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灾异警世

逆天而为痛悔迟51:1942——英中毁佛继天谴,逆天惨劫醒人间(下)

图51-1 草开神奇花,预言醒中华——承载诸葛亮预言的诸葛草。

第51章 1942:英中毁佛继天谴,逆天惨劫醒人间(下)

前面几章讲过:1942年2月,戴安澜作为中国远征军的先锋,一入缅甸,就记下了那里流传了1700多年的预言:诸葛亮南征返回的时候,应土人之约,指著一种从来不开花的草说:此草开花之时,我将再来。从那时起,人们就把这种帮着蜀汉军队避防瘴气和瘟疫的、从来不开花的草叫做诸葛草[1]。直到1941年10月,诸葛草在缅甸突然开花,漫山绽放,这是5000年来第一次,缅甸人盛传:“孔明仙师要回来了。”

戴安澜《远征》第一首诗中的“花如许”,意思是:这种奇花,正如诸葛亮当年许愿的那样,将见证诸葛武侯的归来。

(接前文 逆天而为痛悔迟50:1942——英中毁佛继天谴,逆天惨劫醒人间(上)

7. 人间有劫难,道义可旁观?

前面四章,我们讲述了1942年太白守牛宿的天象,本是对英军在缅甸百年辱佛毁佛的天谴,结束英国在缅甸的统治。天象应验之际,中国远征军主帅杜聿明,一意孤行炸毁200座佛塔,犯下了更大的毁佛罪,赶上了人间现世现报的契机,把天谴顶了过去。

这样从表面上看,天象应该是中英两国的劫难,可是英方屡屡背信弃义,让远征军救护他们撤退,而远征军仁义为本,舍己为人,结果是:戴安澜的200师、孙立人38师,把对英军的天谴也扛了过来,尽管打了胜仗,但损失惨重。

该不该救英军呢?当时为了保卫滇缅公路这条中国抗日的生命线,必须去救援盟友;但是现在“事后诸葛亮”地看:救人救成了,滇缅公路还是丢了,损失比不救更惨重,得不偿失。以后人类还有类似情况,该不该救呢?

从天道上看,从人间道德来看,都应该救。人间看不到历史的因果,应该按照天定的人间道德行事,违背了人间道德,就是逆天。中国传统文化讲“仁义礼智信”,按这个做人的道德规范,当然要救;西方的基督教文化来看,西方人干坏事、背信弃义,同样是犯罪,触犯《圣经》约法中的“十诫”,同样是犯罪,后文我们能看到英军为此再遭天谴。

8. 兵家大道的修行

前面有读者也在问:“兵家杀人如麻,也能修行吗?这又是哪家的修行呢?”

了解中国修炼文化的人都知道:正路的修行,都要修道德,与人为善,不杀生,特别是不能杀人,因为杀人造下的罪业太大,偿还不起,会毁掉一生的修炼。除了佛道两家的正法门修炼,在其它不杀生的行业,勤修道德,做好事,不断提高思想境界,也能修行,但是从没听说过杀人的兵家能修炼。

乾纲乍见,正道一线

也难怪人间有这种认识,因为天法,过去是不能展示人间的。在当今特定的历史阶段,为了解开这个历史之谜,不得不再展露一点天机:战场上交战,敌我双方互杀,杀多少人都不产生业力,都无罪;而在战场以外不行,那都同样犯杀人罪。

引申开来:在战场上杀降兵,战场上借机杀战友,交战以后杀俘虏,部队不经军法随意杀人,都是犯杀人罪。有罪业,就必须偿还。正道总是窄,就这一条主线,所以才珍贵,偏离一点,就会走上邪路。

正因为如此,兵家才能修行。兵家修行到高层,是属于道家的。融入中国传统文化《道德经》里就有:“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古代把祭祀烧的纸马、草狗叫做刍狗。在高层天道看来,人类整体遭灾是整体在承受消减罪业,对未来有好处。苦难中能让人提高思想境界,传统文化中也有讲:“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自古佛家、道家的正道修行,都要吃很多苦,提高道德,要修到为真理、正义、佛法、道法不惜付出生命的境界,才能圆满。兵家大道的修行,同样要在艰苦的战争中磨练意志,提高思想境界才能提高战术造诣,为保卫国家、挽救民族的正义,不惜赴汤蹈火,付出生命。可见,修行的实质是一致的。

