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詩

關樂:五四運動

人氣 218
標籤:

【大紀元2018年05月07日訊】

邪靈亂世界,分為七步來。重點禍神州①,序曲五四奏。
悠悠五千延,中華文明燦。自從鴉片戰,列強蜂擁犯。
泱泱大國淪,炎黃子孫憾。到底為什麼,神州地怎陷?
挨打急而燥,頭熱思緒亂②。一九一七年,十月俄政變。
列寧號革命,大權共黨篡。共產邪紅毒,乘虛東土漫。
新文化運動,愈發紅污染。獨秀李大釗,主義四處傳。
赤旗為圖騰,馬列代黃炎。一九一九春,巴黎和會談。
一戰德國敗,膠東日本占。中亦戰勝國,當然心不甘。
西方列強淩,東洋欺而騙。一九一四秋,日對德開戰。
一九一五夏,民四條約簽。借此中日約,逼迫中就範。
英美代表咬,簽約就有效。外長陸征祥,中方代表慌。
國貧實力弱,無奈急捉摸。報酬給日付,打德軍費補。
列強仍不幹,一下陷兩難。簽字地就失,奪回力不支。
不簽則失信,利弊拿不准。北京發密電,代表字可簽。
此訊有人悉,五二晨報傳。怒火遍地燃,學子發衝冠。
高校十三家,熱鍋油撒鹽。五三夜合計,使館抗議攔。
親日曹章陸,要求嚴懲辦。少數守法意,多數主暴力。
激進占上風,熱血沸騰激。頭頭會十點,商議定路線。
下午一點起,遊行奔使館。學生離校園,蔡元培追勸。
頭頭張國燾,反將校長攆。事與你無關,校長不必管。
北大一帶頭,京城聚三千。內懲國賊呼,外爭國權喊。
取消廿一條,還我青島喚。送遞陳情書,回應渺渺然。
列強外交官,官場都傲慢。一看是學生,更不太待見。
窩火換目標,怒泄親日官。轉奔趙家樓,曹汝霖宅院。
幣制局總裁,沒找到其宅。當天陸宗輿,大災躲過去。
交通曹總長,街上恐被認。為免死當街,聞風奔家遁。
回到家門口,遇見員警們。人員雖一隊,卻無一警棍。
上面有指示,員警忙解釋。對待示威生,務必要文明。
奉命保護你,不知怎才好。聽罷頭搖搖,曹臉堆苦笑。
入室藏衣櫃,大難躲一回。終於想一招,大門貼封條。
撕毀政府封,犯法都知道。憤青狂妄勁,還是低估了。
曹家窗砸爛,橫著往裡鑽。擅自打開門,蜂擁眾魚貫。
巡警靠邊閃,一一袖手觀。嚴守政府令,觀察其行動。
五四始自終,一槍都未鳴。一人也沒死,儘管有暴行。
人多仗勢眾,進院紛發瘋。瓷器諸家產,給砸稀碎爛。
曹父阻而求,東西可拿走。充耳愣不聞,得寸尺而進。
有執大石頭,逞強下毒手。年邁曹老父,癱瘓難邁步。
石朝其砸去,丫環給攔住。為擋那石塊,後久忍痛楚。
未能找到曹,憤青怒添惱。心癢不甘休,車庫見汽油。
字畫衣物堆,火撚隨手湊。拎起汽油桶,火燒趙家樓。
曹家院有三,中西合璧建。五十多房間,一片火與煙。
遊行總指揮,旗手傅斯年。一看鬧這樣,次日退遠遠。
迷途知返者,寥寥數可憐。駐日章公使,此刻躲於此。
得知大火燒,本能往外逃。學生喜誤認,當是曹汝霖。
怒吼打死他,群毆蠻激烈。還有磚頭磕,遍體鱗傷血。
一生一鐵棍,一下後腦掄,當即人倒地,震盪腦厥昏。
中江醜介出,死將宗祥護。我是他的朋友,動手沖我來!
見真日本人,反日憤青乖。另友丁士源,質問旁觀警:
打人非民主,這叫在行兇!你們當員警,怎麼還不管?!
警因上有令,扭頭不答應。京市警察局,局長吳炳湘。
