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弘扬传统文化”大赛参赛作品

【征文】可心:从基因编辑婴儿事件看中共治下医学伦理的缺失

从基因编辑技术在人体试验的率先使用,到贺建奎的全球首例基因编辑婴儿的诞生,中国的基因编辑技术越发备受关注和质疑。尽管国际社会一致批评贺的研究成果,中共也试图隐藏,但中共的文件显示,基因编辑是一个受到中共国家意志推动的研究领域。(Fotolia)

人气: 288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7日讯】不久前因在人类历史上首次打开婴儿基因编辑的“潘多拉魔盒”,并以“基因编辑流氓(CRISPR rogue)”的“光荣”名号登上了全球最权威的学术期刊之一、英国科学杂志《自然》的2018年度科学界十大人物榜,而臭名远扬的中共“千人计划”入选者兼南科大副教授贺建奎,再一次被媒体报导。

近期,《华尔街日报》发布了一篇名为《贺建奎违规创造首例基因编辑婴儿始末》的深度报导文章,文章中提到调查表明贺建奎曾伪造了受试者中HIV阳性患者的血检结果,而且不止基因编辑了两个婴儿。对此有网友评论道:“我毫不怀疑我国政府会没收作案工具把这些婴儿物理消灭掉。毕竟我们是可以就地连高铁带乘客一起掩埋、无论地震还是爆炸死者人数都缩水、异见分子可以随时消失的国家。消失几个婴儿然后不幸病死又算什么呢?基因不稳定应该是个染病的好借口。”

更深看去,这次震惊世界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间接反映的,是多年来中共统治下,在中国历史上和世界范围内或许都前所未闻的,中国医疗卫生的腐败,和医学伦理的消失。

中国古代医学伦理学是中国医学宝贵遗产的一部分,也是中华民族灿烂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部分。孙思邈中国医学史上最伟大的医学家之一,他历来被认为奠定了中国医学伦理道德学说的基础,建立了医学伦理道德学说的框架,树立了崇尚医学伦理道德的典范,是中国第一位系统地、完整地论述中国医学和进行医德教育的医学家,也是中国医学伦理学、医德规范的代表人物。孙思邈所著有的《大医精诚》、《大医习业》等医德专著对后世中国医学界甚至世界医学界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孙思邈论述的医学伦理道德的基本内容共有6点:

1. 医者必须具有高度的人道主义精神和仁爱之心
孙思邈说:“人命至重,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又说“夫二仪之内,阴阳之中,唯人最贵”,还说“凡大医治病……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誓愿普救含灵之苦。”说明医者首先要把人的生命看的高于一切,必须具有高度的仁爱之心,极端重视人的生命健康,把挽救病人的生命作为医者的最高职责。

2. 医者必须具有“志存救济”、“一心赴救”的崇高思想境界
孙思邈以“志存救济”为一生追求目标,“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他说:“凡大医治病……勿避崄隙、昼夜寒暑、饥渴疲劳、一心赴救,无作功夫形迹之心,如此,可为苍生大医;反此,则是含灵巨贼”。他指出一切必须为救治病人着想,不论有多大的困难和危险,都不得有丝毫疑虑,必要时,不惜牺牲个人的利益以至生命,这样才是普救天下众生之大医,否则则是戕害生灵之巨贼。

3. 医者必须具有“普同一等”的伦理道德思想
孙思邈说:“若有疾危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贫富,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要求医者在治病过程中,不得以贫富贵贱、男女老幼、容貌美丑、亲朋怨友、聪明愚笨、民族国籍的不同而加以区别对待,要求医者对于任何急于求治者,应该就像对待自己的亲人一样。

4. 医者对待患者必须态度端庄并具备高度的同情心,对待同道要谦虚谨慎
对待患者,孙思邈指出:“其有患疮痍下痢,臭秽不可瞻视,人所恶见者,但发惭愧凄冷忧恤之意,不得起一念蒂芥之心”,“不得多语调笑,谈谑喧哗”,“夫一人向隅,满堂不乐,而况病人苦楚,不离斯须,而医者安然欢娱,傲然自得,兹乃人神所共耻,至人所不为”。对待同道,则不得“道说是非,议论人物,炫耀声名,訾毁诸医,自矜已德。偶然治差一病,则昂头戴面,而有自许之貌,谓天下无双,此医之膏肓也。”这种爱护病人尊重同道的精神,堪为后世医者所效法。

