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中国“芯”为什么不强

中兴事件充分暴露了在中高端芯片上,中国极度依赖美国进口,几乎找不到替代方案。(LLUIS GENE/AFP/Getty Images)

人气: 3674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12月03日讯】122日,在G20期间的川习会后,中美同意关税战暂时休兵。

今年4月以来的中美贸易战,即便是互征重关税,也无非是增加了双方货物成本,然而美国制裁中兴通讯的禁运令,却几乎导致该公司无芯可用。

中兴事件充分暴露了在中高端芯片上,中国极度依赖美国进口,几乎找不到替代方案。在中兴被制裁后,419日,中共党媒《人民日报》刊文《中国将不计成本加大芯片投资》。

7月则有媒体以“芯片是急不来的,砸钱没用”为题报导,披露了华为掌门人任正非在内部及欧研所座谈会上的部分讲话内容。该报导还称,在任正非看来,现阶段中国和美国之间的技术和科技差距依然很大,估计未来2030年,甚至5060年还不能消除。

在芯片、晶圆、集成电路等产业,及其所在的半导体行业技术,中美之间的巨大差距如何形成,网上有大量关于这方面的文章,在此梳理相关资料并简述如下。

美国1950年发明半导体技术不久,第一块硅单晶诞生1952年,第一块集成电路诞生1958年。

中国在1956 年开始半导体业。1958年至1960年中共大跃进,用“三年自然灾害”掩盖数千万人被饿死的真相。1965年第一块集成电路诞生。1966年爆发文化大革命后,有文章写道:一度采用群众运动的方式全民大搞半导体。当时,报纸上长篇累牍地宣传:街道老太太在弄堂里拉一台扩散炉也能做出半导体。这种违背基本规律的鼓吹,严重冲击了正规工厂的半导体生产研发流程。

一般认为,美国能够成为科技强国,不仅是本国的人才养成有道,培养了大批有才干的科学家和工程师,而且也得益于二战期间因受迫害而流亡到美国的一批优秀欧洲科学家。

而文革时,中共却迫害了不少留美归国的科学家。王守武创建了中国第一个半导体研究室,美国普渡大学毕业的他,文革中被停职批斗,备受诬蔑和诽谤。谢希德是中国半导体物理的奠基人,获麻省理工学院博士,文革中他被整成走资派,每天工作是扫厕所。林兰英是宾夕法尼亚大学固体物理学博士,做出了中国第一根硅单晶棒,文革中不仅她自己受辱,她的父亲还被造反派在火车上殴打致死。

文革期间流失了多少工程师和科学家,还有多少不堪受辱而自杀。反观美国,19687月,加州诞生了世界上最大的半导体公司英特尔(Intel),将高阶芯片设计能力与领导业界的制造能力结合在一起。

中国直至70年代才又重启半导体业,而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半导体行业的状况,正如王守武19778月说的这番话:“全国共有600多家半导体生产工厂,其一年生产的集成电路总量,只等于日本一家大型工厂月产量的十分之ー。”

80年代开始,集成电路行业更多受到了“造不如买”的路线的影响,不但赶不上日本、韩国、台湾,与美国的差距更是拉大了。

90年代中国进入“举国造芯”。中共曾称要“砸铁卖铁”也要把半导体产业搞上去。在“砸铁卖铁”的批复下,启动了908909工程,这也分别是江泽民主导的“八五”、“九五”期间相关的重点工程。

19909月启动的908工程,没有达到预期效果,使中国半导体又浪费了5年的宝贵时间。19963月启动的909工程,投资达100亿人民币,由上海华虹承担。但华虹根本不可能依靠国内的集成电路设计填满生产任务,遂于1999年与日本NEC合资。到了2001年,华虹NEC亏损13.84亿,当时批评纷至遝来,无数媒体指责“光靠砸钱做不起芯片”。

江泽民主导的“十五”(2001—2005)计划扶持半导体产业,这次砸钱高达3,800亿人民币。在“十五”计划出炉前,200011月,上海宏力半导体成立,由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与台湾台塑集团王永庆之子王文洋合资,在浦东地区兴建三座8吋及三座12吋晶圆厂,总投资额高达64亿美元,被外界喻为当时中国空前最大的半导体投资。

宏力半导体成立时宣称“为建成植根中国、跻身世界行列的半导体企业迈出了第一步”,仅三年多时间,因量产不达标及营运亏损,王文洋黯然退出,宏力半导体最后被并入上海华虹半导体后注销。

2000年后,信息产业部等推动“中国芯”工程,所谓大力扶持自主IC产品的研发,一波波“中国芯”问世,学术骗子也粉墨登场,代表者上海交大教授陈进2003年推出的“汉芯一号”。

同时2000年起,官方从补贴半导体研发的角度移转到投资股权,2003年后,中国的芯片、IC市场上,大大小小玩家一堆,热衷的不是研发,是资本游戏,股市圈钱。知名者如中星微电子,由“星光中国芯工程”总指挥邓中翰创办,2005年登陆纳斯达克。然而中星微上市后,很快就蜕变成一个国企式伪科技企业,最后以退市收场。

90年代举国造芯,到21世纪初造芯造假,热衷资本游戏,又在2006年汉芯案公诸于众后,芯片热潮消退,相关产业来到一个谷底,中国芯片事业受此影响,这十多年基本上发展变得很缓慢。

文革十年迫害很多工程师和科学家。而在江泽民1999年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中,同样迫害了大量的科研工作者。如被江泽民下令“限期转化”的李志刚,是原国防科技大学计算机学院计算机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博士期间攻读人工智慧等,并担任过两个军用项目的关键技术研发人员。像李志刚这样愿意苦心孤诣搞科研的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的不计其数,这也是中国科技领域很大损失。这也说明,在中共治下,当局的政治私利永远大于科技和国家发展的需要。#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12-03 1:3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