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近亿财产被侵犯 山东企业家:已无所畏惧(下)

我们都看透了,这个制度不改变,这个政权不被彻底清算,没有人是安全的

图为2016年3月8日,刘因明在联合国亚洲及太平洋中心应邀发表演讲。(受访者提供)

人气: 641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4月19日讯】一个濒临破产的企业,经重整后起死回生,一笔原本无法实现的债权,变成了巨大的利益。为了抢夺债权,地方公安先是以刑事立案,后以民事交通事故公告,并刻意隐瞒当事人,通过虚假诉讼,剥夺了其高达近亿元的合法财产。

山东企业家刘因明日前向大纪元投诉,自己正在经历民营企业家合法财产被侵犯的标准流程,中共黑恶势力与司法腐败相勾结任意霸占民营企业家的合法财产,玩弄法律不讲程序,中国司法已经黑暗到了极点。

接上:山东企业家近亿财产被侵犯 揭司法黑暗(中)

走出恐惧

采访中,刘因明多次谈到太太现在很支持他。他说,“幸运的是,我和我的妻子已经超越了恐惧。因为只有超越恐惧,我们的对手才会更恐惧。我帮助为公义受难的人,本身就是行公义的事,我不但没有错,我应该以此为荣。”

此前近十年,太太一直埋怨他。2009年,国安就给刘因明安了好几个罪名:其一,帮助“中功”骨干深圳大学的教师张宏奎等人离开迫害他们的中国;其二,他一直坚持给国内挨整的人的家属转钱;其三资助海外民运活动。

2009年,刘因明到国外旅游刚回国,7、8个国保警察就把刘因明和太太堵在电梯口,当着刘因明年迈的母亲、幼小的孩子和众多邻居的面把他们带走了,对他和他的太太严加审讯,监视居住了一年多。刘因明还有一个罪名是组织家庭教会,其实他只是一个参与者。

刘因明说,“因为家兄从事海外民主运动,家人和他从十年前就受尽政府的威胁恐吓、各种逼迫,在夹缝里求生存。这一次投稿,不全为自己的利益了,我想为中国的民营企业主发声。这样剥夺我们的财产,让我们心寒,我们不服。”

他说,“走出恐惧就是从我太太开始的。我记得很清楚,前年(2017年)3月18号,她给我发一个微信,说你跟国安低下头、认个错。那时候国安打电话说要立案,说你已经不是单纯的寻衅滋事了,你的行为已经完全构成‘颠覆国家政权’了,你现在是国家的敌人了。还搜查了我的办公室和我的家。”

“我太太很害怕,就埋怨我。我说我们生完二胎不到一个月你就被强行拖上货车,像牲口一样拉到县城计生服务站,被强行结扎,这是对你的迫害和摧残,你不愿意去参加反对抗争不要紧,但我不服,我对我做的这一切,都不后悔。这样她就给我发一个微信,我晚上也没听见,她在另一个房间睡觉。那天早上我女儿从纽约回来,我太太嘱咐了她很多事。当地时间9点了,我太太是很勤快的人,每天早上先起来做饭,我女儿就感觉不好。我跑到她房间里去,她已经没有气了。当时我一下子就瘫了。”

“美国警察和救护车过来,把她拉到医院抢救了5天,才算是脱离了危险。她抢救过来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对不起,我不应该选择这样做。’从那以后,她就开始支持我。洛杉矶每一次针对中共政府的活动,我们都是走在最前面。我们对这个政府没有任何期待了,所以也就不怕了,这叫走出恐惧。”

2018年10月1日,刘因明和妻子参加洛杉矶反共大游行。(受访者提供)

刘因明说,“我们对这个国家已经没有期待了。许章润那些人他们看得还不彻底,我们没有期待了,所以也就没有恐惧了。我们对这个国家一无所求了。我们都看透了。这个制度不完全改变、这个政权不完全被清算、它的罪恶不完全被清算,所有的人,包括习近平在内,都不是安全的。所有的人,都是受害者,都是这个制度的殉葬品。”

“国内经济一塌糊涂,失业根本不是它公布的那些数字,这些没有工作的人要上街的。欠下的罪恶是要被清算的。这样的政权,起码我本人没有必要再向它示弱。”他说,“如果我们中国有一百万人对它说不,这个貌似强大、实际上腐烂透顶的政权马上就会完蛋,一天就完了,根本不需要太多时间。就是大家觉得还有利益、还有期待、还有未尽的利益在,大家都沉默、都在忍让,不管多耻辱都在忍让,这就完了。”

刘因明表示,太太现在完全像新生的一个人一样,非常乐观、向上,每天都要去社区学院学语言、交朋友。能够得到太太的肯定,刘因明感到非常欣慰。此前,连亲戚都不理解他。

刘因明说,“我爷爷就是被共产党迫害死的,他是绝食死的,才39岁。他就是个资本家、就是有钱嘛。‘六四’的时候潍坊的高校学生成立了一个敢死队,我哥说要有一个大学的老师跟着啊,负责学生的安全。我哥领着学生去抗议,回来马上就(被)撤消一切职务。”

“我父亲死的时候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见到他(我哥),而且是将近20年没见到他。我哥三十几岁就是副教授,而且是历史系的系主任,写了好多书,我父亲一直以他为荣的,后来就不愿提他。”

刘因明还提到中共体制里的贪官,“贪官其实很可怜的。你有几十个亿能花得掉吗?不是一种病吗?金钱有那么重要?人为什么不去追求尊严和荣誉,而去追求金钱呢?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宿命:我们饥饿过、贫乏过,我们一旦有机会就要把钱装在自己的腰包里,这是一种病、饥饿基因。这是中共这个制度给我们造成的阴影,我们都是病人。我们这个民族就生病了。”他说,“而且他们为了在这个体制内建立自己的地位,他们必须要去迫害别人。”

刘因明最后动情地说,“自由从来就不是被恩赐的,那些幻想被恩赐自由和尊严的人,通过我的遭遇,都醒醒吧!最好的投资,是对自由和尊严的投资。我们不要去只关心物质上的得失,为了自由平等,为了我们的尊严、我们的父母、我们的女人和孩子,我们应该站出来向这个妄自尊大的政权说不,资助声援那些敢于为我们发出呐喊的义人和抗争的团体,这样,自由的曙光就会降临到我们出生的这块土地上——这块被重重阴霾锁定了整整七十年的土地上!”#

责任编辑:林诗远

评论
2019-04-20 12:3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