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康国雄:我的右派爸爸康心如

——《反右运动55周年留言》

人气: 2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8年09月11日讯】我的父亲康心如是西南地区的一个银行家。他出生于1890年。1910年他由于右任介绍加入中国同盟会。后考入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学专科。1927年他得到了刘湘的支援,将中美合资的美丰银行变成一个华资银行,是中国最早将外资变成中资的一个创始人之一。在抗日战争最紧要关头,他作为陪都重庆的参议长,积极抗日,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八路军办事处在重庆设立之后,我父亲和康氏家族以及他的美丰银行,在多方面为共产党做了工作(见党史出版社2005年出版的《中国共产党历史》第762页)。1949年身为国大代表的父亲没有跟国民党去台湾,也没有留在香港经营他的外贸公司(兆丰公司),而是和我母亲从香港回到重庆,怕国民党把他强制带走躲到了北陪。他盼望并等候共产党曾庄严承诺的那个民主自由、包括各阶层各党派共襄国事的联合政府。

1949年11月30日共产党军队进入重庆。美丰银行被迫在1950年4月4日停业。1951-1955年我正在南开大学经济系学习,曾经收到过我父亲写给我的一封信,记忆很深。他在信上说“我怕你不服从真理,应该好好学习”。1957年他中了毛泽东的阳谋之计,被定为二类右派,降级劳改。1966年8月他家被抄,锅碗瓢勺全部拿光,片纸未留,仅剩身上穿的衣服。1969年11月他病危,“经工宣队、军宣队经研究批准住院”。入院后三天,与世长辞。

小时候,我与蒋介石夫妇和蒋纬国有过一些邻里交往。尽管他们待我很亲切,那也没能左右我对国民党腐败无能的判断。我成为公认的“反蒋急先锋”。1949 年我20 岁,其后听到“你们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这样的“最高指示”时,满心欢喜,浑身是劲。那时我真是太想规规矩矩地跟着共产党走,真是太想为中国的富强做贡献了。结果却是浪费了我的青春和壮年,让我无法像父亲那样报效祖国。如今我已经是垂暮之年,有人说我的一生是个传奇,我说:不是。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钉子,把那个太过沉重的备忘录,钉在历史的哭墙上。

--原载新世纪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8-09-11 11: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