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旅美轶事系列故事:出国记

草庵居士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陈君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是中国北方一著名城市里著名医院的一位著名脑微循环外科医生。早在1993年的时候发表了一篇论文,不久就收到了美国一家医学院的邀请信,希望他能前往美国参加一个医学研讨会。陈君向医院负责人汇报,院长看了看邀请信说:“国家培养你多年,你怎么能一有了成绩就要向外国人汇报?你对得起党和人民吗?”结果陈君不但没有能参加美国的医学研讨会,而且在当年的医生晋级时也因为不安心本职工作而落选。

又过了几年,陈君的又一篇文章发表了,在国际医学界引起了轰动。美国几家医学机构纷纷来函邀请他前往美国讲学或工作,甚至有家私人基金会提出了数十万美元的基金,希望他能继续这方面的研究。陈君看着这些邀请信,心又活洛了。千思万想之后决定冒着胆量再次向院长提出到美国讲学的申请。院长又看了看邀请信:“你是我们医院的骄傲,也是国家的栋梁。我们怎么能舍得你离开我们呢?这样吧,你不要去美国了,你瞧,我们医院早就决定提拔你了,准备让你做脑微循环科主任。”说着拿出一封美国公司的邀请信:“我和书记准备下周就到美国考察,医院准备花五百万人民币从美国购买一台仪器,是专门配给你的,你还是在国内发挥你的优势吧。”

‧‧‧‧‧‧

半年后,一台美国仪器从美国买来了,着实让陈君高兴了起来。无论如何,自己有了一个官职,有了顺手的仪器。倒是扎扎实实的工作起来。不久又发表了许多论文。虽然海外邀请不断,但陈君也没有了再次向院长申请出国的勇气。

2000年,院长病了,陈君是中国脑微循环专家,手术当然要他来主持。手术前,院长找来来了陈君:“你一直想出国,我考虑了一下,还是批准你吧,我先给你盖章,你给我做完手术就可以走了。”

陈君一听也是莫名其妙,但想了想,就答应了下来。

一周后,陈君给院长进行脑微循环手术,手术进行的很顺利,但还是不很理想。院长的大脑还是有一部分坏死了。陈君很是惭愧。一日,在看望院长的时候对院长说:“院长啊,咱们医院的仪器能再先进一些就好了,我再年轻一点也不至于这样。我眼睛不好了,仪器也不是很清晰。有些微小血管看不清楚了。”

院长听了,泪水就流了下来:“小陈啊。不怪你,都怪我老婆不好,这不是你的责任。”

陈君一听以为院长脑子还没有好,糊涂了。忙安慰:“院长你不要这样,手术是我做的,与您夫人没有关系,都是我技术不精。”

院长看了看陈君:“要不是为了供我老闺女在美国读书,我能买回来一个比这好很多的仪器,这台仪器壳子是九十年代的,可里面的设备是七十年代的啊‧‧‧‧‧‧”

‧‧‧‧‧‧

准备了一个月,陈君买好了飞机票准备前往美国。

早上,陈君和太太孩子一同来到了北京机场,看着眼泪汪汪的妻子和女儿,陈君的眼泪流了下来。然后毅然决然地走了进去。到了边境检查站,陈君又想起了家人,拿着表格就向回走,想再看看家人,但家人已经离去。陈君走到边防检查站旁填写表格,写了一张写错了,就又要了一张。填写完了就交给了边防官,进到了里面。

正坐在椅子上等飞机的陈君思念著家人,于是就闭上了眼睛。忽然,走来三个检查官,在人群中检查护照。陈君乖乖地拿出了护照等著检查。这时一个检查官看了看陈君的护照:“你是陈XX吗?”陈君恭顺地回答:“是我。”只见这为检查官看了看陈君,向后面的几个检查官摆了摆手。说时迟,刹那间。几个彪行大汉扑了过来,三下五除二就将陈君按在地下。陈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稀里糊涂地被人拖到了一间小房里。半小时过去了,没有任何人来对他解释。

又过了半小时,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不到一个小时。陈君心里焦急起来,心想美国是去不成了,这辈子和美国无缘了。就在这时候,进来了三位检查官。一位检查官用力地戳弄著陈君的护照,在灯光下仔细地看着:“你叫什么名字?”

陈君:“我叫陈XX。”

检查官:“你的真实名字?”

陈君:“我真实的名字就是陈XX。”

检查官:“你到美国干什么去?”

陈君:“到一家大学讲学。”

检查官:“讲什么学。”

陈君:“医学。”

检查官:“什么医学。”

陈君:“脑微循环。”

检查官:“你是医生吗?”

陈君:“我是医生。”

检查官:“你在什么医院工作?”

陈君:“我在XXX医院。”

检查官:“你偷了多少国家机密?”

陈君:“什么国家机密?”

检查官:“你要坦白从宽,否则我们马上就要逮捕你。”

陈君:“我只是医生,不可能接触国家机密。”

‧‧‧‧‧‧

就在检查官审问陈君的时候,进来一位便衣官员,悄悄地和三位检查官耳语了几句。检查官听了之后,马上就笑了,将护照还给了陈君:“你们院长是不是头脑有问题?”

陈君一听,心里一沉。心想是否是院长又病了,让我回去给他看病?于是,陈君说:“他的病已经好了,我已经在一个月前给他治疗过了,昨天我还给他检查过了。”

检查官马上换了面孔,严肃地看着陈君:“这是党和国家在你出国访问前的最后考验,到了国外不许讲出去。你是党和国家培养的知识分子。没有党的培养你不可能去美国讲学。让你去美国是党和国家对你的宽大‧‧‧‧‧‧”

陈君一边听,一边点头:“是,我一定牢记党的嘱托,到美国后接受党和国家的考验‧‧‧‧‧‧”

另一个检查官走了过来:“当美国后要经常检查自己的思想,及时向组织汇报。”

陈君连忙应承:“到美国后,我马上就与当地党组织联系,及时汇报‧‧‧‧‧‧”

‧‧‧‧‧‧

经过十多个小时的飞行,陈君很顺利地来到了美国。当他一走出洛杉矶机场,看到正在接他的我时,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我终于到了美国‧‧‧‧‧‧”

‧‧‧‧‧‧

晚上,陈君住在我的家中。吃过晚饭,陈君和家人电话联系,只听与他同在一家医院工作的妻子说:“‧‧‧‧‧‧你走了之后,院长就向国家安全局报案说你盗窃了国家机密,后来国家安全局的人来了以后,他向调查人员说:‘我怎么能将自己贪污的事情告诉陈XX呢?陈XX是美国间谍,他盗窃了国家重要机密‧‧‧‧‧‧’院长疯了‧‧‧‧‧‧”

数日后,陈君飞到了芝加哥。目前是芝加哥某医学院的特聘教授。年薪16万美元。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3-08-23 2:40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