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会见德国人权官员遭打压 黄琦母亲试图自杀

2019年2月14日,“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的母亲蒲文清(左)在维权人士陪同下至德国驻华大使馆会见人权官员,当天晚上成都警方半夜上门抓人。(受访者提供)
人气: 936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2月1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熙采访报导)日前,“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家中闯进一帮警察,带走三位黄琦母亲蒲文清的支持者,在场的张赞宁律师也被强制驱离。身患重病的86岁老人蒲文清备受冲击,一度喝清油、拿菜刀要自杀,被看管她的人给夺下,幸未酿悲剧。重庆维权人士陈明玉表示,这次抓人是因为她们和蒲文清去德国大使馆会见了人权官员。

陈明玉向大纪元记者陈述事件发生经过:15日早上,陈明玉从派出所出来后,回黄琦家拿东西,当时蒲文清说她实在不想活了。“那天晚上,她看到我们都被警察带走了,照顾她的危文元也被带走了,她就喝了清油要自杀,肠子都掉出来一节了,后来她又去厨房拿刀想自杀,被他们给夺下。”

“86岁的人了,年纪大又有病,如果没人照顾她帮她,连生活都很困难。她也知道自己的处境非常艰难,上次关了45天完全看不到自己亲人、朋友,完全跟外界隔绝,她怕这次又会这样对她,所以她说与其这样不如死掉。”

蒲文清女士被软禁45天患上心律衰竭重病,需靠吸氧治疗。(受访者提供)

早上会见德人权官员晚上就抓人

13日张赞宁律师在蒲文清的委托下来绵阳看守所申请会见黄琦,晚上就住在黄琦家。14日下午陈明玉和胡贵琴陪蒲文清到德国大使馆与人权官员会面,当天晚上成都警察就上门来抓人了。

当时陈明玉和张赞宁正在里屋谈案情,听到有人敲门,他们出来后就被警察控制,屋里所有手机和电子设备都被收缴了,张赞宁指责警察这种行为是违法的,要他们出示搜查证、传唤证,他们什么证也没有,就说是口头传唤。

警察要将全部的人带去派出所,张赞宁和蒲文清坚持不走,最后警察就强制架走了陈明玉和重庆维权人士胡贵琴。危文元于15日凌晨1点多也被送去派出所。张赞宁被强制驱离黄家。只留下蒲文清和看管她的人。

“危文元是奶奶(蒲文清)的保姆,一直陪在奶奶身边,那些人就说不用她照顾,有人会照顾奶奶,就强制带她到派出所。他们所谓的照顾就是看管嘛。”

15日早上7点多,陈明玉和胡贵琴、危文元从派出所出来后,胡贵琴直接回重庆,陈明玉则回黄琦家拿她的东西,并将自己的电话号码写在蒲文清的药盒上。然后她受危文元之托,将藏在厕所垃圾桶下的手机取出来。结果被一名女警发现,抢走手机。

现在黄琦家都是当地的警察、保安守着不让陈明玉等人进入,看守她的人固定有4个,其中有一个警察给陈明玉看了他的证,就在陈明玉面前晃一下,什么也没看清。

手机传出讯息被强制删除

危文元向记者表示,“14日晚上我将发生的情况简单地写了一下发到维权群里,被他们(警方)发现后抢了我的手机,强行要我打开把它删了,删掉后他们说华为手机有7天恢复期,我说我的是三星删掉就删掉了。我怕他们抢走就藏到厕所垃圾桶下。”

危文元说,“15日我自己也去了奶奶家,他们不让我进去,我就叫奶奶帮我开门,我说回来拿东西。奶奶看见我哭了,很伤心,她整个晚上都没睡,里面有6个人,客厅睡2个、奶奶房间2个、黄琦房间2个,奶奶被软禁回来都睡在客厅的小床,那天晚上一个女的就要陪奶奶睡,她有心律衰竭,睡不着。”

断绝外界联系 不让蒲文清发声

陈明玉说,“15日晚上张律师8点多的飞机,我们送走他后也都离开成都了,可能所有人都离开了,当局就没继续监控奶奶。现在她就剩一个座机可以用,如果还有人再去找奶奶可能连座机都会被控制,因为她的手机、微信都已经发不出来了。”

陈明玉认为,“成都的国保、警察就是要赶走她身边所有的人。平常照顾她的那些人也都被警告不准再到她家去。他们这种手段实在太残忍了,实际上他们是要把奶奶一个人孤立起来,不让她发声。”

86岁老人再度被软禁

去年12月7日,就在黄琦案开庭前三天,黄琦的母亲蒲文清女士,在北京西站警卫室被内江政府人员带回,将其软禁在内江一座生态园区内,与外界完全隔绝,直到1月22日才将她释放回家。

蒲文清患有冠心病、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严重疾病,在软禁期间多次发病,导致心律衰竭,目前,仍在药物治疗与吸氧治疗中。

自2016年11月26日,黄琦被刑拘后,两年多来,蒲文清拖着高龄病体,多次上京反映情况,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国际社会的关注。德国默克尔总理,曾写信给蒲文清,表达重视和关心。#

责任编辑:孙芸

评论
2019-02-19 4:41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