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伊罗逊:微影片《过年》的传统艺术特征

新世纪影视影片《过年》剧照。(新世纪影视提供)

人气: 1269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2019年01月13日讯】美国新世纪影视基地在2019年中国新年前发布了新片《过年》,又一部20分钟的微电影,讲述的同样是关于法轮大法在世间洪传的真相故事。

除夕之夜,一位年迈的老父亲,一手拄著拐仗一手拎着刚刚买来的快餐盒饭,步履艰难地走过风雪漆黑的街道,慢慢走上楼梯进了自己的家门。冷清的客厅里,老人孤独惆怅地坐在沙发上想念著有家难归的女儿……

窗外,烟花的闪光伴着鞭炮的爆炸声。 ……

有人敲门……

再有人敲门……

又有人敲门了……

随着敲门声,这个小小的客厅进来出去的人一波又一波,一共有六七波不同的人在进进出出的过场中展现著各自的身份,表现著不同的行为,却都是为了同一个目标、同一个主题而来。

在一天内的时间里、在同一个场地情景、出现的所有人物有着同一个情节主题,这样的故事结构是非常传统古典的 “三一律” 戏剧结构,在欧洲17、18世纪非常盛行。 “三一律”是西方戏剧节构理论之一,是一种关於戏剧结构的规则。简单说,就是规定剧本创作必须遵循时间、地点和行动的一致,也就是说一部剧本只允许写单一的故事情节,戏剧行动必须发生在一天之内的同一个地点,它是法则,因此给创作本身造成了很多限制,这样的戏剧创作起来是有一定难度的。

新世纪影视基地的新片《过年》虽然是个短片,但却运用了传统古典戏剧“三一律”的创作形式,保证了场景的集中化,让故事的矛盾与冲突集中在一个固定的客厅与大年三十晚间的时间里完全展现爆发,使得这一个场景中的节奏也更加地紧凑。由于时间和地点的限制,对故事本身的完整性提出了要求,没有过多枝杈的分散,给予故事整体一气呵成的顺畅感。 《过年》影片中只有一个短短的分枝,导演为了鲜明地区分善与恶,把邪恶的“610办公室”分枝出来,特别地强化了法院与律师中的善良人的存在,希望在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弟子时,那些有正义的法官和律师秉持住自己的良心,使影片达到了非常好的效果。

电影有着严格的构图,电影所表达的思想是有选择性的,观众的观看视点是不能自由控制的,电影内容的主题倾向以及观众的内心情绪是随着框起来的画面走的,是在导演设计的特写、近景中景和全景的导引下进行的,画面构图就是导演的思想传达,具有导引性。而在纯戏剧中是没有导引式构图的,剧场中的观众是根据自己的想像进行选择构图。

因此《过年》微电影与戏剧形式的结合确实有它很独到的好处,这种结合对现代电影的形式起著规范作用,它让观众稳定了视线、沉浸在故事情节中,从而直接地接收故事所要表达的思想。

《过年》里的敲门人一波又一波,每一波人代表了一个类型人群,这也是欧洲传统古典戏剧的特点。古典时期强调理性、普遍性,不突出个性,而是突出类型,是按照某一标准把剧中人物划分为不同类型,从不同类型人物的共性去演绎人物,比如表现610组织的邪恶之人,街道居委会的帮凶,善良的大法弟子们,警察中的好人,律师中正义的人士…… 无不体现了某一类型的人物共性。

电影形式的好处在于可以用音乐来烘托某个情节的情绪,悲伤的音乐给观众带来比画面更加伤感的情绪,欢快的音乐会带来比画面更加的愉悦。 《过年》的导演很擅长电影音乐的技巧,知道什么时候需要音乐来激发观众的情绪,什么音乐可以使剧情深入人的灵魂,这是影片《过年》的优秀之处。从影片的音乐旋律、音乐造成情感的张力,可以看到导演对音乐的高度认知和娴熟运用,让音乐成为塑造人物、衬托环境、促进叙事、昭示意义的重要因素。

影片从一开始舒缓忧伤的口琴曲强化叙述了老人的孤独与伤感。

而每当有关大法弟子的情节时,则以美妙舒展情绪的钢琴、提琴协奏曲作为特定背景音乐,使人感觉他们的出现是美好的事情。

当影片进入高潮父女相见,凄美柔肠的小提琴独奏音乐响起,分出高音中音层次,来加强主人公父女之间的情感对话,琴弦随着主旋律的递进,把观众的眼泪从心底拉了出来,真是美妙极了!并且伴随着主人公在对话中道出的关于影片主题的人性正义的独白,让观众的灵魂顿时升华了。

美国新世纪影视基地在成立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拍摄了七部影片,在未来的创作上已经奠定了他们的基础,低成本、快速度、不夸张、实实在在。其艺术创作追求上将会以自己的风格及学说成为体系,坚守作品要表现明确目的,简而言之就是希望剧情最终达到“善”的效果,借反映大法弟子受迫害和传播真理来引导人们向善,所以作品是非常理性正念的,是真正传统古典的艺术风格。

已经公布的影片有《密码》(获得加拿大国际电影节一等奖)、《艺考》、《小磊历险记》、《过年》,还有一部长片《90天倒计时》即将播出。#

责任编辑:朱颖

评论
2019-01-13 3: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