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精日?邪恶莫过精俄、恩日,乃至“精邪”

作者:耿耿星河

人气: 3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3月12日讯】中国近代史上,伤害中华民族最重的两个国家:俄国(俄-苏-俄)和日本。日本作为帝国主义国家掠夺资源、企图侵占和吞并中国,其罪恶妇孺皆知;而俄国对中国的伤害远非一般帝国主义国家可比。它在清政府后期通过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大肆逼迫清政府割地赔款是其一,更恶劣的是,通过它作为跳板,一个差点扼杀中华民族高贵灵魂的马列邪教趁虚而入,最终骗取了政权,在中国安营扎寨,实现了政教合一共产制度。

日本帝国主义的罪恶、给日本人做汉奸者的罪恶,一定程度上是有目共睹的。当然,还有相当一部分中共勾结侵华日军的史实正在被披露,暂且不谈。

饶是日本帝国主义伤害中国之重,且看毛、周如何“感恩”:

海外英文网站披露但中共官方不敢公示的毛1972年9月27日晚与日本首相田中角荣会面时的相关谈话。彼时田中曾向毛道歉,但毛却说:“不是对不起啊,你们有功啊,为啥有功呢?因为你们要不是发动侵华战争的话,我们共产党怎么能够强大?我们怎么能够夺权哪?怎么能够把蒋介石打败呀?”

1956年11月,日中友好协会第一任会长、原参议院副议长松本治一郎前往北京参加孙中山诞辰90周年纪念活动时,周恩来就曾向其表示:“日本人是无罪的,中国丝毫无意要求日本进行战争赔偿。”

精日更邪恶的岂不是把日本军国主义当恩人的“恩日”?

苏俄马列邪教主义的邪恶、给俄国人做汉奸者的罪恶,一直被中共掩盖和美化。俄国侵占中国超过一百四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的罪恶固然大,但与其邪灵肆虐中华、最终毁灭人类的终极目的相比,应居其次。

中共借助苏俄出钱出力在江西建立的苏维埃政权,是地地道道的汉奸卖国政权,这是精俄

精俄恩日,是中共曾经的表现。但远非止于此。

只要揭露中共的罪恶就是不爱国,谁要说中共祸国殃民谁就是“汉奸”。王毅看似逞凶装恼骂“精日”,实则是一瓢脏水泼上所有中共眼里的敌人。官媒一篇文章标题《“精日分子”与在海外以身试法的人》道破其弦外之意。

精日、精俄,实际上都是不太准确的说法。被共产邪教洗脑成功的人,很难找到对现世间某种身份或学说的精神认同,简单列举下面两种情况很难判断属于精啥。

对于司马南之流“骂美国是立场、移民美国是生活”是精啥?

先是苏联老大哥,接着批苏修,再接着吸取苏共解体教训,再到现在的“中俄合作没有最好只有更好”,究竟是精啥?

看一段《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中共——万变不离其邪”,我们就能找到答案:

前三十年“路线是个纲”,用路线问题大搞权力斗争;后几十年一样上演着派系间黑箱政治的“篡党夺权”;

前三十年“抓革命,促生产”,“阶级斗争,一抓就灵”,挖出的阶级敌人越多,官儿做得越大;后几十年是用经济来维护统治的合法性,追求血腥的GDP至上,不顾及民生与环境,只为升官发财;

前三十年让民众仇恨“国民党反动派”、仇恨“美帝野心狼”;后几十年让民众仇恨自由及西方民主理念、仇恨“真、善、忍”的普世价值观;

前三十年“与天斗与地斗”,“敢叫日月换新天”,改造山河,破坏自然;后几十年为了发财致富,急功近利,污染环境,浪费资源,透支子孙后代的生存资本;

前三十年有“三反”、“五反”、“大跃进”、“反右”、“破四旧”、“文革”、“反击右倾翻案风”等各种政治运动;后几十年有“反精神污染”、“反自由化”、镇压天安门群众运动、迫害法轮功、镇压维权民众、打击维权律师等各种运动;

前三十年煽动夫妻反目、父子互揭,制造人伦悲剧,鼓动告密,致使人人为敌;后几十年发生的所谓“揭批”法轮功有过之而无不及,开办无数的洗脑班,利用亲情、就业、工资、住房来要胁,强制转化;

前三十年以无产阶级专政的名义制造多少冤假错案,杀害了多少无辜的生命;后几十年发生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及良心犯器官牟取暴利,更是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前三十年崇拜挂在墙壁上的毛像;后几十年崇拜印在人民币上的毛像,都是远离神的肮脏行为;

前三十年用无神论洗脑,要把“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后几十年在迫害民间传统信仰时发起的那一场无神论的宣传,用科学的大棒打击传统信仰,那种媒体宣传的邪恶程度,从报纸、电台、电视到无远弗届的互联网,可谓前无古人;

前三十年用斗争扼杀人性,让人不敢讲真话,谎言假话大行其道;后几十年更是爆发了“诚信危机”,假货遍地,毒食品盛行。假烟、假酒、假奶粉、假车票、假文凭……大概凡是能买到的商品、有价值的证件、牌照,都有造假的。利用高科技做出的种种有毒食品,是前三十年的人想都想不到的;

前三十年有“亩产万斤”的荒唐造假;后几十年有“天安门自焚”骗局,不知蒙蔽了多少人,搅动起多少仇恨;

前三十年是闭关锁国,关起门来一言堂;后几十年是资讯封锁,敏感词过滤,实名制监控;

前三十年是砸孔庙,破坏传统文化;后几十年是修孔庙,因为孔庙可以发展旅游经济来捞钱,糟蹋传统文化;

前三十年政治挂帅,破坏传统文化,打掉传统信仰,用政治的手法搞经济,出现了濒临崩溃的经济危机;后三十多年一切向钱看,用经济手法搞政治,用金钱物欲和情色迷乱来填补信仰真空,带来的是触目惊心的道德危机。其实,过去的经济危机里包藏着道德危机,只是等到今天物欲横流的时候才总爆发;今天的道德危机也包藏着经济危机。经济是人的行为,人是受道德支配的,所以经济归根到底受制于道德和信用。没有道德的经济必然走不了多远,危机的爆发也是迟早的事情。

……

我们可以一直对比下去,但是已经没有必要了。共产党的统治手法不断变换,其邪恶本质和终极目的没有变,而且永远不会变。

至此,答案揭晓:中共邪教洗脑成功的党内或党外、包括政治和尚、政治主教在内的人,如果对他们做个精什么的判断,就是“精邪”,即把马列邪教歪理邪说奉为真理。套用知乎上对“精日群体”定义,给出“精邪群体”定义是:“崇拜西来邪灵、崇拜假恶斗,达到仇视中国历史、仇视中华文化,仇恨真、善、忍为基本精神的普世价值,以身为儒释道文化教化的华夏子民为耻的群体”。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8-03-12 12:24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