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共产主义的真相

《九评》编辑部新书——《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大纪元制图)

人气: 1590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5月01日讯】自1978年底,中共邓小平实施“放权让利”经济改革,以及1980年代柏林围墙倒塌和苏联、东欧、波兰等共产国家纷纷放弃共产体制之后,世人以为共产主义已成明日黄花,被唾弃了。

197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已故的自由经济大师弗利曼(Milton Friedman)在1993年2月于《资本主义与自由》(Capitalism and Freedom)1982年版的〈中文版作者序〉中就这样写着:“……最重大的行为变革发生在原本是共产主义的国家,包括苏联和其卫星国,以及中共。那些国家试图以自由市场取代中央集权控制,来获取最大可能的利益,位处于西半球的我们对这些发展深感得意。共产主义的瓦解使我们相信,我们正在进行的任何事情都是正确的。其实不然,似乎我们正努力走向五十年前的共产主义国家之形态,而共产国家正在努力走向七十五年前我们所处的国家之形态。……”

连名家都看走眼

弗利曼用来判断的准则是“政府角色、政府干预的强弱”,他以为原先的共产国家已放弃中央集权,而西方国家却走向共产国家之形态。事实证明,弗利曼对西方国家的观察是正确的,但对原先共产国家的观察却是错的,尤其对中共更是。中共领导人很明白的标示他们实施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而自由民主西方世界不约而同走往“福利国”,实施“社会福利”,这也是社会主义。所以,全世界都实施社会主义,而1974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之一、已故的海耶克(F.A,Hayek)在1944年出版的名著《到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中将法西斯主义、社会主义与共产主义、集体主义视为同宗近亲,而共产主义是最彻底的社会主义形式。其实,连各国政府最常用来拼经济、救经济的凯因斯政策或凯因斯主义也是社会主义呢!

所以,当今全球都实施社会主义,也都是共产主义,难怪从以前共产主义社会来到西方国家的人会发出“这里好像共产主义一样,只是不讲暴力革命那一套。表面上是自由社会,实质上好像全世界都是在搞共产主义。”的感叹。共产主义为何挥之不去?共产主义为何像九命怪猫?俗话说:“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除非找到共产主义的根源,才得以根除,也才能免受其荼毒。那么,共产主义到底是什么?

众所周知,共产主义是马克思(Karl Max)创造出来的,是在19世纪他的《资本论》这本名书中酝酿的,迄今该书还是一直在各个社会流传。而马克思提出共产主义,是要打击资本主义并取代之。原来工业革命让全球生产、所得、财富暴长,虽然人类跳出贫穷陷阱,却又出现“贫富不均”,资本家被认为剥削劳工,劳工不但领低薪还在不良的工作环境中煎熬,而童工更是到处都是,大文豪们将这些情况扩大渲染,于是“悲惨世界”的景象深印人心。马克思以《资本论》吹起斗争资本家的号角,甚至演变成穷人翻身的流血革命。资本主义和市场经济受到指责、挞伐,政府中央计划,集权独裁、保护主义、管制和干预市场成为主流。

同样的故事到二十世纪再度重演,金融风暴、金钱游戏、房地产炒作、中产阶级消失、M型社会等等鲜活贫富悬殊两极化事实,兴起一波波全球化的寻找病因好对症下药热潮。2014年出版的《21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wenty-First Century),这本七百页的全球畅销书可说作了总结。

那是法国经济学家汤马斯‧皮凯提(Thomas Piketty)写作的,他被称为“马克思还魂”,其著作更明说是“21世纪资本论”,意即“资本论的新世纪版本”。该书认为资本主义是造成收入与财产持续分配不均的主因,皮凯提根据三百年的具体数据,提出两大论点:一是除非有大规模战争和政府的介入,资本的年报酬率约百分之四至百分之五,而经济成长率仅百分之一‧五左右;二是如果“资本的年报酬率一直大于经济成长率”,贫富差距将继续扩大,致富者愈富贫者愈贫。于是皮凯提建议政府应对富人以“课百分之八十重税”来消弭所得分配的不均。

马克思、共产主义还魂

这本书的畅销显示其论点获认同,而国际货币基金(IMF)建议,中国和印度要加税与提升基本工资,以便创造贫富均霑的发展模式,遏阻贫富差距扩大,以及世界银行资深总监呼吁各国政府要创造工作机会并改善劳工待遇,都显示全球舆论倾向主张政府出面强力干预市场,并以课重税和强制加薪等方式解决问题。

其实,这些说法与做法自19世纪以来一直存在,就是指责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谴责自由市场,期待大有为的政府驯服可恶的资本家、大企业,并以重税方式惩罚可恶的剥削者,终而达成公平正义的社会。

这些说法与做法都高举“公平正义”大纛,以抗争方式要政府大力保护弱势者,结果劳资对立、阶级对立、世代对立…..等等争议愈演愈烈,使社会永无宁日,争争斗斗几近“人人为近敌”,海耶克早已说会“走向奴役之路”。这些将政府“神化”(具无所不能神力),认为人间“对立、冲突”是常态的主张是社会主义左派的思维,其实骨子里是道道地地的共产主义。即便共产极权社会已证明是“生灵涂炭”,而社会主义、社会福利制度也被证明是“包着糖衣的毒药”而戕害生灵,为何还依然被世人、尤其是知识分子崇奉呢?原来它们被认为是一种学说(思想)、一种主张、一种信仰,毕竟“主义”被诠释为“思想”、“信仰”、“力量”,不至于会有致命的危险。不过实情并非如此。

认清共产主义的本质

当今这些以“社会主义”为代表的各种学说,都充斥共产主义基因,不只是“包着糖衣的毒药”,其本质是一个“邪灵”,它由“恨”及低层宇宙中的败物所构成,它仇恨且想毁灭人类。它不以杀死人的肉身为满足,还要让人的道德败坏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使生命真正的死亡。“共产邪灵”就是要使全人类都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中,让人类毁灭。从它出现迄今一百年已造成上亿人的死亡,如今更隐匿在社会主义下,由中共经济的发展来毒害全人类,此刻正处于毁灭的悬崖边,除非世人能赶紧觉醒,将邪灵铲除、消灭,否则人类就要灭亡。那么,在这危急存亡之秋,到哪儿寻得灵丹妙药呢?

这本“九评编辑部”写作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就是救命书,它从五千年前人类文明时期谈起,一步步揭开共产邪灵的阴谋,并指点人类如何自救的迷津,任何一个不想在这最后关头被淘汰、消灭的地球人,赶紧来读一读吧!#

责任编辑:南风

评论
2018-05-01 2:0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