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华人家长到州府发声 抵制取消SHSAT

支持多元化与机会平等 保留SHSAT 反对市长取消考试方案 要求增加补习班和天才班

4月30日约150名纽约市学生与家长到州府奥伯尼抗议市长白思豪取消SHSAT的计划。 (施萍/大纪元)

人气: 85
【字号】    
   标签: tags: , , ,

【大纪元2019年05月01日讯】(大纪元记者施萍纽约报导)4月30日,140名来自纽约市的家长、学生以及教育活动人士来到纽约州府奥伯尼的立法会所在地,举行了一系列抗议以及游说活动,抵制纽约市长白思豪取消特殊高中入学考试SHSAT的企图。抗议的人中大部分是华人家长和学生,这也是他们第一次组织到州府的抗议。

纽约市州众议员寇顿在州议会大厦欢迎抗议人群。
纽约市州众议员寇顿在州议会大厦欢迎抗议人群。(施萍/大纪元)
纽约市州众议员白彼得在议会大厦欢迎抗议人群。
纽约市州众议员白彼得在议会大厦欢迎抗议人群。(施萍/大纪元)
纽约市家长游说组在一个众议员办公室与议员助理交谈。
纽约市家长游说组在一个众议员办公室与议员助理交谈。(施萍/大纪元)
4月30日100多名纽约市华裔家长到州府抗议白思豪关于特殊高中考试的改革方案。
4月30日100多名纽约市华裔家长到州府抗议白思豪关于特殊高中考试的改革方案。(施萍/大纪元)
4月30日100多名纽约市华裔家长到州府抗议白思豪关于特殊高中考试的改革方案。
4月30日100多名纽约市华裔家长到州府抗议白思豪关于特殊高中考试的改革方案。(施萍/大纪元)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施萍/大纪元)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施萍/大纪元)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施萍/大纪元)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施萍/大纪元)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施萍/大纪元)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施萍/大纪元)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施萍/大纪元)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施萍/大纪元)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施萍/大纪元)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
4月30日州府奥伯尼的议会大厦中到处可见身穿“保留SHSAT”蓝色T恤的抗议者。(施萍/大纪元)
4月30日约150名纽约市学生与家长到州府奥伯尼抗议市长白思豪取消SHSAT的计划。
4月30日约150名纽约市学生与家长到州府奥伯尼抗议市长白思豪取消SHSAT的计划。(施萍/大纪元)

这次活动的人员分成两部分,一个是游说组,一个是抗议组。游说组一共和20个州参众议会的议员或者助理见面。家长们提出,目前市长要取消SHSAT,代之以按照种族比例来录取的方法是有缺陷的。特殊高中的亚裔学生比例确实高,但是这个考试SHSAT却不是问题所在,教育体制是问题。

代表学生家长的布朗士科技高中毕业生朱雅婷在州众议会教育委员会成员布朗森(Harry Brownson)办公室中表示:“在纽约初中即将考高中的7年级学生中,只有8%的非裔和拉丁裔学生得到4分的成绩;而在亚裔和白人学生中这个比例是45%亚裔和38%——这个时候就存在着这种巨大的差别了——注意,我们不是在谈特殊高中,而是在谈纽约教育局管理的初中现状。”

另一个家长凯勒(John Keller)表示,纽约市的SHSAT补习班中只有三分之一在非裔和拉丁裔社区;高中开设大学预备课的学校只占5%——这些都说明纽约教育现状的问题在于资源缺乏和不平衡。

而市长白思豪只是要改变“看上去”的结果,而不是从根本上解决不完善的教育体制问题。

所以,家长和学生们的诉求是:(1)我们的目的是多元化和机会平等;(2)保留SHSAT考试;(3)不要通过市长的计划,因为这个计划是漏洞百出的,表现在:取消考试将对大多数低收入的亚裔移民家庭直接造成负面影响。

在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布碌崙科技高中绝大多数学生是非裔和拉丁裔这个事实已经证明了,SHSAT是客观的、无偏见的、不造成隔离与歧视的考试。

改变目前特殊高中学生组成不平衡的措施在于修补有漏洞的特殊高中学生的来源渠道,即建造更多的特殊高中;另外在全市范围内增加高级班、天才班;给那些缺乏课外补习课程的社区拨款来增加这些项目。

在昨天的活动中,更多的人是在议会大厦之中举标语牌,传递他们的心声。

在五个小时的活动后,大家对此行的效果非常满意。朱雅婷说:“我们能看出,议员们和他们的助手们都在认真听取我们的意见。”

昨天的活动由“学术成就基金会”(Scholastic Merit Fund)主办,多个亚裔组织代表参加。最后,大家在议会大厦中合影留念,并相约今天(5月1日)在市议会前在市议会对此问题召开听证会前再举行抗议,发出亚裔社区的声音。◇

责任编辑:家瑞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