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運動 民國軍警跪地哀求學生別遊行

人氣 78

【大紀元2012年07月04日訊】中國歷史上,讀書人的地位向來較高。晚晴時節,士兵們不敢輕易進學堂生事;進入民國之後,軍警學生,尊學生為老爺。五四運動期間,學生毆打政府高官時,全副武裝的軍警束手無策、不敢打學生,甚至不願意出來指證學生;軍警為求學生不要遊行,甚至有跪地哀求者。

軍警怕學生 稱其為老爺

據作者楊超在鳳凰網撰文記載,中國歷史上,讀書人的地位向來較高,有所謂「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之說,讀書人也常被稱為「學老爺」。張鳴在《北洋裂變》中有如是論述:晚晴時節,士兵們就不敢輕易進學堂生事,哪怕這個學堂裡有革命黨需要搜查。進入民國之後,這種軍警怕學生的狀況,並沒有消除。即使有上方的命令,軍警在學生面前依然縮手縮腳,怕三怕四。他們尊學生為老爺,說我們是丘八,你們是丘九,比我們大一輩。

在風起雲湧的學生運動下,連大總統徐世昌最後也服軟了,面對被捕的學生,徐世昌只得派官員前去道歉,不過學生不買單。第二天,步兵統領衙門和警察所又派人道歉,學生才肯出來。到後來,簡單的道歉已經不能滿足學生的要求了,甚至預備汽車燃放鞭炮也不能把這幫大爺們請走,於是當時的總務處長只好向學生作揖懇求說:「各位先生已經成名,趕快上車吧!」在如此待遇下,學生們才選擇昂然回到學校,享受英雄歸來的榮耀。

這其中最著名的當屬劉仁靜與張國燾這二位先生,他們是中共的創始人,可謂特別能戰鬥的典型,而且是典型的一碰即碎的人物。軍警面對這樣的大爺,能不頭疼麼?要讓他們回學校,光叫老爺那真是不夠的。

政府高官被打 軍警無動於衷

據當時記者報導,五四當天,步兵統領李長泰勸聚集在天安門的學生散去,有學生罵他是「賣國者」,他回答:「你們有愛國心,難道我們做官的就不愛國,就要把地方讓給別人麼?」並表示願意為學生傳達意見,但懇請學生不要用野蠻的方式,當學生回答自己極為文明後,這位長官便坐車揚長而去。

事實上,當學生闖入趙家樓,放火燒房時,全副武裝的軍警都不為所動。其時,章宗祥遭學生毒打,全身50多處受傷,而在場的幾十個帶槍軍警竟然束手無策,他身邊有人向警察呼救,巡警回答說:「我們未奉上官命令,不敢打(學生)。」

當時李長泰抓住了幾個掉隊學生應付差事,當需要指正時,這些在場軍警無人願意出來指正。甚至是那些被學生打傷的軍警,也不願意出來指正學生,他們聲稱當時學生人數多至數千人,「當場既未看清,事後亦無法證明」。

被人打了都不敢指責,這得怕到甚麼程度?

軍警跪地哀求學生不要遊行

在五四之時,軍警為求學生不要遊行,甚至有跪地哀求者。

據張鳴《北洋裂變》一書介紹,當時北洋政府面臨著極為尷尬的境界,他們一方面不得不承認學生的愛國熱情,稱他們「純本天良」,另一方面又想控制學生,把運動平息下去,這必然導致所謂的鎮壓不力。

1919年5月25日,大總統徐世昌頒布命令,要求對上街的學生「依法逮辦,以遏亂萌」,但學生不為所動,依然上街遊行抵制日貨。據當時的學生領袖匡互生回憶,軍警不僅不再抓捕學生,而是極力苦勸學生不要外出演講,「甚至有跪地哀求者」。

其時的軍警也很為難,要維持秩序又不敢下手,結果只能窩窩囊囊,被動的接受學生的進攻。

參加過五四運動的老人回憶,當時學生聚集在新華門和中南海,要求見大總統徐世昌,但徐世昌避而不見,這時警察總監吳炳湘出來奉勸學生:「總統不在,可以把請願書留下;時間已經很晚,希望學生回校休息,政府自有答覆。」但學生堅決不肯,一直耗著,接著開始有民眾加入到情願行列,最令人感動的是一些洋車工人,他們甚至把一天做工的血汗錢都拿出來給學生買燒餅、茶水。

另據《檔案春秋》文章,學生在與軍警對峙的過程中,處於完全進攻的態勢,警察想維持秩序,而學生想辦法挑事。

這時警察總監吳炳湘又出面奉勸學生,態度可說相當人道,吳說,待會天氣要熱了,大家還是早點回去睡午覺吧。學生的回答更調皮,說,大人您年高,也要注意身體哦。吳回答說,客氣客氣。在得知學生只是為了宣示愛國之情,為外交作後援後,這位秩序的維護者就放心地走了。

(責任編輯:姜曉)

相關新聞
北京大學里的“監獄”
爭鳴社論: 紀念「五四」,尋找脊樑
【紀元特稿】陳奎德:六四——現代中國的十字架
1919年5月4日 “五·四”運動爆發
最熱視頻
【探索時分】神不知鬼不覺 史上最成功空襲
【重播】余茂春博明國會作證:中共經濟野心
【有冇搞錯】阿里巴巴被罰巨款 為什麼很高興?
【時事縱橫】北京似現末日景 兩千萬網軍棄五毛
【橫河觀點】美預測全球未來20年5種可能形態
【秦鵬直播】中共被曝脫鉤武器化 左媒成打手
如果您有新聞線索或資料給大紀元,請進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