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18年来 那些中国孩子们的悲惨遭遇

在中国,有这样一批孩子,在本该享有阳光自由的时候,生活却充满了恐惧和无助;在本应享有父母的呵护时,却过早的体味了悲苦。他们是法轮功学员的孩子。(明慧网)

在中国,有这样一批孩子,在本该享有阳光自由的时候,生活却充满了恐惧和无助;在本应享有父母的呵护时,却过早的体味了悲苦。他们是法轮功学员的孩子。(明慧网)

人气: 443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7年06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在中国,有这样一批孩子,在本该享有阳光自由的时候,生活却充满了恐惧和无助;在本应享有父母的呵护时,却过早地体味悲苦。他们是法轮功学员的孩子。

一位名为“莹莹”的女孩在其2015年控告江泽民的诉江状中说:“1999年7月20日,我清楚地记得那个雷雨交加的漆黑夜晚,漫天的闪电和震耳欲聋的雷声,让人感觉人间要变作地狱,鬼兽遍地的气氛,好恐怖。妈妈为了告诉政府大法是好的,决定去上访。我当时才13岁,想和妈妈一起走,可是被爸爸从出租车上拽下来说,大学生都被共产党轧死了,你们去找死呀。妈妈无奈只好暂时留下我,悄悄地踏上了上访的路…… ”

“我是外婆带大的,80多岁的外婆一直和我们一起住,在爸妈上班的时候,只有年迈的外婆陪在我身边。可是在这场迫害中,警察无数次的骚扰,给外婆和我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每天生活在恐惧中,经常四五个警察来砸门,那时我才13岁,不敢开大门,他们就从大门跳进到院子里,并逼问我和外婆妈妈的去向,外婆多次被警察骚扰吓得都得在床上躺几天。一次警察又来抄家,抢外婆的大法书,88岁的老人架不住他们推来拽去的,当时就昏过去了。她最终在那些恐吓和女儿被绑架的痛苦中带着遗憾、离我们而去了…… ”

中共自1999年7月20日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18年来,法轮功学员的孩子们见证了中共迫害的惨烈,他们有的父母含冤离世,孤苦度日;有的在思念父母中凄惨去世;有的被毒打,甚至遭警察用枪威胁;有的亲眼看到警察疯狂抄家、父母被绑架而深受惊吓……

以下节选的迫害案例来自明慧网:

孙峰14岁即走完悲苦人生

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孙鸿昌一家8口,在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血腥迫害中,五死一残。妻子王秀霞遭绑架后仅仅16天就被迫害致死。孙鸿昌自述道:“2005年8月25日,这又是一个令我悲痛欲绝的日子。这一天,我心爱的小儿子孙峰,刚刚十四岁,却在这一天死去了。 ”

“2年前在他只有12岁的时候,他亲爱的妈妈被警察残忍地迫害致死,他幼小的心灵难以承受这巨大的伤痛。在这之前几年,我们夫妻就被迫流离失所,幼小的孩子寄养在亲属家,孩子一直在思念父母、担心父母被警察再次绑架,在恐惧中度日。那时候的我正被迫害得流离家出走,杳无音信。在这多重打击下,孩子病倒了,整日生活在思念、惊惧和无望中,在对妈妈的无尽的思念中,孤苦地离世……”

5岁的孩子噩梦中惊叫“不要抓我!”

2000年12月27日,江苏常州居民周凤林女士被清潭派出所警察绑架。不足一个月后,即2001年1月9日被迫害致死。身后留下一个5岁的孩子。

2001年1月21日,孩子的姑姑、法轮功学员杨顺娣领着周凤林的孩子去清潭派出所,连同孩子一起被扣留,杨顺娣因此被非法劳教3年。小孩因惊吓尿湿了裤子,在寒冬,穿着湿裤子被关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孩子的伯伯将其领回家,孩子的心灵受到极大伤害,经常在噩梦中惊叫:“不要抓我!”

生前年轻漂亮的周凤林(明慧网)
生前年轻漂亮的周凤林(明慧网)

小孩的伯伯向有关部门提出孩子生活、教育的问题。得到的答复是:送孤儿院。这是发生在江苏常州法轮功学员周凤林和他孩子身上的遭遇。

吉林法轮功学员邢桂玲:警察用枪威胁孩子

邢桂玲,女,吉林长春居民。修炼法轮功前,邢桂玲身患心脏病等多种疾病;丈夫戢景昌更患有10多种严重疾病,不能直立走路,残疾二级,多次出现生命危险,有时打一支试敏针就会休克过去了。为了治病,家里欠下许多外债。1998年,邢桂玲和丈夫戢景昌开始修炼法轮功。短短两个月,两人疾病一扫而光。戢景昌还能干活挣钱,养活一家人了。

