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长诗

关乐:五四运动

人气: 146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018年05月07日讯】

邪灵乱世界,分为七步来。重点祸神州①,序曲五四奏。
悠悠五千延,中华文明灿。自从鸦片战,列强蜂拥犯。
泱泱大国沦,炎黄子孙憾。到底为什么,神州地怎陷?
挨打急而燥,头热思绪乱②。一九一七年,十月俄政变。
列宁号革命,大权共党篡。共产邪红毒,乘虚东土漫。
新文化运动,愈发红污染。独秀李大钊,主义四处传。
赤旗为图腾,马列代黄炎。一九一九春,巴黎和会谈。
一战德国败,胶东日本占。中亦战胜国,当然心不甘。
西方列强凌,东洋欺而骗。一九一四秋,日对德开战。
一九一五夏,民四条约签。借此中日约,逼迫中就范。
英美代表咬,签约就有效。外长陆征祥,中方代表慌。
国贫实力弱,无奈急捉摸。报酬给日付,打德军费补。
列强仍不干,一下陷两难。签字地就失,夺回力不支。
不签则失信,利弊拿不准。北京发密电,代表字可签。
此讯有人悉,五二晨报传。怒火遍地燃,学子发冲冠。
高校十三家,热锅油撒盐。五三夜合计,使馆抗议拦。
亲日曹章陆,要求严惩办。少数守法意,多数主暴力。
激进占上风,热血沸腾激。头头会十点,商议定路线。
下午一点起,游行奔使馆。学生离校园,蔡元培追劝。
头头张国焘,反将校长撵。事与你无关,校长不必管。
北大一带头,京城聚三千。内惩国贼呼,外争国权喊。
取消廿一条,还我青岛唤。送递陈情书,回应渺渺然。
列强外交官,官场都傲慢。一看是学生,更不太待见。
窝火换目标,怒泄亲日官。转奔赵家楼,曹汝霖宅院。
币制局总裁,没找到其宅。当天陆宗舆,大灾躲过去。
交通曹总长,街上恐被认。为免死当街,闻风奔家遁。
回到家门口,遇见员警们。人员虽一队,却无一警棍。
上面有指示,员警忙解释。对待示威生,务必要文明。
奉命保护你,不知怎才好。听罢头摇摇,曹脸堆苦笑。
入室藏衣柜,大难躲一回。终于想一招,大门贴封条。
撕毁政府封,犯法都知道。愤青狂妄劲,还是低估了。
曹家窗砸烂,横著往里钻。擅自打开门,蜂拥众鱼贯。
巡警靠边闪,一一袖手观。严守政府令,观察其行动。
五四始自终,一枪都未鸣。一人也没死,尽管有暴行。
人多仗势众,进院纷发疯。瓷器诸家产,给砸稀碎烂。
曹父阻而求,东西可拿走。充耳愣不闻,得寸尺而进。
有执大石头,逞强下毒手。年迈曹老父,瘫痪难迈步。
石朝其砸去,丫环给拦住。为挡那石块,后久忍痛楚。
未能找到曹,愤青怒添恼。心痒不甘休,车库见汽油。
字画衣物堆,火撚随手凑。拎起汽油桶,火烧赵家楼。
曹家院有三,中西合璧建。五十多房间,一片火与烟。
游行总指挥,旗手傅斯年。一看闹这样,次日退远远。
迷途知返者,寥寥数可怜。驻日章公使,此刻躲于此。
得知大火烧,本能往外逃。学生喜误认,当是曹汝霖。
怒吼打死他,群殴蛮激烈。还有砖头磕,遍体鳞伤血。
一生一铁棍,一下后脑抡,当即人倒地,震荡脑厥昏。
中江丑介出,死将宗祥护。我是他的朋友,动手冲我来!
见真日本人,反日愤青乖。另友丁士源,质问旁观警:
打人非民主,这叫在行凶!你们当员警,怎么还不管?!
警因上有令,扭头不答应。京市警察局,局长吴炳湘。
大喝一声到,轰然生逃光。打人放火者,跑得最快捷。
行凶被抓的,结果没几个。礼仪之古邦,学生打人狂。
卫戍区司令,闻听倍震惊。天高地多厚,这些全不懂?
我派部进京,吓吓暴徒生。总理钱能训,得知忙叫停:
国防军哪能,对付老百姓?!五四本身验,民国民主建。
出版有自由,游行自由走。军队只对外,警对民善待。
入宅砸烧房,打人而致伤。明明违犯法,当时多法盲。
强调其爱国,认为无罪过。梁漱溟等士,呼吁冷静思。
爱国应支持,犯法依法治。还指多年来,似成一积习。
革命名义下,做己想做事。即便争民主,或者反抗西。
人权不可侵,无论何名义。即使罪大官,仍不可滥犯。
罪名未成前,施暴更应罢。法治失底线,损失将更大。
伤人现行犯,该办依法办。宁愿生自首,去蹲他监牢。
政府如特赦,当然那更好。只是民国初,法治未深入。
革命口号亮,红旗猛影响。尤其陈独秀,煽风加浇油。
赞许众愤青,还窃市民名。擅自发宣言,政府要解散。
呼吁众站起,市民来掌权。舆论压力下,政府手放软。
