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美大学生死了 有多少类似悲剧发生在中国?

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回家后不到一周死亡,在中共的铁幕下,难以计数的这样的悲剧发生在中国。(大纪元合成图)

人气: 530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7年06月22日讯】(大纪元记者叶枫综合报导)被朝鲜释放的22岁美国大学生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回家后不到一周死亡;中共迫害法轮功18年来,又有多少类似这样的悲剧发生在中国呢?

瓦姆比尔的家人在一份声明中说:“不幸的是,我们儿子在朝鲜手中遭受的严重虐待,只能让我们得到今天这个悲哀的结果。”瓦姆比尔从朝鲜被释放,6月13日晚回到辛辛那提时,口不能言,目不能视,也无法对口头指挥做出反应。

大纪元评论员程晓容表示,“在受害人生命终结前释放,在中共的铁幕下已经上演了千百万回。中共的冷血、狡诈,决不在金氏之下。对比中国法轮功学员受迫害案与瓦姆比尔事件,二者间的相似足以让人们惊醒、警觉。”

以下仅举数例来自明慧网的报导:

黑龙江张长明被劳教所送回家当天死亡

张长明,黑龙江省七台河市新建煤矿工人、法轮功学员。2003年3月2日下午,佳木斯劳教所将其送回家;当天晚间,张长明即离世。遗体伤痕累累。

张长明(明慧网)
张长明(明慧网)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长明为伸张正义进京上访,被绑架回七台河市后,被非法劳教3年,关押在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劳教所。2000年11月3日,正念闯出劳教所;流离失所一年后,被警察再次绑架,送回佳木斯劳教所,受尽酷刑折磨。

2003年3月1日,佳木斯劳教所集训队教导员杨春明和干警杨文兵,将张长明的头蒙住,然后用螺丝刀等器具疯狂地往他头上狠狠地扎、砸。知情人表示,当时场面极其恐怖。等他们停下来时,张长明不停地吐血,头部已严重变形,大面积瘀血,颅内出血。送到医院,医院看到人已濒死,拒收。

3月1日当天,家属接到劳教所通知,速到劳教所接人。

2003年3月2日下午大约3点30分左右,劳教所派专车把张长明送回家。

回家后,张长明吐血、便血不止,已无法说话、无法进食。当晚7点30分即去世。

张长明遗体整个后背都是青紫色,双腿萎缩,前胸、下颚、右手均有大块青紫色。死后第二天,嘴里还在往外淌血。

张长明遗体照片(明慧网)
张长明遗体照片(明慧网)
张长明遗体照片(明慧网)
张长明遗体照片(明慧网)

四川谢德清从洗脑班被放回4天后去世

四川成都勘测设计研究院退休职工、法轮功学员谢德清,于2009年5月27日含冤离世。这一天,距离他从四川“新津洗脑班”被放回仅4天。

2009年4月29日,谢德清被警察绑架,劫持到四川“新津洗脑班”。

5月23日晚上,谢德清被成勘院保卫处方国富和成都市“610”人员从洗脑班拉回,扔到家里。

家人发现,短短的20多天,原本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谢德清,在新津洗脑班里被迫害得骨瘦如柴、不成人样、小便失禁、滴水难咽,并伴有严重的心绞痛。

谢德清被洗脑班送回家后所拍照片(明慧网)
谢德清被从洗脑班送回家后所拍照片(明慧网)
谢德清被洗脑班送回家后所拍照片(明慧网)
谢德清被从洗脑班送回家后所拍照片(明慧网)

回家4天时间内,谢德清老人多数时间处于昏迷状态,稍微清醒时又因心绞痛难忍,满脸痛苦,在床上艰难地想转动身体。5月27日晚上10点多左右,饱受折磨的谢德清含冤去世。

谢德清去世后遗体发黑。四川当局为销毁证据,派出大批防暴警察打伤谢德清的大儿子谢卫东,抢走遗体并强行火化。

明慧网还披露,谢德清生前受到新津洗脑班所谓的“监管人员”殷得财、包小牧、王洪强等人施用毒药、毒水及下毒方式的迫害。新津洗脑班主任名叫殷舜尧,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不择手段:包括隔离关押;指使手下在法轮功学员饮食中投不明药物;采用各种暴力、酷刑等方式。

辽宁徐大为出狱13天离世

2009年2月16日,34岁的辽宁省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徐大为含冤离世。这一天,距离他从沈阳东陵监狱回家才13天。

2001年,徐大为印刷法轮功真相材料,被中共非法判刑8年。先后被关押在4个监狱:沈阳大北监狱、凌源第一监狱、抚顺青台子监狱、沈阳东陵监狱。2009年2月3日出狱。

回家后,家人发现徐大为无法进食、整日咳嗽不止。身上有多处电棍电击的印痕,手脚浮肿,臀部皮肤坏死,呈黑紫色。

家人将徐大为送进医院,医院表示,人已经不行了,心脏衰竭,验血时抽不出血,皮肤僵硬无弹性,这种身体不是一两天造成的,早已错过了医治时期。

徐大为正常生活照和出狱后的照比较(明慧网)
徐大为正常生活照和出狱后的照片比较(明慧网)