大喝一聲到,轟然生逃光。打人放火者,跑得最快捷。
行兇被抓的,結果沒幾個。禮儀之古邦,學生打人狂。
衛戍區司令,聞聽倍震驚。天高地多厚,這些全不懂?
我派部進京,嚇嚇暴徒生。總理錢能訓,得知忙叫停:
國防軍哪能,對付老百姓?!五四本身驗,民國民主建。
出版有自由,遊行自由走。軍隊只對外,警對民善待。
入宅砸燒房,打人而致傷。明明違犯法,當時多法盲。
強調其愛國,認為無罪過。梁漱溟等士,呼籲冷靜思。
愛國應支持,犯法依法治。還指多年來,似成一積習。
革命名義下,做己想做事。即便爭民主,或者反抗西。
人權不可侵,無論何名義。即使罪大官,仍不可濫犯。
罪名未成前,施暴更應罷。法治失底線,損失將更大。
傷人現行犯,該辦依法辦。寧願生自首,去蹲他監牢。
政府如特赦,當然那更好。只是民國初,法治未深入。
革命口號亮,紅旗猛影響。尤其陳獨秀,煽風加澆油。
贊許眾憤青,還竊市民名。擅自發宣言,政府要解散。
呼籲眾站起,市民來掌權。輿論壓力下,政府手放軟。
兇手沒法辦,最後反道歉。被捕請出獄,爆竹軍樂伴。
返校成英雄,歡呼聲一片。各地紛回應,輿論日強盛。
凡爾賽和約,中方簽字空。六一零這日,曹章陸撤職。
但是日駐軍,並不怕學生。青島久不撤,實際繼續控。
兩年拖下來,美國出頭制。華盛頓會議,利益均沾計。
迫日二二年,九國公約簽。二二二月四,撤軍日簽字。
解決魯懸案,青島方歸還。美為世員警,對日把壓施。
亦為本國謀,非因懼五四。青島之回歸,五四無功績。
以夷制夷策,民國成功例。歷史港學者,馮學榮表示。
打傷一個人,燒毀一棟房。三個官被撤,暴力火種播。
既沒有救國,也沒有立德。五四無裨益,瞎胡鬧而已。
說是瞎胡鬧,實走邪門道。五四當日晚,大釗辦公室。
學生領袖至,彙報遊行事。主義研究會,運動擴而推。
大釗發口令,各地紛回應。新青年雜誌,獨秀猛煽風。
學生到民眾,鬧事到革命。二十載之後,窗戶紙捅透。
五四總司令,毛言陳獨秀。陳李幹什麼,差使俄共唆。
再看運動後,主義小組稠。各地共產組,五四骨幹頭。
隨之惡党冒,正式亮旗號。也有二花臉,搖身變漢奸。
北大梅思平,墮為日鷹犬③。還有二共黨,黨外紅旗晃。
典型有魯迅,白帽更迷人④。再度起秋風,中共生遠東。
國際一支部,出身小洋奴。生歲定二一,毛賊為樹己。
二一七二三,一大上海灘。會議他參加,定時人剩倆。
如果沒黨員,代表從何談?邏輯不邏輯,黨從不在意。
就連誕生日,生生定七一。這個騙子党,連這都撒謊。
五四何運動?絕望蠢暈動。一哄暈暴動?紅潮漩渦坑。
愛國情被偷,中華精華扔。暴力崇拜潮,五四開先河。
傳統敗家子,邪党催生婆。五四青年節,實乃青年劫。
憤青中紅邪,斯文變暴虐。此節為何定?洗腦代代哄。
民主否傳統,科學否神明。破壞古文化,衝垮道德壩⑤。
奪權之時期,五四民主旗。政治運動時,五四鬥爭幟。
中心經濟轉,五四科學幡。外事活動中,五四愛國情。
五四萬花筒,按黨需要用。想哪就扯哪,說啥它是啥。
五四握黨掌,學潮翻紅浪。造反諸學運,文革紅衛兵。
學生好忽悠,群起黨一哄。而今早已反,維穩重中重⑥。
六四幫反腐,提醒洗衣服。對話愣拒絕,屠城代答覆。
轉眼近百年,冷眼回首歎。今昔相對比,簡直天與淵。
鐵打一言堂,警匪一家悍。和平幾十年,冤魂八千萬。