凶手没法办,最后反道歉。被捕请出狱,爆竹军乐伴。
返校成英雄,欢呼声一片。各地纷回应,舆论日强盛。
凡尔赛和约,中方签字空。六一零这日,曹章陆撤职。
但是日驻军,并不怕学生。青岛久不撤,实际继续控。
两年拖下来,美国出头制。华盛顿会议,利益均沾计。
迫日二二年,九国公约签。二二二月四,撤军日签字。
解决鲁悬案,青岛方归还。美为世员警,对日把压施。
亦为本国谋,非因惧五四。青岛之回归,五四无功绩。
以夷制夷策,民国成功例。历史港学者,冯学荣表示。
打伤一个人,烧毁一栋房。三个官被撤,暴力火种播。
既没有救国,也没有立德。五四无裨益,瞎胡闹而已。
说是瞎胡闹,实走邪门道。五四当日晚,大钊办公室。
学生领袖至,汇报游行事。主义研究会,运动扩而推。
大钊发口令,各地纷回应。新青年杂志,独秀猛煽风。
学生到民众,闹事到革命。二十载之后,窗户纸捅透。
五四总司令,毛言陈独秀。陈李干什么,差使俄共唆。
再看运动后,主义小组稠。各地共产组,五四骨干头。
随之恶党冒,正式亮旗号。也有二花脸,摇身变汉奸。
北大梅思平,堕为日鹰犬③。还有二共党,党外红旗晃。
典型有鲁迅,白帽更迷人④。再度起秋风,中共生远东。
国际一支部,出身小洋奴。生岁定二一,毛贼为树己。
二一七二三,一大上海滩。会议他参加,定时人剩俩。
如果没党员,代表从何谈?逻辑不逻辑,党从不在意。
就连诞生日,生生定七一。这个骗子党,连这都撒谎。
五四何运动?绝望蠢晕动。一哄晕暴动?红潮漩涡坑。
爱国情被偷,中华精华扔。暴力崇拜潮,五四开先河。
传统败家子,邪党催生婆。五四青年节,实乃青年劫。
愤青中红邪,斯文变暴虐。此节为何定?洗脑代代哄。
民主否传统,科学否神明。破坏古文化,冲垮道德坝⑤。
夺权之时期,五四民主旗。政治运动时,五四斗争帜。
中心经济转,五四科学幡。外事活动中,五四爱国情。
五四万花筒,按党需要用。想哪就扯哪,说啥它是啥。
五四握党掌,学潮翻红浪。造反诸学运,文革红卫兵。
学生好忽悠,群起党一哄。而今早已反,维稳重中重⑥。
六四帮反腐,提醒洗衣服。对话愣拒绝,屠城代答复。
转眼近百年,冷眼回首叹。今昔相对比,简直天与渊。
铁打一言堂,警匪一家悍。和平几十年,冤魂八千万。
五千文明毁,生态环境溃。红朝无大战,国土割一圈。
五四太误事,北辙架南辕。党玩五四牌,就为毁人烟⑦。
邪灵乱世界,分为七步来。重点祸神州①,序曲五四奏。
悠悠五千延,中华文明灿。自从鸦片战,列强蜂拥犯。
泱泱大国沦,炎黄子孙憾。到底为什么,神州地怎陷?
挨打急而燥,头热思绪乱②。一九一七年,十月俄政变。
列宁号革命,大权共党篡。共产邪红毒,乘虚东土漫。
新文化运动,愈发红污染。独秀李大钊,主义四处传。
赤旗为图腾,马列代黄炎。一九一九春,巴黎和会谈。
一战德国败,胶东日本占。中亦战胜国,当然心不甘。
西方列强凌,东洋欺而骗。一九一四秋,日对德开战。
一九一五夏,民四条约签。借此中日约,逼迫中就范。
英美代表咬,签约就有效。外长陆征祥,中方代表慌。
国贫实力弱,无奈急捉摸。报酬给日付,打德军费补。
列强仍不干,一下陷两难。签字地就失,夺回力不支。
不签则失信,利弊拿不准。北京发密电,代表字可签。
此讯有人悉,五二晨报传。怒火遍地燃,学子发冲冠。
高校十三家,热锅油撒盐。五三夜合计,使馆抗议拦。
亲日曹章陆,要求严惩办。少数守法意,多数主暴力。
激进占上风,热血沸腾激。头头会十点,商议定路线。
下午一点起,游行奔使馆。学生离校园,蔡元培追劝。
头头张国焘,反将校长撵。事与你无关,校长不必管。
北大一带头,京城聚三千。内惩国贼呼,外争国权喊。
取消廿一条,还我青岛唤。送递陈情书,回应渺渺然。
列强外交官,官场都傲慢。一看是学生,更不太待见。
窝火换目标,怒泄亲日官。转奔赵家楼,曹汝霖宅院。
币制局总裁,没找到其宅。当天陆宗舆,大灾躲过去。
交通曹总长,街上恐被认。为免死当街,闻风奔家遁。
回到家门口,遇见员警们。人员虽一队,却无一警棍。
上面有指示,员警忙解释。对待示威生,务必要文明。
奉命保护你,不知怎才好。听罢头摇摇,曹脸堆苦笑。
入室藏衣柜,大难躲一回。终于想一招,大门贴封条。
撕毁政府封,犯法都知道。愤青狂妄劲,还是低估了。
曹家窗砸烂,横著往里钻。擅自打开门,蜂拥众鱼贯。
巡警靠边闪,一一袖手观。严守政府令,观察其行动。
五四始自终,一枪都未鸣。一人也没死,尽管有暴行。
