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陈思敏:“权健们”利益链最顶端是中共政府

天津权健集团近期深陷舆论旋涡。图为12月29日陆媒探访权健郑州分公司。(大纪元资料室)

天津权健集团近期深陷舆论旋涡。图为12月29日陆媒探访权健郑州分公司。(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49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03日讯】权健集团的风波从2018年末开始,进入2019年后还在持续发酵中。1月2日官方通报权健已被立案侦查。也就是原来持有多年合法牌照的直销商权健,一夕之间被指涉嫌传销犯罪和虚假宣传。

去年12月25日,《百亿保健帝国权健,和它阴影下的中国家庭》一文刷屏,该文披露了一名4岁癌症女童周洋,服用权健的保健品后,最终病情恶化死去。

权健引发的周洋事件,被视为重复了3年前大学生魏则西的悲剧。事实上,从以往的媒体报导以及公开资料,传销保健品致死案例的“鼻祖”可以追溯到21年前。

1998年3月,湖南常德一老汉因服用三株口服液死亡事件轰动全国。全国媒体以《八瓶三株口服液喝死一条老汉》为题密集报导,至此三株公司危机全面爆发,短短时间,遭到起诉达10余起。

三株公司是创办人吴炳新1992年在山东济南成立,主销的三株口服液的前身是上海交大研发的“昂立1号”。据称,吴炳新在“一个偶然的机会”得知上海交大正愁昂立1号没有销路,于是吴炳新表示愿意宣传推广、销售工作。就这样,昂立1号的热销让吴炳新发现保健品市场的暴利,进而推出三株口服液。由于前身昂立1号的关系,当时不少知名专家、学者纷纷为三株代言,三株也十分热衷于赞助各种学术、科技研讨活动。

曾有调查报导称,传销业到现在还火爆的主要行销方式,三株口服液都算是鼻祖。而三株当年的销售额不遑多让现今同业巨头。三株1994年销售额1.25亿,1995年为20亿,到1996年进军农村后,当年销售一跃达到80亿元。彼时吴炳新宣称,要在3年时间也就是1999年,达到900亿的销售额。

如果不是1998年发生了《八瓶三株口服液喝死一条老汉》事件,或许三株口服液继续占领保健产品市场。不过1999年三株虽然输掉了市场,但最终赢得湖南常德这场官司,而且全身而退。

2002年4月,时任中共发改委直属机构“国土地区所”城镇发展研究室主任史育龙撰文称“中国农村经济──非农产业是小城镇发展的重要基础”,其中提到三株集团在地方雇用农民工促进就业、纳税、带动银行业务等方面“功不可没”。

史育龙现任发改委城市中心主任。他当年之所以如此评价一个舆论挞伐的传销公司,是因为1996年三株口服液帝国3年卖了80亿元;雇用了15万销售人员,广设600家子公司,并在县、乡镇建立了2,000多个办事处。但三株可不是“野蛮生长”,是在地方政府招揽优待下,得以在全国架起了足以对抗中国邮政的行销网路。

其实21年前的三株口服液案例,应该可以解释为什么监管对传销放水,从中央到地方政府可以说位于此一利益链的最顶端。

如这次出事的权健,是天津市政府的纳税大户、就业大户、冠名收购天津足球队让天津露脸,天津电视台为其定制专属节目《权健时间》。去年(2018)6月权健集团党总支还在市委方面指导下组织开展了“不忘初心跟党走”一系列活动,不过现在闹出人命,影响到稳定,因而权健作为间接收割民脂民膏的镰刀,用脏了就扔。

而权健从中共商务部委拿到了《直销经营许可证》许可范围仅为天津区域,但权健却把直销业务插遍了大江南北,这下出事影响了多少地方税收、就业,以及拉动内需和GDP。

天津另一直销大户天狮集团,经常配合天津市委组织部办活动,新华网也曾邀请出席2017中国企业家博鳌论坛。2015年“天狮集团6500人豪游欧洲由非洲人民买单”新闻曝,天狮吸收了超过20万乌干达人加入天狮直销队伍。

中共政府位于利益链最顶端,直销和传销终究不是以法律划分,而看对党有没有利用价值,或者是不够肥到可以宰杀了充公,或者是大到可以赋予政治任务。“鼻祖”三株口服液案例表明,今日传销这类行业不择手段的营销以及不断上演的悲剧,早在20多年前江泽民腐败治理时期就埋下了种子。#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1-03 5:4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