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名家专栏】为何川普不信任众院情报委员会?

唐纳德·川普总统于10月27日宣布,伊斯兰国头目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已被美国特种部队消灭。(JIM WATSON / AFP)
人气: 1710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11月07日讯】(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Trevor Loudon撰文/陈霆编译)本文将仔细分析,为何在保守重要国安机密上,我们无法信任某些国会议员。

在10月26日午夜,美军成功突袭了伊斯兰国(ISIS)的创始人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巴格达迪也自爆身亡。之后,众议院情报委员会(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主席亚当·希夫(Adam Schiff,又译谢安达)抱怨,他没有接到这项行动的通知。

10月28日,美国总统川普在华盛顿对记者说,白宫没有将此次的袭击通知众议院情报委员会,是因为担心希夫会泄露讯息。

《国会山报》(The Hill)报导了川普的说法,“好吧,我猜他们正在讨论,为什么我没有把消息提供给亚当·希夫和他的委员会。答案是因为,我认为亚当·希夫是华盛顿最大的泄密者。”

总统这番话,并不是空穴来风,而且不只适用于希夫个人。事实上,众议院情报委员会难以被信任,白宫连“杂货清单”(grocery list)都不应该交付给它,更不要说高度敏感的军事行动的细节了。否则,可能会使许多美国人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

国会实际上没有严格的安全协议(security protocols)。国会议员到任何委员会服务,都不需要进行背景调查,就连特别敏感的军事委员会、国土安全委员会或情报委员会也是如此。美国的敌人是否可能意识到,美国的国家安全网络中,存在着这一个明显的弱点?并进一步尝试利用它?

许多国会议员都从伊朗支持的实体中获取资金,有些也和中国(中共)支持的组织往来密切。很多人则和马克思主义团体有紧密的联系,像是:美国民主社会主义者(Democratic Socialists of America)、美国共产党(Communist Party USA )、解放之路(Liberation Road)。许多国会议员同情古巴、中国(中共)和委内瑞拉这些美国的敌手。两党间都有一些人,与恐怖组织(如哈马斯)的掩护机构或傀儡组织有所牵连。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的几个现任委员,都有一些令人起疑的背景。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可能连驾驶校车或在邮局卖邮票,都难以取得安全许可。但在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缉毒局、国家安全局以及其它十几个国家安全组织的监督下,他们仍得以在国会委员会任职。

例如,希夫与百人会(Committee of 100)有着密切的联系,而百人会实际上经常替中共在海外开展“影响力行动”(influence operations)。希夫参加了2009、2016年的百人会年会,并通过百人会的安排,会见了中共高层官员,包括现任中共政协全国委员会副主席董建华和曾任上海市市长、中国工程院院长的徐匡迪。

在2018年选举周期中,希夫还获得了“伊朗裔美国人政治行动委员会”(IAPAC)的资助,据闻,该组织是由伊朗政府所支持的。

在情报委员会中名列第二的民主党人,是康乃狄格州的吉姆·希姆斯(Jim Himes),他曾在1980年代后期,前往亲苏联的尼加拉瓜,进行他的大学论文研究《桑解阵防卫委员会(CDSs)与尼加拉瓜的政治文化转变》。

实际上,希姆斯就是在替这个平民间谍网络涂脂抹粉:“如果桑解阵防卫委员会(CDSs)能够维持和促进它的独立性,并持续实现它的角色,就能确保尼加拉瓜人民,参与在桑地诺主义所承诺的命运中。”

“桑解阵”全名桑地诺民族解放阵线,早期是尼加拉瓜一个左翼反政府组织,后来发展为一个社会主义政党。在1979,丹尼尔·奥蒂嘉(Jose Daniel Ortega Saavedra)领导的“桑解阵”武装部队,推翻了索摩查(Somoza)家族43年的统治,并在苏联与古巴协助下建立军政府。在1979~1990年之间,“桑解阵”为尼加拉瓜的执政党。1990年奥蒂嘉大选失利后,历经16年的在野。2006年,奥蒂嘉再次于总统选举中获胜,重新掌权至今,已担任国家实质领导人24年。“桑解阵”防卫委员会的前身,即是革命前地下平民组织。其后,全国约有40万人被组织成CDS,在1990年才遭反对党解散。

希姆斯在美国共产党的帮助下,于2008年选上国会议员,他也与美国共产党的掩护机构“康乃狄格退休美国人联盟”(the Connecticut Alliance for Retired Americans)合作密切。

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名单上的第四位委员,是印第安纳州的安德烈·卡森(André Carson),他是目前在众议院任职的三名穆斯林之一。

卡森分别在2018年、2016年和2014年的选举期间,收受来自“伊朗裔美国人政治行动委员会”(IAPAC)的献金,并且是前总统奥巴马与伊朗“核协议”的早期支持者。

卡森长期与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Council on American Islamic Relations)合作,并与其创始人兼现任发言人尼哈德·阿瓦德(Nihad Awad)关系匪浅。

1994年,阿瓦德在佛罗里达州巴里大学(Florida’s Barry University)的一个论坛上透露,他曾经支持亲苏联的恐怖组织“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alestine Liberation Organization)。苏联解体后,阿瓦德转而效忠哈马斯。

2017年2月,三名负责管理议员办公室资讯科技的人员突然遭到解职,这三人是巴基斯坦裔的兄弟档阿旺(Awans),而他们服务的对象包含卡森和其他情报委员会成员。这三名兄弟档被怀疑在没有许可的情况下,访问了国会的电脑。后来发现,这三名资讯人员已经进入过十几个民主党国会议员的电脑,有些情况甚至已持续了十几年。据《每日传讯》(Daily Caller)报导,有传闻指出三名兄弟的父亲,将USB交给了巴基斯坦的参议员,以及巴基斯坦情报机构的前负责人。

然而,从未有人以“间谍”罪名遭受指控。

事实上,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与国会中的每个其它委员会一样,都面临着“安全风险”。

那么,川普总统不愿意与希夫以及他底下的委员会分享讯息,还会让人觉得奇怪吗?

作者简介:

特雷弗·卢登(Trevor Loudon)是一名来自新西兰的作家、制片人和公共演讲者。三十多年来,他研究了激进左派、马克思主义和恐怖主义运动,除此之外,他也研究这些情况对主流政治的隐性影响。

原文 Security Risks: Why President Trump Is Right Not to Trust Adam Schiff or the 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 刊载于英文大纪元。

本文所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 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

责任编辑:叶紫微

评论
2019-11-07 5: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