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纽教授遭中共威胁 全球吁新西兰直面中共

人气: 146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8年1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扪心综合报导)新西兰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教授因发表学术研究报告揭露中共统战系统利用金钱开道、大举渗透新西兰等西方国家,而多次遭到恐吓和威胁。全球多位学者都加入了支持布莱迪教授的行列,呼吁新西兰政府对任何威胁学术自由的企图说不。

星期一,新西兰29名学者签署了一封致总理嘉欣达·阿丹(Jacinda Ardern)的公开信,支持因学术研究而遭到恐吓的著名中国问题专家、坎特伯雷大学教授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敦促新西兰政府发声支持学术自由。

此前一周,布莱迪再次遭到威胁和恐吓。媒体报导推测,原因应该与前几次一样,因为她的研究工作揭露了中共统战系统在海外,包括对新西兰进行大规模、全方位的影响和渗透

布莱迪教授的工作得到了中国观察家和西方的外国政策专家们的广泛关注,包括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德国和法国等。

公开信中说:“我们敦促嘉欣达·阿丹就布莱迪教授的案件明确表示将捍卫新西兰的学术自由,并要非常明确地表示,不会容忍任何旨在压制新西兰学术声音的恐吓和威胁。”

这份公开信的签署者包括国际特赦组织新西兰分部执行董事Tony Blackett、新西兰替代方案智库联合创始人Anne-Marie Brook、调查记者Nicky Hager、奥克兰理工大学政策观察主任Julienne Molineaux、情报分析师Paul Buchanan,以及来自坎特伯雷、奥克兰、奥克兰理工、奥塔哥、怀卡托、维多利亚等大学的二十多位新西兰学者。

此外,美国马萨诸塞大学的Christopher Fung博士、正在伦敦经济政治学院攻读博士的社会经济学者莫志明(Tze Ming Mok),也都加入了支持布莱迪教授的行列,呼吁新西兰政府更加认真对待布莱迪教授遭到的威胁。

国际学者:布莱迪的研究关乎全球

此前一周,两位著名的中国历史和文学专家杰瑞米·巴尔梅(Geremie Barmé)和约翰·闵福德(John Minford)教授写信给新西兰和澳大利亚的学术界,要求他们支持布莱迪和她继续进行学术研究的权利,以利提高西方社会对中共渗透的认识。

巴尔梅是布莱迪在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攻读博士时的导师,是澳大利亚研究中心“世界里的中国”的创始董事。他与布莱迪的前任导师闵福德于11月17日写信,请求其他研究和教授有关当代中国学科的学者们公开支持布莱迪和她的学术研究工作。

信中说:“自2017年9月以来,布莱迪教授的工作吸引了全球广泛的关注,但它也遭到中共官方的诽谤。”

“无论如何,布莱迪教授的工作持续影响着关于中国是否是国际舞台上的‘强大力量’的争论,她的研究有助于欧洲、北美和澳大利亚等国的实际政策讨论。这项工作与她的祖国——新西兰的公共生活和未来更加紧密地相关。”

巴尔梅说,虽然布莱迪可能正在新西兰“孤军奋战”,但她在全球并不孤立。

今年,国际外交政策专家和研究人员一直在制作支持她工作的报告,但她是最早阐述中共软实力影响力的学者之一。

中共威胁挑战所有人 新西兰或成“软肋”

巴尔梅说,因为新西兰政府对中共的渗透和影响问题缺乏回应,这加强了全球对新西兰已成为中共渗透西方的“软肋”的看法,就是说新西兰差不多快成为中共的附庸国。

他说,现在是各国政府该长大成熟并制定出自己路线的时候了,而不是采取简单的方式,或者选择川普,或者同意中共的“没发生什么事”的掩盖。新西兰再也不能“脚踩两只船”。

“中共对这个地区的所有人都构成了挑战,这需要这些政府在与这个崛起的超级大国打交道时更加聪明。这种超级大国在很多方面都具有攻击性、极权主义,很多方面都很凌弱和恶劣,同时也是多变和复杂的。”

在维持工作关系的同时,又能直面中共,这很难。巴尔梅说,“这是项艰苦的工作,而且是持续不断的工作。(新西兰)政府希望能够做好,但却无法做到这一点”。“这是真正的问题所在,新西兰不需要面对这个。但你必须坐下来,你必须出台一个一贯的长期政策,至少在这届政府的执政时间里。还有,你怎么样表达这一点”。

