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秘控企业攫取财富 揭秘江泽民孙子敛财术

顺丰大老板之一是博裕资本,而博裕的实际控制人是江泽民长孙江志成。(新纪元提供,合成图片)

人气: 19354
【字号】    
   标签: tags: , , , ,

【大纪元2019年06月05日讯】(大纪元记者何坚报导)提到中国首富,中国人一般都会想到马云、王健林和许家印。不过近年来,随着中共贪腐内幕的进一步曝光,以及“巴拿马文件”“天堂文件”等离岸金融信息的披露,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家族不但坐实了“中国第一贪”之名,而且江氏长孙江志成被揭露是中国真正的“首富”。

1986年出生的江志成,英文名叫Alvin Jiang,是江泽民的长孙,江绵恒之子。2010年,24岁的江志成,在美国著名投资银行、高盛(Goldman Sachs)私募业务部门工作了9个月后,离开高盛,创立了博裕资本(Boyu Capital),从事私募投资业务。2014年路透社曾刊文披露江志成如何在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新兴私募股权市场获得巨额利润,利用特权操手暴利领域等内幕。

2019年4月以来,流亡美国的大陆郭姓富豪多次爆料,称江泽民家族在海外实质控制的“盗国财富”至少1万亿美元以上,江志成已经把5千亿美元洗到国外。2017年、2018年间,郭姓富豪还曾经爆料说,江绵恒从2004到2008年之间,三次在南京军区医院换肾,杀人活摘器官。

郭姓富豪披露说,华为、阿里巴巴、腾讯等10家中国重要企业,实际上都是“国企中的军企”,受江泽民家族控制;海外许多大公司都是被江家持有的家族基金,离岸公司等控制;江家资产的内幕“骇人听闻”。

郭姓富豪对江氏家族的这些爆料,听起来似乎是骇人听闻,但细究之下,会发现并非空穴来风;至少,江泽民孙子江志成在短短十余年间敛财数千亿美元,确实是有迹可循。

一代“贪”过一代的江泽民家族

江志成和他的父亲江绵恒都属于“太子党”,“太子党”指的是中共现任及前任高官的子女。中共对中国经济和社会各方面的全面控制,让“太子党”可以借助家族政治关系聚敛财富。

早期的太子党热衷于利用父辈的权力进行倒买倒卖,也就是1989年六四事件中,学生们所抗议的“官倒”。

江泽民上台后,以贪腐治国,将权力腐败推至顶峰,中共“太子党”的腐败力度和敛财手段也随之升级。

最典型的,就是江泽民直接将大量把持经济命脉的国有企业,低价售卖或直接划拨给其子江绵恒,使得江绵恒不但掌控了率属上海市经委的上海联和投资公司,建立起庞大的“电信王国”,同时插手地产、金融、医疗等几乎所有的特权垄断行业,牟取暴利。

江绵恒用江泽民的权力和腐败的中共体制开道,疯狂敛财,获得“中国第一贪”之名。

如果说江氏第二代的权力腐败,贪图的是中国民众的财富;那么江志成出道时, 江氏第三代贪腐的目标,就已经不满足于中国,而是瞄准了美国和全世界的财富。

在美国接受了高等教育的江志成,已经看不上父辈太子党、对中国国企和民众财富的明抢豪夺,而是看上了一条更隐蔽、攫取财富更多更快的捷径——操纵金融。

通过对中国企业的资本运作,江志成发现,他可以在香港、美国等海外金融市场上轻而易举地获取(骗取)成百上千亿美元。他需要做的,只是利用江泽民的权力,去操控、胁迫或影响中国公司,以及那些渴望在中共权力盛宴中分一杯羹的外国金融机构和事务所。

江志成贪财之道:附体中国企业 攫取全球财富

江志成踏上中共腐败之路,所尝到的第一个“甜头”,应该是2011年收购“日上免税行”的控股股权。日上免税行是与江泽民家族关系密切的美籍华人江世干(Fred Kiang)创立,经营由中共垄断和特批的免税商品。

据路透社消息,2011年博裕资本给日上免税行估值2亿美元,出资约8,000万美元收购其40%的股份。但根据日上免税行向中共当局提交的2012年销售数据,银行家们认为该公司的估值应该在16亿美元左右。也就是说,博裕资本在这笔交易中,一年时间至少赚了七倍。