战可通神,方成战神

看古代那些被后世敬仰的兵家的常胜将军:韩信、赵匡胤、岳飞等人,他们的成功有共性:

(1)基本道德:行正义之师,按当时人类的道德行事,带好自己的兵,不谋私利不害民,体恤百姓。

(2)武德:止戈为武是最高境界,尽量减少伤亡,打仗的目的是胜利而不是杀人。像《第十九章 司马立场倾向强,偶做伪史歪真相》讲的因子巷的故事,赵匡胤宁可违抗皇帝柴荣的命令,也不屠城,那正是兵家大道无私的修行境界。

(3)忠义:忠于正义,这是兵家的正道,选保明主的军队,才是正义之师,打的才是正义战争。主公如果大逆不道(用人间正道的标准衡量),就不能保了,否则就是不义。后周世宗柴荣犯下灭佛的逆天大罪,赵匡胤不再忠于他,反而是顺天的正途。

(4)智勇:上兵伐谋,以最小的代价取胜,甚至不战而胜,战术上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历史上很多精彩的战役,那是兵家大道修行的成果,修的层次越高,战略战术越智慧,他们在战场上的表现也越神勇无敌。

(5)顺天合道:前面多次讲过,战争的胜负取决于天象,而天象决胜的法则,在李淳风的《乙巳占》里展现开来。战将取胜,都是战术暗合天道,或者像赵匡胤那样,有天大的功德能改变天象。所以,兵家的战争,从根本上讲,是通神的,是在人间展现神的威力。有以天象通神的,如李淳风辅佐李世民的唐朝开国之战;有以易经八卦掐算通神的,如刘基辅佐朱元璋的明朝开国之战;有以梦境通神的,如君士坦丁大帝的古罗马统一战争;有以祈祷通神的,如二战中著名的美国将军巴顿的祈祷;有纯粹以智慧通神而自己在迷中并不知道的,如韩信、刘秀、岳飞、孙立人……

能达到通神的境界,打仗才能达到出神入化,才堪称战神。古人知道这些,所以古人打仗前都要焚香祷告,求神问卜。现代人不懂这些,反而嘲笑古人迷信。后面我们深入解读仁安羌大捷的时候,大家将能看到很多神迹。

9. 毁佛落网无可逃,战神初试斩魔刀

英缅第一师,被戴安澜从同古救下来,没多久,又被日军围在仁安羌,在劫难逃。孙立人的营救,将引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天机,这里先讲戴安澜的同古之战。

人们一直在嘲笑英缅第一师胆小如鼠,对日军闻风而逃,那是因为人们看不到高维空间,在日军的背后,冥冥之中有强大力量。1942年金星守牛宿的天象,是对英缅师百年毁佛的清算,佛教的层层护法,都站在日军一边,下面的撒旦魔灵,都要消灭英缅军,这是他们丧胆的根本原因。

同古保卫战,戴安澜的200师替下了他们,就得替他们扛这一劫,也要面对这些无形力量。这样的仗,只有战神能打,因为生生世世修炼有成的人,转生到人间虽然不能带前世的超能力,但是会带护法,兵家大道的护法就是不同层次的战神,护法层次越高,在同古之战中,越能制约那些佛教护法,这样人间才有一拼。

为什么廖耀湘后来在阻击战中,屡屡重创日军主力,而在他营救同古的路上,面对小股敌军却无法向前推进?因为后来的阻击战是正常作战,不涉及天谴,日军背后没有佛教护法助战;而同古之战,是佛教护法参与的天谴战,廖耀湘无能为力。

