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璀璨中华文化】.天人感应

天人感应:羽虫之孽应验大凶之兆

作者:允嘉徽
中华文化从来都穷究“天人感应”,认为“羽虫之孽”是一种凶兆。 (pixabay)
font print 人气: 189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凤凰来仪被视为祥兆,而杂羽的鸟或是黑压压的乌鸦意外现身,在史书五行志中视为“羽虫之孽”之一。中华文化传承天人合一的中心思想,从来就很重视“天人感应”,认为“羽虫之孽”是一种凶兆。《汉书》中就提到刘歆的“羽虫之孽”的说法,来看看三国时代的几个“羽虫之孽”,对应史实如何征验呢?

曹魏的羽虫之孽

曹丕登基为魏文帝的第三年(黄初三年),一群苍黑色长颈赤目头无毛的秃鹙鸟现迹雒阳芳林园池,秃鹙鸟性情贪恶,头颈上都无毛,被视为凶兆。到了黄初七年又来。这次秃鹙鸟的复来,好像是来摧发凶讯似的,到了夏天时魏文帝崩逝。

后任的魏明帝继位,初时在军事、政治和文化方面颇有建树,可惜到了后期大兴土木,疏于政事。景初元年,明帝构建凌霄阁。这时来了黑白杂色的鹊在上面筑巢。魏明帝问史官高堂隆这是什么征象?高堂隆引用《诗经·国风》的《鹊巢》一句诗“维鹊有巢,维鸠居之”,回答明帝的问题。他为明帝解析,目前鹊鸟在这里作巢,未来鸠会来占据鹊鸟的巢,指向“宫室未成身不得居”之象,恐怕未来将有他姓的王公将把圣上赶走,不可不深虑。魏明帝听了之后,脸色变了,心情显然受到影响。

过了二年,到了景初三年,在雒阳芳林园池又来了一群秃鹙鸟。这是秃鹙鸟群再次出现在这里,凶鸟去了复来,历史经验告诉人将有大丧。魏明帝心中觉得不祥,非常厌恶这群秃鹙鸟。魏明帝真的就在这一年崩殂了,时年仅三十五岁。此后继位的魏帝实权被辅臣架空沦为傀儡,26年后,曹魏政权落入司马氏家族手中,真的应了“鸠占鹊巢”之象。

三国曹魏和晋朝都发生过鸠占鹊巢的羽虫之孽,结果也都应了历史。(pixabay)

无独有偶,类似上述景初元年的“鸠占鹊巢”的羽虫之孽也发生在晋朝,也同样都应了验。两者之间,有不少巧合之处,在这里也顺带说一说。

在东晋孝武帝太元十六年六月,有鹊鸟作巢在太极殿(*皇帝即位之所)东头屋檐的鸱尾上,宫中另一个地方,就在国子学堂的西头也被作了巢。太元十八年太子的东宫刚刚建成,次年正月鹊鸟就在东宫西门作巢。《晋书》论断,这个羽虫之孽的现象和魏明帝景初元年的羽虫之孽同一占。

学堂是德风教化所聚之地;西头是五行中金的方位,晋朝的五行属金,《说石图》说,“金者晋之行”,又李善注说“金行,谓晋也”。所以这两个地方被鹊鸟作巢,象征晋朝被占据、教化被败坏之象。征验于史实,晋孝武帝崩逝后,晋安帝嗣位随即大权旁落臣下,后来桓玄篡位,风教颓废,东晋政权名存实亡。传到晋恭帝,实际上东晋朝政已经完全掌握在刘裕手中,才一年半,东晋走入历史。

蜀汉的羽虫之孽

三国时代的蜀国,同样也有羽虫之孽发生。

后主刘禅建兴九年十月,从益州江阳至江州(重庆古称)有一大群鸟从江南飞渡江北,在秋天候鸟北飞是逆势而为,不寻常的现象。这一大群渡江的鸟中堕水死掉的数以千计。《晋书》指出,鸟北飞不能飞达对岸堕水而死有其对应的象征。那这些堕水而死的鸟对应了什么史实呢?

想想,三国时代蜀汉有异象,秋天时一大群鸟北飞渡江,堕水死掉的数以千计,那是怎样惊心的景象?(示意图) (pixabay)

当时蜀汉宰相诸葛亮积极经略蜀地,一图汉室中兴,一合天下,奈何鞠躬尽瘁。在诸葛亮逝后,承续遗志的大将姜维力图完成使命,积极出兵,然而多次不克而还。蜀国诸将出战北伐中,折丧很多士兵,蜀中悍将,多用生命诠释了对国家的忠义,他们对应了那些掉在江中死去的鸟儿的命运。诸葛亮稳住天府之国,但是蜀汉的领地最终没有超过渭河,没能拿下渭北。那些逆势北飞渡江丧命的鸟儿,可说是为这段蜀汉历史终局做了预告!

东吴的羽虫之孽

三国中的东吴一样有羽虫之孽的显象。吴大帝孙权赤乌十二年四月,有两只乌鸦衔着鹊鸟堕入皇宫东侧的东馆学舍;孙权命令丞相朱据烧鹊用来祭祀。

东馆学舍是孙权所设的教府,朝中王子、将领的子弟都集在这里学习。按照汉代大学者刘歆说法,鹊鸟掉入宫中,这是羽虫之孽的征象,是因为当朝主政者视不明、听不聪将招来惩罚的一种不祥征兆。事实又如何呢?

