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象警世
2020年7月28日(黄历六月初八)中国北京下了“六月雪”。从古传说到今天,“六月雪”阴阳错逆的现象是含冤不平之兆。这场“六月雪”的日期巧合了四十四年前的唐山大地震那一天,而那场大地震又对应1976年写历史纪录的陨石雨,这些只是“巧合”吗?
春秋时代宋襄公七年时,下了一场陨石雨,彗星陨落伴着雨同时落下。这一年还发生一件异象,有六只鸟倒飞过宋国之都,史家还有经学大师们怎么看这件事?是天人感应、是预兆吗?结果准确证验了吗?
今天发生的波及全世界汹涌澎湃的退党大潮,是一个历史上许多先圣在几百年甚至几千年前就有预言的事情,而且这是一件与每个人都有关联的事情。如《圣经》里说的“最后的大审判”,你的如何表态,是能否通过大审判的关键……
虽然中共宣传“无神论”,但是民众从他们身边发生的很多事例中,都看到了这样的天理:“善恶有报”,“三尺头上有神灵”,“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间一到,一切都报”。
目前在世界范围正在发生着退党大潮,这个退党,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历史意义?尤其是在历史进入了二十一世纪,在世界上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他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命运有着怎么样的联系?
近日,中国大陆大水灾之外地震也频发,回顾上古的历史,夏朝、商朝和西周的末世都发生过大地震,这些地震预兆和其亡国的历史真有对应吗?
日食、陨石、大瘟疫、奇石神秘叫声……等等天象,往往都是在乱世、改朝换代或是社会大变动的时际出现的,留给人奥秘的启示。
历史上还在延续中的两条“日食带大周期线”和“60甲子庚子年大周期线”出现交叉,一在1840年,另一就在2020庚子年。2020年6月21日的日环食带是一百多年来第一次同时横贯中国大陆与台湾的日食带,天象意义非凡。这突显了什么义涵?隐示灾难之兆吗?若是,能得解吗?
湖北黄石、咸宁、襄阳等地也发生洪灾,而武汉的长江水位已经越过堤防。(视频截图合成)
进入六月以来,中国大陆各地出现强降雨,带来异常洪水量,《地母经》预言2020年中国水灾之难已经浮现,令人忐忑。是否有更大的更可怕的灾难会发生呢?
6月21日将发生日环食的天人之际的大事,而且经过中国南方大部分的省份,对应到中共病毒、对应到几十年来中共专制者对生命的毒害奴役,尤其是践踏道德底线,这是否是人不治天治的一种昭示呢?就让我们借此机会,拭目以察吧。
最初,庞贝只是维苏威火山脚下的一个小渔村,位于意大利的那不勒斯附近。公元前89年,庞贝归属罗马,不到几十年,它迅速发展为仅次于古罗马的第二大城市。气候宜人、物产丰饶的天然条件吸引了很多有钱人,他们到庞贝造花园、建别墅,开发娱乐区,很快庞贝就成为闻名遐迩的酒色之都。
《旧约圣经》记载,“索多玛”与“蛾摩拉”是古代的两座淫城。上帝认为这两座城里充斥着罪人,最后用天火将之摧毁。虽然大量宗教文献对此都有描述,很多人仍然认为这只是神话传说而已。
席卷全球188个国家的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迄今已有至少五百四十多万人确诊、三十四万多人死亡。一方面,随着越来越多中共隐瞒疫情的证据浮出水面,全世界多国追究中共的责任的声音一再响起。另一方面,面对这种具有高度传染性、传播速度快、容易变异等特点的病毒的侵扰,各国政府和人类科学家依旧希冀依靠自己的力量研制出疫苗,解决这次疫病的问题。
星相家提到的星孛,对人间局势的影响,在历史上确实可以找到不少相关记载。
汉武盛世后,自汉元帝以下,历代皇帝或优柔仁若,或耽于癖好,或短祚夭寿,出现宦官、外戚先后专擅朝政,导致纲纪紊乱、吏治腐败的乱象。西汉从辉煌强大走向衰落,加上王莽篡汉,迅速走向败亡。
查士丁尼在位时,东罗马帝国的军事地位不可一世,国势日盛,整个帝国充满“罗马永恒”的盛世欢歌,罗马民众普遍生活奢靡,沉缅于享乐。
马可‧奥勒留‧安东尼,出身于罗马贵族,公元161年称帝,与维鲁斯共治罗马帝国。当时罗马帝国与周边民族经常战争不断。164年,瘟疫开始在帝国东部边境的军队中流行,给罗马军队造成了伤亡。166年,罗马军队回到罗马,带回了战利品,也带回了远胜于刀剑的瘟疫。
纷繁乱象中,神的安排从未偏离,神掌管着一切,巨细无遗地查看着人的一思一念。瘟疫是对每个人是否公义的检验,在自救无效的当下,离神太远的我们,是不是应该归正对神的敬畏?我们是不是要真心忏悔:我们享乐纵欲的生活,是否早已背离神为我们做的安排?“政治正确”与道德相对主义是否让我们丧失了原则与道义?我们的文化艺术是否越来越不辨善恶美丑,越来越堕落变异?我们的商业贸易里有多少伤天害理、不可告人的秘密?在与伦理道德不符的科学领域里,我们是否扮演过反神的角色?我们是否迷信神灵,却从不遵守戒律?
