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中共佛教协会会长曝性丑闻 当局全网封杀

人气: 71397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8年08月02日讯】(大纪元记者凌云综合报导)8月1日,中国网络上广泛流传一份长达95页的指控检举信,指控中共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会长、北京龙泉寺方丈(释)学诚性侵多位出家女弟子,内容详尽讲述这名大陆最高佛教头目通过精神控制等各种手段逼女出家人就范的惊人内幕,但旋即遭到全网删除。

这份爆料来自曾在北京龙泉寺当过都监的两名出家人,两人都是清华大学的博士。其中一名释贤佳曾任学诚的侍者(秘书)、北京龙泉寺都监等,负责寺里戒律作法事务。另一位释贤启曾任北京龙泉寺执事、监院、都监等职。     

两人联合执笔写了长达95页的检举文件,被网友称作寺庙版的博士论文。内容讲述学诚利用多种手段精神控制女弟子、利用密宗的“男女双修”等说法迷惑,欺骗修学不深的女弟子顺从。包括学诚与女弟子的短信聊天记录等,内容不堪入目。

举报信称,早前收到比丘尼释贤甲(化名)的求助,释贤甲2017年12月底被释学诚选派到北京精舍学习外语。此后不到两周的时间里,她收到释学诚给她发来大量以师徒关系为要挟的、胁迫性的男女性话题短信,使她内心受到极大冲击,信仰体系几近崩溃。 

为弄清真相,找到真凶,他们通过法律程序,取得相关的释学诚手机短信记录。然而随之而来的短信记录不仅粉碎了他们的预想,更给他们带来无比震惊的事实:在2017年12月底至2018年2初的手机短信记录中,除贤甲外,释学诚还同时与极乐寺其他五位出家女弟子有着男女性话题的短信交流 。

短信证实,释学诚诱导或胁迫出家女弟子突破道德和戒律上的心理防线,让她们答应其性需求。其中四位女弟子或顺从或经历犹疑挣扎,终究答应了释学诚的性需求;另外两位女弟子的警惕和防御相对强一些, 但面对不息不饶的短信,立场也开始产生动摇。 

随着调查的深入,他们又得到一些关于释学诚性侵出家女弟子,乃至精神失常的可疑信息。 

资料显示,1966年出生的学诚多个头衔加身,如,中国佛教协会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中国宗教界和平委员会常务副主席,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福建省佛教协会会长,福建佛学院院长,福建莆田广化寺方丈,陕西扶风法门寺方丈,北京龙泉寺方丈等。

性侵和精神控制

举报材料称,释学诚2013年开始集中培养女弟子,安排受戒。按照佛教戒律,女众在受戒之后,要随从依止的师长至少两年时间进行学习。

举报信称,很多出家女弟子接触佛教时间短,本身佛教理论及戒律行持的基础都十分薄弱,对佛教的概念和内涵似是而非。这一弱点被利用,释学诚通过挪用佛教中的一些概念,一步步突破女弟子在道德和戒律上的底线。

举报信称,龙泉寺系统的大部分僧众与外界是失联的,释学诚对这些女弟子们进行了系统的精神控制,包括与家人朋友的隔离,听命于师长的要求,与外部社会生活的距离越来越远,心理的服从性也越来越强。

举报信称,释学诚借用了邪教的方法,通过短信挑逗、诱发出家女弟子的性欲望,让出家女弟子对他产生情感依赖,产生控制的作用。且释学诚的短信具有阶段性、递进性,可以逐步突破出家女弟子的心理防线,并最终实现对出家女弟子的永久性、全面的精神控制。

举报信表示,其中一名女出家人曾经密切接触过的一位出家女众贤庚(化名),也曾被派到精舍学习和外出参学,但参学未毕,即返回寺院,一年之后,就精神失常。她在精神还未失常的时候曾对这名女出家人诉说:“在外的时候对师长和团队的信心产生了很大的动摇。”

而与贤庚情况类似的出家女弟子,至少还有两例。

举报信称,透过性骚扰短信的个案深入挖掘,才发现整个龙泉寺系统正处在受到精神控制的危机之中。释学诚为了实现“宗教领袖”的个人目标,操纵弟子们为其“佛教帝国”而服劳,不惜采用各种手段对弟子实施精神控制。

中国网络上广泛流传一份长达95页的指控中共佛教协会会长,佛学院院长学诚性侵多位出家女弟子的检举文件。(网络图片)
举报信目录之一。(大纪元)