但是,中共迫害法轮功18年来,邢桂玲遭数十次绑架,一次劳教。丈夫戢景昌被绑架18次,2002年8月26日含冤离世。

邢桂玲在2015年控告江泽民,她在控告书中说,从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回家后,警察和街道办事处还三番五次到家骚扰,逼迫她放弃信仰,“警察多次将家里门砸坏,甚至用枪威胁我的儿子,我被迫流离失所”。

邢桂玲被迫离家后,警察还强行待在她家中,企图抓捕她。这导致邢桂玲的丈夫戢景昌身体急剧恶化,于2002年8月26日含冤离开人世。

“孩子失去了父亲,又无法得到母亲的照顾。孩子和我都承受着身心上的煎熬。”她说。

“你们无法理解我们曾经的辛酸”

王彦芝,山东德州市居民,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4年。2017年5月4日,送山东省女子监狱。

王彦芝和孙子(明慧网)
王彦芝和孙子(明慧网)

王彦芝的儿子在辩护词中写到:

“我们几岁时就没爸爸了,妈妈一个人又当爹又当妈的,把我们养大太不容易了,你们无法了解我们曾遭受的苦难与辛酸,也无法了解我们母子母女的生死情感。”

“以前妈妈的身体并不好,严重的胃病、心脏病、精神官能症等,自从妈妈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全好了,也更加善良了,尽管生活清苦些,妈妈还是能处处想着别人。”

在丈夫车祸身亡20年后,王彦芝还赡养著婆婆。“在爸爸去世20年后依然还养著奶奶,这可不是一般人所能做到的。奶奶接近九十岁了,奶奶子女很多,但就喜欢住我们家,也许是妈妈照顾得好吧。妈妈一直教育我们帮别人不要图回报,听别人说妈妈帮助了不少素不相识的人,给没棉衣的孩子做棉衣、给需要帮助的人送钱送物等,妈妈的行为让很多人感动,但妈妈很少和我们说这些。”

吉林姐妹在父亲十周年忌日被绑架

王启波,男,吉林农安县杨树林乡信用社信贷员,法轮功学员。2002年7月13日被绑架,判刑7年。2007年3月28日,在吉林监狱含冤离世,时年47岁。

2003年11月份,奶奶曾领着王启波的两个孩子王洪艳和王洪岩到吉林监狱,不管怎么说,监狱都不让会见(那时孩子母亲也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每次都被推推搡搡、骂骂咧咧地拒之门外。每次祖孙仨都是抹著泪往家走,整整1年。

2017年3月7日,王洪岩与母亲、姐姐一同再被绑架,那天恰好是二月初十——父亲的十周年忌日。

5个孩子在苦难中成长

徐广道,男,贵州省盘县法轮功学员。2001年去北京上访,被抓进东城区看守所,因绝食请愿炼功,被多次毒打,扎电针。2001年2月,被折磨致死。身后留下3个孩子。

徐广道生前照片(明慧网)
徐广道生前照片(明慧网)
徐广道的遗孤:徐定府(后右一)、徐杏(后左一)、徐佛莲(前右)(明慧网)
徐广道的遗孤:徐定府(后右一)、徐杏(后左一)、徐佛莲(前右)(明慧网)

徐广道的弟弟徐启华和妻子也因信仰被非法劳教。两家5个年幼的孩子只能和年迈的祖父母相依为命。

他们白发苍苍的爷爷和奶奶,靠着种点玉米和小菜维持7口人的生活,还得供5个孙子上学,一家老小在贫困中挣扎。在家庭教育下,5个孩子懂得做好人的道理,艰苦的生活磨练了他们吃苦耐劳、勤俭朴实的品格,他们格外懂事,尊老爱幼。

每当看见同学拉着爸妈的手欢跳,孩子们就无比思念自己的父母,常常背着大人偷偷哭泣;每当有人问起“你想不想爸妈”时,孩子们几乎是呼喊著回答:做梦都想、想得不得了!

父亲被抓 家中4幼子生活陷困

这是明慧网近日刚刚披露出来的消息:广州消防工程施工人员植育升目前被非法关押逾半年;家中4个幼子,最大的7岁,最小的双胞胎才2岁;妻子照顾孩子,无法工作;全家生活陷入困境。

植育升于2016年11月15日被当地警察绑架,所谓原因是警察怀疑其当时用手机发短信。

植育升被非法绑架两个月后,警察并没有找到植育升发手机短信的证据。于2017年1月15日将刑拘理由改为所谓的“破坏法律实施”,继续非法关押植育升。

植育升的4个孩子(明慧网)
植育升的4个孩子(明慧网)

被非法关押前,植育升用法轮功“真、善、忍”的法理教育孩子,孩子都比较听话,女儿也很敬重父亲。植育升被非法关押后,家里失去了经济来源,失去教育孩子的精神支柱,小孩缺少父亲看管。7岁的女儿上学期期末考不及格,下学期测验只有37分,以前上学由父亲教导,她考试从未不及格。儿子经常哭喊要父亲,跑到外面,不愿回家。

面对家里的经济压力及孩子的心灵创伤,植育升的妻子经常以泪洗面。#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6-16 6: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