人多仗势众,进院纷发疯。瓷器诸家产,给砸稀碎烂。
曹父阻而求,东西可拿走。充耳愣不闻,得寸尺而进。
有执大石头,逞强下毒手。年迈曹老父,瘫痪难迈步。
石朝其砸去,丫环给拦住。为挡那石块,后久忍痛楚。
未能找到曹,愤青怒添恼。心痒不甘休,车库见汽油。
字画衣物堆,火撚随手凑。拎起汽油桶,火烧赵家楼。
曹家院有三,中西合璧建。五十多房间,一片火与烟。
游行总指挥,旗手傅斯年。一看闹这样,次日退远远。
迷途知返者,寥寥数可怜。驻日章公使,此刻躲于此。
得知大火烧,本能往外逃。学生喜误认,当是曹汝霖。
怒吼打死他,群殴蛮激烈。还有砖头磕,遍体鳞伤血。
一生一铁棍,一下后脑抡,当即人倒地,震荡脑厥昏。
中江丑介出,死将宗祥护。我是他的朋友,动手冲我来!
见真日本人,反日愤青乖。另友丁士源,质问旁观警:
打人非民主,这叫在行凶!你们当员警,怎么还不管?!
警因上有令,扭头不答应。京市警察局,局长吴炳湘。
大喝一声到,轰然生逃光。打人放火者,跑得最快捷。
行凶被抓的,结果没几个。礼仪之古邦,学生打人狂。
卫戍区司令,闻听倍震惊。天高地多厚,这些全不懂?
我派部进京,吓吓暴徒生。总理钱能训,得知忙叫停:
国防军哪能,对付老百姓?!五四本身验,民国民主建。
出版有自由,游行自由走。军队只对外,警对民善待。
入宅砸烧房,打人而致伤。明明违犯法,当时多法盲。
强调其爱国,认为无罪过。梁漱溟等士,呼吁冷静思。
爱国应支持,犯法依法治。还指多年来,似成一积习。
革命名义下,做己想做事。即便争民主,或者反抗西。
人权不可侵,无论何名义。即使罪大官,仍不可滥犯。
罪名未成前,施暴更应罢。法治失底线,损失将更大。
伤人现行犯,该办依法办。宁愿生自首,去蹲他监牢。
政府如特赦,当然那更好。只是民国初,法治未深入。
革命口号亮,红旗猛影响。尤其陈独秀,煽风加浇油。
赞许众愤青,还窃市民名。擅自发宣言,政府要解散。
呼吁众站起,市民来掌权。舆论压力下,政府手放软。
凶手没法办,最后反道歉。被捕请出狱,爆竹军乐伴。
返校成英雄,欢呼声一片。各地纷回应,舆论日强盛。
凡尔赛和约,中方签字空。六一零这日,曹章陆撤职。
但是日驻军,并不怕学生。青岛久不撤,实际继续控。
两年拖下来,美国出头制。华盛顿会议,利益均沾计。
迫日二二年,九国公约签。二二二月四,撤军日签字。
解决鲁悬案,青岛方归还。美为世员警,对日把压施。
亦为本国谋,非因惧五四。青岛之回归,五四无功绩。
以夷制夷策,民国成功例。历史港学者,冯学荣表示。
打伤一个人,烧毁一栋房。三个官被撤,暴力火种播。
既没有救国,也没有立德。五四无裨益,瞎胡闹而已。
说是瞎胡闹,实走邪门道。五四当日晚,大钊办公室。
学生领袖至,汇报游行事。主义研究会,运动扩而推。
大钊发口令,各地纷回应。新青年杂志,独秀猛煽风。
学生到民众,闹事到革命。二十载之后,窗户纸捅透。
五四总司令,毛言陈独秀。陈李干什么,差使俄共唆。
再看运动后,主义小组稠。各地共产组,五四骨干头。
随之恶党冒,正式亮旗号。也有二花脸,摇身变汉奸。
北大梅思平,堕为日鹰犬③。还有二共党,党外红旗晃。
典型有鲁迅,白帽更迷人④。再度起秋风,中共生远东。
国际一支部,出身小洋奴。生岁定二一,毛贼为树己。
二一七二三,一大上海滩。会议他参加,定时人剩俩。
如果没党员,代表从何谈?逻辑不逻辑,党从不在意。
就连诞生日,生生定七一。这个骗子党,连这都撒谎。
五四何运动?绝望蠢晕动。一哄晕暴动?红潮漩涡坑。
爱国情被偷,中华精华扔。暴力崇拜潮,五四开先河。
传统败家子,邪党催生婆。五四青年节,实乃青年劫。
愤青中红邪,斯文变暴虐。此节为何定?洗脑代代哄。
民主否传统,科学否神明。破坏古文化,冲垮道德坝⑤。
夺权之时期,五四民主旗。政治运动时,五四斗争帜。
中心经济转,五四科学幡。外事活动中,五四爱国情。
五四万花筒,按党需要用。想哪就扯哪,说啥它是啥。
五四握党掌,学潮翻红浪。造反诸学运,文革红卫兵。
学生好忽悠,群起党一哄。而今早已反,维稳重中重⑥。
六四帮反腐,提醒洗衣服。对话愣拒绝,屠城代答复。
转眼近百年,冷眼回首叹。今昔相对比,简直天与渊。
铁打一言堂,警匪一家悍。和平几十年,冤魂八千万。
五千文明毁,生态环境溃。红朝无大战,国土割一圈。
五四太误事,北辙架南辕。党玩五四牌,就为毁人烟⑦。