五千文明毀,生態環境潰。紅朝無大戰,國土割一圈。
五四太誤事,北轍架南轅。黨玩五四牌,就為毀人煙⑦。
邪靈亂世界,分為七步來。重點禍神州①,序曲五四奏。
悠悠五千延,中華文明燦。自從鴉片戰,列強蜂擁犯。
泱泱大國淪,炎黃子孫憾。到底為什麼,神州地怎陷?
挨打急而燥,頭熱思緒亂②。一九一七年,十月俄政變。
列寧號革命,大權共黨篡。共產邪紅毒,乘虛東土漫。
新文化運動,愈發紅污染。獨秀李大釗,主義四處傳。
赤旗為圖騰,馬列代黃炎。一九一九春,巴黎和會談。
一戰德國敗,膠東日本占。中亦戰勝國,當然心不甘。
西方列強淩,東洋欺而騙。一九一四秋,日對德開戰。
一九一五夏,民四條約簽。借此中日約,逼迫中就範。
英美代表咬,簽約就有效。外長陸征祥,中方代表慌。
國貧實力弱,無奈急捉摸。報酬給日付,打德軍費補。
列強仍不幹,一下陷兩難。簽字地就失,奪回力不支。
不簽則失信,利弊拿不准。北京發密電,代表字可簽。
此訊有人悉,五二晨報傳。怒火遍地燃,學子發衝冠。
高校十三家,熱鍋油撒鹽。五三夜合計,使館抗議攔。
親日曹章陸,要求嚴懲辦。少數守法意,多數主暴力。
激進占上風,熱血沸騰激。頭頭會十點,商議定路線。
下午一點起,遊行奔使館。學生離校園,蔡元培追勸。
頭頭張國燾,反將校長攆。事與你無關,校長不必管。
北大一帶頭,京城聚三千。內懲國賊呼,外爭國權喊。
取消廿一條,還我青島喚。送遞陳情書,回應渺渺然。
列強外交官,官場都傲慢。一看是學生,更不太待見。
窩火換目標,怒泄親日官。轉奔趙家樓,曹汝霖宅院。
幣制局總裁,沒找到其宅。當天陸宗輿,大災躲過去。
交通曹總長,街上恐被認。為免死當街,聞風奔家遁。
回到家門口,遇見員警們。人員雖一隊,卻無一警棍。
上面有指示,員警忙解釋。對待示威生,務必要文明。
奉命保護你,不知怎才好。聽罷頭搖搖,曹臉堆苦笑。
入室藏衣櫃,大難躲一回。終於想一招,大門貼封條。
撕毀政府封,犯法都知道。憤青狂妄勁,還是低估了。
曹家窗砸爛,橫著往裡鑽。擅自打開門,蜂擁眾魚貫。
巡警靠邊閃,一一袖手觀。嚴守政府令,觀察其行動。
五四始自終,一槍都未鳴。一人也沒死,儘管有暴行。
人多仗勢眾,進院紛發瘋。瓷器諸家產,給砸稀碎爛。
曹父阻而求,東西可拿走。充耳愣不聞,得寸尺而進。
有執大石頭,逞強下毒手。年邁曹老父,癱瘓難邁步。
石朝其砸去,丫環給攔住。為擋那石塊,後久忍痛楚。
未能找到曹,憤青怒添惱。心癢不甘休,車庫見汽油。
字畫衣物堆,火撚隨手湊。拎起汽油桶,火燒趙家樓。
曹家院有三,中西合璧建。五十多房間,一片火與煙。
遊行總指揮,旗手傅斯年。一看鬧這樣,次日退遠遠。
迷途知返者,寥寥數可憐。駐日章公使,此刻躲於此。
得知大火燒,本能往外逃。學生喜誤認,當是曹汝霖。
怒吼打死他,群毆蠻激烈。還有磚頭磕,遍體鱗傷血。
一生一鐵棍,一下後腦掄,當即人倒地,震盪腦厥昏。
中江醜介出,死將宗祥護。我是他的朋友,動手沖我來!
見真日本人,反日憤青乖。另友丁士源,質問旁觀警:
打人非民主,這叫在行兇!你們當員警,怎麼還不管?!
警因上有令,扭頭不答應。京市警察局,局長吳炳湘。
大喝一聲到,轟然生逃光。打人放火者,跑得最快捷。
行兇被抓的,結果沒幾個。禮儀之古邦,學生打人狂。