江志成通过“日上免税行”给投资者留下了深刻印象。日上免税行近乎赠送式的,将股份贱卖给博裕资本,证明江志成能够涉足受严格控制的国资垄断行业,并将这些资产转化成利润丰厚的投资。事实上,透明度不高的私募股权基金,已成为中共太子党的“提款机”。

港媒《壹周刊》曾发文《红色权贵横行中环 江泽民孙超级基金曝光》称,中共一批权贵家族子弟入主香港金融中心,他们首先入职国际投资银行,然后在香港成立基金,向海内外富豪招手,然后大举进入国内企业。这些太子党任职的投资银行,或成立的基金公司,动辄操控千亿资产,牟取暴利。

例如博裕资本首期私募投资基金集资十亿美元,投资者之一就是香港首富李嘉诚。资料显示,博裕资本目前管理着规模近百亿美金的美元基金,是中国最大的私募投资公司之一。

江志成随后又勾连上由中共太子党把持的红色企业中信资本,2012年从其手中购入中国信达资产约3.9亿港元的股份。

不过,江志成创立博裕资本,磨刀霍霍的真正目标,应该是中国商界最大一只“肥羊”——阿里巴巴(Alibaba)。

江志成贪腐目标:钱途无限的阿里巴巴

在博裕资本创立时,阿里巴巴已经是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旗下的“支付宝”也已经成长为中国最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代表着潜力无限的网络金融。

但在江志成创办博裕资本后,Alibaba遭遇了一些异常波动,例如2011年5月的“支付宝股权风波”。

当时Alibaba在未获雅虎等主要大股东同意的情况下,强行将支付宝股权从阿里巴巴集团,转移给旗下另外一家公司(浙江阿里巴巴)。

Alibaba公开的理由,是为符合中共政策要求、回避外资协议控制,以帮助支付宝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

不过,据《南方周末》、《羊城晚报》等陆媒报导,中共的政策要求并不确切,且接收支付宝的“浙江阿里巴巴”也未能证明自身摆脱了协议控制;更关键的是,首批拿到牌照的27家支付企业中约一半有外资背景,似乎未因协议控制而受影响。

Alibaba当时强行转移支付宝股权的做法,不但损害了股东的正当利益,也留下了种种不合常理的谜团。但有海外媒体爆料称,股权之争的根源,是江志成看中了支付宝,欲将支付宝从阿里巴巴切割后,收入囊中。

2014年,浙江阿里巴巴更名为“蚂蚁金服”。截至2018年,蚂蚁金服的估值达到1600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独角兽公司。独角兽,是指成立不到10年但估值10亿美元以上,又未在股票市场上市的科技创业公司。

虽然江志成与支付宝的传言难获证实,但博裕资本与阿里巴巴的互动,一直不断。2012年9月,博裕资本联合中信资本和国开金融共同投资阿里巴巴,帮助Alibaba回购雅虎所持有的股份。

2014年9月阿里巴巴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刚上市,市值就突破2000亿美元,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科技公司之一,身为Alibaba最大个人股东的马云也成为明面上的中国首富。

博裕资本2012年对阿里巴巴投资的4亿美元,在Alibaba上市时,两年时间就赚取了逾20亿美元,获利5倍以上。不过,20亿美元只是江志成从Alibaba挣到的小钱。

江志成利用江泽民的权力和中共的腐败体制,从阿里巴巴攫取的未公开的股权利益,才是江志成贪到的大头。这,才是江志成的敛财术。

阿里股权结构“诡异瘦身” 揭开江志成财富一角

Alibaba在2014年上市文件中,公布了约70%的股份持有者,关于其他股东的信息寥寥无几。

根据阿里巴巴2014年上市的POST IPO公告(点击查询原件),包括马云在内的管理层持股14.6%,其中马云持股7.8%;软银(SoftBank)持股32.4%,雅虎持股16.3%。不过,阿里巴巴的上市公告仅公布了约70%的股份持有者,并未披露剩余30%流通股的持有者信息。

然而,梳理阿里巴巴的上市财务信息,或能揭开江志成隐藏中阴影中的,巨大财富的一角。

根据阿里巴巴2018年提交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20-F年报(点击查阅原件 ),截至2018年7月18日,阿里巴巴共有 2,592,184,258股流通股;64.4%的流通股(约16.7亿股),是由注册地在美国的128个登记股东(record shareholder)持有,这些登记股东包括那些替客户代持股票的银行和券商。阿里在年报披露的股权结构中,只列出管理层以及持股5%以上的实益股东(beneficial shareholder)。

