告。
上周,“六四天网”义工王晶发起了“一个值得关注的勇士”连署活动,呼吁无罪释放黄琦,活动后多人遭到当局的威胁。但出于对公理正义的维护,他们无惧强权,继续推动第二波的活动——招募“黄琦亲友团”给四川巴中监狱打电话。
近日,“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高龄87岁的母亲蒲文清在病痛的折磨下写了一篇“最后告白”,表示自己时日无多,不能见黄琦一面是她内心最大的遗憾!曾经受黄琦帮助过的大陆维权人士在网上发起联署,呼吁中共当局无罪释放黄琦。
前“六四天网”公民记者王晶,2014年因报导访民维权活动入狱近5年。在吉林女子监狱中她经历了残酷的迫害,同时见证了监狱医院如何草菅人命的种种罪行。她说,“说真的,讲起这些我的语言总是不能流畅,我的心是颤抖的。”
最近,广州增城区增江街四丰村村民向大纪元披露,四丰村集体土地疑被违法征收,征地协议书是由村长和开发公司签订。村民经过20多年的维权上访,多次爆发流血冲突,问题还是得不到解决。
浙江省义乌市政府为发展航空小镇进行拆迁,却未按原拆迁安置协议对村民进行安置,从而被70户村民告上法庭。一审判决后义乌当局依然不履行合约,村民只好再上诉中院。
前“六四天网”公民记者王晶,2014年因报导访民维权活动入狱近5年。在吉林女子监狱中她经历了残酷的迫害,同时见证了监狱医院如何草菅人命的种种罪行。她说,“说真的,讲起这些我的语言总是不能流畅,我的心是颤抖的。”
前“六四天网”公民记者王晶,2014年因报导访民维权活动入狱近5年。在吉林女子监狱中她经历了残酷的迫害,同时见证了监狱医院如何草菅人命的种种嘴行。她说,“说真的,讲起这些我的语言总是不能流畅,我的心是颤抖的。”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第二波疫情正在爆发,江苏省张家港市官员却趁乱偷拆83岁老妇人的家。得知消息回家的老人瘫坐在已成废墟的砖土堆上痛哭。
前“六四天网”公民记者王晶,2014年因报导访民维权活动入狱近5年。在吉林女子监狱中她经历了残酷的迫害,同时见证了监狱医院如何草菅人命的种种犯行。她向大纪元记者表示,“说真的,讲起这些我的语言总是不能流畅,我的心是颤抖的。”
据武汉市民提供消息,武汉形势依旧严峻,不是大外宣宣传的0确诊0疑似病例。武汉解封后感染者仍不断出现,多个小区刚解封又被封了。为控制言论,近日许多微信群和个人账号再次被封。
武汉当局3月23日开始,在清明节前陆续向“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死亡者家属发放骨灰盒下葬。有家属录制视频披露,整个过程都在社区、单位和公安的监控下完成,这完全是在完成政治任务和维稳任务。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重灾区武汉市封城72天后于今日解封,但有许多社区仍继续实施24小时封控管理。
共有约 2173 条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