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名言

《和俗童子训》(四): 自古“慈母”多败儿

作者:贝原益轩; 编译:刘如
教养孩子,须以义方训诫,不可娇惯,以防姑息放纵。(photos.com)

切忌过度娇养(导致病弱之躯)

一般来说,养育孩子,切勿从一开始就过度疼惜和娇养。因为过度的娇养,反倒有损孩子的健康。厚衣足食,往往养成病弱之躯。薄衣少食,方能使孩子安康病少,顺利成长。(译者注:作者本人是个儒医,既懂儒学过犹不及的中庸之道,又深谙中医养生法。所以针对富贵家庭因太过疼爱孩子的育儿方式而提出训诫,并非让人走极端,真的去让孩子受冻,而是针对过度保护的弊端,让父母保持理性,注意适当减少衣物,节制饮食。)

我们经常看到,富贵家的孩子,往往体弱病多,而贫贱家庭养育的孩子,却反而身强体健,不太容易患病。就是这个道理。

孩子刚出生时,父母可以把大人穿过的旧衣服改制成婴儿的衣物,因为新布过于密实,不宜散热,热气被捂得严严实实,就会招来病患。古语有言:欲使小儿安,三分饥与寒。(译者注:出自元代儿科医学家曾世荣的《活幼心书》:“四时欲得小儿安,常要三分饥与寒;但愿人皆依此法,自然诸疾不相干。”讲的都是过度保养反招其害的道理)三分,指的是十分里的三分,古语的意思是不要吃得太饱,穿得太暖,要留三分余地,稍稍让孩子感受些许饥寒,才真的是对孩子健康有利。这是古人健康育儿的良方。

世俗之人,多因无知,给婴幼儿喂乳喂食时,让孩子吃得太饱。或者甜食和水果让孩子吃得太多。这些做法,都会导致气滞不通、脾胃受损,因此极易患病。婴幼儿因突发病症而死去的,原因往往就出自这里。

再者,穿得太厚,频添热烦,多汗,损害元气(译者注:肾脏之气即为元气,而肾脏管人体津液和骨髓,出汗过多,必然容易泄漏肾脏的先天精气)筋骨自然不坚实,身体就会变弱。这些做法,都是发病的根源。

无论是中国还是日本,自古孩子的衣物,都会在两胁处开叉,为的就是孩子气旺,热多,好让孩子的身体得以散热。所以,碰上天气好,就要让孩子在户外活动,接触阳光和清风。这样做,会使孩子皮肤健康,血气强健,不畏风寒。否则,就会使得皮肤很弱、畏寒,无法抵御风寒的入侵,稍有寒气,便觉风起难挡,极易受寒得病。所以,一定要将正确的养育法反复告知跟随在孩子身边、负责日常衣食的侍从和乳母,让他们深切理解,谨记在心。

义方与姑息

教养孩子,须以义方训诫,不可娇惯,以防姑息放纵。所谓义方,就是以仁义的做人正理来教导孩子,纠正其不正的地方。这样教导,会让孩子长大后受益,得到后福。所谓姑息之爱,大多指妇人娇惯溺爱孩子,总是心疼孩子而不忍训诫,容易让孩子随心所欲。如果不分好坏地满足孩子的一切欲望。错了也不加斥责,放纵姑息,就会导致孩子任性妄为。这样的教育,必然招致后患,毁掉孩子的一生。

幼年,须尽早抑制任性的行为,不可放纵私欲。溺爱导致骄奢妄为,将来必成祸端。

严格教导

父母教子,必须严格专注,只有这样,孩子才会对父母心生敬畏,牢记教导,谨慎于自己的言行而不敢任性妄为,或存侥幸之心。为此,才能奉行孝道。父母如果过于宽容放纵,孩子便觉得父母所说不必在意,于是不听教导,不敬父母,不遵孝道。妇女多不晓此理,易娇惯溺爱,纵容孩子的任性行为,随着孩子年龄的成长,任性的行为就越来越严重。

凡夫俗子,因正理不明,极易在孩子面前迷失自己,因疼惜之情过重而失去理性,变得糊涂。无法察觉孩子的错误之处。日本古代民谣唱到:“为人父母,即使平常身处是非之地不迷途,一旦面对孩子,就会迷失方向。”中国谚语也说道:“人,难知其子之恶。”说的是同一个道理。过于溺爱,即使看到孩子有错,也会失去理智,不忍责罚,轻易就原谅了,此为教子无道,迷失正途。

为人父母者,几乎都会将自己的孩子视作掌上明珠,哪里想到,正因如此,容易娇生惯养,致使孩子变坏而迷失善良的本性,长大后无法安身。世间少有父母能预先清醒地懂得这个道理。甚至还有不少人,即使正眼睁睁地看着孩子一步步走向堕落,也完全意识不到,原因出在自己没有好好教育孩子。只是单纯地觉得孩子实在是很不幸。

再者,母亲往往偏护孩子,刻意掩盖孩子的错误和恶行,不让孩子父亲知晓,父亲因此没能尽早纠正其恶习,致使孩子得不到良好的教育,一生成为不肖之子。或无法持家安身。何其可悲。难怪程子(译者注:就是中国“程门立雪”典故里的北宋著名教育家程颐)的母亲曾说:“孩子所以不肖,往往是母亲掩其过,而父亲不知的缘故。”

译者解读:程母教子  不娇养  不掩过

以上内容,是《和俗童子训》卷一  总论上,第5、7、8三个小节的内容,无论是身体之养,还是品德教育,都以不可过度溺爱为核心,所以其主旨就是告诫父母——自古“慈母”多败儿(身心两败,权作该期标题)。并举出北宋教育家程颐之母的训诫作为例证。正因三百年前的江户时代,作者留下这部教诲,深切地影响了日本后世,他们养儿继承了中国古训,保持三分饥寒,谨防慈母过度溺爱,传至今日。下面看看程子之母是如何教子的。

 程子之母,指的就是北宋著名的哲学家、教育家程颢和程颐的母亲候氏,成语“程门立雪”的程门,就是指他们两兄弟门下。母亲因教子有方,不输孟母,被皇帝封为上谷郡君。

侯氏出生于书香门第,其父侯道济任过北宋尚书。她自幼聪慧过人,博闻强记,好读史书,见识过人,是北宋著名的才女。19岁嫁宋太中大夫程晌,生子女6人,但活下来的只有程颢和程颐兄弟俩个。即使这样,她教子从不溺爱,十分严格而耐心地随时关注孩子,不停地教导。

“二程”的成就正是来自母亲的悉心教诲。程颢说:“颢兄弟平生于饮食衣服无所择,不恶言骂人,非天性也,教之使然也。”“二程”小的时候刚学会走路,家人惧其跌跤,常抱着不放,她见后责备家人说:“怕孩子摔倒,啥时才能让他们学会走路呢?”每逢吃饭时,她总是让孩子坐在自己的身边,当孩子索要好食时,她就严加制止道:“少时美味佳肴,长大后如何是好?”

丈夫有所怒,她必为之宽解;而孩子有过,则从不掩饰。可见其见识异于常人。她常说:“孩子所以不肖,往往是母亲掩其过而父亲不知的缘故。”

“二程”自幼聪明好学,但侯氏却从未因此而放松对他们的严格要求。她经常告诫孩子,“神童”最终难成大事,并在孩子用的书本上亲书“我爱惜勤读书儿”和“殿前及第”等字样,以激励孩子勤奋读书。

 后来,兄弟二人都知名朝野,门徒遍及天下。可见严母持之以恒的耐心教导方为真爱。

责任编辑:卢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