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农村疫苗受害家长:我们死了 孩子一个人怎办

2013年6月,姚告华的小儿子姚文俊出生,随后在吉水县医院接种了卡介苗。两个多月后,姚文俊腋下出现“鸡蛋大的包”,逐渐扩散至全身;目前全身淋巴结肿大、化脓、溃烂⋯⋯图为7月26日安徽省一家医院内的一名儿童在接种疫苗。(AFP/Getty Images)
人气: 1185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8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萧律生采访报导)“即使恢复正常,儿子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生育、智力都有影响。”江西吉安市吉水县疫苗受害家长姚告华说,“我们现在可以供他,我们年龄大了,我们死了,他一个人怎么办?”

来自农村的姚告华,为小儿子的病,已经耗尽200多万,可是这些钱基本都是借来的 ,目前,整个家庭已经完全无力再承担孩子的医疗费用。

“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借过了,他们现在看到我们,都到害怕的程度。”姚告华说,“当时吉水县疾控中心出具了打疫苗的异常报告,我们一直在找,疾控中心、卫计委、政府,哪个部门都找过。他们就是踢皮球,到现在也没有给过任何一分钱给孩子治疗。”

2013年6月,姚告华的小儿子姚文俊出生,随后在吉水县医院接种了卡介苗。两个多月后,姚文俊腋下出现“鸡蛋大的包”,逐渐扩散至全身;目前全身淋巴结肿大、化脓、溃烂⋯⋯

“当时打疫苗的时候,也没有告诉我们这是异常反应。当时要告诉了哪些是异常反应,我们要是有治疗费的话,孩子恢复得会比现在要好。”姚告华抽泣道,“这么多年,都借钱住院,要是没钱,就被医院赶出去了⋯⋯”

姚告华夫妇俩曾带着孩子在江西儿童医院就诊,确诊为淋巴肿大,医生建议到北京、上海等高级别的医院进行救治。“江西省也看过,北京也看过,去过好多地方。后来在北京儿童医院住院。”

姚文俊在北京儿童医院住院时,已经是2014年下半年。此时,姚告华还不知道小儿子的病是疫苗引起的。

“医生只是提醒、暗示。”姚告华说,“到儿童医院去看,到哪个医院看,医生就告知说没有权力说是疫苗接种引起的异常反应。”

直到2017年9月,姚告华再次找到吉水县疾控中心,当时疾控中心出具的报告诊断说是接种疫苗异常反应。姚告华就拿着这份报告找当地政府、卫计委等相关单位。结果这些单位互相不承认,互相“踢皮球”。

“我们就是说希望政府能够把疫苗患者的后期保障做到位。像我们这样的农村家庭,支付不起啊。”姚告华说,“政府给再多的钱,在生命面前就是一个数字,每个家长就是希望保证孩子治疗,最好保住一条命吧。更何况现在政府还不给钱。”

姚告华的小儿子今年5岁了,可是语言表达不清、智力也跟不上,从出生就一直在医院里接受治疗,“只有父母能听懂他讲什么,其他人很难听懂”。

除了小儿子外,他还有一个大儿子,但是只能是丢在老家,请70多岁的老父亲照顾著,“可是我父亲也老了,他也需要人照顾啊”。

“接种疫苗是政府行为,最起码应该妥善处理,保证小孩子前期治疗费和后期治疗费。”姚告华说,“以前花的钱,我们年轻,还可以赚回来还给别人,只要把孩子看好。不然等到我们死了,他一个人怎么办?”#

责任编辑:高静

评论
2018-08-15 12: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