“在这13天里,他有时清醒有时糊涂,在他清醒的时候,他亲口告诉我,沈阳东陵监狱给他打迫害神经的针和给他吃不明药物。”徐大为的妻子徐丽华说。

“他在凌源监狱时,我曾接到过一个监狱里的犯人偷偷给我打来的电话。那个犯人说,他实在看不下去了,狱警指使犯人用针扎徐大为的手指头和脚趾头、上大挂、电棍电、用抹布堵嘴不让喊出声,告诉我徐大为被他们折磨得上不来气,被监狱医院诊断出胸膜炎半腔积水。”

重庆莫水金被放出20天左右即离世

莫水金,原重庆长安汽车集团公司办公室主任、法轮功学员。工作上兢兢业业,家庭和和睦睦。由于她先生的工作地点较远,她常常独自一人照顾两位80多岁的老人──母亲和婆婆,她任劳任怨地把工作和家庭都处理得很好。

莫水金(明慧网)
莫水金(明慧网)

2001年5月,莫水金去重庆江北碧津公园,被无故抓走,被重庆警方绑架,送至重庆女子劳教所。

进劳教所时,莫水金白白胖胖。短短20天后,莫水金连续咯血70多天。

但劳教所仍不放人,直到她奄奄一息,口不能言,眼不能睁,瘦得脱了形,才“保外就医”叫家人接回,回去20天左右就离开了人世。

长春侯丽君被释放前医生断言:只能活两三个月了

侯丽君是长春理工大学(原长春光机学院)的教师、法轮功学员。2000年11月左右,到北京天安门广场请愿,被天安门警察绑架。被毒打、罚跪、下蹲、“放飞”等各种刑罚折磨了24小时。24小时后,她被折磨得几乎奄奄一息,又被押送到看守所。

这时侯丽君已经体无完肤,身受重伤,脸肿得变形,行动困难。第二天,行凶的警察担心她会死掉,就把她带到医院检查。医生诊断说,只能活两三个月了。警察怕承担责任就把她放了。

由于内脏受到了严重损伤,侯丽君回家后于2001年3月左右去世。

安徽纪广杰离世前每一个关节都痛

2012年6月3日,安徽合肥法轮功学员纪广杰含冤离世。

纪广杰(明慧网)
纪广杰(明慧网)

纪广杰,原安徽合肥工矿电器厂职工。1994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纪广杰曾患胃窦炎,多次因胃部大出血送医抢救。因病不能正常工作、生活。修炼法轮功后,他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但胃病痊愈,思想境界也逐渐提高。他感到,法轮功给了他新生。

迫害发生后,2004年,纪广杰被非法判刑7年,被送至安徽宿州监狱。

在监狱里,纪广杰拒绝转化、穿囚服、做奴工等迫害。据纪广杰本人叙述,监狱每天派两名罪犯包夹看管他,狱警将他带去强制抽血,强制他吃各种不明药物,不吃就灌。一次,警察指使几个囚犯压住他,掐着脖子强行灌药,他差点窒息。

很长一段时间内,纪广杰的血压一直在260以上,随时有生命危险,家属获悉后,要求放人,狱警黄启俊说:“出去就死的人,才能保外就医。”

后经国内及海外营救,又因其血压持高不下,2009年监狱才同意保外就医。但当监狱派人到合肥办理纪广杰保外就医的手续时,“610”不同意纪广杰保外就医。

2009年6月,纪广杰在狱中突然晕倒,脑内出血,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左眼失明。从X光片上看,出血面在5CM大小,狱警恐出人命,担心纪广杰死在监狱里,为推卸责任,才通知纪广杰的家人第二天将躺在病床上的纪广杰接走。

纪广杰回家后,生活不能自理,由其家人24小时轮流照顾其起居生活。在离世前近3年内,纪广杰的身体状况一直很差,经常头痛头晕,身体每一个关节都疼、难受。

食物被下毒“三步倒” 狱警扬言:回去也活不长

内蒙古赤峰市法轮功学员耿秀兰,2001年被警察绑架,后在内蒙古女子监狱被非法关押7年半。在狱中,她不但遭到强行“转化”放弃修炼、精神迫害、做奴工,还被狱警指使犯人下毒药毒害。

有一次,耿秀兰把家人邮寄来的虾皮晒在监号的窗台上。晒好后耿秀兰吃了虾皮,之后就觉得舌尖发麻、头沉、心慌。后来耿秀兰从包夹犯人的对话中得知,虾皮被邮寄到监狱后被下了毒性药剂“三步倒”;“三步倒”是狱警指使犯人放的。

狱警肖梅还对耿秀兰说:“咱俩打赌,回去你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了,你活不了15年。”

耿秀兰于2008年出狱回家。直到现在耿秀兰都头脑发沉、发木,走路都不利索。#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7-06-22 7: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