戴安澜的同古之战,孙立人的仁安羌之战,是替英军承担罪业的“天谴战”,到后来野人山天谴、收网第5军时,戴安澜的突围战,孙立人为第5军的几次掩护战,是为第5军扛罪的“天谴战”,异常艰难。

面对一倍于己的强敌,200师固守同古12天,顶住飞机大炮的狂轰乱炸和毒气弹,以伤亡2000人的代价,毙伤日军5000余人,而后全身而退,一名伤患一副伙食挑子都没丢下,代人受过的天谴战打成这样,实在不易。

10. 诗文天成,天机相应

远征军的副指挥、诗人将军罗卓英闻捷大喜,当即挥笔赋诗,文不加点:

《赞二百师同古之战》(其一)

万马争驰黑水陬(音:邹,指边隅、角落),

撼山摇海识同仇。

昆阳大敌终能破,

刮目全军第一流。

罗卓英可不是个简单的诗人,他这几首贺捷诗,是天成之笔流入人间,意境悠远深长。黑水,怒江因江水色深黑,古籍《尚书.禹贡》中称为黑水。大禹曾劈山导河,开拓怒江。怒江流入缅甸,称萨尔温江。同古在萨尔温江下游以西,所以诗中称“黑水陬”,黑水的一边。为什么以大禹治水的典故,用到戴安澜的同古之战呢?因为在这5000年文明初期,大禹治水的时候,戴安澜那时是大禹的重臣伯益,跟大禹治水奔走四方,到过黑水。大禹后来要禅让天下给益,但是大禹去世后,大禹的儿子启杀了益,建立夏朝。

伯益在那一世,形成了善于奔走的特性,一直体现在后续的生生世世中。看这次远征军入缅,戴安澜是先锋,迅速插向了缅甸南部,走得最远;后来又从缅甸中线被错误调往西线,又马上调往东线救援,再沿东线追击敌人;撤退时掩护主力,走在最后边,但是他的队伍又是最先撤退完毕的。

戴安澜在同古交战前,还作了一首诗,和罗卓英的贺捷诗遥相呼应:

《远征.其二》

策马奔车走八荒,远征功业迈秦皇。

澄清宇宙安黎庶,先挽长弓射夕阳。

“策马走八荒”,伯益当年跟随大禹就是这样,当时洪水泛滥,华夏大地一片洪荒,伯益随大禹骑马走遍了八荒之地,所以他才能写下中国第一部地理著作《山海经》。但是《山海经》的内容半真半假,是益根据亲身经历和道聼途说写的,里边有不少是各地人胡编的传闻,益都信以为真,所以《山海经》不配称作经,里面有很多是“胡扯六更天”。

“远征功业迈秦皇”:秦朝南征百越的时候,戴安澜曾是那时的战将,来到过这里。其实秦朝的疆土比现在人想像得要大,不仅仅是直达日南(北回归线以南),当时百越之地,越往南,越没开化,都被秦军宣布占有,后来秦将赵佗建立南越国,就包括这些地区。

“夕阳”,喻指日本,在戴安澜看来,那时日本已经日薄西山了。

“澄清宇宙安黎庶”,上报国家,下安黎庶,这是兵家修行的理念,武将的最高理想。日军已经完全魔变了,烧杀奸淫无恶不作,731部队活人实验,使用化学武器、细菌武器,战争发展到最后,不少断绝补给的日军吃人肉,甚至捕杀战友吃肉,完全没有做人的底线了。那么在战场上消灭日军,就和斩除人间魔鬼一样,在兵家来看不但不会造下杀人的罪业,还是做善事,积大德,救民于水火。

11. 难扛天劫,以命相解

同古一战,200师9000官兵,死伤2000人,作为师长,戴安澜是替英缅军扛罪业的主体,虽然肉身无碍,那是因为罪业很大部分被他的护法分担了,结果就使护法们被罪业压得掉层次,能力下降。撤下来刚一周,在平满纳修整,杜聿明赶来视察96师的工事,命令炸了200座佛塔,整个第5军背上了沉重的罪业,都在劫难逃了。