5. 医者必须“博极医源,精勤不倦”,掌握至纯至熟之医术
孙思邈说:“凡欲为大医,必须谙《素问》、《甲乙》、《黄帝针经》、《明堂流注》……”,必须“涉猎群书”,“博极医源,精勤不倦,不得道听途说,而言医道已了”。否则“如无目夜游,动致颠殒”,孙氏告戒天下医者,务须刻苦学习,精研医理,勤求古训,博采众长,努力探求至精至微之医理。这样,将高超的医术和高尚的医德统一起来,才能达到治病救人的目地。

6. 医者必须恪守“淡泊名志”的道德思想,不得追逐名利
孙思邈说医者治病“必当安神定志,无欲无求”,“不得持已所长,专心经略财物。”“又到病家,纵罗绮满目,勿左右顾盼。丝竹凑耳,无得似有所娱。珍馐迭焉,食之无味。蹴碌兼陈,看有若无”。孙思邈博学多才,医道高明,隋文帝,唐太宗,唐高宗曾三次征召,请他入朝做官,他都固辞不受,表现了他正直高洁的思想品德。孙氏多次批判和反对那种“随逐时情,意在财物,不本性命”的医生,这些都反映了他不谋钱财名利,不为权势所惑,惟以治病救人为己任的道德思想。

回顾中共近70年统治历史,其所作所为与传统文化所述完全背道而驰。

医生本是救人的白衣天使,其职责本应是救死扶伤,可在中共威逼利诱下却变成了如刽子手般的白衣魔鬼,成为其各种恶行的帮凶。

1. 医院帮助迫害异议人士
近年来,访民和维权人士被政府当作精神病患者关押的事情屡屡发生,其中包括安徽维权人士吕千荣,泼墨习像的湖南女孩董瑶琼,苏州老兵朱永建,广州眼科医生张起,河南洛阳大学生刘刚等等,近年来有关普通民众“被精神病”的新闻层出不穷。在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一个人有没有精神病,不是医院鉴定,而是政府决定。有网友说:精神病院是我国最牛的机构,不需要证据、律师、法庭、审判直接就可以把人关起来。

2. 医院帮助中共群体灭绝宗教信仰群体
据查实,中共当局把不愿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强行送进精神病院,把抵制酷刑洗脑的法轮功学员作为诊断精神病和“收治”的标准之一,把是否写保证放弃修炼法轮功作为评定治疗效果和出院的标准。院方及医生丧失职业道德,配合当局,助纣为虐,对法轮功学员超剂量的强行注射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甚至将有损害精神系统的药物偷偷掺在饭里骗学员吃下,手段极其残忍。2003年5月世界精神病学协会(WPA)发表声明谴责中共利用精神病医院进行人权迫害。不仅如此,中共甚至还大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被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中国医师王国齐在美国国会曾作证,中国刑警曾经在执行死刑时故意不打死犯人,好让医生活体取器官。

3. 不仅在中国国内,中共甚至将其利用医院系统迫害人权的恶性扩展到了海外
国际器官移植权威和中共医院合作,帮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例如,据多家海外媒体报道,2016年两名来自澳洲的国际知名器官移植专家、国际组织器官移植协会(TTS)的前任和现任主席Jeremy Chapman和Philip O’Connell,被发现在过去几年与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中心,一直保持秘密的合作关系,两人被质疑刻意隐瞒,并牵涉潜在的利益冲突。

医学伦理是人对神的承诺。但是,中共七十多年来统治中国造成的无神论的社会大环境,造就了从政府到民间对生命的蔑视。就如同美国伦理公共政策中心资深专家乔治威格尔(George Weigel)曾说的:中共已控制中国医学界沦为“杀人企业”。

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医学伦理道德的来源是对神的敬仰和敬畏,对人身体以及灵魂尊严及神圣的尊重。在中共统治下,人丝毫没有人的尊严。贺建奎事件反映了中共统治下中国医学伦理道德的消失,是对全人类普世价值的考验。

香港阳光卫视的节目主持人陈平曾说,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过医疗腐败。而在中共的领导下,所有的腐败都一再突破人们的心理承受底线。

如《九评共产党》中所说:“纵观八十多年的中国共产党历史,其所到之处永远伴随着谎言、战乱、饥荒、独裁、屠杀和恐惧;传统的信仰和价值观被共产党强力破坏;原有的伦理观念和社会体系被强制解体;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与和谐被扭曲成斗争与仇恨;对天地自然的敬畏与珍惜变成妄自尊大的‘战天斗地’,由此带来的社会道德体系和生态体系的全面崩溃,将中华民族乃至整个人类拖向深重的危机。而这一切灾难都在共产党精密的策划、组织和控制下发生着。”

在道德急剧下滑的社会里,只有解体中共,中国人的传统道德才能回归,医生“白衣天使”称号的神圣才能被恢复。

责任编辑:高义

评论
2019-06-07 4: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