三百多年前的北京城,发生了前所未有的一次离奇大爆炸,迄今人们对其成因仍众说纷纭,被列为人类史上成规模毁灭事件的两大悬案之一。
这里要说一说一次诡异的蝗灾,发生在唐朝末年,蝗虫大量袭击淮南扬州,还出现不寻常的行动,就是攻击画像吃画中人头。《旧唐书》、《新唐书》都记载了这件蝗灾。到底是怎么回事?
时大金朝已风雨飘摇,强悍的蒙古大军铁蹄奔腾,金朝的疆土日益缩减,并且,在与南宋的战事中,金朝屡战不胜,进退失据。国内朝纲松弛,官员们徇私舞弊、碌碌无为,各级官吏鱼肉百姓,盗匪猖獗,义军迭起。完全是一副王朝末路的乱象。
从前文的推解中,吾人警悟到在《推背图》中的第56象是预言中共肺炎的一象。本文将寻绎其中隐喻的得救之道。
神准的预言《推背图》第56象可能预言了中共肺炎和出路吗?为何说《推背图》56象是预言中共肺炎的一象?从配卦推解到什么“巧合”的现象?
如果你看不清当下,就读读历史,因为历史上都曾经发生;如果你读不懂历史,请看看当下,因为历史正在重演。
古今中外的很多大瘟疫所造成的惨烈后果,让人不寒而栗。然而,在这些大瘟疫中,仍有一些“幸运儿”平安走过。
明朝万历年间旱灾比较多,同时瘟疫大作。万历八年(1580年),大同境内十户有九户“中招”,死亡率非常高,传染者接踵而亡。潞安地区患病者脖子肿大,此病传染性极强,没有人敢探望患者,患者死了也没有人敢收尸凭吊。
《推背图》第56象如何解译“武汉肺炎”(中共肺炎)?本文根据第56象相对易卦的内涵来破译,并同步解读第56象的“配图”、“谶”及“颂”的含意。
2020年伊始,高传染性中共肺炎(武汉肺炎)开始向全国蔓延,并传到海外。与2003年中国发源的“非典肺炎”(SARS,萨斯)瘟疫相比,这次大瘟疫,传染性更高,波及面更广,但是致死率较低。“武汉瘟疫”过去之后,人们还会更相庆幸,殊不知,第三次大瘟疫已经倒悬头上,那一次会兼具前两次的残酷:高传染、高毒力、高致死率,医疗将束手无策,作为人类末劫的大淘汰,那时在劫的人,将不再有机会。
公元前5世纪下半叶,雅典和斯巴达两个城邦国家,为争夺希腊世界的霸权而展开了伯罗奔尼撒战争。战争第二年,即公元前430年,当斯巴达军队逼近雅典城时,突然发现城外多出无数的新坟,原来雅典城内正流行致命瘟疫。惊诧中,斯巴达国王急忙下令撤兵。雅典被隔绝了,无论是雅典的敌人还是同盟,谁都不敢再靠近这座瘟城。
古语云:“上天有好生之德。”又云:“天道无亲,常与善人。”这话的确是人生的经验结晶。在大灾大难降临之前,总有慈悲众生的神佛,以各种方式告诉人们大灾将至,怎样躲灾避难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