可能有人听说过中国古代修炼文化中有“兵解”之说,就是修炼人被兵器杀掉,以这种痛苦的死亡方式,还清罪业,解脱肉身而圆满。西方的耶稣也是这样,救的人多,担负着众人沉重的罪业无法解脱,最后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如此替那些人受罪,还净罪业,解开众人的死结。当然,如果修行层次很高,死劫对他就没用,但是,也得用其它痛苦受罪的方式替众生偿罪。

远征军大撤退,戴安澜要独立把200师带回国去,冲开毁佛罪业招来的天罗地网,他所带的那些护法的能力,已经不够了,就得用命去换了。修行的层次高,能力就大,他的命就能抵换很多人,能解开他们身上的诅咒。戴安澜身负重伤的那一战,正是冲开敌人最后封锁的一战,从那以后,回国之路就向200师敞开了,在高维空间对应的,就是天罗地网向200师网开一面。

图51-2:从左至右,1942年远征军200师师长戴安澜,副师长高吉人,598团团长郑庭笈,599团团长柳树人。(作者提供)

据数位200师老兵的访谈和回忆录说,这最后一场突围战,非常惨烈。团长们几乎都受了伤,戴安澜躺在担架上,听到599团团长柳树人为全歼残敌壮烈牺牲,悲痛欲绝,哭昏了过去。一路上,戴师长血流不止……后来戴师长知道自己不行了,把指挥权交给高吉人,以郑庭笈为副手,嘱咐他们:一定要把弟兄们带回国。

到5月26日,全师行走到离当今国境线几十里的茅邦村,戴将军忽然清醒,让人替他整理仪容。手下问:“师长有什么话要对你夫人和孩子说吗?”他摇摇头。又问他该怎么走,戴师长手指地图,示意部队从莫罗北过瑞丽江,在八莫和南坎之间北行回国。

戴安澜示意把他扶起来,弟兄们知道师长回光返照,泪流不止。戴安澜安慰大家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说罢,北望祖国,喃喃数语,溘然长逝,死不瞑目。直到部下说:“请师长放心,按照你的部署,我们一定能回国!”说罢,大家看见师长的遗体奇迹地闭上了眼睛。

200师官兵齐跪在地,一阵痛哭之后,抬着师长的遗体,走上了师长指的路。事实证明,这是一条无阻的通途。

6月25日全师到漕涧集结,尚有官兵4000人,还是一支有战斗力的军队,和第五军其它走出野人山的溃军完全不同,因为这是战神的部队。

12. 人间虽有变,天意必兑现

人间再有变化,天象的预言也要实现,只不过,人间的罪业,会把恶果变得更惨。再看《乙巳占》中对金星守牛宿的天象解读:

图51-3:1942年金星守牛宿天象图。(作者提供)

【金星进入牛宿并且留守其中,大人物有生死之忧。】

——先应验在英缅军第1师师长斯高特(Scott)少将身上,他在同古防卫日军就像中了诅咒一样,失魂落魄,极为不正常,不挖战壕工事,四门大开。戴安澜去同古接防,问他敌情,他回答不知道;问他敌人的战法,还是不知道。把同古交给戴安澜,匆忙撤逃。斯高特带第一师到仁安羌去炸油田,被日军围困,又吓傻了,坐以待毙,要不是孙立人去救,就和7000英缅军一起应天劫了。而后,这个天意应验在远征军高层将军们的身上,活下来的也都是九死一生。

【将军会失去他的众多军兵,关口、山梁阻塞。】

——英军之所以逃出天劫,那是中国远征军把他们替下来,替他们扛了。远征军撤退之路,大路、路口处处被日军占领。走野人山,也是走没路的地方,经常鬼使神差地迷路。

【民众有不少卖身的】

——4万多远征军,命都卖给了野人山的魔鬼。

【金守牛宿,将发生兵戈和对应国政权的变革,应验在60日内。】

——1942年2月22日金守牛,60日之内,是截止于4月20日。天象对应到人间,4月19日仁安羌大捷,4月20日,仁安羌肃清残敌,到中午,掩护英军全面撤退完毕,英军开始全面逃出缅甸。在金守牛的第60天,缅甸从英国的殖民地,变成了日本的领土。《乙巳占》预言如此精准,那是天意在人间的解读。