当时是孙权在位的晚期,他听信谗言不听谏言,德衰好杀。次年,丹杨、句容及故鄣、宁国等地,纷纷发生山崩,茶陵县等地河水泛滥;太子孙和被废,另一子鲁王孙霸被赐死,丞相朱据被降职,都应了这个羽虫之孽的征象。鹊堕东馆,祸直接应在太子、王子身上,难道不是天意的示现?

这个羽虫之孽的征象也不是单一发而已 ,过了一年多,到了太元二年正月,又发生了鹊筑巢的事。这年孙和受封为南阳王,赐居长沙,当他的船行过芜湖时,就有鹊鸟在他所乘的船樯上筑巢。太子的僚属知道这事后,都忧心极了,认为帆樯末端因鹊鸟筑巢倾斜,乃是不安之象。果然,这一年孙权崩逝后丞相大将军孙峻作乱,太子孙和被废且被赐死。

中华文化秉承天人合一的精神思想,透过史官观察到的天象变化和异象的出现,规范皇帝施政,以保国祚。天有好生之德,羽虫之孽是凶兆,也是警示,从凶兆出现到凶事的发生,都预留了一些时间。历史上魏蜀吴三国发生的这些羽虫之孽的征象都对应上了史实,结果也都是大凶,而且都是一朝一代灭亡前夕的凶兆。可惜的是,人间之人很难从发生的天象、异象中觉悟,从而逆转运势。或许可以这么说,羽虫之孽对应了历史必然的走向。@*#

参考文献
《晋书·志十八·五行志中》
《三国志》
《汉书·志·五行志中之下》

─点阅【璀璨中华文化】系列─

责任编辑:王愉悦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related article
  • “九日龙山饮,黄花笑逐臣。醉看风落帽,舞爱月留人。”一千多年前的九月初九日,诗人李白登上龙山,与好友同饮菊花酒,秋风落帽,秋月留人,让李白暂时忘却了朝堂之上、俗世之中的烦恼,得以神游仙境,与月下仙子相逢际会。这是神韵舞台上曾演出过的节目《李白醉酒》。
  • 纵观美术史,今天流行的色彩学理论却与古人的大相径庭。美术界一直流传着一句非常有名的话,甚至不少学校里也都这么教,声称“红黄蓝三色能调配出所有的颜色”。在笔者看来,这种说法虽然有历史原因,但却是一种显而易见的谬论。因为如果真像那样,那么世界上所有的颜料厂只用生产这三种颜色就够了,为什么在已经有这么多种颜色的情况下还在不断研发新的颜料?
  • “柳拂眉间黛色,桃匀脸上胭脂”,“一点胭脂淡染腮,十分颜色为谁开”。胭脂是红粉佳人们青睐之宝,胭脂的青春活力主要取自红蓝花汁。从红蓝花到胭脂有哪些故事有哪些掌故呢?自古以来,道是:一点胭脂,十分颜色,万千心情。
  • 早期油画的施色方式与今天有很大的不同。当时的画家们更注重透明色与半透明色的运用,颜料间较少混合,依靠低层颜色透过高层薄色形成光学混色,因此整体色彩较纯;而今天的人则习惯于在调色盘里直接混合颜料,依赖油画颜料的覆盖力作画,大量的混色也让色彩失去了饱和度,使画面显得灰暗。
  • 世人皆知中共是一个凌驾于法律之上的政党。然而世人往往不太清楚的,却是中共之所以无法,究其原因,是在于其无天。或者说,在当今的中国,中共偷天换日,将自己变成了如天一般的存在。
  • 莫高窟里,诸天菩萨胸前各色宝石串成的珠链,叫什么名字?《红楼梦》中,象征金玉良缘的宝玉项圈和金锁项圈,又有什么来历?千百年来,从印度到中土,从天国到世俗,有一种来自佛教的饰品,逐渐成为中华古代首饰中精美华丽的一类。它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璎珞。
  • 对于史上的画家而言,炼金术是一个无法绕开的话题。因为当时并没有现代这种工业化的颜料生产行业,所有的画材配置,除了一些最基础的坯料外,包括制造颜料、熬炼媒介,甚至蒸馏挥发性油等一系列繁琐而又精密的工作,都必须画家本人或画坊里的助手、学徒亲手完成。这里面涉及到的种种知识与操作技巧,很多都源于炼金士们基于炼金术理论而展开的具体实践。当画家们从炼金士那里学习这些具体的操作方法时,他们的材料学理论其实就是继承了炼金术中的材料理论。
  • 家有贤妻胜千金!有这样两个故事,离乱中不弃夫妻恩义的妻子和变成乞丐的丈夫破镜重圆,贤妻出招保住一家人性命和家产。她们是怎样做到的?
  • 如果对传统艺术追根溯源,就能发现美术与一些修炼方法、宗教理论之间的联系非常紧密。这些联系并不仅限于艺术题材和作品用途,而是涵盖着众多层次,甚至连绘画所使用的颜料、技法都与之息息相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