注(主要参考资料:大纪元【史海】专栏与看中国【看史海】专栏诸相关文章):

1、“从暴力杀戮精英阶层、暴力摧毁人类赖以生存的精神、物质环境,到暴力毁灭人之所以为人之传统文化,都是共产邪灵有计划、有步骤地毁灭人类的安排。”(《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三章 暴力杀戮 恶贯穹宇)

“血淋淋的共产革命,看似乱哄哄无序,实则是邪灵处心积虑的安排。邪灵的目标就是‘中心之国’──中国。邪灵知道,搞定中国就能搞定世界。但是,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底蕴和民族精神不可能容纳如此仇视神佛和崇尚暴力的共产主义。所以,共产邪灵的迂回阴谋就这样开始了。”

“邪灵毁灭人类的路线图

第一步:在欧洲发端

第二步:在苏俄试验

第三步:在中国生根

第四步:美苏对峙 中共关起门来剿灭传统文化

第五步:苏联解体 中共上位

第六步:经济暴发 道德崩溃

第七步:中共用经济捆绑‘全世界的道德’”

“第三步:在中国生根”:“俄共处心积虑地扶持中共,寻找在中国的代理人,出钱又出力,终于孵出了一个中共政权。”

“表面上中共把苏联当作‘主子’,誓死捍卫苏维埃,实际上苏联和东欧不过是这场大戏的配角,中共才是邪灵培育的主体。”(《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二章红魔阴谋 毁灭人类)

2、“为什么在近代中国出现了一个共产党,并且成了气候还夺取了政权?中国共产党不断给中国人民灌输:历史选择了中国共产党,人民选择了共产党,‘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是中国人民选择了共产党,还是共产党结党营私,逼迫中国人民接受?我们只能从历史中找答案。”