【妖言不会停息,对应人间的诸侯国有大兵,将军作乱。】

——前面讲过了,英帅亚历山大、美国总指挥史迪威、中国远征军实际主帅杜聿明,受到了毁佛天谴的诅咒,思维混乱,指挥错误、错乱,将军们先后作乱。

【金星进犯牛宿时留守在那里,全军被破,大将死。】

——远征军扛了对英军的天谴,10万人整体大溃败,1万战死,4万惨死野人山。戴安澜少将师长突围战死,是此次远征牺牲的最高将领,应了“大将死”的天意预言。

13. 千里哀荣人天应,亿万同哭祭英灵

天人合一,在很多时候,人间的事和天上是对应的。戴安澜的灵柩从野人山进云南,灵柩前的引魂幡上,挑着师长的血衣。据后来戴安澜的三子戴澄东介绍,那是一件破旧的粗麻布血衣,是他父亲的衬衣,那是穷人才穿的。戴安澜廉洁爱民,和当时不少发国难财的军官是鲜明的对比。保山的百姓倾城而出,沿途跪接哭祭。一位老者看到戴师长狭小的棺材,实在受不了,把自己上好的楠木棺材献出来,让戴师长睡得安稳些……灵车经昆明、贵阳、柳州、桂林到全州,辗转5000里,所到之处,人们都是听到后自发地跑去拜祭,送灵的队伍有时长达15里。戴安澜不是一个大人物,这也不是组织安排的政治事件,为什么这自发的哀荣,在近代盛况空前?表面上,是让华夏儿女记住这位有代表性的远征英烈,实质上,是让人间明白这段悲壮演义的历史真谛。

图51-4:戴安澜将军灵柩归来(70年前老照片)。(作者提供)

从古北口长城会战,到台儿庄大捷,再到昆仑关大捷,戴安澜从一场场恶仗中胜利走来。3个月前,他率先跨出国门远征缅甸,那时百姓夹道欢送,同古完胜、收复棠吉,国内举国欢腾,捷报余音在耳,转眼间,归来的却是灵柩血衣。

戴安澜的妻子王荷馨惊闻噩耗,几次哭昏。1943年4月1日在全州的公祭,王夫人又一次痛哭晕倒。那又是一次空前的悼念,蒋介石、林森、李宗仁等民国要人,宋希濂、罗卓英、孙立人等名将,徐悲鸿、李济深等各界要人,各报社、团体都来敬献挽联,甚至破天荒地接到了躲在陕北大后方的毛泽东、朱德等人的花圈。中共在这个民族凝聚人心的时刻,前来表现一番,到文革时,他们又把戴安澜打成反革命,铲墓灭迹……

图51-5:戴安澜的全家福。(作者提供)

14. 名诗预言,穿越千年

在悼念戴安澜将军的六大本挽联中,人们常常提起毛泽东的五言律,但是在修行界知道,历史给戴安澜的悼念,却是这首质朴的唐诗。

《陇西行.其二》   陈陶

誓扫匈奴不顾身,五千貂锦丧胡尘。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读者会问:这不是唐朝人陈陶游陇西,写当时的古战场吗?

其实从史料记载的陈陶的经历和诗作,能看出他可不是凡人。他比唐朝初年的李淳风,晚约200年。他精于天象历法,但是屡次科举不中,慨叹自己空有大国师的本事,却不能被天子发现。他游山访友,亲见了道友白日飞升的壮丽景象,留诗为证。出家人不打诳语,修行人更不能说假话,且看诗的描述:

《洛城见贺自真飞升》

子晋鸾飞古洛川,金桃再熟贺郎仙。

三清乐奏嵩丘下,五色云屯御苑前。

朱顶舞低迎绛节,青鬟歌对驻香輧。

谁能白昼相悲泣,太极光阴亿万年。

古代能精通天象、堪作国师的人,屈指可数,承传天象的道家法门也是凤毛麟角,陈陶的修行经历、志向、文采,和李淳风很是相似,读者可能猜到了:他是李淳风转世,又在那一门中修行。为什么怀才不遇呢?陈陶遇到的皇帝是唐武宗,犯下灭佛的逆天大罪的帝王,不允许得到这样的国师。

陈陶的道行,已经能看到自己在高维空间的位置[2],所以能不被女色勾引,守身持戒,精进修行,也白日飞升成道。神通如此,当然能预言后世。看他的这首垂范史册的《陇西行.其二》:

誓扫匈奴不顾身:唐朝时已经没有匈奴这个民族了,唐朝面对的北方游牧民族是突厥,所以这里匈奴喻指外族。而日本第一个国名,是东汉开国皇帝刘秀所赐的“倭奴国”,当时成为中华藩属,日本举国欢庆。所以,诗中的匈奴,既指当时的突厥,又可喻指后世的日本。

五千貂锦丧胡尘:貂锦,最好的服饰,唐朝没有这样华丽的军队,喻指精锐虽然可以,但是唐朝后期武力疲弱,没什么精锐可言。而远征军戴安澜的200师,那是当时中国最精锐的机械化师,以貂锦为喻,更为贴切。五千?戴安澜200师9000远征4000还,5000多丧命在缅甸,正合此句……这是陈陶对李淳风后世的预言。(编按:李淳风的后世转生,文末有说明。)

15. 善恶未颠倒,因果循天道

有人说:戴安澜死了,他家人得到啥了?那么多远征军将士死了,他们得到啥了?相反,毁佛的杜聿明,却是善终,不断被中共赞美。

那么,耶稣救人,得到什么了?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他的弟子追随他,传正教,得到啥了?大部分被杀了。老子紫气东来,在函谷关留下《道德经》,出关西去,在人间一无所有。释迦牟尼领着修行的弟子在人间要饭,也是什么也没得到……但是修炼界知道,他们得到的不只是永世的荣耀,更是高维空间的真实存在的辉煌,那是生命永随的财富。而人间的名利,百年之后尽成空,什么也带不走。

别说人看不到,前面几章我们讲述了老子显圣、菩萨显灵的例证,足以证明。而毁佛的林彪,历史上灭佛的三武一宗帝王,却落得一致的悲剧结局。即使一时未得恶报,但罪业随身,终究会追偿。所以,只有用长远的眼光,才能看清历史的规律。

戴安澜的夫人王荷馨,仅得到了国家的20万元抚恤金,她知道丈夫心向教育,就把这20万元全部捐献,在全州办了安澜高级工业职业学校。这是私立学校,但是王夫人不允许孩子从学校得好处。王夫人用微薄的积蓄,买了一辆马车,雇人经营过活,要赡养老人,要照顾两个小叔子,要抚育四个孩子,还有戴安澜朋友的孩子。戴安澜的三子戴澄东回忆说:“我们冬天没有棉鞋,只穿两条单裤,父亲仅有的好衣物,也被拿去换米。”父亲常说“人穷志不穷”,母亲也是这样教育他们。

国民党溃败台湾时,要带走戴安澜全家。王荷馨拒绝了,她说:“我丈夫死在哪儿,我就在哪儿陪他一辈子。”她和戴安澜是家长包办的娃娃亲,在那个破除传统的年代,悔婚再自由恋爱很普遍,而戴安澜有了功名,就把这位没见过面的村姑接来完婚。王荷馨忠贞一生,辛劳一生,在文革中被打成反革命家属迫害,后来病死。一生吃苦,好像什么也没得到,但是,也同样得到了永世相随的荣耀和修行的福报——她是在人中迷中的修行,过去叫做“不修道已在道中”。