违章建设 巨额资金去向不明

举报信也指,2005年释学诚任龙泉寺住持,引导僧俗二众弟子夜以继日地为他搭建舞台。仅龙泉寺的约数万平米建筑,估计使用人民币数亿元。同时由于防护措施不完善,曾发生过多起人身安全事故。

举报信还称,2015年4月,释学诚当选中佛协会长。7月,龙泉寺执行长某法师受释学诚之命,向信众紧急募集1200万元,称是龙泉寺三慧堂要塑佛像所需。但之后改变了资金用途,1200万元的资金去向不为人知。

另外,2018年3月,龙泉寺分院——福建泉州市永春普济寺有总计1000万元的汇款被转出到个人账户。

举报遭遇打击

举报人贤佳还表示,随着接触释学诚和戒律学习的深入,他慢慢发现龙泉寺系统的各种问题。2018年1月,贤佳开始在僧团内部多次呼吁重视戒律、让女众如法受戒、去除个人崇拜,却被释学诚斥为“神经病”,其手机和电脑被收缴,禁止上网,并被多次要求离开龙泉寺。

2018年2月初,一名举报学诚的女出家弟子逃离精舍后,释学诚就向人宣称其有抑郁症、精神病,要防范其的言行。

另一名举报信作者举报人贤启在确认贤佳揭露的性骚扰事件属实后,于2月17日在僧团管理层内部发出《我们能否自清自律》倡议书,呼吁根据戒律帮助释学诚忏罪。

图为佛教在线网站2018年1月27日刊登的学诚会长呼吁学习“十九大”的文章。(网站截图)

政治和尚 赵朴初一手提拔

资料显示,学诚,1966年8月出生,福建莆田人。1982年在福建莆田广化寺落发为僧。1983年,学诚在福建佛学院预科班中,得到时任中共佛教协会会长和中共佛学院院长赵朴初的赏识。赵朴初早期就已是中共地下党员,中共篡权后成为中共控制的佛教协会会长,有少林CEO之称的政治和尚释永信同样是赵提拔。

1988年,福建莆田广化寺方丈退居,赵朴初“力排众议”,举荐仍在学习中的学诚法师担任住持,年仅23岁的学诚成了当时的佛教寺院中年纪最轻的名寺方丈。1989年学诚又被任命为中佛协副秘书长,当时的中佛协会长,中国佛学院院长仍是赵朴初。

释学诚是当初的中共政治和尚赵朴初“力排众议”一手提拔,图为早期二人的合影。(网络图片)

1991年,学诚从中国佛学院硕士毕业。1995年升任福建佛学院院长,2004年担任法门寺住持,2007年创建法门寺佛学院。2005年担任北京龙泉寺住持。2015年出任中共佛教协会会长,中共佛学院院长。

经记者查询,释学诚是推动中国佛教协会学习中共十九大精神的主要倡导者,他在大会小会上发言,指导宗教界如何学习中共的十九大精神,并举办培训班。8月1日还在微博上宣传其在寺庙内升中共血旗的动作。

释学诚也积极追随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早在2000年中共为镇压法轮功,成立所谓的“中国反邪教协会”时,学诚即成为协会理事,其还撰写专文攻击法轮功,后被追查国际点名追查。

释学诚是中共全国政协常委,今年3月,升任政协第十三届全国委员会民族和宗教委员会副主任。有报导说,学诚和中共某些高官联系紧密,多为副部长以上官员。甚至他请假都要向中共中央统战部请示。

8月1日释学诚在社交媒体上贴出龙泉寺升中共血旗的照片,以讨好当局。(网站截图)

释学诚可以说是目前被爆出“#MeToo”丑闻的最高级别中共官员。新浪微博只要是有关“龙泉寺”、“学诚”的丑闻,一概被删除,只留下了学诚发出的反驳声明。有网友统计,央视主持人朱军性侵的丑闻曝光,大概不到一小时就被删除,现在“高僧”被删的时间是12分半,又破了纪录。

一位匿名的媒体人撰文说,朱军被举报的消息被删,正是因为其体制内的身份,而性剥削和性丑闻,最严重也隐藏最深的,恰恰是在体制内。据公开的报导,习近平查处的中共官员当中,几乎都有情妇、性侵的丑闻。

以下为网络上广泛流传的一份长达95页的指控中共佛教协会会长、佛学院院长学诚性侵多位出家女弟子的检举文件的目录:

举报信目录之一。(大纪元)
举报信目录之一。(大纪元)
举报信目录之一。(大纪元)

责任编辑:张宪义

评论
2018-08-02 7: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