衛戍區司令,聞聽倍震驚。天高地多厚,這些全不懂?
我派部進京,嚇嚇暴徒生。總理錢能訓,得知忙叫停:
國防軍哪能,對付老百姓?!五四本身驗,民國民主建。
出版有自由,遊行自由走。軍隊只對外,警對民善待。
入宅砸燒房,打人而致傷。明明違犯法,當時多法盲。
強調其愛國,認為無罪過。梁漱溟等士,呼籲冷靜思。
愛國應支持,犯法依法治。還指多年來,似成一積習。
革命名義下,做己想做事。即便爭民主,或者反抗西。
人權不可侵,無論何名義。即使罪大官,仍不可濫犯。
罪名未成前,施暴更應罷。法治失底線,損失將更大。
傷人現行犯,該辦依法辦。寧願生自首,去蹲他監牢。
政府如特赦,當然那更好。只是民國初,法治未深入。
革命口號亮,紅旗猛影響。尤其陳獨秀,煽風加澆油。
贊許眾憤青,還竊市民名。擅自發宣言,政府要解散。
呼籲眾站起,市民來掌權。輿論壓力下,政府手放軟。
兇手沒法辦,最後反道歉。被捕請出獄,爆竹軍樂伴。
返校成英雄,歡呼聲一片。各地紛回應,輿論日強盛。
凡爾賽和約,中方簽字空。六一零這日,曹章陸撤職。
但是日駐軍,並不怕學生。青島久不撤,實際繼續控。
兩年拖下來,美國出頭制。華盛頓會議,利益均沾計。
迫日二二年,九國公約簽。二二二月四,撤軍日簽字。
解決魯懸案,青島方歸還。美為世員警,對日把壓施。
亦為本國謀,非因懼五四。青島之回歸,五四無功績。
以夷制夷策,民國成功例。歷史港學者,馮學榮表示。
打傷一個人,燒毀一棟房。三個官被撤,暴力火種播。
既沒有救國,也沒有立德。五四無裨益,瞎胡鬧而已。
說是瞎胡鬧,實走邪門道。五四當日晚,大釗辦公室。
學生領袖至,彙報遊行事。主義研究會,運動擴而推。
大釗發口令,各地紛回應。新青年雜誌,獨秀猛煽風。
學生到民眾,鬧事到革命。二十載之後,窗戶紙捅透。
五四總司令,毛言陳獨秀。陳李幹什麼,差使俄共唆。
再看運動後,主義小組稠。各地共產組,五四骨幹頭。
隨之惡党冒,正式亮旗號。也有二花臉,搖身變漢奸。
北大梅思平,墮為日鷹犬③。還有二共黨,黨外紅旗晃。
典型有魯迅,白帽更迷人④。再度起秋風,中共生遠東。
國際一支部,出身小洋奴。生歲定二一,毛賊為樹己。
二一七二三,一大上海灘。會議他參加,定時人剩倆。
如果沒黨員,代表從何談?邏輯不邏輯,黨從不在意。
就連誕生日,生生定七一。這個騙子党,連這都撒謊。
五四何運動?絕望蠢暈動。一哄暈暴動?紅潮漩渦坑。
愛國情被偷,中華精華扔。暴力崇拜潮,五四開先河。
傳統敗家子,邪党催生婆。五四青年節,實乃青年劫。
憤青中紅邪,斯文變暴虐。此節為何定?洗腦代代哄。
民主否傳統,科學否神明。破壞古文化,衝垮道德壩⑤。
奪權之時期,五四民主旗。政治運動時,五四鬥爭幟。
中心經濟轉,五四科學幡。外事活動中,五四愛國情。
五四萬花筒,按黨需要用。想哪就扯哪,說啥它是啥。
五四握黨掌,學潮翻紅浪。造反諸學運,文革紅衛兵。
學生好忽悠,群起黨一哄。而今早已反,維穩重中重⑥。
六四幫反腐,提醒洗衣服。對話愣拒絕,屠城代答覆。
轉眼近百年,冷眼回首歎。今昔相對比,簡直天與淵。
鐵打一言堂,警匪一家悍。和平幾十年,冤魂八千萬。
五千文明毀,生態環境潰。紅朝無大戰,國土割一圈。
五四太誤事,北轍架南轅。黨玩五四牌,就為毀人煙⑦。