“我觉得他们没有那样做,嘉欣达·阿丹只是在逃避”。巴尔梅说,政府必须制定一项有原则的、独立的外交政策向公众表达清楚,以便人们了解这些问题,而不会让辩论变成反华或仇外心理的辩论。

他说,国际外交政策和学术界对布莱迪案件非常担忧,他还引述了美国哈佛大学和康奈尔大学同寮们的呼吁:“新西兰政府不采取行动,才是人们真正担心的问题。”

外交政策须独立 更须透明

外交政策智库——新西兰替代方案(New Zealand Alternative)的董事托马斯·纳什(Thomas Nash)说,这封公开信是关于新西兰人与其他致力于新西兰在全球角色的人的团结。

“但更广泛的一点是,新西兰的外交政策已被系统地屏蔽起来,可以不受公众监督。这包括我们与中国和美国等大国的关系,一般都被简化为贸易和安全问题,而不是在志同道合的精英之外进行广泛的讨论。”他说。

“当政治领袖说没有其它国家能够决定我们与其它国家的关系时,那就意味着有什么问题发生了。”

纳什说,需要对新西兰的外交政策以及不同国家在新西兰所扮演的角色进行更公开的批评和讨论。

“我们知道最终总得有人就这些问题进行政治呼吁,但在一个开放的民主国家,我们不应该把这些问题留在密室中讨论。”

纳什说他希望这封公开信有助于鼓励公开讨论,而不会助长“歪曲夸大和仇外心理”。

布莱迪案件已引发寒蝉效应

国际特赦组织新西兰分部的社区经理玛格丽特·泰勒(Margaret Taylor )表示,国际特赦很高兴能够为布莱迪提供支持,她仅仅因为自己的工作而面临被孤立。

泰勒表示,政府应该在警方发布调查结果时采取行动,但与此同时,阿丹应该更加直言不讳地谴责恐吓,并支持学术自由。

布莱迪的案件已经在中国学术界已经引发了寒蝉效应,一位公开信的签署者担心她可能会成为(中共攻击的)目标。

“我知道人们为什么会选择自我审查了。”泰勒说。

周一,在内阁后新闻发布会上,阿丹表示,她对这个问题保持沉默是恰当的,因为在警方调查期间不好发表评论。

“如果我收到一份直接报告,说有那样一个问题,可能直接归因于中共,或者跟中共有关,我就会采取行动。但我没有收到这样的信息。”她说。

去年12月和今年2月份,布莱迪的办公室和家里多次发生入室盗窃事件,丢失的都是与她学术研究相关的电脑、储存卡等电子设备。

两周前,布莱迪的车库被破门而入,她的汽车轮胎被放气。机械师说,这可能导致司机在刹车时失去控制而出车祸。

阿丹表示,她绝对捍卫和支持学术界的学术自由权利,并希望新西兰的学者们“能够继续自由地做好自己的工作,不受这件事情的负面影响,不受新西兰政府或者任何其它政府的影响”。

阿丹说,如果警察报告指出对布莱迪的恐吓来自中共,她会就如何处理而采纳建议,但她不会因为不确定的事情采取行动。

东亚峰会期间遭冷落

这封公开信正好是在阿丹准备对中国进行首次国事访问的时候发表,但现在这个访问至少要到明年才会发生。

阿丹一直计划着今年就能够访问中国,但自从她休产假以来,日程安排就出现了问题。但她没说日程问题是因为她、还是因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

一些评论认为,缺乏中国方面的邀请是一种遭到冷落的表现,但阿丹说她不那么认为。

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东亚峰会期间,阿丹在新加坡与中共总理李克强举行了双边会晤。

两人就贸易问题进行了简短的讨论,包括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升级,但没有就“一带一路”倡议或她对中国的访问进行实质性的讨论。不过,她确实提出了与中国维吾尔族人有关的人权问题。

中国问题学者文昭在分析中共官员在亚太经合会期间,对东道主巴布亚新几内亚政府颐指气使时表示,这些人把参与中共“一带一路”的巴布亚新几内亚当成了中共的附庸,所以他建议跟中共打交道不能太过软弱,否则绝对得不到中共应有的尊重。#

责任编辑:徐亦扬

评论
2018-11-27 1:01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