“从满清后期到民国初期,中华古国经历著巨大的外来冲击和内在变革,社会处于混乱和痛苦之中。其间许多知识份子和仁人志士,满怀济世救国的忧患意识。但是在国难和混乱中,他们由失望变成了完全的绝望。有病乱求医,他们到中国以外寻找灵丹妙药,英国式的不行就换法国式的,法国式的不行再换俄国式的,不惜下猛药烈药,恨不得一日即能振兴中国。”

五四运动就是这种绝望的充分表现,有人主张无政府主义,有人提出打倒孔家店,有人主张引进洋文化,总之对中国传统文化持否定态度,反对中庸之道,急于走捷径,主张砸烂一切。他们中的激进份子,一方面报国无门,一方面对自己的理想和意志深信不疑,认为现实世界无可救药,只有自己找到了历史发展的机关,对革命和暴力抱以巨大热情。”

“不同的机遇让不同的人找到了不同的理论、学说、路线。终于有一组人,他们碰上了从苏俄来的共产党联络人,“暴力革命夺取政权”的马列思想迎合了他们的焦躁情绪,符合他们救国救民的愿望,一拍即合。他们把一个完全陌生的异国思想,引入了中华。参加中共一大的代表共有13人,后来死的死,逃的逃,有人投靠日本人做了汉奸,有的脱党投靠了国民党,成了叛徒或机会主义份子,到1949年中共掌权时,只有毛泽东和董必武两人还留在中共党里。不知这些中共建党人当时有没有想到,他们从俄国请来的这个‘神灵’却是一个邪灵,他们找来的这剂强国之药却是一付烈性毒药。“(《【九评之二】评中国共产党是怎样起家的》)

3、梅思平,五四运动当天的积极参与者,北大学生领袖之一。后成为汪精卫投敌策划人,高调出任日伪汉奸政权部长,摇身一变为铁杆汉奸。抗战胜利后因汉奸罪被国民政府枪逮捕,次年9月14日被枪毙。投奔日本阵营当“汉奸”的五四运动干将,不知梅思平一个。

4、“中共窃取政权之前,利用对中国文化抱虚无主义态度的变异文化人诋毁中国文化。这些人未必打着共产党的旗号,却起到了共产党想起到、而当时还无法起到的作用。这种看似不来源于共产党的声音更能迷惑人。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鲁迅。”“毛泽东说鲁迅‘就是这个文化新军的最伟大和最英勇的旗手。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鲁迅的方向,就是中华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鲁迅一生坎坷,怨恨之气盛,自称‘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揣测中国人’。共产邪灵把这个‘文化大流氓’的一腔怨恨引向了中华传统文化。”(《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四章 共产邪灵 毁人不倦)

5、“中国社会的姓资姓社,对世人而言似乎相当重要,对共产邪灵来说其实无关宏旨。本书一再强调,共产主义不是一种学说、一种社会制度、一个失败了的尝试,它是一个邪灵,其目的是通过毁灭文化、败坏道德来毁灭全人类。”

“杀人转入地下,毁人一刻不停。共产党有时让人死,有时让人活;有时让人匮乏饥馑,有时让人肥得流油;忽而让人禁欲,忽而让人狂欢;一会儿破坏文化,一会儿‘恢复传统’;一会儿姓社,一会儿姓资。究其实质,毁灭真正的传统文化,败坏人的道德,让人反神、变成非人——这才是共产党万变中的不变。”(《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四章 共产邪灵 毁人不倦)

6、“中华民族在一百多年来所面临的挑战中,从器物引进、制度改良到最后的极端激烈革命,付出了无数生命,丧失了绝大部分民族文明传统,现在证明仍然是一个失败的回应。在全民的仇恨、愤懑中,一个邪灵乘虚而入,最终控制了这个世界上最后一个仍然继承古老文明的民族。”“中国共产党承诺给农民土地、承诺给工人工厂、承诺给知识份子自由和民主、承诺和平,如今无一兑现。”(【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

7、“‘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

《共产党宣言》以‘幽灵’做开场白,绝非马克思一时的心血来潮。这个幽灵是在另外空间中由‘恨’和宇宙低层各种败物构成的邪灵。它原本是一条蛇,到了表层空间的体现形式则是一条红龙。它与仇视正神、正义的撒旦为伍。这个邪灵的目的就是要毁灭人类,在神归来挽救众生的最后关头,让人不信神,让人的道德败坏到已经听不懂神的教诲而最终被淘汰,元神被永远销毁。”《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国篇》第二章 红魔阴谋 毁灭人类)

责任编辑:任慧夫

评论
2018-05-07 11:56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