注(主要參考資料:大紀元【史海】專欄與看中國【看史海】專欄諸相關文章):

1、「從暴力殺戮精英階層、暴力摧毀人類賴以生存的精神、物質環境,到暴力毀滅人之所以為人之傳統文化,都是共產邪靈有計劃、有步驟地毀滅人類的安排。」(《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三章 暴力殺戮 惡貫穹宇)

「血淋淋的共產革命,看似亂哄哄無序,實則是邪靈處心積慮的安排。邪靈的目標就是『中心之國』──中國。邪靈知道,搞定中國就能搞定世界。但是,中國五千年的文化底蘊和民族精神不可能容納如此仇視神佛和崇尚暴力的共產主義。所以,共產邪靈的迂回陰謀就這樣開始了。」

「邪靈毀滅人類的路線圖

第一步:在歐洲發端

第二步:在蘇俄試驗

第三步:在中國生根

第四步:美蘇對峙 中共關起門來剿滅傳統文化

第五步:蘇聯解體 中共上位

第六步:經濟暴發 道德崩潰

第七步:中共用經濟捆綁『全世界的道德』」

「第三步:在中國生根」:「俄共處心積慮地扶持中共,尋找在中國的代理人,出錢又出力,終於孵出了一個中共政權。」

「表面上中共把蘇聯當作『主子』,誓死捍衛蘇維埃,實際上蘇聯和東歐不過是這場大戲的配角,中共才是邪靈培育的主體。」(《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二章紅魔陰謀 毀滅人類)

2、「為什麼在近代中國出現了一個共產黨,並且成了氣候還奪取了政權?中國共產黨不斷給中國人民灌輸:歷史選擇了中國共產黨,人民選擇了共產黨,『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

「是中國人民選擇了共產黨,還是共產黨結黨營私,逼迫中國人民接受?我們只能從歷史中找答案。」

「從滿清後期到民國初期,中華古國經歷著巨大的外來衝擊和內在變革,社會處於混亂和痛苦之中。其間許多知識份子和仁人志士,滿懷濟世救國的憂患意識。但是在國難和混亂中,他們由失望變成了完全的絕望。有病亂求醫,他們到中國以外尋找靈丹妙藥,英國式的不行就換法國式的,法國式的不行再換俄國式的,不惜下猛藥烈藥,恨不得一日即能振興中國。」

五四運動就是這種絕望的充分表現,有人主張無政府主義,有人提出打倒孔家店,有人主張引進洋文化,總之對中國傳統文化持否定態度,反對中庸之道,急於走捷徑,主張砸爛一切。他們中的激進份子,一方面報國無門,一方面對自己的理想和意志深信不疑,認為現實世界無可救藥,只有自己找到了歷史發展的機關,對革命和暴力抱以巨大熱情。」

「不同的機遇讓不同的人找到了不同的理論、學說、路線。終於有一組人,他們碰上了從蘇俄來的共產黨聯絡人,「暴力革命奪取政權」的馬列思想迎合了他們的焦躁情緒,符合他們救國救民的願望,一拍即合。他們把一個完全陌生的異國思想,引入了中華。參加中共一大的代表共有13人,後來死的死,逃的逃,有人投靠日本人做了漢奸,有的脫黨投靠了國民黨,成了叛徒或機會主義份子,到1949年中共掌權時,只有毛澤東和董必武兩人還留在中共黨裡。不知這些中共建黨人當時有沒有想到,他們從俄國請來的這個『神靈』卻是一個邪靈,他們找來的這劑強國之藥卻是一付烈性毒藥。「(《【九評之二】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

