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周晓辉:美国保守民主党人变共和党之预示

白宫10月23日发文指出,在全世界,社会主义政策都以失败告终,社会主义政策在美国没有立足之地。图为美国白宫。(Samira Bouaou/大纪元)

人气: 4016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10月30日讯】近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前议长、共和党人纽特‧金里奇(Newt Gingrich)在接受福克斯新闻栏目专访时认为,现在民主党的主张是在打破整个秩序,他们如果不能成为统治者,就要施行毁灭,他们已经到了相信自己有权利想欺负谁就欺负谁的地步了。

金里奇还以不久前卡瓦诺大法官任命一再受到阻挠为例,当左派们对此反对时,他们就到最高法院的门外抓门、拍门。金里奇对此表示,他的目标是要确保在接下来的40年里,让那些无视秩序的左派们离最高法院席位最近的地方也就是“在门外抓门而已”。

金里奇还提到一个颇耐人寻味的真事:在做这个节目的头一天晚上,他接到一个75岁老太太的电话。那位老太太和她的家人一直是民主党人,她告诉金里奇,在卡瓦诺确认大法官听证会后,她和她在四个州的家庭成员都从民主党换成了共和党,因为她和家人都很厌恶现在民主党的作为,现在的民主党已经不再是当年约翰·肯尼迪总统时的民主党了。

事实上,民主党内也分为保守、中间和自由、进步等派别。过去保守派民主党一直是党内重要的力量,他们大多来自中西部和南部州。这些民主党中的保守派反对医疗改革,反对严格的枪支管制,反对堕胎等,这使得他们在制衡自由派民主党势力的同时,也更容易与共和党达成一致。

2010年美国中期选举时,共和党在联邦众议院选举大获全胜,中西部和南部的保守派民主党人纷纷落选,这使得众议院中保守派民主党人数下降,力量受到削弱。而中间温和派民主党人通常支持“混合式”的政治观点,如支持较强硬的“军事行动”,更愿意削减福利支出,推行减税政策等。其在克林顿时期人数超过其他派别的民主党人。

至于自由派民主党人则属于中间偏左,与保守派和温和派相比,他们通常支持新政自由主义的经济政策,反对好战的国防、外交政策,支持“开放”的社会政策。他们常常与更左的“进步派民主党人”重叠。

在奥巴马就任总统后,自由派成为民主党的主流,以民主党众院领导人佩洛西为首的民主党议员,全力支持包括“健保改革”、“移民改革”等自由派议案,与共和党背道而驰。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美国众议院中民主党议员中最大的派系乃是进步派国会党团。其拥护全民健保制度、激进的公平贸易法案、最低生活收入法案,并发起罢工集体谈判权利、撤销美国爱国法的许多条文、在联邦政府成立一个“和平部门”,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对他们认为“富有”的人增加所得税率、对那些他们认为“贫穷”的人减少税率;并且全面增加联邦政府的福利制度开销和规模,等等。

从众议院民主党成员的构成,就可以理解为何卡瓦诺大法官的任命,要被民主党人百般阻挠,因为他们绝不希望看到未来几十年美国最高院走向保守,但人算不如天算,卡瓦诺被任命后,美国最高院有保守倾向的大法官已达到5人。

显而易见,卡瓦诺任命案中,民主党人令人难以理解的阻挠,已经让民主党内的保守派和温和派选民大失所望,打电话给金里奇告知因厌恶民主党做法,全家从民主党换成了共和党的老太太,就是其中的一例。此外,民主党快速滑向极左,不断对公司和企业收税来补贴免费医疗、免费大学教育、接纳移民等主张,也并不为传统民主党人认同。而部分民主党人的转向,对于即将到来的至关重要的美国中期选举的民主党候选人而言,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要知道,让坚定支持宪法第二修正案、反对堕胎、反对大政府和福利、反对高税收、主张自由贸易的共和党基本盘去支持持相反观点的民主党,显然是件难事。当前,随着美国经济的持续上扬,失业率的下降,川普总统支持率已达46%,其在共和党内部的支持率更高达90%,因此共和党基本盘回应川普的号召,在中期选举中积极投票给共和党候选人绝对是毋庸置疑。加上倒戈的民主党人,结局或许不难猜出。

尽管近日有主流民调显示民主党可能在众议院翻盘,但也有分析指出,民主党在参众两院都不会取胜。美国戴顿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陈力简9月撰写的《美国中期选举民主党胜券在握?看过基本盘该心凉了》就认为,共和党胜选的可能性越来越大,而且新的国会中,共和党国会将会和川普政府保持高度一致。

金里奇也表示,共和党将在参议院众议院赢得更多席位,因为选民们对民主党的所作所为很反感,有点害怕他们得势后的结果,而这个结果会吓到那些左派。

究竟选举结果如何,再过一周就可见分晓,而此前的这些预示也切莫忽视。  #

责任编辑:莆山

评论
2018-10-30 2:58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