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北大教授吁中共退出历史舞台 大陆民众声援

北大教授郑也夫呼吁中共应退出历史舞台,引发外界关注。图为北大校门。(Getty images)
人气: 12709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1月08日讯】(大纪元记者骆亚、李新安采访报导)近日,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撰文呼吁,中共应退出历史舞台,被指是新的一年知识分子发出的震耳欲聋的呐喊。外界普遍认为,中共的改革已死,越来越多的人已经觉醒,人们在盼望中共邪恶的政权早日结束。

郑也夫在文章中分析,在中共执政的70年历史中,这个党给中国人民带来太多的灾难,演化到今日,几乎完全丧失了自我纠错的机制。

文章称,执政党的大多数方针政策很难说有符合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的。有项符合中国广大人民利益的事情,就是共产党和平地,即以避免暴力的、最少社会动荡的方式,淡出历史舞台。同时,非暴力的转型,“对这个党的当家人,这是最好的出路,没有更好的了。”

网民评论称,“郑也夫教授当下能站出来发声,诚属可贵!那呼吁中共体面退出历史舞台的呐喊,更是震耳欲聋!”

北京的知名维权人士向莉女士也在社交媒体表示,“这是中国公共知识分子2019新年宣言,必须捍卫自由!中共必须退场!”

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认为,进入2019年,北京大学教授郑也夫的一声呐喊,像一颗惊雷,震惊世界。

中国八九民运学生领袖、人权活动家赵常青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在黑暗的极权时代,这种呼吁是很有必要的。近两年,像高校的知识分子,类似这样对执政党和政府持批评态度的,这种声音是不绝于耳。这也是中国传统文化里士大夫的一个传统,“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中共改革已死

习近平在日前纪念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的讲话,说“该改的、能改的我们坚决改,不该改的,不能改的坚决不改”。

赵常青分析认为,不能改的就是三四十年前邓小平所说的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就是维护共产党极其少数权贵集团对中国大陆的永久性统治。

赵常青说,“从去年到现在,中美贸易战呈现出好的态势,但是我们切不可忘记中共发家的根本原因,那就是一个政党的专制独裁。”

广西知名网路作家荆楚说,“不改变政治体制,权力得不到约束,老百姓的权益得不到保障,这就造成了整个社会的腐败、贪污、权力寻租。老百姓就过得越来越悲惨。”

北大的一名大学生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中共体制高层就是一个逆向淘汰的,真想政改或者有这个倾向的人基本上被边缘化了,改革已经死了。“中共即便硬撑,也会像当年的苏共一样老化僵化,最终在危机中崩溃。这才几年中国内外环境就有这么大变化……我们这一代人应该可以看到中共倒台的。”

2019年被指大变局

2019年伊始,对于中共“逢九必乱”的说法,赵常青表示,从历史的纵向来看,2019年是一个具有特殊时间节点的年份。

他说,第一个,它是五四新文化运动100周年的纪念年;第二个,它是中共建政70周年的时段;第三个,它是西单民主墙40周年,是89学生民主运动和64大屠杀30周年的时段。这一些很重要的、敏感的时间点,所以无论是大陆还是海外,许多人都预测,2019年对中国来说一定是一个不平凡的年份。

“英国的哲学家罗素有一个说法,所有的极权统治的寿命都不会超过70年。许多的极权主义、专制政权过去发生的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像苏联、墨西哥、萨达姆、卡扎菲等等。”赵常青说。

“对于北京政权是不是也会在2019年,它的历史划句号?从主观愿望上讲,我们期待,我们当然希望这个政党早日完蛋。但是恐怕还需要一个特殊的历史机缘。”

荆楚则表示,“2019年,我对这个国家的走向感到很担忧,这个社会的转型,如果是没有一个积极健康的力量来引导,那就变成了整个社会的暴乱。共产党现在要维持这种暴乱的体制,不改弦更张,他们的未来就像利比亚那些官员们,愤怒的老百姓把他们一个一个从楼上摔下去,推下去摔死,他们只能走这条路了,非常悲哀呀!”

国有危难 知识分子呐喊

郑也夫在文章中说,“我们今天还没走到将一切责任都推给政治家的时候。因为今天的书生还没有尽责。如果他们都忠实于自己的良知,都勇于讲出自己的看法,中国不会是今天的样子。”

有评论称,“公知呐喊之日,就是专制解体之时!”

外界注意到,越来越多的知识分子站出来发声。就在2019年元旦前夕,中国互联网上流传一份《中国百位公共知识分子发表“改革开放”40年感言》,他们质疑中共搞假改革,追求思想信仰、表达自由和中国的大转型。

荆楚表示,这些体制内的教授们敢于公开发声了。他们出于社会的责任感,看到这个国家越来越危险了,他们出于良知,站出来大声呼吁。

他说,“这些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可以说80%~90%都有这种意识。只是很多人没公开说出来而已。共产党在历史上祸国殃民,把整个中国搞得国将不国,环境污染,贫富悬殊,社会矛盾就像滚雪球一样积累下去,现在已经没法维持下去了。”

他认为,觉醒的人越来越多,为这个社会负责任的,有责任感有责任心的,站出来呐喊的人越来越多了,这是个积极的现象。#

责任编辑:林琮文

评论
2019-01-08 6: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