3、梅思平,五四運動當天的積極參與者,北大學生領袖之一。後成為汪精衛投敵策劃人,高調出任日偽漢奸政權部長,搖身一變為鐵杆漢奸。抗戰勝利後因漢奸罪被國民政府槍逮捕,次年9月14日被槍斃。投奔日本陣營當「漢奸」的五四運動幹將,不知梅思平一個。

4、「中共竊取政權之前,利用對中國文化抱虛無主義態度的變異文化人詆毀中國文化。這些人未必打著共產黨的旗號,卻起到了共產黨想起到、而當時還無法起到的作用。這種看似不來源於共產黨的聲音更能迷惑人。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魯迅。」「毛澤東說魯迅『就是這個文化新軍的最偉大和最英勇的旗手。魯迅是中國文化革命的主將』。『魯迅的方向,就是中華民族新文化的方向』。」

「魯迅一生坎坷,怨恨之氣盛,自稱『向來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揣測中國人』。共產邪靈把這個『文化大流氓』的一腔怨恨引向了中華傳統文化。」(《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四章 共產邪靈 毀人不倦)

5、「中國社會的姓資姓社,對世人而言似乎相當重要,對共產邪靈來說其實無關宏旨。本書一再強調,共產主義不是一種學說、一種社會制度、一個失敗了的嘗試,它是一個邪靈,其目的是通過毀滅文化、敗壞道德來毀滅全人類。」

「殺人轉入地下,毀人一刻不停。共產黨有時讓人死,有時讓人活;有時讓人匱乏饑饉,有時讓人肥得流油;忽而讓人禁欲,忽而讓人狂歡;一會兒破壞文化,一會兒『恢復傳統』;一會兒姓社,一會兒姓資。究其實質,毀滅真正的傳統文化,敗壞人的道德,讓人反神、變成非人——這才是共產黨萬變中的不變。」(《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四章 共產邪靈 毀人不倦)

6、「中華民族在一百多年來所面臨的挑戰中,從器物引進、制度改良到最後的極端激烈革命,付出了無數生命,喪失了絕大部分民族文明傳統,現在證明仍然是一個失敗的回應。在全民的仇恨、憤懣中,一個邪靈乘虛而入,最終控制了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仍然繼承古老文明的民族。」「中國共產黨承諾給農民土地、承諾給工人工廠、承諾給知識份子自由和民主、承諾和平,如今無一兌現。」(【九評之一】評共產黨是什麼)

7、「『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遊蕩。』

《共產黨宣言》以『幽靈』做開場白,絕非馬克思一時的心血來潮。這個幽靈是在另外空間中由『恨』和宇宙低層各種敗物構成的邪靈。它原本是一條蛇,到了表層空間的體現形式則是一條紅龍。它與仇視正神、正義的撒旦為伍。這個邪靈的目的就是要毀滅人類,在神歸來挽救眾生的最後關頭,讓人不信神,讓人的道德敗壞到已經聽不懂神的教誨而最終被淘汰,元神被永遠銷毀。」《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第二章 紅魔陰謀 毀滅人類)

責任編輯:任慧夫

相關新聞
【新紀元】航志:五四運動九十週年 五四的未竟之功
秋風:從泰國經驗看五四運動的錯誤
五四運動九十周年 五四的未竟之功
五四運動93週年 華僑座談紀念
最熱視頻
【新聞看點】美3大動作抗共 趙立堅說辭軟化
【橫河觀點】美國制裁才知中國超級電腦有假
【唐浩視界】數字人民幣 藏中共6大謀霸戰術
【有冇搞錯】習仲勛重修惠能金身傳說
【新聞看點】美對台新規踩紅線 中共詭異沒聲
【時事軍事】美海軍驚人計劃 快速打擊劍指中共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