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他曾接近失明 一位程序员绝处逢生后的告白

【大纪元2018年10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Kat Piper、向晴勉综合报导)库奇(Kuki Szabolcs)是来自罗马尼亚的一位程序员。他热爱自己的工作,每天大半时间都在电脑前。然而2003年,他的视力急剧下降、接近失明,让他和家人不胜压力。就在他心情一片灰暗时,他的生活却发生了奇迹般的转机。

当时医生的诊断是,他得了青光眼,而且眼压非常高,两年之后可能会完全失明。

随着视力恶化,他再也无法用电脑工作了,而当时库奇和妻子的房租等生活开支完全依赖他的收入。

随着视力恶化,他再也无法用电脑工作了。(公有领域)

遍寻医生无果 转向替代疗法

库奇开始想方设法寻医问药。他先是拜访了当地十多位医生,之后又去首都布加勒斯特找医生,还曾出国求医,但都无功而返。这让他心中很焦虑,对未来忧心忡忡。

对西医治疗方法不再抱希望的库奇,开始寻求非常规的疗法。

接受大纪元采访时,库奇回忆,当时他感觉最要命的并不是视力的丧失,而是巨大的心理压力。为了舒压,他开始转向静坐冥想。

库奇先是练习瑜伽,也练过一些气功,但那些方法所费不菲,而且让库奇一头雾水——这是个大问题,作为计算机程序员,他喜欢对自己做的事刨根问底。

医学外获转机 打开新天地

这时,一位朋友向他推荐了一种来自中国的功法——法轮大法(也称法轮功)。上网查询时,当看到法轮大法以真、善、忍原则指导修炼,功法中包括静坐,那一刻库奇意识到,这部法太好了。

图为法轮大法静功修炼。(Jeff Nenarella /Epoch Times)

法轮大法的五套功法,包括四套以站立姿态完成的动功,还有一套打坐功法,要求修炼者提升品行,其法理在《转法轮》一书中有系统讲解。于是库奇开始阅读这本书。

从书中获得启悟后,他立即找来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所有讲法逐一阅读。他越看越入心,面前有如打开了一个无限广阔的新知的宇宙。

库奇与明慧网记者分享说,“看完这本书,我感觉看待世界的方式焕然一新,所有机遇都在我面前……我觉得这是真正的科学。”

为了体会《转法轮》的内涵,库奇一遍又一遍地阅读著。

一时间,库奇能够理解发生在自己童年时代的很多事情了。他小时候经常被人找碴欺负,但他从来没有想报复,心中总是希望人与人之间能够更好地相处。

走出阴影 发现人生意义

库奇出生在共产主义的罗马尼亚,从幼年时起,他心中就常疑惑,为什么政府总在宣说我们需要建立和谐社会,到头来人民的生活却苦难连连。

他还记得小时候,晚上8点过后就会断电;在雪中排队买面包,队伍有1公里长,“但因为我出生在那个环境里,所以不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直到1990年他去匈牙利待了两个月,这才发觉,冰淇淋不是冰和水的混合物,面包也不是硬如石块。

他更记得,“人与人之间有一种普遍的不信任”,这样普遍的心理阴影甚至延续到今天的罗马尼亚。库奇说,那时大家都传,四人中就有一人是安全机构的特务,负责随时汇报身边人的“不当言论”。即便是面对朋友也无法交心,冬天家里供暖中断也不敢抱怨。

生活在微妙而恐惧的社会氛围中,库奇并没有失去对事物的好奇心。他喜欢阅读科幻小说。虽然很多小说都试图回答人类社会向何处去的问题,但如何才能真正建成一个健康快乐的社会,没有一本书能提供解决之道。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对社会越加失望,看不到改变的希望。

“那段时间我觉得人生没有意义。一开始我希望社会能够变好,令我难过的是根本就看不到出路。”他说。

对社会环境的焦虑也影响到了家庭生活:虽然结婚多年,库奇却不想把孩子带入在他看来充斥着暴力的腐败世界,他担心自己无法把孩子养育好。

而开始学炼法轮大法后,库奇的想法完全变了。

学炼法轮大法后,库奇的想法完全变了。(公有领域)

“读了《转法轮》,我想,现在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他说,“当你改变观念,换个方式看世界,可以说世界就已经变得不一样了。”

“我茅塞顿开。我发现,如果从不同的视角来看待事物,你会看到世上的一切都有其原因和意义。”他也告诉大纪元,“我再也不怕出门,不怕与人交谈之类的事了。我变得乐观起来,我找到了人生的意义。”

从过去凡事只考虑自己,到现在处处事事替他人着想,库奇分享说,“如果我觉得自己要说的话可能伤害到他人,我会三思。以前我觉得自己是个很独立的人,并不需要别人,现在我会尽可能避免伤害到别人。”

在家里,库奇再也没有与妻子争执过;在公司,他着眼于鼓励身边的员工一起把工作做好——他坦承,以前的他总想在项目经理面前显示自己技能高强。

而最大的变化还是:他成了一个幸福的父亲。

妻子生了一个女孩,而库奇有信心应对养育孩子的各种挑战。

至于库奇的视力,学炼法轮功之后,他把药停了,视力反而慢慢改善。修炼一阵子,他的视力完全恢复了正常: 多年后的今天,他仍然可以胜任电脑前的工作、轻松养家。

2011年,在一次接受公司安排的例行眼科检查时,库奇告诉眼科医生,八年前他得过青光眼

医生非常惊讶,提出再仔细检查一下,随后告诉库奇,他从来就没有青光眼,一定是误诊,因为得过青光眼的人,眼睛上都会留有瘢痕。对此库奇只是付之一笑,没有和医生争辩。

让更多人明白真相

从法轮功中受益的库奇,在接触更多法轮功学员后,也意识到发生在中国的对正信的迫害,“是好人在遭受迫害,简直是疯狂”。他开始考虑“如何能帮助,能制止这无理的事情”。

为了让更多的人认清共产主义的邪恶,他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在所在城市组织了“《九评共产党》研讨会”,市长也来做了演讲。

有很多人问库奇,为什么要关注远在中国的事情。他用马丁·路德·金的名言来回答他们:“任何一个地方的不公正,都是对一切地方的公正的威胁。”

他认为,面对普世价值遭践踏,面对对人权的侵犯,每个人都能做些小小的努力,不仅为了自己,也为子孙后代;而这小小的努力就会给世界带来改变。

责任编辑:苏明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