16. 惨死野人山,功德今日显

戴安澜严格要求自己的家人和他的部队,那是带着他们走的修行之路,他给部队定下的精神信念是“忠、勇、勤、廉”。他们不求人间浮华,“澄清宇宙安黎庶”,为了正义舍生忘死,成就兵家大道的正果。200师命丧缅甸战场和野人山的5000人,都是战死的烈士,死得其所。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杜聿明的第5军,躲避日军溃逃,4万多人惨死野人山,他们是烈士吗?《第四十九章 1942:毁佛遭天谴,惨死野人山》讲的那位杨团长,屡屡不听孙立人的劝告,带着5000人跟在杜聿明大队的后边走野人山,死亡97%,伤亡率100%!在野人山中,他目睹自己23岁的侄子,因为吃皮带不消化,肠扭结绞痛而死,死前的遗言竟是:“为什么不让我死在战场上?偏让我死在野人山,没有价值啊!”

直到现在,人们还是这么看:4万精锐枉死野人山,是国军的奇耻大辱,毫无意义的溃逃找死。外国人也对此鄙夷不屑,悲而不壮,惨淡无光。伪史的搅浑,完全掩盖了真相,当代甚至为毁佛的杜聿明洗脱,向蒋介石身上推卸罪责。而今,我们在天象之下还原这段历史,大家恍然大悟:原来野人山的悲剧,是对今天人类灭佛恶果的预演,是历史的警钟!

历史是天道的智慧。一切的历史,都在为当今铺垫,为今人能够走出人类的大劫而上演?什么大劫?人类最后因为灭佛而遭受的天谴末劫,这是5000年演义的核心主题。

在底层天象看,杜聿明毁佛招天谴纯属偶然,没有这个意外,远征军将全身而退,但是那样,毁佛的天谴被分担稀释,做恶者逍遥法外,人间还有什么教训可言?天象是一层高于一层,天道贯穿下来,也是层次分明。在高层看,杜聿明毁佛,国军惨死野人山,又非偶然。他们是用最惨烈的悲剧,在惊醒今人,为了今人走出灭佛的大劫而演义,他们而承受的太多太多,这才是这些烈士真正的功德!

真相显现,野人山的4万多将士,得以功德圆满!

有人问我:戴安澜不是在三国的时候,跟诸葛亮南征走过野人山吗?野人山为什么能触动孙立人尘封的记忆,而戴安澜却不能,非要走那片死地?

其实,戴安澜带200师走野人山,他们的路并不难走,他的部队是正常战斗,死得不多,和杜聿明的第5军被森林魔鬼吞噬完全不同。在戴安澜生命的深处,还有一个大家熟知的名字——《推背图》、《乙巳占》的作者李淳风,所以他会毅然走向那个1700年前自己牺牲的地方,那是为了给今天陷入灭佛大劫的世人,展开这段悲壮的历史警示。(未完,待续)

注释:

[1] 诸葛草,学名韭叶芸香,分布在陕西、甘肃、云南、贵州和缅甸等地,可治感冒风寒、腹泻呕吐、风湿痹痛、中暑、瘴疟等。这种草每年9至10月开花,但是花很小很难见,就是看见也因为淡小,没人当它是花,所以老百姓都认为它从来不开花。但是1941年,缅甸的诸葛草突然开出大花,漫山黄花,缅甸人又惊又喜,奔相走告:孔明仙师要回来了。

据戴安澜日记记载,缅甸人崇拜孔明,尊为神圣,很多缅甸人认为孔明还没死,根本不把日军崇拜为神的天皇当回事。日军后来编造说:“已经擒获孔明”,骗缅甸人就范。

[2] 洪州的节度使严尚书知道陈陶有操守,前去拜访,让名妓莲花去伺候、勾引他破戒。陈陶不为所动,赋诗一首:

近来诗思清于水,老去风情薄似云。已向升天得门户,锦衾深愧卓文君。

“已向升天得门户”,表明他已经看到自己在高维空间的正果归宿,不染凡尘了。@#

点阅《逆天而为痛悔迟:453-2018年天象揭秘》相关连载文章。

责任编辑:王愉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