然而,根据雅虎财经(Yahoo! Finance)对Alibaba 2017年13-F季报数据的分析,截至2017年12月31日,1,926家美国机构持有10.5亿股、约40.54%的Alibaba流通股。

Alibaba股权结构/时间 2018年7月18日 2017年12月31日
Alibaba美国登记股东/机构数量 128家 1,926家
Alibaba美国登记股东/机构持股数量(比例) 16.7亿股(64.4% 10.5亿股(40.54%
(大纪元制表 数据来源:Alibaba 2018年20-F年报&Yahoo! Finance对2017年13-F季报的分析)

对比阿里巴巴从2017年底到2018年7月的股权结构信息可知,2018年前半年中,阿里巴巴的美国登记股东从1,926家锐减至128家,所持股份反而从10.5亿股激增至16.7亿股。

这意味着有一千多家美国登记股东将手中的阿里巴巴股票,出售或转移给一百多个登记股东,同时大量Alibaba股票流入美国。网名为“深喉(Deep Throat)”的美国会计师撰文分析说,这可能是中共,像操纵人民币一样,通过极大数量的离岸公司进行交易,来操控股市。

阿里巴巴的股权结构,为何发生如此巨大且异常的变化?很可能与2018年全球打击避税的浪潮有关。

2017年11月,一家大型离岸金融公司泄露了1340万份文件,该事件被称为“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

如同2016年的“巴拿马文件”一样,“天堂文件”曝光了全球多国政客、名流、跨国企业涉嫌利用避税天堂注册离岸公司来逃避税,或隐匿不当财富,其中包括中共权贵家族在海外隐藏巨额财富。

全球舆论哗然,美国、欧盟开始打击开曼、百慕大等离岸避税天堂。

2017年12月,欧盟发布了首份避税天堂“17黑+47灰”名单。2018年,美国司法部公布了最大规模的,规避FATCA(海外银行与金融资产账户申报)法案申报的法庭裁决书,向利用离岸避税天堂的金融机构和纳税人敲响了警钟。

在美国、欧盟的压力下,百慕大、英属维尔京群岛(BVI)、开曼群岛、卢森堡等避税天堂开始CRS(共同申报准则)信息交换。CRS,就是某国家的非税务居民的金融信息,将会被交换到他作为税务居民国家的税务机关,目的是防范跨国逃避税。

在这种背景下,原先利用离岸公司来逃避税,或隐匿身份的投资者,就不得不将投资从美国之外转回美国,才能符合美国法规,并有可能继续隐匿身份、或合法避税。

阿里巴巴的那些试图隐匿身份的股东也是一样。2018年前6个月中,代持股份的美国登记股东数量骤降93%,却有20%的流通股(约6,2亿股)从美国之外回流。

再结合《纽约时报》2014年7月21日《阿里巴巴上市背后的“红二代”赢家》的报导,博裕资本当时对阿里的股权投资,就是由英属维尔京群岛的子公司Athena China Limited持有,而控制Athena的是另一家离岸实体Prosperous Wintersweet BVI,后者所有人又是在开曼群岛注册的Boyu Capital Fund I。

博裕资本如此复杂的股权设计,显然是为了隐藏江志成的股东身份,就像阿里巴巴那些未公开的股东一样。

综合以上分析,有理由推断,去年突然回流美国的20%的Alibaba流通股,极大可能来自江志成控制的离岸公司。

阿里巴巴股价高峰时,市值一度超过5000亿美元,当前市值约4500亿美元。

也就是说,仅仅从阿里巴巴一家公司,江志成可能就贪占并隐匿了千亿美金的财富。

而阿里巴巴控制的、即将上市的蚂蚁金服(支付宝)估值也达1600亿美元,据外媒爆料,支付宝早已是江志成的盘中餐。

在郭姓富豪的爆料中,除了阿里巴巴之外,江志成还控制着华为、腾讯等众多中国企业,并通过上海银行、上海实业集团、上海久事集团等特权企业,将中国的土地资产贱卖给海外财团,换取利益。

有鉴于江志成附体阿里巴巴,在美国资本市场攫取、骗取财富的贪财之道,其贪占、隐匿数千亿美元,应该并非虚言。江泽民家族的确是中国第一贪。#

责任编辑:林锐

评论
2019-06-05 7:54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