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为捍卫SHSAT而走出来的纽约华人

4月30日100多名纽约市华裔家长到州府抗议白思豪关于特殊高中考试的改革方案。 (施萍/大纪元)

人气: 167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2019年05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4月的最后一天。清晨6点多,天下着濛濛细雨,在纽约曼哈顿第14街交第5大道的路口边,站着几个华裔女子,她们拿着标语牌,身边摆着大包小裹。

11岁的贝赛小学生赵伟文也跟妈妈到州府争取保留SHSAT。
11岁的贝赛小学生赵伟文也跟妈妈到州府争取保留SHSAT。(施萍/大纪元)

她们中有年轻人,但更多的已经鬓角发白,但是她们都说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点,即她们都和纽约市的特殊高中有关,不是自己本身就是毕业生,就是她们的孩子是那里的毕业生,或者,她们有孩子即将要上特殊高中。她们到这里都是为了一个共同的目的:去纽约州政府奥伯尼去抗议、去请愿、去游说,誓要保住纽约市特殊高中的入学考试(SHSAT)。

布朗士科技高中毕业生朱雅婷(左2)在州府众议员办公室为保留SHSAT发声。
布朗士科技高中毕业生朱雅婷(左2)在州府众议员办公室为保留SHSAT发声。(施萍/大纪元)

今年的特殊高中发榜之后,以纽约市最好的高中史岱文森为例,全校录取的900名学生中,只有7个非裔学生,绝大多数都是亚裔,其中中国人比例最高。市长白思豪对此极其不满,计划取消特殊高中的入学考试。

纽约众多华人家长4月30日乘坐4辆大巴前往奥伯尼抗议取消特殊高中。
纽约众多华人家长4月30日乘坐4辆大巴前往奥伯尼抗议取消特殊高中。(施萍/大纪元)

“这是对亚裔的种族歧视。”组织昨天抗议活动的志愿者之一、曼哈顿家长、市三所最好高中之一的布朗士科技高中华裔毕业生朱雅婷说。她在3月15日市政厅举行的有关纽约市教育的市长控制权问题的听证听也是这么说的。

4月30日100多名纽约市华裔家长到州府抗议白思豪关于特殊高中考试的改革方案。
4月30日100多名纽约市华裔家长到州府抗议白思豪关于特殊高中考试的改革方案。(施萍/大纪元)

朱雅婷今年三月份才正式加入捍卫特殊高中考试的队伍中。虽然她是特殊高中毕业生,但是目前她的大女儿已经从史岱文森毕业,小女儿还小,这件事情和她本人的切身利益不太大。

“我一听这是事情就说:什么?这太不公平了!所以我就出来说话了。”由于她是特殊高中毕业生,了解纽约市,而且说的一口地道的英语,她很快被大家推举成发言人。

朱雅婷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得出结论:SHSAT是一个有效的好制度。据她回忆,在她上高中的80年代,布朗士科技高中里至少有四分之一的学生是非裔和拉丁裔,剩下的40%是亚裔,30%是白人学生。而且,当时的另一所特殊高中布碌崙科技高中也是大多数学生是非裔和拉丁裔。

“所以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考试造成的。”她说。那是什么造成的呢?她表示,有多种因素,比如后来纽约市把很多社区的天才班、初中的快班都取消了,同时纽约市的亚裔人口也增多了。大家知道,亚裔的家长们都是不论多远也要把孩子送到天才班的一群人。

“在这个问题上,中国人的家庭和教育理念等传统观念确实起到了作用。”她说。她自己的家庭就是中国移民在美国的奋斗史的一个缩影。

朱雅婷的父母刚来美国的时候,全家人挤在一个小公寓里,是父母省吃俭用、做出巨大牺牲,供她们几个孩子读书,才让她们都成长为有用之才。中国人重视家庭、重视教育,都争取进入特殊高中,上好大学,进入美国主流社会,实现父母的美国梦。

纽约华人的第一次团结

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这一次面临市长取消考试的计划,华人都坐不住了。皇后区家长李女士的女儿从史岱文森毕业多年了,有一份很好的工作。她说:“特殊高中对我们华人特别重要,是我们的孩子考努力学习争取的,所以我们一定要站出来发声。”

朱雅婷表示,他们家长组织几乎每周都有活动,大家都积极参加。“我来美国40多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华人社区这么团结,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她说,“这对中国人来说是好事。”

另一个曼哈顿的家长克里斯蒂娜也有这种感觉。她说:“我1970年来到纽约市,从来没有看到这么多中国人对一件事情这么热情。所以不论结果如何,我们都要发出声音,因为这是个过程,如果结果不如我们的愿望,我们也出来为社区做了件事情,那就是,让他们看看,我们有这么多人,这么大的力量。”

家住贝赛的11岁的小学生赵伟文从小就被妈妈带着到处找天才班。今年秋天他就要进入最好的天才班学习了。他说,他以后也要考特殊高中,所以他也来努力保住SHSAT。“你既要聪明,还要努力,取消考试是不公平的。”

旅美湖南同乡会的杨汉清说,“我今天感觉特别好,这里不分党派,都是为了华人在美国的公平公正待遇而走出来,虽然我的孩子不是特殊高中毕业的,我也要出来发声,为华人维权。”◇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